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56章 雨伞人2

第56章 雨伞人2


漆黑的雨夜。

        你打着伞跟着那个男人,  不紧不慢地。

        他拐了好几条街道,不太敢回头看,直到逃进一个居民小区,跑上三楼,  扶着腰上气不接下气地走过长长的走廊。

        走廊上堆着杂物、锅炉或是一些桌椅,  这里住了不少户人家,  很拥挤,锅铲和炉子放置在走廊,就算是做饭的地方了。

        回到熟悉的地方,  他放松许多,  喘着气回头往身后看了一眼。

        你就像一条甩不掉的尾巴,打着伞静悄悄站在他身后几米远的位置。

        他以为早就甩掉你了,  因此看到你时,瞳孔猛地一缩,  大叫一声往后摔,  手忙脚乱撞掉许多东西,  发出“噼哩嘭隆”的声响。

        “谁啊?大半夜在外面干什么呢!”某间屋子里传来吼叫,  其他房间里也传出零星动静,  有人翻身、有人踩着拖鞋朝门口走动。

        这里隔离不好。

        同类的声音给了他勇气,他恐惧万分地看着你,  四肢僵硬从地上爬起来,慌乱摸出钥匙去开自己家的房门。

        也许在他看来,回家就安全了,把你关在外面就好了。

        他手抖得厉害,  半天没能把钥匙对进锁孔。

        “吱……”旁边的门开了,  穿着背心、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警惕地探出头来,  打着手电筒扫过走廊左右。

        他处在你和男人中间的位置,  对你没有多看一眼,却不耐烦地问男人:“赵小子,你大半夜在外面练武呢?折腾这么大动静,我还以为来贼了。”

        男人脸色极差,带着哭腔喊:“哥!救命!有、有怪物跟着我!”

        他说着就想往背心男人屋里钻,被背心男人惊讶地挡住并推出去:“干嘛呢干嘛呢,回自己家去!”

        “救救我,救救我!它就现在那,就在走廊里面,那个打伞的人,它没有头,你看不到吗!”男人指着你跳脚大喊。

        你沉默地站着,看着他陷入崩溃。

        伞下,来自他的温暖加深了。

        你冰冷的心细细体会这丝温度,有些莫名其妙的怀念。

        背心男人奇怪地顺着他所指看向你,手电筒的光束扫来扫去,停留在你身上,他眉头紧皱,喝骂道:“看个屁!”

        “什么人都没有!你小子喝了几瓶?”

        “怎么回事啊?”旁边的房子陆续有人打开门,站出半个身子询问。

        “大晚上让不让人睡觉了,明天还得上班呢。”

        “赵小子能不能别闹了,没工夫陪你玩。”

        所有人不约而同忽略了你。

        他们看不见你。

        男人惊恐万分,嘴唇抖得厉害,他喃喃自语:“看不见,都看不见,只有我看见了,盯上我了……”

        他不顾周围人的抱怨,再次拿着钥匙开门,这次门锁很快对准,打开,他飞快钻进屋子,“嘭”地关上房门,抵着门大口喘气。

        “诶这小子……”外面有人不满地嚷嚷。

        “好不容易睡着,真想把这小子抓出来教育一顿!”有人起床气上来了,抬手就要过去敲门,被旁边的邻居拉住:“这么半夜回家,怕别是真遇上什么不干净的,少去惹事。”

        “你信这个?”旁边有人插言问。

        “怎么不信。”邻居神色害怕地看了看站在走廊里的你。

        邻居看不见你,但他还是害怕。

        “我知道你外地的,不懂,但咱们这怪谈的事情可不少,我从小听到大,有些事情就算你不信,也得敬畏,赶紧散了吧。”

        “那不管……?”

        “你能管就管吧,我先睡了。”

        说完就是陆陆续续一阵关门声,众人直接当做无事发生,仅剩的那一两个茫然的,也忐忑地跟着照做。

        走廊里安静下来。

        你默默走向男人的房间,他紧紧关着门,你进不去。

        但你依旧站在他身后的位置,中间隔着一扇门。

        你的影子逐渐拉长,从门缝中渗入。

        你的身体也被拉长了,缓缓从原地消失,出现在被拉长影子的另一端——男人那间被认为安全的房子里。

        “呼……呼……”

