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66章 侵蚀2

第66章 侵蚀2


你和母亲专程来到这里,  不可能就这么离开。。

        你不想和村子里的人起冲突,于是点点头:“知道了,我和妈妈就在附近看看,  谢谢老婆婆。”

        老太太不相信地看着你:“那里邪门得很,你们别不信,  我一个老人家了,  也没理由骗你们。”

        她时不时看母亲一眼,  大概觉得母亲有点怪,  因此也不靠近,每次都是对着你说话。

        “我相信的。”

        你附和老太太说的话,  和母亲站在原地,  没有再往南半边村的方向走,也没有离开。

        “说也说不听,都是不要命的。大人古怪,  小娃娃也怪!”老太太啐了一句。

        你假装没听见。

        “陈老太——”远处某个背着行李、牵着小孩的人高喊。

        老太太回头看去。

        那人劝道:“回屋还要收拾好一阵,得赶在天黑前歇下来,  你就少管闲事了,  各人有各人的命,别人的命你管不着!”

        “你说得是,我自个都没活明白,  哪管得了别人。”老太太应了一声,  背起自己的行李,  转身朝北半边村走去。

        不到十分钟,  泥巴小道上的人都走完了,  只剩你和母亲。

        “妈妈,  我们要去南半边村吗?”你询问母亲。

        “不。”母亲指向南半边村后方:“去那里,  它在那。”

        你顺着母亲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那里是一座小山,山上荒凉,有树木遮挡,看不清有什么。

        打电话的怪谈在小山上?

        所以南半边村是另一个怪谈吗,怪不得母亲刚才说了两个“它”。

        不用直接去面对南半边村的怪谈,你吐出一口气,不知道是失望还是开心。

        看得出南半边村周围很久没有人经过,周围没有踩出来的小路,母亲带着你一边前行,一边将杂草压下去,好让你走得轻松些。

        “妈妈,南半边村的怪谈会不会很厉害?”你用手撇开一株长得快达到肩膀位置的草,一边问母亲。

        “不知道。”

        你又问:“你和它谁更厉害?”

        “它影响不到我。”母亲顿了顿,又说:“我也影响不了它。”

        “它不能离开,其他的,不清楚了。”

        怪谈和怪谈之间,有的时候并不能直观地分出实力高低。

        母亲带着你走了好一会儿,才绕过南半边村,来到小山下面。

        山上竟然有人踩出来的小路,说明村里的人时不时会到这座山上来,只不过他们走的是另一条路,刻意避开了南半边山。

        你和母亲顺着小路往上,随着踏上小山,你逐渐明白这座好像什么都没有的小山上为什么会有村里人踩出来的小路。

        ——小山上垒着一个个坟包。

        你们在某个杂草丛生的坟包跟前停下。

        这里的坟头草都快比你还高了,看起来是很久很久没有人打理的坟。

        母亲在这里停下,那个怪谈不会在坟里吧……

        有被震惊到。

        母亲看着微微隆起的坟包,站着没动,似乎在思考如何把这个坟挖开。

        你围着坟包打量。

        也许是因为隔着泥土的缘故,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奇怪的,如果不是母亲在这里停下,你不会发现有什么问题。

        坟包斜后方的杂草忽然晃了晃。

        晃动幅度很小,像是微风轻轻吹拂引起的,但你还是注意到了。

        凝神看过去,没发现什么特别,你便绕了个圈子朝那边走去。

        !

        坟包斜后方竟然有个隐蔽的洞口,成年人需要走到特定的位置,弯下腰才能发现,你因为个子缘故,才能第一眼看到。

        洞口大概半米高,外面一些草茎挡着,更加隐蔽。

        漆黑的洞口处,微微有些反光。

        是两只眼睛!

        它趴在洞口处看着你,在你观察洞口的时候,不知看了你多久。

        你立马喊道:“妈妈!”

