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57章 宥光,又干狗事

第57章 宥光,又干狗事


“你去哪了?”他大声问你,  声音带上少年独有的清脆。

        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他好像又长高了点,脸上眉眼舒展,  五官都长开了,  少了许多稚气。

        而你却还操着一口稚嫩的童音:“在医院!不过我没事啦!”

        你们俩离得有点远,  用力扯着嗓子喊话。

        母亲站在旁边牵着你,没有阻止你和宥光说话。只要你不靠近接触他,  母亲就不管。

        “你生病了吗?”宥光高声问。

        “没有!”你摇摇头,  继续说:“一言难尽!我睡了很久,做了一个好可怕的噩梦!我回家写给你!”

        说到这里,  宥光似乎想起什么,  脸色微变,喊道:“那回家见!”

        说完就忽然消失了,  你都来不及喊住他。

        “跑这么快干嘛?”

        你疑惑不已,  看他刚才的神情、行为,  好像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要急着去做。

        真奇怪。

        不过宥光看起来好好的,你放心许多,拉着母亲的手回家。

        回到家的时候,  你在楼道上看到宥光,  他正认认真真把作业本和笔放进纸盒子里,调整着作业本的位置,努力摆成最方正、整齐的模样。

        你回想了一下,每次宥光给你回信后,  摆在纸盒子里的作业本和笔都挺整齐的,想不到他还有点强迫症。

        看到你和母亲来了,  他才停下摆弄纸盒子的手。

        母亲拉着你踏上楼梯,  宥光站在楼梯右边,  你站在左边,母亲在中间将你们隔开,避免直接接触。

        “宥光,你刚才跑那么快干什么?”你边走,边越过母亲仰头问他。

        他抿了抿唇,目光瞟一眼作业本:“没什么。”

        他目光看向你:“你没事就好。”

        个子长高了,人长大了,但那些习惯动作还是没变。

        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有事情偷偷摸摸瞒着你。

        而且还和作业本有关。

        你没拆穿,朝他伸手:“把作业本给我吧,我写给你。”

        没办法直接跟他说清楚,和现在的宥光在一起待久了,母亲也会很担心的。

        母亲停下来,看着你和宥光之间的距离,确保你们不会直接接触到。

        宥光弯腰,从纸盒子里拿出刚摆放标准的作业本,眉头微凝,有些犹豫地放在你手里。

        你拿着作业本,往自己的方向拉,没拿动。

        他紧紧捏着作业本的一角不松手。

        你又扯了下作业本:“宥光?”

        他这才连忙松手,眼睛飞快眨了两下。

        作业本有什么吗?这么紧张。

        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啊……

        你疑惑,对翻开作业本这件事有了更多期待了。

        母亲带着你走到楼梯尽头,你回过身朝宥光挥手:“那我先回家了,你也要好好的,再见。”

        “再见。”

        宥光没有立马消失,站在原地看着你走进家门,再将门合上,他始终在那儿。

        你拿着作业本,迫不及待地跑到沙发上翻开,红伞被随手扔在一旁。

        来看看宥光隐藏了什么小秘密。

        翻开作业本,最后有字迹的那一页,还是你昏睡之前写的,后面全是空白页,你有些傻眼。

        昏睡这两天时间,宥光都没有给你写回信?

        你不敢置信,失落又尴尬地抓了抓脸颊不存在的痒意。

        所以你以为宥光很担心你,都是你想太多了。

        他压根都没给你回信,不仅没写更多,甚至两天前的都没回。

        你撇着嘴,感觉和宥光的友谊小船在内心的暴风雨中岌岌可危。

        “宝宝,不要哭。”

        母亲悄无声息地飘到身边,轻声安慰你。

        “我没有哭。”你怎么可能轻易哭鼻子,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才发现自己眼眶里含着一包泪。

        你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努力把眼眶里溢满的水憋回去。

        “宝宝,怎么了?”

