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64章 把你妈妈喊过来

第64章 把你妈妈喊过来


他说,  旧书是手抄本,不知道有没有原版,更不清楚作者是谁,  上面记载这座城市是源头之一。

        怪谈诞生的源头。

        各种情绪、阴暗、或是由别的什么东西汇聚在此处,衍生出各种各样的怪谈。

        源头处的怪谈是最多的。

        除了这些,书上还零散地记录了一些关于怪谈故事,男人口中打伞的女人的故事就是从这本书上看到的。

        可惜那本书很薄,内容不多。

        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消息。

        自从出门上学之后,  你偶尔会遇到怪谈,还以为怪谈在这个世界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只不过很多人对怪谈事件保持半信半疑的态度,毕竟危险性高的怪谈但凡遇到,人直接无了,不能向外传达更多信息。

        就像坏人一样,  有的人常常遇到,  有的人一把年纪了还能保持天真。

        但凡消息闭塞一点,难免会认为从身边得到的信息就是整个世界。

        你也从未设想过这个世界只有你所在的城市问题最大。

        你对那本书很感兴趣,  好奇是什么样的人记录的,并向他表示你也知道怪谈的存在。但你和母亲乘坐的那班火车快到了,  男人承诺,如果你帮他找到打伞的女人,  他就把那本书送给你。

        “这么大方啊,  我会帮忙的,  过几天我就坐火车回来了,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程予兵。”

        能跟你说这么多,  说明程予兵已经把你当做一个能够独立思考的人来看待了,  而不是小孩子。

        又或者,  寻觅近十年,他拼命地想抓住每一根救命稻草,不管这根稻草有多脆弱。

        看着他坚毅的目光,你相信是前者。

        “你呢,叫什么名字?”程予兵问。

        “我叫长安。”

        广播通知火车到站了,你从座位上起身,准备告别程予兵,和母亲去乘车。

        “长安。”程予兵喊住你,在你面前蹲下来,说:“我在火车站待了很长时间,知道这里有很多坏人,你今天指出来的那小偷有个亲戚,经常在火车站来来往往,有人说他是做人口生意的,恰好和你坐同一班火车,你小心那个小偷指使他来报复你,火车中途在站点停靠的时候警惕些,不要离开座位、不要下车,应该就不会有事。

        我和你说这么多,是感觉你和普通小孩不一样,能明白我说的话,希望你和你妈妈能平平安安回来。”

        “谢谢叔叔。”你向程予兵道谢:“放心吧,我和妈妈不会有事的。”

        程予兵点了点头,抬手摸向你的头顶,被你偏头躲开。

        “不能摸,摸多了脑袋会不聪明的,叔叔再见。”

        “再见。”

        “呜——呜——”

        “哐——哐——哐——”

        你和母亲坐在绿皮火车上,随着火车前行轻轻晃动。

        母亲拿到的是硬座车票,车程有三个多小时,算得上短途了。

        巧合的是,坐在你和母亲对面的是在火车站被小偷光顾的母子俩。

        他们认出是你揭发小偷,向你道谢,那位妈妈看着你的母亲,鼓起勇气搭话:“姐,你家孩子教得真好。”

        母亲幽幽地抬眼看她。

        好半晌,那位妈妈浑身都快被母亲看得凝固的时候。

        母亲:“嗯。”

        那位妈妈露出僵硬尴尬的笑容,不自然地坐在座位上,比她儿子坐得还像个板正的小学生。

        她儿子却不太在意,毕竟这是大人之间的事情,跟小孩又有什么关系。

        他小小年纪就戴了副黑框眼镜,头发有些自然卷,皮肤很白,推着眼镜打量你。你不甘示弱地看回去,并主动问:“你读几年级了?”

