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55章 雨伞人1

第55章 雨伞人1


宥光垂眸,  以身高优势俯视你。他嘴角翘得越发厉害,眉眼也弯下来,维持不住冷脸。

        左眼眼中下的痣红得像针刺破皮肤,  渗出血珠,在惨白的皮肤上显得妖冶不详。

        他抬手,虚虚抚了一下你顶着浴巾的脑袋,  便迅速消失在楼梯上。

        离去得和他来时一样悄无声息。

        宥光从没摸过你的头,这次竟隔着层空气摸头,  你只觉得他在炫耀,  在说

        【想不到吧,小矮子。】

        “哼!”你对着空气冷哼,  咬牙嘀咕:“算你跑得快!”

        捡起落在台阶上的作业本和笔,  你越想越生气。

        宥光露面后,一句话都不说,  吓到你了也不说话,  你问他身高也不回答,只做了一个身高挑衅的动作!

        太过分了!亏你还在担心他,还问母亲有没有能够帮助他的办法。

        你朝他消失的地方狠狠挥了两下拳头。

        转身要回房时,  发现母亲静悄悄站在门口。

        不知道在那看了你多久。

        你打空气的拳头还没完全收回,  动作僵了一下,若无其事地把手放到后脑勺抓了抓,  又伸了个懒腰,  小声嘟囔:“好多蚊子啊,可惜没抓到。”

        假装刚才打空气是在抓蚊子。

        太尴尬了。

        说完你就赶紧跑回屋里,母亲等你先进去了才跟着进。

        为了缓解尴尬,  你看到桌子上的仓鼠,  用笔戳进笼子里逗了逗它。

        仓鼠嘴里原本不知道在咀嚼什么东西,  你把笔戳进笼子里,它立马停住动作,黑豆一样的眼睛直直盯着你。

        你用笔轻轻碰了下它的爪爪。

        仓鼠脸颊微鼓,忽然动了,它抬爪拍开笔,转身背对你。

        “你有什么好气的,我才要生气。”你嘟囔了一句,没再逗仓鼠,拿着作业本坐在沙发上。

        刚要打开,作业本里面掉出一片绿色银杏叶。

        你还没有在这座城市里见到过银杏树。

        捡起银杏叶,你疑惑地翻开作业本。

        还是工整得像印刷体一样的字。

        如果不是作业本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你都有种宥光是从什么地方剪下一个个字贴上去的。

        【宝宝:

        我在找别的怪谈,吞噬它们,能得到变化。

        我跑了好远,它们很凶,但我赢了。

        找怪谈的时候看到一棵树,很特别,有树叶落在台阶上,我挑了一片最好的带回来给你。不要把给我的东西分给别人。

        我的特性在发生改变,衣服会有些变化。那时候只是想看看你,看到就走了。

        我不是小狗。

        别做危险的事情,等我回来。

        ——宥光】

        原来夹在作业本里的银杏叶是宥光从别的地方特意带回来送给你的。

        他在回信里一一回答你的问题。

        你问他在做什么,他也认真地回给你了,虽然讲得过于粗略,轻描淡写,一点都不详细。

        好吧,对于宥光突然长高很多这件事,你消气了,你单方面宣布和他和好。

        不过谴责还是要谴责的。

        你趴在沙发上写给宥光的信。

        【宥光:

        树叶很漂亮,我会做成树叶标本保存起来的,谢谢你想到我,但我还是要问,为什么你突然长那么高!

        我好不容易快要超过你了……

        妈妈说你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希望你能够记得自己的名字叫宥光,会出现在楼梯上,喜欢拍皮球。有个最好的朋友小名叫宝宝,说过要送你整个彩虹的小皮球,至今还欠你六个颜色的皮球。

        如果你有点忘记,一定要来找我,我会告诉你所有事情,我记性好,关于你的每件事都记得很清楚。

        我可以不把给你的东西分给别人,前提是你别再折腾了,这次结束就赶紧回来,不然我不会给你留的!

        还有哦,我抓到一只怪谈,关在雨伞里,是不是超厉害?