        母亲身形一晃,快得像道白色的影子飘了过来。

        与此同时,趴在洞口里的存在也察觉到危险,眨眼间便从洞口钻了出来,带着股很奇怪的臭味,不算浓烈,但只要一闻到,就好像贴着鼻子往里钻,在身周萦绕不散。

        它用奇怪的姿势钻出来的那一刻,你看清楚它的外貌——是一个衣衫褴褛、皮肉萎缩的老头。

        稀疏的白头发、浑浊的眼睛、骨瘦如柴的身体。

        但至少外表看起来是个活人,而不是陈年老坟里的尸体。

        它一钻出来就往外跑,母亲紧紧追上去。

        逃跑的过程中,它一边跑,一边有东西从它身上掉落。

        你反正追不上它和母亲的速度,就去看地上掉下来的东西,顿时一愣。

        金色表盘的手表?

        指针还在滴滴答答地转动着。

        母亲和它转眼就跑得没影,你只能顺着他们离开的路线,一路走,一路看地上掉落的物品。

        越看越惊奇。

        除了手表,还有女人的金手镯、珍珠项链、金耳环、描着金线的漂亮餐具、甚至还有个闪亮的的水晶球,里面有雪花和微型屋子的那种摆件……

        大部分是一些闪闪亮亮的东西。

        剩下的那部分虽然不亮晶晶,但比较值钱。

        比如一沓钱本身、或是不同款式的小灵通手机。

        你忍不住咋舌。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谈?

        住在坟包里,靠着四处打电话和人类建立联系,通过电话通知人类“三天后去找你”,同时又拥有这么多财物……

        你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些财物显然是人类拥有的,打电话怪谈该不会是跑到别人家里抢来的吧!

        人人都说,财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这个怪谈却偏要把财物塞进棺材里。

        你顺着母亲追怪谈的方向走了几步,便不再跟着追上去了,在原地等母亲。

        差不多过了十来分钟,远远地看着母亲垂着头走回来,手里提着一个不断挣扎的东西,母亲越走越近,你才看清楚那是一只长得很奇怪的生物。

        比猫大两圈,浑身呈肉色、无毛,有根老鼠一样的尾巴,耳朵又长又尖,皮肤皱巴巴的,四肢细长,头顶有一撮稀疏的白毛,绒绒的打着卷,那几根白毛看起来像是捏着稍微一用力就能拔下来。

        母亲提着它的后颈,无论它怎么挣扎都是徒劳的。

        一边挣扎,身上一边叮叮当当地响。

        它每只手有四根手指,手指上戴满金灿灿的宝石戒指,手腕上也是各有好几个金银手镯,脖子上更是好几层不同款式的金项链。

        既古怪又滑稽。

        你迎过去,低声问:“妈妈,这是从坟里跑出去的怪谈吗?”

        跑出去的时候还是个老头,回来的时候却变成这幅模样了。

        “嗯。”

        母亲顿了顿,主动告诉你:“这是长成附生怪谈的山精。”

        “长成附生怪谈的山精?那是什么?”

        完全陌生的怪谈形式出现了。

        “嗷嗷嗷!”被母亲提在手里的怪谈大叫着,猛地张大嘴,露出几颗尖尖的獠牙,想朝你扑咬过来。

        母亲的手很稳,完全将它钳制住,它根本没办法朝你挪动分毫。

        但你还是被它突然的动作惊了一下,心里不爽,恶狠狠地皱着鼻子朝它龇牙,刻意沉下声音冷冷地说:“把你剁成碎块炖成一锅汤,身上的首饰全抢走,都是我的!”

        怪谈先是一缩脖子,听到后半句话勃然大怒!眼睛一下子变得猩红,不要命了地张着嘴想咬你,可惜只能咬空气,上下牙齿互相碰撞得“邦邦”响。

        你扯起嘴角笑了笑:“气死你,让你吓我。”

        母亲则回答你刚才的疑问。

        “远离人迹的山水之间,常有山精诞生,它们一般远离人类,不会和人类接触。”

        “如果诞生山精的地方有怪谈存在,山精也许会受到怪谈强烈的执念影响,生出和怪谈执念相似的执念,并且不会离开怪谈太远,所以是附生怪谈。”

        “原来是这样,它是受到什么怪谈的影响呢?”