        “你读几年级?”他反问,板着脸不苟言笑。

        “你先回答我,是我先问你的。”

        他往下拉了拉嘴角,回答:“三年级。”

        你这才回答他的问题:“我读一年级。”

        听到你读一年级,他侧头看着火车车窗外一排排飞快划过的房子,不太想跟你讲话了。

        ——来自小学生的鄙视链,高年级小学生不喜欢和低年级小学生玩。

        你也不在意,早就想好了在火车上怎么消磨时间。

        在书包里翻啊翻,翻出一盒黑白棋子,把塑料纸的简易棋盘铺在火车的小桌子上,白棋放到母亲前面,说:“妈妈,我们来玩五子棋吧。”

        母亲点头,听你讲解规则。

        前几局你故意放水,母亲赢得很轻松,落子的速度越来越快,但过了几局,你逐渐开始提升难度,母亲常常捏着一枚棋子陷入沉思。

        “瓜子、零食、饮料——”

        乘务员推着小推车从走廊路过。

        车厢里吵吵嚷嚷,有大人在打牌、有人睡得打呼、有小孩吵闹嬉笑。

        火车车窗外的景象已经从房子变成了山丘树木,郁郁葱葱,展现出少有人涉足的风貌。

        一边等待母亲落子,一边望着车窗外天空上飞过的鸟儿发呆。

        你忽然想到宥光。

        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会不会又在胡思乱想,觉得你要背叛约定、离开他了。

        “嗒。”

        母亲终于落下手里的白棋。

        你看着她连成一排的五颗白棋,夸赞道:“妈妈,你又赢了!”

        母亲朝你笑了笑。

        火车广播里开始播报即将到达下一站,需要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

        车厢里有人开始搬拿行李,朝车厢门处走,人员流动。

        一些人离开车厢,一些人进入车厢。

        你察觉到有人在盯着你,不是打量的目光。

        抬头看去,车厢门附近站着名四十来岁的大妈,穿着普通的衣服,梳着普通的发型,连那张脸也很普通,钻进人群里就能隐没。

        是她盯着你,见你抬头看她,她还朝你笑,像个热情友善的大婶。

        除了她,还有道若有似无的视线偶尔从你身上一晃而过,如果不是怪谈见多了,再加上吸收了一些能力和力量,对人类的感知也变得敏锐,你很难察觉到这道视线。

        视线的主人是名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三角眼、身形偏瘦,穿着灰色的条纹衬衣,侧身站在大婶右后方,眯着眼看窗外的景色,像是在车厢里待闷了,随便走走透气。

        他表现得和大婶完全陌生,两人互相不看对方,没有任何交流。

        形迹可疑的人类。

        你想起程予兵的嘱咐。

        这两个人是人贩子吗?

        火车快到站了,他们在这时候出现,如果把你拐走,到达下一站站点的时候就能带着你迅速下车,很难再找到他们的踪迹。

        你决定不劳他们费心思。

        你从背包里拿出一桶泡面放在桌子上,抱着泡面桶在座椅周围徘徊,一副想去车厢门口附近接火车上的开水的样子。

        投注在你身上的视线更强烈了。

        他们期待你赶紧过去。

        你故意拖延时间,等到火车再次报站点名字,已经到达站点停下来,你才去牵母亲的手:“妈妈,我想吃泡面,不知道怎么接水,你和我一起去吧。”

        母亲正要起身。

        “我会,我带你去。”坐在对面戴眼镜的小男孩昂着头,双手抱胸地说道。

        你没想到他的热情突然迸发,卡了一下壳,说:“你不行,要妈妈和我一起去。”

        “谁说我不行了?”小男孩不满地看着你,从座位上站起来,径直往火车车厢门口的方向走,一边说:“我经常坐火车,什么都知道,你跟我来。”

        你张了张嘴,想阻止,但小男孩已经自顾自往前走了,大概率不会听从你的意见。

        你看向已经站起来的母亲。

        如果母亲跟在你后面,那男孩的妈妈多半也会一起跟来,人太多,人贩子可能不会动手。

        你很想让人贩子暴露,被警察抓起来,为和平社会贡献出一份力量。

        “妈妈,如果我下车了,你能找到我吗?”身上还有母亲无法收走的奇怪力量,她应该能定位到你的。

        母亲点了点头。

        太好了,万一你翻车了,还有母亲收拾烂摊子。

        “那妈妈就在这里吧,我跟他去就好啦。”你笑着说,转过头看到男孩的妈妈困惑不解地看着你,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朝她笑了笑,快跑两步跟上走在前面的男孩。