        我会找到办法破除它,获得新的能力,变得和你一样厉害。

        对了,我有大名了,叫长安。

        以后要叫我长安哦~

        ——你最好的朋友长安。】

        写完之后,你准备把作业本放回楼道里,走了两步又顿住。

        总觉得,仅仅是这样提醒宥光不要忘记,就像口头上说说关怀,实际上什么也没有去做,太敷衍了。

        本身就不存在会忘记这种事的话,肯定会记得很清楚,但宥光是吞噬其他怪谈产生的副作用,如果能说要记得就会记得,母亲也不会三番五次警告你不能靠近他。

        得有一些时刻提醒他记忆的东西。

        你咬着食指曲起的关节,陷入沉思。

        有什么东西呢……

        目光四处乱转,试图找出方便携带又能提醒宥光记忆的东西。

        看到书包的时候,你脑袋里灵光一闪,翻开书包找到文具袋,从里面找了一块拆封没多久的长方形橡皮擦。

        虽然用过几次,但橡皮擦只擦掉了四个小角,主体还是完好无损的。

        最主要的原因是,你手里没有备用的新橡皮擦。

        又找出小刀和笔,用笔在橡皮擦上涂出“宥光”两个字和边框,再用小刀把空白地方的表层挖掉,十来分钟后,简陋的橡皮章就做好了。

        你反复检查橡皮章没什么问题后,涂上一层墨水,反过来印在作业本上。

        【宥光】

        字是反的。

        除此之外,好像还差点什么。

        你摸着下巴想了想,在橡皮章背面写下你的大名,刚准备开始刻,又觉得宥光才刚刚知道你大名叫“长安”,恐怕对长安这个名字印象不深刻,于是重新写上“宝宝”。

        刻好之后,涂上一层墨水,反过来印在作业本上。

        【宥光】【宝宝】

        鼻头有些痒,你用指头挠了挠,一股浓郁的墨水味钻进鼻子里。

        你眉头一皱,察觉到事情不简单,移开手指头一看——

        五个手指头里有三个手指头上沾了墨水。

        刚刚抠了鼻子,那鼻子上……

        你连忙起身跑去卫生间照镜子。

        镜子里的小男孩额前有几缕小碎发,长而清的眉毛,眼尾微微上扬像猫一样的眼睛专注又认真,转动间有几分严肃正经,脸颊两侧的嘟嘟肉却将正经冲淡了许多,看起来像个故作成熟的小大人。只是挺直的鼻梁上沾满墨迹,连带着脸颊、下巴上也有一些。

        眉头微皱,似乎对脸上的墨迹感到困扰。

        “遭了!”

        你连忙打开水龙头,对着脸上有墨迹的地方一顿搓洗。

        但不知道是墨水质量太好,还是在你脸上停留的时间有点久的缘故,把脸搓红了都没有完全洗掉,始终残留一层淡淡的颜色,

        你甚至用上了肥皂,但还是没洗干净。

        最后破罐子破摔,拿毛巾把脸擦干,自言自语地说:“算了,反正过几天就掉了。”

        你继续做刚才没做完的事情。

        在作业本上添了一行字。

        【我刻了橡皮章,上面有你的名字,觉得记不清了就拿出来看一看。】

        写完之后,把银杏叶夹在书页,作业本和橡皮章一起放到楼道的纸盒子里。

        你有些困顿,在睡觉之前检查一遍红雨伞,确认雨水怪谈还在里面,没有逃出去。

        兴许是离开了雨水的环境,你有一种雨水怪谈变得“萎靡”的感觉。相对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的状态越来越好,没有之前虚弱的感觉了,犯困也只是睡觉的生理时间到了。

        和之前破除怪谈不一样,能立即获得能力,这次的“破除”似乎是个相对漫长的过程,雨水怪谈的力量在一点点积蓄到你身上。

        你伸了个懒腰,爬上床睡觉,母亲也进入房间坐在床前,静静注视着你。

        “滴答……滴答……”

        夜深了,雨小了许多,只有在昏黄的路灯灯光下,才能看清有丝丝雨水淅淅沥沥地洒落。

        你打着伞在路灯下站了许久。

        你不知道为什么要站在这里,你好像忘记了许多事,包括自己。

        雨伞拿得太低,遮挡住你的视线,你看不清,但能大概知道周围是什么。

        奇怪的感知。

        你低头,看到自己站在积水里,小腿被积水淹没,黑灰色的西服裤子不太合身,还被打湿了,穿在身上很不舒服。

        鞋子也湿透了。

        黑夜好黑啊,如同你的心情。

        即便站在路灯下,你也感受不到光明。

        偶尔有晚归的行人路过,看到你都躲得远远的,似乎也觉得你古怪,不愿接近。

        你没有主动靠近他们,但内心很渴望他们来看看你,只要有人弯腰低下头,朝你的伞里望一望……

        哪怕看一眼也好。

        你想感受他们的温暖。

        唉……

        你在心里叹了口气,打着伞淌水前行,不知道要去哪里,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打着伞的行人与你擦肩而过,你也没有与对方接触的意思。

        “哎哟喂!”