        房间里没有开灯,你站在黑暗的角落里,他没有发现,一口一口喘着粗气,克制地压着呼吸声,聚精会神听门外的动静,额头上满是汗珠。

        他看起来像一条陷入污泥的鱼,徒劳又狼狈。

        也许他抵着门站了很长时间,你不太清楚,时间的流逝变得有些模糊,但应该很久吧,他的呼吸声都变得平稳了。

        男人始终没有开灯,摸黑换了身衣服,也不敢洗澡,躺在床上翻来滚去。

        他睡不着。

        他怎么会睡得着。

        你伞下溢出的黑雾丝丝缕缕缠绕着他,使他再也无法逃脱,使他满身疾病、厄运加身。

        男人扶着后腰翻身起来,打开一盏小灯,他先前摔到的位置疼得难受,他想看看。

        不经意抬头之间,他的视线略过房间黑暗的角落,僵住了。

        灯光的范围很小,洒过去微末的光亮,只勉强看到那里有隐隐的轮廓。

        一个打着伞的人的轮廓,静悄悄站在床尾。

        你很想冲着男人笑一笑,但你已经没有脑袋了。

        男人嚎叫着滚下床,四肢并用地爬起来,打开房门冲出去。

        周围的邻居刚刚陷入熟睡,再次被吵醒,却没人再像之前那样怒吼询问。

        你迈动脚步,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

        恐惧崩溃的他狂奔在前面。

        死寂沉默的你跟在后面。

        缓慢的步伐却总能追上他。

        他慌不择路被杂物绊倒,摔碎的酒瓶子割破了他的小腿,鲜血直流。

        他跑出居民楼,在雨夜里经过一栋栋漆黑的房子,那些房子远远近近地立在黑夜中,比你还像吃人的怪物。

        他嗓子喊得嘶哑,跑不动了,在街道上缓缓行走,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跟在黑暗中的你。

        “你到底是什么?”男人崩溃地问,他乞求:“求求你不要再跟着我了,你想要什么?我能给你的都给你,求你别再跟着我……”

        你从不回答他,无论他乞求还是怒骂,亦或者做别的。

        得益于你,男人逃跑的路上不是摔跤就是踩到尖锐的东西,走在大街上还差点被车撞,浑身伤痕累累。

        他很难不意识到被厄运缠身的事实。

        从黑夜走到白天,天亮了,路上打着伞的行人多了起来,男人穿过人群、跌跌撞撞麻木前行,你静悄悄隐在人群里,每一次他回头,都能看到你死寂的身影。

        就这样度过了一天、两天。

        偶尔天晴,你暂时消失,当你随着雨天降临,再次出现在男人身后时,他脸上露出绝望癫狂的神情。

        他似乎已经失去了对你本身的惧怕。

        你看到他回了一趟家,翻找出一把刀,用背包装起来,还带了一些别的什么。

        他回头看了你一眼,充满血丝的双眼平静无比,又像是隐藏着面临绝望的疯狂。

        男人在雨夜中沉默前行,你跟在他身后,一前一后,出奇地相似,你仿佛变成了他被分割开的影子。

        他站在漆黑的巷口,静静地回望一眼,眼底猩红。

        他转身走进巷子里,一瘸一拐地,狼狈滑稽、死寂森然。

        你跟在他身后。

        巷子深处,你看到面目狰狞的恶鬼扑过来,他手中的利器对着你,锋芒划进身体,一下又一下。

        你倒下了。

        你的伞,终于和你分离。

        雨水落在身上。

        你猛地惊醒过来!

        你做了一个噩梦,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梦里被利器划开身体,虽然感觉不到疼痛,但那种触感真实得让你浑身颤栗,你大口大口喘着气,奇怪的气味却让你思绪回转。

        是淡淡的消毒水味。

        医院的味道。

        “宝宝,你醒了。”

        母亲将脸凑过来,黑沉沉的目光盯着你。

        你想起梦里的遭遇,只觉得经历了一场真实,嘴角直往下撇,双手伸向母亲:“妈妈,我做了个好可怕的梦。”

        母亲伸手环住你,并将你竖着抱了起来。

        你有些难为情,但噩梦实在可怕,你只想趴在母亲怀里寻找安慰和温暖,抚慰梦里最后被人杀死的恐惧。

        “我一直在,不要怕。”母亲僵硬地拍着你的背安慰你。

        过了好一阵,你才缓过神来,发现左手插着输液管,旁边是吊瓶,而你原本躺在病床上。

        这里是一间医院的病房。

        “妈妈,我怎么在医院里?”你下巴靠在母亲肩窝上,小声问。

        “宝宝睡了两天。”

        两天?