        接开水的地方就在两个人贩子旁边,中年男人状似随意地瞟了你和男孩一眼,挪开了点位置让你们,便不再将视线落在你们身上。

        那位大婶则笑意吟吟地看着你们。

        “给我。”男孩站到开水水龙头面前,转过身来拿你手里的泡面。

        他虽然三年级,但身高跟你差不多高,你在班级里算个子比较高的,为了不挡住别人的视线,座位都在后排。

        男孩接开水泡面的时候,大婶跟你搭话。

        “小朋友,读几年级了?”

        你睁大眼睛“天真”地看着她:“一年级。”

        “一年级呀,婶婶家的孩子也读一年级,跟你差不多大,他可喜欢看马戏团表演了,你喜不喜欢看马戏团表演?”

        “喜欢。”

        “那儿就有马戏团表演,要不要去看看?”大婶指了指火车外面。

        火车外面很热闹,一长条摆摊卖东西的人,急急忙忙趁着火车停靠的时间,向火车上的人推销售卖商品。

        你问:“婶婶要带我去吗?”

        大婶正要说话,男孩一手端着泡面桶接水,一手按着水龙头,侧过头来皱紧眉头看着你:“你妈妈没跟你说不要和陌生人讲话吗?”

        说得好有道理,你竟无言以对。

        但是这两个人贩子怎么可以放过,他们说不定在车上还有同伙和已经被拐的小孩。

        于是你开始熊言熊语:“婶婶看起来不是坏人。”

        大婶连连附和:“对啊对啊,我的孩子和你们差不多大,我怎么会害你们呢。那个马戏团表演特别好玩,有猴子、大象、老虎、狮子,猴子还会跳舞勒!我们下去看几分钟,赶在火车开动之前回来就行了。”

        “好呀好呀,我想去看。”你极度配合。

        泡面的水接够了,男孩把泡面桶放在一边的台面上,推了推眼镜,另一只手拉住你的手腕:“你长没长脑子?不能去。”

        你内心十分语塞,只能扒拉他的手,嘴里说:“我想去,就看一会,你先回去吧,别管我。”

        男孩气鼓鼓地威胁:“你这么不听话,我去把你妈妈喊过来。”

        “好啊,你去喊。”

        你力气大,男孩的手轻易被你扒拉开,他瞪着你,却不肯走,怕你被拐了,咬牙切齿地说:“气死我了你!”

        再这么下去,你抓人贩子的小心愿非得被男孩搅黄了。

        你叹了口气,朝大婶说:“婶婶,我跟他说几句话,你不要走,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跟你去看马戏团表演。”

        “好好好,不走。”大婶说完,一直背对着站在后面的中年男人转过头来,两人互相打了个眼色,大婶轻轻摇头。

        几乎没有避讳你。

        对小孩真是没有防备心。

        你推着男孩走到一边,他竖起眉头就要说什么,估计是要骂你,你比了个“嘘”的手势,凑到他耳边,用手捂着说:“那个婶婶是人贩子。”

        男孩瞪大眼睛:“人……!”

        你早有准备,另一只手飞快按住他的嘴,捂得严严实实,让他一个音节也说不出来。

        “小声点,别让他们发现了,后面穿灰衣服的叔叔和她是一伙的。”

        男孩用力呼吸了好几下,才平复一点,你松开捂着他嘴巴的手。

        他看起来还算靠谱,不然你不会告诉他这些。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她走?”男孩语速飞快地问,用一种你脑子好像不正常的目光看着你。

        “我要把他们抓起来,而且我力气很大,不会有事的,等会那个婶婶拉着我一下车,你就喊抓人贩。”

        男孩怀疑地看着你:“这样行吗?”