        擦肩而过的行人滑了一跤,跌进积水里,伞漂在一旁,人挣扎了半天没能爬起来。

        他痛呼两声,看到了你,喊道:“哥们,帮忙搭把手呗,摔麻了,嘶……爬不起来。”

        他朝你伸手,想让你拉他起来。

        你停下脚步,缓缓转身,对他伸出援手。

        “谢谢了啊。”他拉着你的手,借力爬起来,折腾了好一阵才站稳,“嘶嘶”喊着痛,再次朝你道谢的同时,弯腰低头,朝你伞里望。

        这是你希望他做的,但他不该这么做。

        他果然后悔了。

        “啊!啊啊啊!”他尖叫着,惊恐地瞪大眼睛,甩开你的手,张牙舞爪地后退、逃跑。

        连飘在积水里的雨伞也不要了。

        你和他建立了联系,你感受到他的温暖了。

        真好啊。

        你迈动脚步,朝他追去,紧紧跟在他身后。

        如同附骨之疽,无论他跑得有多快,无论他去到何处,只要天空上下着雨,你就牢牢跟在身后。

        永远也甩不掉。

        你的伞下飘出丝丝缕缕的黑雾,飞向他,缠绕在他身周。

        ————

        【怪谈收录】

        【伞中世界】

        如果你撑开雨伞站在大雨中,也许能感受到那样奇妙的孤寂感。

        一切喧嚣繁杂远去,世界唯有你和伞下的方寸之地。

        你感到专注、孤寂、亦或者压抑?

        不如低头看看水中的倒影,看看伞下除了你,是否还有其它……一遍红雨伞,确认雨水怪谈还在里面,没有逃出去。

        兴许是离开了雨水的环境,你有一种雨水怪谈变得“萎靡”的感觉。相对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的状态越来越好,没有之前虚弱的感觉了,犯困也只是睡觉的生理时间到了。

        和之前破除怪谈不一样,能立即获得能力,这次的“破除”似乎是个相对漫长的过程,雨水怪谈的力量在一点点积蓄到你身上。

        你伸了个懒腰,爬上床睡觉,母亲也进入房间坐在床前,静静注视着你。

        “滴答……滴答……”

        夜深了,雨小了许多,只有在昏黄的路灯灯光下,才能看清有丝丝雨水淅淅沥沥地洒落。

        你打着伞在路灯下站了许久。

        你不知道为什么要站在这里,你好像忘记了许多事,包括自己。

        雨伞拿得太低,遮挡住你的视线,你看不清,但能大概知道周围是什么。

        奇怪的感知。

        你低头,看到自己站在积水里,小腿被积水淹没,黑灰色的西服裤子不太合身,还被打湿了,穿在身上很不舒服。

        鞋子也湿透了。

        黑夜好黑啊,如同你的心情。

        即便站在路灯下,你也感受不到光明。

        偶尔有晚归的行人路过,看到你都躲得远远的,似乎也觉得你古怪,不愿接近。

        你没有主动靠近他们,但内心很渴望他们来看看你,只要有人弯腰低下头,朝你的伞里望一望……

        哪怕看一眼也好。

        你想感受他们的温暖。

        唉……

        你在心里叹了口气,打着伞淌水前行,不知道要去哪里,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打着伞的行人与你擦肩而过,你也没有与对方接触的意思。

        “哎哟喂!”

        擦肩而过的行人滑了一跤,跌进积水里,伞漂在一旁,人挣扎了半天没能爬起来。

        他痛呼两声,看到了你,喊道:“哥们,帮忙搭把手呗,摔麻了,嘶……爬不起来。”