        你竟然睡了两天,怪不得会在医院里醒来,但为什么会突然睡两天。

        梦里面的时间也是过去了两天。

        你刚刚平复的心情又不好了。

        随着脑袋越来越清醒,将“梦境”和现实一一对照,你觉得这两天时间里,你所经历的恐怕并非梦境。

        在“梦”里,你好像变成了被雨水怪谈创造出来的雨伞人,能感知到雨伞人的所有感觉。

        但为什么会这样?

        你困惑地看着医院天花板,视线又转下,被病床旁边放着的红伞吸引了目光。

        红伞竟然被母亲带到医院里来了。

        会不会是它的缘故?

        雨水怪谈在逐渐被破除,你一点点获得新的能力。

        而雨伞人是雨水怪谈创造出来的存在,如果雨水怪谈本身就能感应到被自己创造出来的雨伞人,那么你在获得雨水怪谈的时候,感应到雨伞人似乎很合理。

        如果是这样的话……真想把它扔掉。

        还没获得能力,就先受罪。

        你不想再感应一次雨伞人了,谁知道雨水怪谈在被你抓住之前创造出来了多少个雨伞人。

        “妈妈,都是因为它。”

        你指着病床边的红伞说。

        母亲看向红伞,说:“它快消亡了,我把它毁掉。”

        说完就抱着你走过去,要拿起红伞。

        “诶等等!”你连忙阻止。

        破除雨水怪谈的能力还没得到,就这么毁掉太可惜了。

        这两天也白白受罪。

        “要不……再等等看吧。”

        母亲没什么异议。

        她养你一向很放得宽,只要不是做危险的事,都不会约束你。

        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来查房了,你这才不好意思地让母亲把你放在病床上,不用再抱着你。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挺好的,没有不舒服。”你现在特别精神有活力,身体完全没有昏睡两天的绵软,甚至感觉可以去学校操场跑个八千米。

        “意识还清醒吗?”

        医生和护士一边给你做检查,一边询问一些简单的问题,都绕着母亲的方向走,也不太看她。

        就算看,偷偷摸摸用余光打量。

        倒是有个年纪大的老医生毫不在意母亲看起来有多吓人,也许在他心里,母亲只是得了某种病的病人,外表再骇人的病人都见过了,根本不在意这些。

        你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将你送到医院来,并且和医生交流的。

        她已经越发能够融入人类之中了。

        检查过后没什么问题,母亲就带着你出院,你手里还拎着那把红伞。

        外面的天已经放晴了,因为下雨出现的积水也被排空,只剩地面还有些湿润。

        你站在医院门口,眯着眼望向太阳。

        大晴天的,雨伞人不会出现,但愿明天也是个好天气。

        你不想再梦到雨伞人了。

        和母亲牵着手回家的路上,你想起学校只放两天半的假,你昏睡的两天,相当于旷课两天了。

        “妈妈,你有没有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你问。

        “没有,我们一直在医院。”

        “好吧。”你耸了耸肩,懒得去想了。

        一年级的小学生,哪里需要在意那么多的事情。

        你和母亲路过公园的时候,你看到公园里修建的楼梯,想起宥光。

        这两天时间里,不知道他会不会担心你。

        “宥光。”你冲着公园的楼梯喊了一声。

        只是随口喊喊,没指望他会出现。

        不过直到你和母亲走近,又走远时,看到公园楼梯上始终没出现宥光的身影,你还是有些失落地将头转回去,看着前方的路。

        那家伙,应该也会没事吧。

        “宝宝。”

        身后好像传来宥光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你几乎以为是幻听。

        “宝宝!长安!”