        你转头看向身后的南半边村,嘀咕道:“是那只怪谈吗?表面看起来完全搭不上边啊……”

        你蹲下来,研究该如何破除附生怪谈。

        “它是不是身体死掉就算破除了?”你仰头看着母亲,用童音说出残忍的话语。

        母亲摇了摇头:“直接死掉,特性会消散。”

        “好吧。”你继续陷入沉思。

        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会有一个接触怪谈的过程,有时间充分观察了解怪谈的特性,破除的时候自然会有一些想法。

        但这次的附生怪谈有实实在在的实体,母亲甚至不需要花费心思和它建立联系,只要把它抓住就可以了,根本没有机会了解到它的特性。

        至于打电话和人建立联系的方式,相比起来,还是它满身金灿灿的首饰更像是特性的一环。

        你看着附生怪谈瞪着你的猩红目光,突然灵光一闪。

        “妈妈!”你发出如同恶魔一般的话语:“把它身上戴的东西摘下来吧!”

        附生怪谈猩红的眼睛顿时鼓得老大,几乎要把眼睛弹出来打你了!

        母亲应了一声,手伸向附生怪谈。

        “嗷嗷嗷!!不许!你们这些强盗!土匪!我的!都是我的,休想拿走我的东西!!”

        附生怪谈拼命挣扎,急得口吐人言。

        你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它会说话很正常,之前从坟包里钻出来的时候,它还是个老头形象呢!

        给你打电话时也会说话。

        母亲不为所动,伸手拉住它一只胳膊上一连串的手镯,稍微用力,一串儿的手镯被撸下来,叮叮当当掉在地上。

        “啊!!!”

        附生怪谈发出杀猪般嘹亮的惨叫。

        北半边村顿时传来嘈杂的狗叫、鸡鸭叫声。

        村里的人肯定都听得清清楚楚了。还是被它突然的动作惊了一下,心里不爽,恶狠狠地皱着鼻子朝它龇牙,刻意沉下声音冷冷地说:“把你剁成碎块炖成一锅汤,身上的首饰全抢走,都是我的!”

        怪谈先是一缩脖子,听到后半句话勃然大怒!眼睛一下子变得猩红,不要命了地张着嘴想咬你,可惜只能咬空气,上下牙齿互相碰撞得“邦邦”响。

        你扯起嘴角笑了笑:“气死你,让你吓我。”

        母亲则回答你刚才的疑问。

        “远离人迹的山水之间,常有山精诞生,它们一般远离人类,不会和人类接触。”

        “如果诞生山精的地方有怪谈存在,山精也许会受到怪谈强烈的执念影响,生出和怪谈执念相似的执念,并且不会离开怪谈太远,所以是附生怪谈。”

        “原来是这样,它是受到什么怪谈的影响呢?”

        你转头看向身后的南半边村,嘀咕道:“是那只怪谈吗?表面看起来完全搭不上边啊……”

        你蹲下来,研究该如何破除附生怪谈。

        “它是不是身体死掉就算破除了?”你仰头看着母亲,用童音说出残忍的话语。

        母亲摇了摇头:“直接死掉,特性会消散。”

        “好吧。”你继续陷入沉思。

        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会有一个接触怪谈的过程,有时间充分观察了解怪谈的特性,破除的时候自然会有一些想法。

        但这次的附生怪谈有实实在在的实体,母亲甚至不需要花费心思和它建立联系,只要把它抓住就可以了,根本没有机会了解到它的特性。

        至于打电话和人建立联系的方式,相比起来,还是它满身金灿灿的首饰更像是特性的一环。

        你看着附生怪谈瞪着你的猩红目光,突然灵光一闪。

        “妈妈!”你发出如同恶魔一般的话语:“把它身上戴的东西摘下来吧!”

        附生怪谈猩红的眼睛顿时鼓得老大,几乎要把眼睛弹出来打你了!

        母亲应了一声,手伸向附生怪谈。

        “嗷嗷嗷!!不许!你们这些强盗!土匪!我的!都是我的,休想拿走我的东西!!”