        母亲在旁边安慰你。

        她不安慰你还好,她一安慰你,你就觉得自个儿委屈惨了,豆大的眼泪止都止不住地滑出眼眶,两三下滚到抬起的下巴上,在下巴上摇摇欲坠。

        你眯着眼睛,保留最后一丝倔强:“灯光太刺眼了。”

        “啪。”

        母亲把灯关了。

        这下好了,你眼睛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

        屋子里静悄悄的。

        过了好一会,你突然喊:“妈妈。”

        黑漆漆的房子里,母亲应了一声。

        “我们明天把宥光抓起来揍一顿。”

        “好。”

        你恶狠狠地说:“把他揍哭。”

        “……好。”

        “他太坏了!”

        宥光以前是小孩子,有什么事你不跟他计较,但他现在长这么高了,正好耐揍!

        你又气又委屈,恼羞成怒。

        光线黑漆漆的,你在沙发上又坐了好一会儿,上头的情绪逐渐平复,想到宥光之前对你还挺好的,犹豫着开口喊:“妈妈。”

        “我在。”某个方向传来母亲的声音。

        “要不我们明天还是别揍宥光了。”

        “……嗯。”

        “他不懂事,我不跟他一般见识。”你嘟囔着说:“而且打人多不好,他还是个孩子,我是文明人,要多讲道理,遏制内心的魔鬼和冲动。”

        “……”

        你决定也不给他写信了。

        担心母亲刚才没听进去,你再次确认:“妈妈,我们真的不打宥光了。”

        “不打。”

        你老气沉沉地叹了口气,摸索到客厅电灯开关旁边,提醒道:“妈妈,我开灯了。”

        “啪。”

        灯光亮起。

        你拉开阳台窗帘,让阳光照进客厅。

        窗帘的遮光效果太好了,大白天如果拉上窗帘,再关掉客厅的灯,屋子里暗得和黑夜一样。

        想起两天都没上课,班上的老师可能给你打过电话,你跑到座机旁边一看,果然有未接的电话。

        未接的电话和印象中班主任的号码有点像,应该就是班主任的号码。

        你拿起听筒,按了一下回拨。

        “喂?”电话那头传来班主任严肃的声音。

        “老师好,我是一年级二班的宝宝。这两天生病住院了,没有去上课,家里人在医院照顾我,没有接到电话,也没来得及向老师请假。”你语速极快,一口气说完。

        电话那头,班主任缓了缓才理清楚你说的内容,询问道:“在住院啊,你现在情况怎么样?”

        “今天刚刚出院,已经没事了。”

        “你好好休息,什么时候能来学校上课啊?”

        你本来想说明天,但想想雨天怪谈还没有完全破除,万一上课的时候让你做个漫长的“梦”,对别人来说怪吓人的,于是迟疑地说:“大概要晚几天,我……我身体还有点不舒服。”

        “那行,你注意身体,家长在吗?我跟和你家长说两句。”

        你睁大眼睛看向母亲。

        母亲的眼睛藏在头发后面,静静地盯着你。

        这……可以吗?

        “妈妈,可以吗?学校班主任的电话。”

        你拿着听筒问母亲。

        母亲视线在听筒上停留两秒,缓缓走过来,接过听筒,沉默地听着。

        “……嗯,嗯。”

        她应了几声,那头挂断了电话。

        作为首次和学校老师交流的怪谈家长,她成功了。

        挂断电话后,你和母亲互相对视了好一阵子。

        “妈妈好厉害。”你竖起大拇指。

        母亲眯眼笑了笑,诡异又温柔。

        电话铃声这时忽然又响起,你跑过去,刚想接起来,目光扫到来电号码显示。

        不是班主任的电话。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想起以前在家里碰到关于电话的怪谈,这一类怪谈和很多怪谈不一样,当人接起电话的时候,这类怪谈才算和人建立联系,若是中途挂断电话,建立起的联系就会断去一半,这和破除无关。

        就像这两天“梦”到的雨伞人,它故意引出人的黑暗面,让人崩溃、疯狂,最后将它杀死。一切的结局走向都是它所希望的,所以将它杀死并不算破除。

        电话还在响。

        看了眼站在身旁的母亲,你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

        “妈妈,我要接电话了。”