        宥光的声音变得清晰明亮起来,你飞快回过头,看向公园的楼梯。

        少年身姿挺立地站在楼梯上,大声喊你的名字。

        “宥光!”你笑着朝他用力挥手。

        你看到他松了口气,露出失而复得的神情,眼底不经意显出几分疲惫。

        ————

        【怪谈收录】

        【雨伞人】

        下雨天才会出现的存在,远远看去像是一个打着伞的人,能够轻易混进人群里。

        它看起来和人类相同,唯独不一样的是胸口以上的位置只有雨伞,没有身体。

        每到雨天就会在街上游荡,如果你发现雨伞人,千万不要试图看清它被伞遮盖住的部位,否则从此只有你能看到它,它会在每个下雨天里跟在你身后,每当你回头,它都站在黑暗里,如同无法醒来的噩梦。

        厄运纠缠,黑暗环伺,每一个雨天都成为折磨。

        直到你崩溃、疯狂,握紧了武器,面目狰狞地转身走进阴暗中……光打量。

        倒是有个年纪大的老医生毫不在意母亲看起来有多吓人,也许在他心里,母亲只是得了某种病的病人,外表再骇人的病人都见过了,根本不在意这些。

        你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将你送到医院来,并且和医生交流的。

        她已经越发能够融入人类之中了。

        检查过后没什么问题,母亲就带着你出院,你手里还拎着那把红伞。

        外面的天已经放晴了,因为下雨出现的积水也被排空,只剩地面还有些湿润。

        你站在医院门口,眯着眼望向太阳。

        大晴天的,雨伞人不会出现,但愿明天也是个好天气。

        你不想再梦到雨伞人了。

        和母亲牵着手回家的路上,你想起学校只放两天半的假,你昏睡的两天,相当于旷课两天了。

        “妈妈,你有没有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你问。

        “没有,我们一直在医院。”

        “好吧。”你耸了耸肩,懒得去想了。

        一年级的小学生,哪里需要在意那么多的事情。

        你和母亲路过公园的时候,你看到公园里修建的楼梯,想起宥光。

        这两天时间里,不知道他会不会担心你。

        “宥光。”你冲着公园的楼梯喊了一声。

        只是随口喊喊,没指望他会出现。

        不过直到你和母亲走近,又走远时,看到公园楼梯上始终没出现宥光的身影,你还是有些失落地将头转回去,看着前方的路。

        那家伙,应该也会没事吧。

        “宝宝。”

        身后好像传来宥光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你几乎以为是幻听。

        “宝宝!长安!”

        宥光的声音变得清晰明亮起来,你飞快回过头,看向公园的楼梯。

        少年身姿挺立地站在楼梯上,大声喊你的名字。

        “宥光!”你笑着朝他用力挥手。

        你看到他松了口气,露出失而复得的神情,眼底不经意显出几分疲惫。

        ————

        【怪谈收录】

        【雨伞人】

        下雨天才会出现的存在,远远看去像是一个打着伞的人,能够轻易混进人群里。

        它看起来和人类相同,唯独不一样的是胸口以上的位置只有雨伞,没有身体。

        每到雨天就会在街上游荡,如果你发现雨伞人,千万不要试图看清它被伞遮盖住的部位,否则从此只有你能看到它,它会在每个下雨天里跟在你身后,每当你回头,它都站在黑暗里,如同无法醒来的噩梦。

        厄运纠缠,黑暗环伺,每一个雨天都成为折磨。

        直到你崩溃、疯狂,握紧了武器,面目狰狞地转身走进阴暗中……光打量。

        倒是有个年纪大的老医生毫不在意母亲看起来有多吓人,也许在他心里,母亲只是得了某种病的病人,外表再骇人的病人都见过了,根本不在意这些。

        你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将你送到医院来,并且和医生交流的。

        她已经越发能够融入人类之中了。

        检查过后没什么问题,母亲就带着你出院,你手里还拎着那把红伞。

        外面的天已经放晴了,因为下雨出现的积水也被排空,只剩地面还有些湿润。

        你站在医院门口,眯着眼望向太阳。

        大晴天的,雨伞人不会出现,但愿明天也是个好天气。

        你不想再梦到雨伞人了。

        和母亲牵着手回家的路上,你想起学校只放两天半的假,你昏睡的两天,相当于旷课两天了。

        “妈妈,你有没有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你问。

        “没有,我们一直在医院。”

        “好吧。”你耸了耸肩,懒得去想了。

        一年级的小学生,哪里需要在意那么多的事情。

        你和母亲路过公园的时候,你看到公园里修建的楼梯,想起宥光。

        这两天时间里,不知道他会不会担心你。

        “宥光。”你冲着公园的楼梯喊了一声。

        只是随口喊喊,没指望他会出现。

        不过直到你和母亲走近,又走远时,看到公园楼梯上始终没出现宥光的身影,你还是有些失落地将头转回去,看着前方的路。

        那家伙,应该也会没事吧。

        “宝宝。”

        身后好像传来宥光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你几乎以为是幻听。

        “宝宝!长安!”