        他朝你伸手,想让你拉他起来。

        你停下脚步,缓缓转身,对他伸出援手。

        “谢谢了啊。”他拉着你的手,借力爬起来,折腾了好一阵才站稳,“嘶嘶”喊着痛,再次朝你道谢的同时,弯腰低头,朝你伞里望。

        这是你希望他做的,但他不该这么做。

        他果然后悔了。

        “啊!啊啊啊!”他尖叫着,惊恐地瞪大眼睛,甩开你的手,张牙舞爪地后退、逃跑。

        连飘在积水里的雨伞也不要了。

        你和他建立了联系,你感受到他的温暖了。

        真好啊。

        你迈动脚步,朝他追去,紧紧跟在他身后。

        如同附骨之疽,无论他跑得有多快,无论他去到何处,只要天空上下着雨,你就牢牢跟在身后。

        永远也甩不掉。

        你的伞下飘出丝丝缕缕的黑雾,飞向他,缠绕在他身周。

        ————

        【怪谈收录】

        【伞中世界】

        如果你撑开雨伞站在大雨中,也许能感受到那样奇妙的孤寂感。

        一切喧嚣繁杂远去,世界唯有你和伞下的方寸之地。

        你感到专注、孤寂、亦或者压抑?

        不如低头看看水中的倒影,看看伞下除了你,是否还有其它……一遍红雨伞,确认雨水怪谈还在里面,没有逃出去。

        兴许是离开了雨水的环境,你有一种雨水怪谈变得“萎靡”的感觉。相对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的状态越来越好,没有之前虚弱的感觉了,犯困也只是睡觉的生理时间到了。

        和之前破除怪谈不一样,能立即获得能力,这次的“破除”似乎是个相对漫长的过程,雨水怪谈的力量在一点点积蓄到你身上。

        你伸了个懒腰,爬上床睡觉,母亲也进入房间坐在床前,静静注视着你。

        “滴答……滴答……”

        夜深了,雨小了许多,只有在昏黄的路灯灯光下,才能看清有丝丝雨水淅淅沥沥地洒落。

        你打着伞在路灯下站了许久。

        你不知道为什么要站在这里,你好像忘记了许多事,包括自己。

        雨伞拿得太低,遮挡住你的视线,你看不清,但能大概知道周围是什么。

        奇怪的感知。

        你低头,看到自己站在积水里,小腿被积水淹没,黑灰色的西服裤子不太合身,还被打湿了,穿在身上很不舒服。

        鞋子也湿透了。

        黑夜好黑啊,如同你的心情。

        即便站在路灯下,你也感受不到光明。

        偶尔有晚归的行人路过,看到你都躲得远远的,似乎也觉得你古怪,不愿接近。

        你没有主动靠近他们,但内心很渴望他们来看看你,只要有人弯腰低下头,朝你的伞里望一望……

        哪怕看一眼也好。

        你想感受他们的温暖。

        唉……

        你在心里叹了口气,打着伞淌水前行,不知道要去哪里,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打着伞的行人与你擦肩而过,你也没有与对方接触的意思。

        “哎哟喂!”

        擦肩而过的行人滑了一跤,跌进积水里,伞漂在一旁,人挣扎了半天没能爬起来。

        他痛呼两声,看到了你,喊道:“哥们,帮忙搭把手呗,摔麻了,嘶……爬不起来。”

        他朝你伸手,想让你拉他起来。

        你停下脚步,缓缓转身,对他伸出援手。

        “谢谢了啊。”他拉着你的手,借力爬起来,折腾了好一阵才站稳,“嘶嘶”喊着痛,再次朝你道谢的同时,弯腰低头,朝你伞里望。

        这是你希望他做的,但他不该这么做。

        他果然后悔了。

        “啊!啊啊啊!”他尖叫着,惊恐地瞪大眼睛,甩开你的手,张牙舞爪地后退、逃跑。

        连飘在积水里的雨伞也不要了。

        你和他建立了联系,你感受到他的温暖了。

        真好啊。

        你迈动脚步,朝他追去,紧紧跟在他身后。

        如同附骨之疽,无论他跑得有多快,无论他去到何处,只要天空上下着雨,你就牢牢跟在身后。

        永远也甩不掉。

        你的伞下飘出丝丝缕缕的黑雾,飞向他,缠绕在他身周。

        ————

        【怪谈收录】

        【伞中世界】

        如果你撑开雨伞站在大雨中,也许能感受到那样奇妙的孤寂感。

        一切喧嚣繁杂远去,世界唯有你和伞下的方寸之地。

        你感到专注、孤寂、亦或者压抑?