        “是有点潦草。”你抓了抓额头:“不过懒得想那么多了,我妈妈很厉害的,搞砸了也不怕。”

        “你妈妈好像有点……嗯……有点凶。”男孩推了下眼镜,委婉地把“吓人”换成“凶”。

        “那当然,你相信我,咱们让列车上的警察叔叔把人贩子抓起来。”

        男孩犹豫。

        你不管他,径直走回大婶旁边,朝她伸手。

        “婶婶,快带我去吧,时间不多了,等会我得赶紧回车上。”

        大婶不疑有他,笑眯眯地拉着你下车。

        中年男人没动,站在火车上望风。

        一下车,你双脚就钉在原地,双手拉住大婶的手往下一坠,几乎要把她拉得跌倒。

        你深吸一口气,大喊:“我不要跟你走!放开我!我不认识你!”

        车上男孩也开始配合:“救命啊!我弟弟被人贩子带走了,大家快来帮忙!”

        到了这地步,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大婶想强行带走你,伸手使劲拽你,结果你力气巨大,她死活拽不动。

        “还不快来帮忙!”她冲火车上吼。

        中年男人眼神一厉,匆匆跑下车,朝你冲过来。过头来,两人互相打了个眼色,大婶轻轻摇头。

        几乎没有避讳你。

        对小孩真是没有防备心。

        你推着男孩走到一边,他竖起眉头就要说什么,估计是要骂你,你比了个“嘘”的手势,凑到他耳边,用手捂着说:“那个婶婶是人贩子。”

        男孩瞪大眼睛:“人……!”

        你早有准备,另一只手飞快按住他的嘴,捂得严严实实,让他一个音节也说不出来。

        “小声点,别让他们发现了,后面穿灰衣服的叔叔和她是一伙的。”

        男孩用力呼吸了好几下,才平复一点,你松开捂着他嘴巴的手。

        他看起来还算靠谱,不然你不会告诉他这些。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她走?”男孩语速飞快地问,用一种你脑子好像不正常的目光看着你。

        “我要把他们抓起来,而且我力气很大,不会有事的,等会那个婶婶拉着我一下车,你就喊抓人贩。”

        男孩怀疑地看着你:“这样行吗?”

        “是有点潦草。”你抓了抓额头:“不过懒得想那么多了,我妈妈很厉害的,搞砸了也不怕。”

        “你妈妈好像有点……嗯……有点凶。”男孩推了下眼镜,委婉地把“吓人”换成“凶”。

        “那当然,你相信我,咱们让列车上的警察叔叔把人贩子抓起来。”

        男孩犹豫。

        你不管他,径直走回大婶旁边,朝她伸手。

        “婶婶,快带我去吧,时间不多了,等会我得赶紧回车上。”

        大婶不疑有他,笑眯眯地拉着你下车。

        中年男人没动,站在火车上望风。

        一下车,你双脚就钉在原地,双手拉住大婶的手往下一坠,几乎要把她拉得跌倒。

        你深吸一口气,大喊:“我不要跟你走!放开我!我不认识你!”

        车上男孩也开始配合:“救命啊!我弟弟被人贩子带走了,大家快来帮忙!”

        到了这地步,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大婶想强行带走你,伸手使劲拽你,结果你力气巨大,她死活拽不动。

        “还不快来帮忙!”她冲火车上吼。

        中年男人眼神一厉,匆匆跑下车,朝你冲过来。过头来,两人互相打了个眼色,大婶轻轻摇头。

        几乎没有避讳你。

        对小孩真是没有防备心。

        你推着男孩走到一边,他竖起眉头就要说什么,估计是要骂你,你比了个“嘘”的手势,凑到他耳边,用手捂着说:“那个婶婶是人贩子。”

        男孩瞪大眼睛:“人……!”

        你早有准备,另一只手飞快按住他的嘴,捂得严严实实,让他一个音节也说不出来。

        “小声点,别让他们发现了,后面穿灰衣服的叔叔和她是一伙的。”

        男孩用力呼吸了好几下,才平复一点,你松开捂着他嘴巴的手。

        他看起来还算靠谱,不然你不会告诉他这些。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她走?”男孩语速飞快地问,用一种你脑子好像不正常的目光看着你。

        “我要把他们抓起来,而且我力气很大,不会有事的,等会那个婶婶拉着我一下车,你就喊抓人贩。”

        男孩怀疑地看着你:“这样行吗?”