        宥光的声音变得清晰明亮起来,你飞快回过头,看向公园的楼梯。

        少年身姿挺立地站在楼梯上,大声喊你的名字。

        “宥光!”你笑着朝他用力挥手。

        你看到他松了口气,露出失而复得的神情,眼底不经意显出几分疲惫。

        ————

        【怪谈收录】

        【雨伞人】

        下雨天才会出现的存在,远远看去像是一个打着伞的人,能够轻易混进人群里。

        它看起来和人类相同,唯独不一样的是胸口以上的位置只有雨伞,没有身体。

        每到雨天就会在街上游荡,如果你发现雨伞人,千万不要试图看清它被伞遮盖住的部位,否则从此只有你能看到它,它会在每个下雨天里跟在你身后,每当你回头,它都站在黑暗里,如同无法醒来的噩梦。

        厄运纠缠,黑暗环伺,每一个雨天都成为折磨。

        直到你崩溃、疯狂,握紧了武器,面目狰狞地转身走进阴暗中……光打量。

        倒是有个年纪大的老医生毫不在意母亲看起来有多吓人,也许在他心里,母亲只是得了某种病的病人,外表再骇人的病人都见过了,根本不在意这些。

        你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将你送到医院来,并且和医生交流的。

        她已经越发能够融入人类之中了。

        检查过后没什么问题,母亲就带着你出院,你手里还拎着那把红伞。

        外面的天已经放晴了,因为下雨出现的积水也被排空,只剩地面还有些湿润。

        你站在医院门口,眯着眼望向太阳。

        大晴天的,雨伞人不会出现,但愿明天也是个好天气。

        你不想再梦到雨伞人了。

        和母亲牵着手回家的路上,你想起学校只放两天半的假,你昏睡的两天,相当于旷课两天了。

        “妈妈,你有没有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你问。

        “没有,我们一直在医院。”

        “好吧。”你耸了耸肩,懒得去想了。

        一年级的小学生,哪里需要在意那么多的事情。

        你和母亲路过公园的时候,你看到公园里修建的楼梯,想起宥光。

        这两天时间里,不知道他会不会担心你。

        “宥光。”你冲着公园的楼梯喊了一声。

        只是随口喊喊,没指望他会出现。

        不过直到你和母亲走近,又走远时,看到公园楼梯上始终没出现宥光的身影,你还是有些失落地将头转回去,看着前方的路。

        那家伙,应该也会没事吧。

        “宝宝。”

        身后好像传来宥光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你几乎以为是幻听。

        “宝宝!长安!”

        宥光的声音变得清晰明亮起来,你飞快回过头,看向公园的楼梯。

        少年身姿挺立地站在楼梯上,大声喊你的名字。

        “宥光!”你笑着朝他用力挥手。

        你看到他松了口气,露出失而复得的神情,眼底不经意显出几分疲惫。

        ————

        【怪谈收录】

        【雨伞人】

        下雨天才会出现的存在,远远看去像是一个打着伞的人,能够轻易混进人群里。

        它看起来和人类相同,唯独不一样的是胸口以上的位置只有雨伞,没有身体。

        每到雨天就会在街上游荡,如果你发现雨伞人,千万不要试图看清它被伞遮盖住的部位,否则从此只有你能看到它,它会在每个下雨天里跟在你身后,每当你回头,它都站在黑暗里,如同无法醒来的噩梦。

        厄运纠缠,黑暗环伺,每一个雨天都成为折磨。

        直到你崩溃、疯狂,握紧了武器,面目狰狞地转身走进阴暗中……光打量。

        倒是有个年纪大的老医生毫不在意母亲看起来有多吓人,也许在他心里,母亲只是得了某种病的病人,外表再骇人的病人都见过了,根本不在意这些。

        你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将你送到医院来,并且和医生交流的。

        她已经越发能够融入人类之中了。

        检查过后没什么问题,母亲就带着你出院,你手里还拎着那把红伞。

        外面的天已经放晴了,因为下雨出现的积水也被排空,只剩地面还有些湿润。

        你站在医院门口,眯着眼望向太阳。

        大晴天的,雨伞人不会出现,但愿明天也是个好天气。

        你不想再梦到雨伞人了。

        和母亲牵着手回家的路上,你想起学校只放两天半的假,你昏睡的两天,相当于旷课两天了。

        “妈妈,你有没有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你问。

        “没有,我们一直在医院。”