        “好。”

        你拿起电话听筒,仔细听着那头传来的声音。

        希望是一个怪谈。

        你因为宥光的事情,心里不爽得很,如果有个出气筒送上门来,再好不过。

        母亲在身旁,没什么好怕的,该怕的是对方。

        电话那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其中最明显的,是一种抓挠声。

        像手指甲在木板上抠挠,一下又一下,越来越刺耳。

        奇怪的感觉出现了。

        太好了,终于在母亲在家的时候,接到来自怪谈的电话!

        可不得把新仇旧恨一起算在这个倒霉怪谈的头上。

        “喂?”你小心翼翼地问,压制着兴奋和激动,生怕把怪谈吓跑。

        “你是谁呀?”

        “为什么不说话,再不说话我要挂了哦。”

        电话那头终于有了别的声音。

        颤颤巍巍的、苍老到听不出男女的声音。

        “咳咳……我三天后过来……”

        “不行。”你拒绝了。“三天后我不在家,你最好今天来。”

        “三天后……”它固执地说。

        你打断它的话,询问:“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电话那头静了静。

        大概没想到会有这么嚣张、这么莫名其妙的人类小孩。

        你警告道:“你不说也没用,我已经在查你的地址了!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你转头看向母亲,母亲正闭着眼睛,全神贯注地感应着。

        “啪!嘟——嘟——嘟——”

        电话那头飞快挂断了。

        它察觉到了危险。

        你紧张地看着母亲,等了大概十来分钟,她睁开眼:“找到了。”

        你立马喜笑颜开,能被找到位置的怪谈,都是有实体的、或者说依托于实体存在的,如果类似于“规则”这种没有实体,无视距离的怪谈,才难以捕捉。

        “妈妈,它在哪里?”

        “很远。”母亲顿了顿:“在别的城市。”

        她直勾勾注视着你,冷声说:“它切断了和你的联系。”

        “那它会跑掉吗?”你很想去捕捉怪谈,但距离太远的话,对方也有机会逃走。

        “它跑不了。”母亲说话的声音突然有些断断续续:“我,不能,离开,这座城市,太,远……”

        “妈妈,你怎么了?”你看到她的反应,有些慌乱。

        “没事。”母亲摇摇头,她抬头,视线仿佛穿透了层层建筑,看向天空某处。

        “只是不能离开太远,我们可以去找它。”

        “是这样吗……”

        你顺着母亲的视线抬头看,除了天花板,什么也看不到,感应不到。

        也许只是母亲一个无意义的动作吧。

        母亲和你约好,等雨水怪谈彻底破除,就去抓那个打电话的怪谈。

        正好向学校请假了,晚几天不去没关系的。

        在家里待着其实很无聊,尤其是你什么事情也没有。

        作业写完了,电视没得看,也没有小伙伴跟你玩。

        至于宥光,想想都是气。

        母亲出门了,这两天因为你昏睡的缘故,她一直守着你,现在你没事,她需要出去一趟,就像往常一样。

        不知道她去干什么,你依旧没问。

        你百无聊赖地拿起红伞,一根根数着伞骨,感受里面即将消亡的雨水怪谈,琢磨着获得雨水怪谈的能力后,不管是什么样的能力,使用的时候恐怕都得打伞。

        眼角的余光瞥到扔在沙发上的作业本,思绪忍不住想到宥光。

        明明作业本上什么都没写,他当时一连串奇怪的反应是为什么?

        害怕他什么都没写所以你生气?