        “是有点潦草。”你抓了抓额头:“不过懒得想那么多了,我妈妈很厉害的,搞砸了也不怕。”

        “你妈妈好像有点……嗯……有点凶。”男孩推了下眼镜,委婉地把“吓人”换成“凶”。

        “那当然,你相信我,咱们让列车上的警察叔叔把人贩子抓起来。”

        男孩犹豫。

        你不管他,径直走回大婶旁边,朝她伸手。

        “婶婶,快带我去吧,时间不多了,等会我得赶紧回车上。”

        大婶不疑有他,笑眯眯地拉着你下车。

        中年男人没动,站在火车上望风。

        一下车,你双脚就钉在原地,双手拉住大婶的手往下一坠,几乎要把她拉得跌倒。

        你深吸一口气,大喊:“我不要跟你走!放开我!我不认识你!”

        车上男孩也开始配合:“救命啊!我弟弟被人贩子带走了,大家快来帮忙!”

        到了这地步,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大婶想强行带走你,伸手使劲拽你,结果你力气巨大,她死活拽不动。

        “还不快来帮忙!”她冲火车上吼。

        中年男人眼神一厉,匆匆跑下车,朝你冲过来。过头来,两人互相打了个眼色,大婶轻轻摇头。

        几乎没有避讳你。

        对小孩真是没有防备心。

        你推着男孩走到一边,他竖起眉头就要说什么,估计是要骂你,你比了个“嘘”的手势,凑到他耳边,用手捂着说:“那个婶婶是人贩子。”

        男孩瞪大眼睛:“人……!”

        你早有准备,另一只手飞快按住他的嘴,捂得严严实实,让他一个音节也说不出来。

        “小声点,别让他们发现了,后面穿灰衣服的叔叔和她是一伙的。”

        男孩用力呼吸了好几下,才平复一点,你松开捂着他嘴巴的手。

        他看起来还算靠谱,不然你不会告诉他这些。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她走?”男孩语速飞快地问,用一种你脑子好像不正常的目光看着你。

        “我要把他们抓起来,而且我力气很大,不会有事的,等会那个婶婶拉着我一下车,你就喊抓人贩。”

        男孩怀疑地看着你:“这样行吗?”

        “是有点潦草。”你抓了抓额头:“不过懒得想那么多了,我妈妈很厉害的,搞砸了也不怕。”

        “你妈妈好像有点……嗯……有点凶。”男孩推了下眼镜,委婉地把“吓人”换成“凶”。

        “那当然,你相信我,咱们让列车上的警察叔叔把人贩子抓起来。”

        男孩犹豫。

        你不管他,径直走回大婶旁边,朝她伸手。

        “婶婶,快带我去吧,时间不多了,等会我得赶紧回车上。”

        大婶不疑有他,笑眯眯地拉着你下车。

        中年男人没动,站在火车上望风。

        一下车,你双脚就钉在原地,双手拉住大婶的手往下一坠,几乎要把她拉得跌倒。

        你深吸一口气,大喊:“我不要跟你走!放开我!我不认识你!”

        车上男孩也开始配合:“救命啊!我弟弟被人贩子带走了,大家快来帮忙!”

        到了这地步,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大婶想强行带走你,伸手使劲拽你,结果你力气巨大,她死活拽不动。

        “还不快来帮忙!”她冲火车上吼。

        中年男人眼神一厉,匆匆跑下车,朝你冲过来。过头来,两人互相打了个眼色,大婶轻轻摇头。

        几乎没有避讳你。

        对小孩真是没有防备心。

        你推着男孩走到一边,他竖起眉头就要说什么,估计是要骂你,你比了个“嘘”的手势,凑到他耳边,用手捂着说:“那个婶婶是人贩子。”

        男孩瞪大眼睛:“人……!”