        不如低头看看水中的倒影,看看伞下除了你,是否还有其它……一遍红雨伞,确认雨水怪谈还在里面,没有逃出去。

        兴许是离开了雨水的环境,你有一种雨水怪谈变得“萎靡”的感觉。相对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的状态越来越好,没有之前虚弱的感觉了,犯困也只是睡觉的生理时间到了。

        和之前破除怪谈不一样,能立即获得能力,这次的“破除”似乎是个相对漫长的过程,雨水怪谈的力量在一点点积蓄到你身上。

        你伸了个懒腰,爬上床睡觉,母亲也进入房间坐在床前,静静注视着你。

        “滴答……滴答……”

        夜深了,雨小了许多,只有在昏黄的路灯灯光下,才能看清有丝丝雨水淅淅沥沥地洒落。

        你打着伞在路灯下站了许久。

        你不知道为什么要站在这里,你好像忘记了许多事,包括自己。

        雨伞拿得太低,遮挡住你的视线,你看不清,但能大概知道周围是什么。

        奇怪的感知。

        你低头,看到自己站在积水里,小腿被积水淹没,黑灰色的西服裤子不太合身,还被打湿了,穿在身上很不舒服。

        鞋子也湿透了。

        黑夜好黑啊,如同你的心情。

        即便站在路灯下,你也感受不到光明。

        偶尔有晚归的行人路过,看到你都躲得远远的,似乎也觉得你古怪,不愿接近。

        你没有主动靠近他们,但内心很渴望他们来看看你,只要有人弯腰低下头,朝你的伞里望一望……

        哪怕看一眼也好。

        你想感受他们的温暖。

        唉……

        你在心里叹了口气,打着伞淌水前行,不知道要去哪里,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打着伞的行人与你擦肩而过,你也没有与对方接触的意思。

        “哎哟喂!”

        擦肩而过的行人滑了一跤,跌进积水里,伞漂在一旁,人挣扎了半天没能爬起来。

        他痛呼两声,看到了你,喊道:“哥们,帮忙搭把手呗,摔麻了,嘶……爬不起来。”

        他朝你伸手,想让你拉他起来。

        你停下脚步,缓缓转身,对他伸出援手。

        “谢谢了啊。”他拉着你的手,借力爬起来,折腾了好一阵才站稳,“嘶嘶”喊着痛,再次朝你道谢的同时,弯腰低头,朝你伞里望。

        这是你希望他做的,但他不该这么做。

        他果然后悔了。

        “啊!啊啊啊!”他尖叫着,惊恐地瞪大眼睛,甩开你的手,张牙舞爪地后退、逃跑。

        连飘在积水里的雨伞也不要了。

        你和他建立了联系,你感受到他的温暖了。

        真好啊。

        你迈动脚步,朝他追去,紧紧跟在他身后。

        如同附骨之疽,无论他跑得有多快,无论他去到何处,只要天空上下着雨,你就牢牢跟在身后。

        永远也甩不掉。

        你的伞下飘出丝丝缕缕的黑雾,飞向他,缠绕在他身周。

        ————

        【怪谈收录】

        【伞中世界】

        如果你撑开雨伞站在大雨中,也许能感受到那样奇妙的孤寂感。

        一切喧嚣繁杂远去,世界唯有你和伞下的方寸之地。

        你感到专注、孤寂、亦或者压抑?

        不如低头看看水中的倒影,看看伞下除了你,是否还有其它……一遍红雨伞,确认雨水怪谈还在里面,没有逃出去。

        兴许是离开了雨水的环境,你有一种雨水怪谈变得“萎靡”的感觉。相对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的状态越来越好,没有之前虚弱的感觉了,犯困也只是睡觉的生理时间到了。

        和之前破除怪谈不一样,能立即获得能力,这次的“破除”似乎是个相对漫长的过程,雨水怪谈的力量在一点点积蓄到你身上。

        你伸了个懒腰,爬上床睡觉,母亲也进入房间坐在床前,静静注视着你。

        “滴答……滴答……”

        夜深了,雨小了许多,只有在昏黄的路灯灯光下,才能看清有丝丝雨水淅淅沥沥地洒落。

        你打着伞在路灯下站了许久。

        你不知道为什么要站在这里,你好像忘记了许多事,包括自己。

        雨伞拿得太低,遮挡住你的视线,你看不清,但能大概知道周围是什么。

        奇怪的感知。

        你低头,看到自己站在积水里,小腿被积水淹没,黑灰色的西服裤子不太合身,还被打湿了,穿在身上很不舒服。

        鞋子也湿透了。

        黑夜好黑啊,如同你的心情。

        即便站在路灯下,你也感受不到光明。

        偶尔有晚归的行人路过,看到你都躲得远远的,似乎也觉得你古怪,不愿接近。

        你没有主动靠近他们,但内心很渴望他们来看看你,只要有人弯腰低下头,朝你的伞里望一望……

        哪怕看一眼也好。

        你想感受他们的温暖。

        唉……

        你在心里叹了口气,打着伞淌水前行,不知道要去哪里,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打着伞的行人与你擦肩而过,你也没有与对方接触的意思。

        “哎哟喂!”