        不可能。

        你不信。

        突然想起什么,你扔开红伞,跑过去翻开作业本你最后留言的那一页下面,稍微用力,拉开作业本缝合粘连处。

        那里残留着一些没撕干净的碎纸屑。

        好啊,宥光这家伙,又干了小狗都不干的事情。?”你看到她的反应,有些慌乱。

        “没事。”母亲摇摇头,她抬头,视线仿佛穿透了层层建筑,看向天空某处。

        “只是不能离开太远,我们可以去找它。”

        “是这样吗……”

        你顺着母亲的视线抬头看,除了天花板,什么也看不到,感应不到。

        也许只是母亲一个无意义的动作吧。

        母亲和你约好,等雨水怪谈彻底破除,就去抓那个打电话的怪谈。

        正好向学校请假了,晚几天不去没关系的。

        在家里待着其实很无聊,尤其是你什么事情也没有。

        作业写完了,电视没得看,也没有小伙伴跟你玩。

        至于宥光,想想都是气。

        母亲出门了,这两天因为你昏睡的缘故,她一直守着你,现在你没事,她需要出去一趟,就像往常一样。

        不知道她去干什么,你依旧没问。

        你百无聊赖地拿起红伞,一根根数着伞骨,感受里面即将消亡的雨水怪谈,琢磨着获得雨水怪谈的能力后,不管是什么样的能力,使用的时候恐怕都得打伞。

        眼角的余光瞥到扔在沙发上的作业本,思绪忍不住想到宥光。

        明明作业本上什么都没写,他当时一连串奇怪的反应是为什么?

        害怕他什么都没写所以你生气?

        不可能。

        你不信。

        突然想起什么,你扔开红伞,跑过去翻开作业本你最后留言的那一页下面,稍微用力,拉开作业本缝合粘连处。

        那里残留着一些没撕干净的碎纸屑。

        好啊,宥光这家伙,又干了小狗都不干的事情。?”你看到她的反应,有些慌乱。

        “没事。”母亲摇摇头,她抬头,视线仿佛穿透了层层建筑,看向天空某处。

        “只是不能离开太远,我们可以去找它。”

        “是这样吗……”

        你顺着母亲的视线抬头看,除了天花板,什么也看不到,感应不到。

        也许只是母亲一个无意义的动作吧。

        母亲和你约好,等雨水怪谈彻底破除,就去抓那个打电话的怪谈。

        正好向学校请假了,晚几天不去没关系的。

        在家里待着其实很无聊,尤其是你什么事情也没有。

        作业写完了,电视没得看,也没有小伙伴跟你玩。

        至于宥光,想想都是气。

        母亲出门了,这两天因为你昏睡的缘故,她一直守着你,现在你没事,她需要出去一趟,就像往常一样。

        不知道她去干什么,你依旧没问。

        你百无聊赖地拿起红伞,一根根数着伞骨,感受里面即将消亡的雨水怪谈,琢磨着获得雨水怪谈的能力后,不管是什么样的能力,使用的时候恐怕都得打伞。

        眼角的余光瞥到扔在沙发上的作业本,思绪忍不住想到宥光。

        明明作业本上什么都没写,他当时一连串奇怪的反应是为什么?

        害怕他什么都没写所以你生气?

        不可能。

        你不信。

        突然想起什么,你扔开红伞,跑过去翻开作业本你最后留言的那一页下面,稍微用力,拉开作业本缝合粘连处。

        那里残留着一些没撕干净的碎纸屑。

        好啊,宥光这家伙,又干了小狗都不干的事情。?”你看到她的反应,有些慌乱。

        “没事。”母亲摇摇头,她抬头,视线仿佛穿透了层层建筑,看向天空某处。

        “只是不能离开太远,我们可以去找它。”

        “是这样吗……”

        你顺着母亲的视线抬头看,除了天花板,什么也看不到,感应不到。

        也许只是母亲一个无意义的动作吧。

        母亲和你约好,等雨水怪谈彻底破除,就去抓那个打电话的怪谈。

        正好向学校请假了,晚几天不去没关系的。

        在家里待着其实很无聊,尤其是你什么事情也没有。

        作业写完了,电视没得看,也没有小伙伴跟你玩。

        至于宥光,想想都是气。

        母亲出门了,这两天因为你昏睡的缘故,她一直守着你,现在你没事,她需要出去一趟,就像往常一样。

        不知道她去干什么,你依旧没问。

        你百无聊赖地拿起红伞,一根根数着伞骨,感受里面即将消亡的雨水怪谈,琢磨着获得雨水怪谈的能力后,不管是什么样的能力,使用的时候恐怕都得打伞。

        眼角的余光瞥到扔在沙发上的作业本,思绪忍不住想到宥光。

        明明作业本上什么都没写,他当时一连串奇怪的反应是为什么?