        你早有准备,另一只手飞快按住他的嘴,捂得严严实实,让他一个音节也说不出来。

        “小声点,别让他们发现了,后面穿灰衣服的叔叔和她是一伙的。”

        男孩用力呼吸了好几下,才平复一点,你松开捂着他嘴巴的手。

        他看起来还算靠谱,不然你不会告诉他这些。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她走?”男孩语速飞快地问,用一种你脑子好像不正常的目光看着你。

        “我要把他们抓起来,而且我力气很大,不会有事的,等会那个婶婶拉着我一下车,你就喊抓人贩。”

        男孩怀疑地看着你:“这样行吗?”

        “是有点潦草。”你抓了抓额头:“不过懒得想那么多了,我妈妈很厉害的,搞砸了也不怕。”

        “你妈妈好像有点……嗯……有点凶。”男孩推了下眼镜,委婉地把“吓人”换成“凶”。

        “那当然,你相信我,咱们让列车上的警察叔叔把人贩子抓起来。”

        男孩犹豫。

        你不管他,径直走回大婶旁边,朝她伸手。

        “婶婶,快带我去吧,时间不多了,等会我得赶紧回车上。”

        大婶不疑有他,笑眯眯地拉着你下车。

        中年男人没动,站在火车上望风。

        一下车,你双脚就钉在原地,双手拉住大婶的手往下一坠,几乎要把她拉得跌倒。

        你深吸一口气,大喊:“我不要跟你走!放开我!我不认识你!”

        车上男孩也开始配合:“救命啊!我弟弟被人贩子带走了,大家快来帮忙!”

        到了这地步,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大婶想强行带走你,伸手使劲拽你,结果你力气巨大,她死活拽不动。

        “还不快来帮忙!”她冲火车上吼。

        中年男人眼神一厉,匆匆跑下车,朝你冲过来。过头来,两人互相打了个眼色,大婶轻轻摇头。

        几乎没有避讳你。

        对小孩真是没有防备心。

        你推着男孩走到一边,他竖起眉头就要说什么,估计是要骂你,你比了个“嘘”的手势,凑到他耳边,用手捂着说:“那个婶婶是人贩子。”

        男孩瞪大眼睛:“人……!”

        你早有准备,另一只手飞快按住他的嘴,捂得严严实实,让他一个音节也说不出来。

        “小声点,别让他们发现了,后面穿灰衣服的叔叔和她是一伙的。”

        男孩用力呼吸了好几下,才平复一点,你松开捂着他嘴巴的手。

        他看起来还算靠谱,不然你不会告诉他这些。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她走?”男孩语速飞快地问,用一种你脑子好像不正常的目光看着你。

        “我要把他们抓起来,而且我力气很大,不会有事的,等会那个婶婶拉着我一下车,你就喊抓人贩。”

        男孩怀疑地看着你:“这样行吗?”

        “是有点潦草。”你抓了抓额头:“不过懒得想那么多了,我妈妈很厉害的,搞砸了也不怕。”

        “你妈妈好像有点……嗯……有点凶。”男孩推了下眼镜,委婉地把“吓人”换成“凶”。

        “那当然,你相信我,咱们让列车上的警察叔叔把人贩子抓起来。”

        男孩犹豫。

        你不管他,径直走回大婶旁边,朝她伸手。

        “婶婶,快带我去吧,时间不多了,等会我得赶紧回车上。”

        大婶不疑有他,笑眯眯地拉着你下车。

        中年男人没动,站在火车上望风。

        一下车,你双脚就钉在原地,双手拉住大婶的手往下一坠,几乎要把她拉得跌倒。

        你深吸一口气,大喊:“我不要跟你走!放开我!我不认识你!”

        车上男孩也开始配合:“救命啊!我弟弟被人贩子带走了,大家快来帮忙!”

        到了这地步,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大婶想强行带走你,伸手使劲拽你,结果你力气巨大,她死活拽不动。

        “还不快来帮忙!”她冲火车上吼。

        中年男人眼神一厉,匆匆跑下车,朝你冲过来。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5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