        擦肩而过的行人滑了一跤,跌进积水里,伞漂在一旁,人挣扎了半天没能爬起来。

        他痛呼两声,看到了你,喊道:“哥们,帮忙搭把手呗,摔麻了,嘶……爬不起来。”

        他朝你伸手,想让你拉他起来。

        你停下脚步,缓缓转身,对他伸出援手。

        “谢谢了啊。”他拉着你的手,借力爬起来,折腾了好一阵才站稳,“嘶嘶”喊着痛,再次朝你道谢的同时,弯腰低头,朝你伞里望。

        这是你希望他做的,但他不该这么做。

        他果然后悔了。

        “啊!啊啊啊!”他尖叫着,惊恐地瞪大眼睛,甩开你的手,张牙舞爪地后退、逃跑。

        连飘在积水里的雨伞也不要了。

        你和他建立了联系,你感受到他的温暖了。

        真好啊。

        你迈动脚步,朝他追去,紧紧跟在他身后。

        如同附骨之疽,无论他跑得有多快,无论他去到何处,只要天空上下着雨,你就牢牢跟在身后。

        永远也甩不掉。

        你的伞下飘出丝丝缕缕的黑雾,飞向他,缠绕在他身周。

        ————

        【怪谈收录】

        【伞中世界】

        如果你撑开雨伞站在大雨中,也许能感受到那样奇妙的孤寂感。

        一切喧嚣繁杂远去,世界唯有你和伞下的方寸之地。

        你感到专注、孤寂、亦或者压抑?

        不如低头看看水中的倒影,看看伞下除了你,是否还有其它……一遍红雨伞,确认雨水怪谈还在里面,没有逃出去。

        兴许是离开了雨水的环境,你有一种雨水怪谈变得“萎靡”的感觉。相对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的状态越来越好,没有之前虚弱的感觉了,犯困也只是睡觉的生理时间到了。

        和之前破除怪谈不一样,能立即获得能力,这次的“破除”似乎是个相对漫长的过程,雨水怪谈的力量在一点点积蓄到你身上。

        你伸了个懒腰,爬上床睡觉,母亲也进入房间坐在床前,静静注视着你。

        “滴答……滴答……”

        夜深了,雨小了许多,只有在昏黄的路灯灯光下,才能看清有丝丝雨水淅淅沥沥地洒落。

        你打着伞在路灯下站了许久。

        你不知道为什么要站在这里,你好像忘记了许多事,包括自己。

        雨伞拿得太低,遮挡住你的视线,你看不清,但能大概知道周围是什么。

        奇怪的感知。

        你低头,看到自己站在积水里,小腿被积水淹没,黑灰色的西服裤子不太合身,还被打湿了,穿在身上很不舒服。

        鞋子也湿透了。

        黑夜好黑啊,如同你的心情。

        即便站在路灯下,你也感受不到光明。

        偶尔有晚归的行人路过,看到你都躲得远远的,似乎也觉得你古怪,不愿接近。

        你没有主动靠近他们,但内心很渴望他们来看看你,只要有人弯腰低下头,朝你的伞里望一望……

        哪怕看一眼也好。

        你想感受他们的温暖。

        唉……

        你在心里叹了口气,打着伞淌水前行,不知道要去哪里,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打着伞的行人与你擦肩而过,你也没有与对方接触的意思。

        “哎哟喂!”