        害怕他什么都没写所以你生气?

        不可能。

        你不信。

        突然想起什么,你扔开红伞,跑过去翻开作业本你最后留言的那一页下面,稍微用力,拉开作业本缝合粘连处。

        那里残留着一些没撕干净的碎纸屑。

        好啊,宥光这家伙,又干了小狗都不干的事情。?”你看到她的反应,有些慌乱。

        “没事。”母亲摇摇头,她抬头,视线仿佛穿透了层层建筑,看向天空某处。

        “只是不能离开太远,我们可以去找它。”

        “是这样吗……”

        你顺着母亲的视线抬头看,除了天花板,什么也看不到,感应不到。

        也许只是母亲一个无意义的动作吧。

        母亲和你约好,等雨水怪谈彻底破除,就去抓那个打电话的怪谈。

        正好向学校请假了,晚几天不去没关系的。

        在家里待着其实很无聊,尤其是你什么事情也没有。

        作业写完了,电视没得看,也没有小伙伴跟你玩。

        至于宥光,想想都是气。

        母亲出门了,这两天因为你昏睡的缘故,她一直守着你,现在你没事,她需要出去一趟,就像往常一样。

        不知道她去干什么,你依旧没问。

        你百无聊赖地拿起红伞,一根根数着伞骨,感受里面即将消亡的雨水怪谈,琢磨着获得雨水怪谈的能力后,不管是什么样的能力,使用的时候恐怕都得打伞。

        眼角的余光瞥到扔在沙发上的作业本,思绪忍不住想到宥光。

        明明作业本上什么都没写,他当时一连串奇怪的反应是为什么?

        害怕他什么都没写所以你生气?

        不可能。

        你不信。

        突然想起什么,你扔开红伞,跑过去翻开作业本你最后留言的那一页下面,稍微用力,拉开作业本缝合粘连处。

        那里残留着一些没撕干净的碎纸屑。

        好啊,宥光这家伙,又干了小狗都不干的事情。?”你看到她的反应,有些慌乱。

        “没事。”母亲摇摇头,她抬头,视线仿佛穿透了层层建筑,看向天空某处。

        “只是不能离开太远,我们可以去找它。”

        “是这样吗……”

        你顺着母亲的视线抬头看,除了天花板,什么也看不到,感应不到。

        也许只是母亲一个无意义的动作吧。

        母亲和你约好,等雨水怪谈彻底破除,就去抓那个打电话的怪谈。

        正好向学校请假了,晚几天不去没关系的。

        在家里待着其实很无聊,尤其是你什么事情也没有。

        作业写完了,电视没得看,也没有小伙伴跟你玩。

        至于宥光,想想都是气。

        母亲出门了,这两天因为你昏睡的缘故,她一直守着你,现在你没事,她需要出去一趟,就像往常一样。

        不知道她去干什么,你依旧没问。

        你百无聊赖地拿起红伞,一根根数着伞骨,感受里面即将消亡的雨水怪谈,琢磨着获得雨水怪谈的能力后,不管是什么样的能力,使用的时候恐怕都得打伞。

        眼角的余光瞥到扔在沙发上的作业本,思绪忍不住想到宥光。

        明明作业本上什么都没写,他当时一连串奇怪的反应是为什么?

        害怕他什么都没写所以你生气?

        不可能。

        你不信。

        突然想起什么,你扔开红伞,跑过去翻开作业本你最后留言的那一页下面,稍微用力,拉开作业本缝合粘连处。

        那里残留着一些没撕干净的碎纸屑。

        好啊,宥光这家伙,又干了小狗都不干的事情。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6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