        附生怪谈拼命挣扎,急得口吐人言。

        你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它会说话很正常,之前从坟包里钻出来的时候,它还是个老头形象呢!

        给你打电话时也会说话。

        母亲不为所动,伸手拉住它一只胳膊上一连串的手镯,稍微用力,一串儿的手镯被撸下来,叮叮当当掉在地上。

        “啊!!!”

        附生怪谈发出杀猪般嘹亮的惨叫。

        北半边村顿时传来嘈杂的狗叫、鸡鸭叫声。

        村里的人肯定都听得清清楚楚了。还是被它突然的动作惊了一下,心里不爽,恶狠狠地皱着鼻子朝它龇牙,刻意沉下声音冷冷地说:“把你剁成碎块炖成一锅汤,身上的首饰全抢走,都是我的!”

        怪谈先是一缩脖子,听到后半句话勃然大怒!眼睛一下子变得猩红,不要命了地张着嘴想咬你,可惜只能咬空气,上下牙齿互相碰撞得“邦邦”响。

        你扯起嘴角笑了笑:“气死你,让你吓我。”

        母亲则回答你刚才的疑问。

        “远离人迹的山水之间,常有山精诞生,它们一般远离人类,不会和人类接触。”

        “如果诞生山精的地方有怪谈存在,山精也许会受到怪谈强烈的执念影响,生出和怪谈执念相似的执念,并且不会离开怪谈太远,所以是附生怪谈。”

        “原来是这样,它是受到什么怪谈的影响呢?”

        你转头看向身后的南半边村,嘀咕道:“是那只怪谈吗?表面看起来完全搭不上边啊……”

        你蹲下来,研究该如何破除附生怪谈。

        “它是不是身体死掉就算破除了?”你仰头看着母亲,用童音说出残忍的话语。

        母亲摇了摇头:“直接死掉,特性会消散。”

        “好吧。”你继续陷入沉思。

        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会有一个接触怪谈的过程,有时间充分观察了解怪谈的特性,破除的时候自然会有一些想法。

        但这次的附生怪谈有实实在在的实体,母亲甚至不需要花费心思和它建立联系,只要把它抓住就可以了,根本没有机会了解到它的特性。

        至于打电话和人建立联系的方式,相比起来,还是它满身金灿灿的首饰更像是特性的一环。

        你看着附生怪谈瞪着你的猩红目光,突然灵光一闪。

        “妈妈!”你发出如同恶魔一般的话语:“把它身上戴的东西摘下来吧!”

        附生怪谈猩红的眼睛顿时鼓得老大,几乎要把眼睛弹出来打你了!

        母亲应了一声,手伸向附生怪谈。

        “嗷嗷嗷!!不许!你们这些强盗!土匪!我的!都是我的,休想拿走我的东西!!”

        附生怪谈拼命挣扎,急得口吐人言。

        你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它会说话很正常,之前从坟包里钻出来的时候,它还是个老头形象呢!

        给你打电话时也会说话。

        母亲不为所动,伸手拉住它一只胳膊上一连串的手镯,稍微用力,一串儿的手镯被撸下来,叮叮当当掉在地上。

        “啊!!!”

        附生怪谈发出杀猪般嘹亮的惨叫。

        北半边村顿时传来嘈杂的狗叫、鸡鸭叫声。

        村里的人肯定都听得清清楚楚了。还是被它突然的动作惊了一下,心里不爽,恶狠狠地皱着鼻子朝它龇牙,刻意沉下声音冷冷地说:“把你剁成碎块炖成一锅汤,身上的首饰全抢走,都是我的!”

        怪谈先是一缩脖子,听到后半句话勃然大怒!眼睛一下子变得猩红,不要命了地张着嘴想咬你,可惜只能咬空气,上下牙齿互相碰撞得“邦邦”响。

        你扯起嘴角笑了笑:“气死你,让你吓我。”

        母亲则回答你刚才的疑问。

        “远离人迹的山水之间,常有山精诞生,它们一般远离人类,不会和人类接触。”

        “如果诞生山精的地方有怪谈存在,山精也许会受到怪谈强烈的执念影响,生出和怪谈执念相似的执念,并且不会离开怪谈太远,所以是附生怪谈。”

        “原来是这样,它是受到什么怪谈的影响呢?”