        擦肩而过的行人滑了一跤,跌进积水里,伞漂在一旁,人挣扎了半天没能爬起来。

        他痛呼两声,看到了你,喊道:“哥们,帮忙搭把手呗,摔麻了,嘶……爬不起来。”

        他朝你伸手,想让你拉他起来。

        你停下脚步,缓缓转身,对他伸出援手。

        “谢谢了啊。”他拉着你的手,借力爬起来,折腾了好一阵才站稳,“嘶嘶”喊着痛,再次朝你道谢的同时,弯腰低头,朝你伞里望。

        这是你希望他做的,但他不该这么做。

        他果然后悔了。

        “啊!啊啊啊!”他尖叫着,惊恐地瞪大眼睛,甩开你的手,张牙舞爪地后退、逃跑。

        连飘在积水里的雨伞也不要了。

        你和他建立了联系,你感受到他的温暖了。

        真好啊。

        你迈动脚步,朝他追去,紧紧跟在他身后。

        如同附骨之疽,无论他跑得有多快,无论他去到何处,只要天空上下着雨,你就牢牢跟在身后。

        永远也甩不掉。

        你的伞下飘出丝丝缕缕的黑雾,飞向他,缠绕在他身周。

        ————

        【怪谈收录】

        【伞中世界】

        如果你撑开雨伞站在大雨中,也许能感受到那样奇妙的孤寂感。

        一切喧嚣繁杂远去,世界唯有你和伞下的方寸之地。

        你感到专注、孤寂、亦或者压抑?

        不如低头看看水中的倒影,看看伞下除了你,是否还有其它……一遍红雨伞,确认雨水怪谈还在里面,没有逃出去。

        兴许是离开了雨水的环境,你有一种雨水怪谈变得“萎靡”的感觉。相对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的状态越来越好,没有之前虚弱的感觉了,犯困也只是睡觉的生理时间到了。

        和之前破除怪谈不一样,能立即获得能力,这次的“破除”似乎是个相对漫长的过程,雨水怪谈的力量在一点点积蓄到你身上。

        你伸了个懒腰,爬上床睡觉,母亲也进入房间坐在床前,静静注视着你。

        “滴答……滴答……”

        夜深了,雨小了许多,只有在昏黄的路灯灯光下,才能看清有丝丝雨水淅淅沥沥地洒落。

        你打着伞在路灯下站了许久。

        你不知道为什么要站在这里,你好像忘记了许多事,包括自己。

        雨伞拿得太低,遮挡住你的视线,你看不清,但能大概知道周围是什么。

        奇怪的感知。

        你低头,看到自己站在积水里,小腿被积水淹没,黑灰色的西服裤子不太合身,还被打湿了,穿在身上很不舒服。

        鞋子也湿透了。

        黑夜好黑啊,如同你的心情。

        即便站在路灯下,你也感受不到光明。

        偶尔有晚归的行人路过,看到你都躲得远远的,似乎也觉得你古怪,不愿接近。

        你没有主动靠近他们,但内心很渴望他们来看看你,只要有人弯腰低下头,朝你的伞里望一望……

        哪怕看一眼也好。

        你想感受他们的温暖。

        唉……

        你在心里叹了口气,打着伞淌水前行,不知道要去哪里,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打着伞的行人与你擦肩而过,你也没有与对方接触的意思。

        “哎哟喂!”

        擦肩而过的行人滑了一跤,跌进积水里,伞漂在一旁,人挣扎了半天没能爬起来。

        他痛呼两声,看到了你,喊道:“哥们,帮忙搭把手呗,摔麻了,嘶……爬不起来。”

        他朝你伸手,想让你拉他起来。

        你停下脚步,缓缓转身,对他伸出援手。

        “谢谢了啊。”他拉着你的手,借力爬起来,折腾了好一阵才站稳,“嘶嘶”喊着痛,再次朝你道谢的同时,弯腰低头,朝你伞里望。

        这是你希望他做的,但他不该这么做。

        他果然后悔了。

        “啊!啊啊啊!”他尖叫着,惊恐地瞪大眼睛,甩开你的手,张牙舞爪地后退、逃跑。

        连飘在积水里的雨伞也不要了。

        你和他建立了联系,你感受到他的温暖了。

        真好啊。

        你迈动脚步,朝他追去,紧紧跟在他身后。

        如同附骨之疽,无论他跑得有多快,无论他去到何处,只要天空上下着雨,你就牢牢跟在身后。

        永远也甩不掉。

        你的伞下飘出丝丝缕缕的黑雾,飞向他,缠绕在他身周。

        ————

        【怪谈收录】

        【伞中世界】

        如果你撑开雨伞站在大雨中,也许能感受到那样奇妙的孤寂感。

        一切喧嚣繁杂远去,世界唯有你和伞下的方寸之地。

        你感到专注、孤寂、亦或者压抑?

        不如低头看看水中的倒影,看看伞下除了你,是否还有其它……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6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