        “好吧。”你耸了耸肩,懒得去想了。

        一年级的小学生,哪里需要在意那么多的事情。

        你和母亲路过公园的时候,你看到公园里修建的楼梯,想起宥光。

        这两天时间里,不知道他会不会担心你。

        “宥光。”你冲着公园的楼梯喊了一声。

        只是随口喊喊,没指望他会出现。

        不过直到你和母亲走近,又走远时,看到公园楼梯上始终没出现宥光的身影,你还是有些失落地将头转回去,看着前方的路。

        那家伙,应该也会没事吧。

        “宝宝。”

        身后好像传来宥光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你几乎以为是幻听。

        “宝宝!长安!”

        宥光的声音变得清晰明亮起来,你飞快回过头,看向公园的楼梯。

        少年身姿挺立地站在楼梯上,大声喊你的名字。

        “宥光!”你笑着朝他用力挥手。

        你看到他松了口气,露出失而复得的神情,眼底不经意显出几分疲惫。

        ————

        【怪谈收录】

        【雨伞人】

        下雨天才会出现的存在,远远看去像是一个打着伞的人,能够轻易混进人群里。

        它看起来和人类相同,唯独不一样的是胸口以上的位置只有雨伞,没有身体。

        每到雨天就会在街上游荡,如果你发现雨伞人,千万不要试图看清它被伞遮盖住的部位,否则从此只有你能看到它,它会在每个下雨天里跟在你身后,每当你回头,它都站在黑暗里,如同无法醒来的噩梦。

        厄运纠缠,黑暗环伺,每一个雨天都成为折磨。

        直到你崩溃、疯狂,握紧了武器,面目狰狞地转身走进阴暗中……光打量。

        倒是有个年纪大的老医生毫不在意母亲看起来有多吓人,也许在他心里,母亲只是得了某种病的病人,外表再骇人的病人都见过了,根本不在意这些。

        你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将你送到医院来,并且和医生交流的。

        她已经越发能够融入人类之中了。

        检查过后没什么问题,母亲就带着你出院,你手里还拎着那把红伞。

        外面的天已经放晴了,因为下雨出现的积水也被排空,只剩地面还有些湿润。

        你站在医院门口,眯着眼望向太阳。

        大晴天的,雨伞人不会出现,但愿明天也是个好天气。

        你不想再梦到雨伞人了。

        和母亲牵着手回家的路上,你想起学校只放两天半的假,你昏睡的两天,相当于旷课两天了。

        “妈妈,你有没有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你问。

        “没有,我们一直在医院。”

        “好吧。”你耸了耸肩,懒得去想了。

        一年级的小学生,哪里需要在意那么多的事情。

        你和母亲路过公园的时候,你看到公园里修建的楼梯,想起宥光。

        这两天时间里,不知道他会不会担心你。

        “宥光。”你冲着公园的楼梯喊了一声。

        只是随口喊喊,没指望他会出现。

        不过直到你和母亲走近,又走远时,看到公园楼梯上始终没出现宥光的身影,你还是有些失落地将头转回去,看着前方的路。

        那家伙,应该也会没事吧。

        “宝宝。”

        身后好像传来宥光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你几乎以为是幻听。

        “宝宝!长安!”

        宥光的声音变得清晰明亮起来,你飞快回过头,看向公园的楼梯。

        少年身姿挺立地站在楼梯上,大声喊你的名字。

        “宥光!”你笑着朝他用力挥手。

        你看到他松了口气,露出失而复得的神情,眼底不经意显出几分疲惫。

        ————

        【怪谈收录】

        【雨伞人】

        下雨天才会出现的存在,远远看去像是一个打着伞的人,能够轻易混进人群里。

        它看起来和人类相同,唯独不一样的是胸口以上的位置只有雨伞,没有身体。

        每到雨天就会在街上游荡,如果你发现雨伞人,千万不要试图看清它被伞遮盖住的部位,否则从此只有你能看到它,它会在每个下雨天里跟在你身后,每当你回头,它都站在黑暗里,如同无法醒来的噩梦。

        厄运纠缠,黑暗环伺,每一个雨天都成为折磨。

        直到你崩溃、疯狂,握紧了武器,面目狰狞地转身走进阴暗中……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6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