        你转头看向身后的南半边村,嘀咕道:“是那只怪谈吗?表面看起来完全搭不上边啊……”

        你蹲下来,研究该如何破除附生怪谈。

        “它是不是身体死掉就算破除了?”你仰头看着母亲,用童音说出残忍的话语。

        母亲摇了摇头:“直接死掉,特性会消散。”

        “好吧。”你继续陷入沉思。

        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会有一个接触怪谈的过程,有时间充分观察了解怪谈的特性,破除的时候自然会有一些想法。

        但这次的附生怪谈有实实在在的实体,母亲甚至不需要花费心思和它建立联系,只要把它抓住就可以了,根本没有机会了解到它的特性。

        至于打电话和人建立联系的方式,相比起来,还是它满身金灿灿的首饰更像是特性的一环。

        你看着附生怪谈瞪着你的猩红目光,突然灵光一闪。

        “妈妈!”你发出如同恶魔一般的话语:“把它身上戴的东西摘下来吧!”

        附生怪谈猩红的眼睛顿时鼓得老大,几乎要把眼睛弹出来打你了!

        母亲应了一声,手伸向附生怪谈。

        “嗷嗷嗷!!不许!你们这些强盗!土匪!我的!都是我的,休想拿走我的东西!!”

        附生怪谈拼命挣扎,急得口吐人言。

        你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它会说话很正常,之前从坟包里钻出来的时候,它还是个老头形象呢!

        给你打电话时也会说话。

        母亲不为所动,伸手拉住它一只胳膊上一连串的手镯,稍微用力,一串儿的手镯被撸下来,叮叮当当掉在地上。

        “啊!!!”

        附生怪谈发出杀猪般嘹亮的惨叫。

        北半边村顿时传来嘈杂的狗叫、鸡鸭叫声。

        村里的人肯定都听得清清楚楚了。还是被它突然的动作惊了一下,心里不爽,恶狠狠地皱着鼻子朝它龇牙,刻意沉下声音冷冷地说:“把你剁成碎块炖成一锅汤,身上的首饰全抢走,都是我的!”

        怪谈先是一缩脖子,听到后半句话勃然大怒!眼睛一下子变得猩红,不要命了地张着嘴想咬你,可惜只能咬空气,上下牙齿互相碰撞得“邦邦”响。

        你扯起嘴角笑了笑:“气死你,让你吓我。”

        母亲则回答你刚才的疑问。

        “远离人迹的山水之间,常有山精诞生,它们一般远离人类,不会和人类接触。”

        “如果诞生山精的地方有怪谈存在,山精也许会受到怪谈强烈的执念影响,生出和怪谈执念相似的执念,并且不会离开怪谈太远,所以是附生怪谈。”

        “原来是这样,它是受到什么怪谈的影响呢?”

        你转头看向身后的南半边村,嘀咕道:“是那只怪谈吗?表面看起来完全搭不上边啊……”

        你蹲下来,研究该如何破除附生怪谈。

        “它是不是身体死掉就算破除了?”你仰头看着母亲,用童音说出残忍的话语。

        母亲摇了摇头:“直接死掉,特性会消散。”

        “好吧。”你继续陷入沉思。

        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会有一个接触怪谈的过程,有时间充分观察了解怪谈的特性,破除的时候自然会有一些想法。

        但这次的附生怪谈有实实在在的实体,母亲甚至不需要花费心思和它建立联系,只要把它抓住就可以了,根本没有机会了解到它的特性。

        至于打电话和人建立联系的方式,相比起来,还是它满身金灿灿的首饰更像是特性的一环。

        你看着附生怪谈瞪着你的猩红目光,突然灵光一闪。

        “妈妈!”你发出如同恶魔一般的话语:“把它身上戴的东西摘下来吧!”

        附生怪谈猩红的眼睛顿时鼓得老大,几乎要把眼睛弹出来打你了!

        母亲应了一声,手伸向附生怪谈。

        “嗷嗷嗷!!不许!你们这些强盗!土匪!我的!都是我的,休想拿走我的东西!!”

        附生怪谈拼命挣扎,急得口吐人言。

        你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它会说话很正常,之前从坟包里钻出来的时候,它还是个老头形象呢!

        给你打电话时也会说话。

        母亲不为所动,伸手拉住它一只胳膊上一连串的手镯,稍微用力,一串儿的手镯被撸下来,叮叮当当掉在地上。

        “啊!!!”

        附生怪谈发出杀猪般嘹亮的惨叫。

        北半边村顿时传来嘈杂的狗叫、鸡鸭叫声。

        村里的人肯定都听得清清楚楚了。还是被它突然的动作惊了一下,心里不爽,恶狠狠地皱着鼻子朝它龇牙,刻意沉下声音冷冷地说:“把你剁成碎块炖成一锅汤,身上的首饰全抢走,都是我的!”

        怪谈先是一缩脖子,听到后半句话勃然大怒!眼睛一下子变得猩红,不要命了地张着嘴想咬你,可惜只能咬空气,上下牙齿互相碰撞得“邦邦”响。

        你扯起嘴角笑了笑:“气死你,让你吓我。”

        母亲则回答你刚才的疑问。

        “远离人迹的山水之间,常有山精诞生,它们一般远离人类,不会和人类接触。”

        “如果诞生山精的地方有怪谈存在,山精也许会受到怪谈强烈的执念影响,生出和怪谈执念相似的执念,并且不会离开怪谈太远,所以是附生怪谈。”

        “原来是这样,它是受到什么怪谈的影响呢?”

        你转头看向身后的南半边村,嘀咕道:“是那只怪谈吗?表面看起来完全搭不上边啊……”

        你蹲下来,研究该如何破除附生怪谈。

        “它是不是身体死掉就算破除了?”你仰头看着母亲,用童音说出残忍的话语。

        母亲摇了摇头:“直接死掉,特性会消散。”

        “好吧。”你继续陷入沉思。

        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会有一个接触怪谈的过程,有时间充分观察了解怪谈的特性,破除的时候自然会有一些想法。

        但这次的附生怪谈有实实在在的实体,母亲甚至不需要花费心思和它建立联系,只要把它抓住就可以了,根本没有机会了解到它的特性。

        至于打电话和人建立联系的方式,相比起来,还是它满身金灿灿的首饰更像是特性的一环。

        你看着附生怪谈瞪着你的猩红目光,突然灵光一闪。

        “妈妈!”你发出如同恶魔一般的话语:“把它身上戴的东西摘下来吧!”

        附生怪谈猩红的眼睛顿时鼓得老大,几乎要把眼睛弹出来打你了!

        母亲应了一声,手伸向附生怪谈。

        “嗷嗷嗷!!不许!你们这些强盗!土匪!我的!都是我的,休想拿走我的东西!!”

        附生怪谈拼命挣扎,急得口吐人言。

        你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它会说话很正常,之前从坟包里钻出来的时候,它还是个老头形象呢!

        给你打电话时也会说话。

        母亲不为所动,伸手拉住它一只胳膊上一连串的手镯,稍微用力,一串儿的手镯被撸下来,叮叮当当掉在地上。

        “啊!!!”

        附生怪谈发出杀猪般嘹亮的惨叫。

        北半边村顿时传来嘈杂的狗叫、鸡鸭叫声。

        村里的人肯定都听得清清楚楚了。还是被它突然的动作惊了一下,心里不爽,恶狠狠地皱着鼻子朝它龇牙,刻意沉下声音冷冷地说:“把你剁成碎块炖成一锅汤,身上的首饰全抢走,都是我的!”

        怪谈先是一缩脖子,听到后半句话勃然大怒!眼睛一下子变得猩红,不要命了地张着嘴想咬你,可惜只能咬空气,上下牙齿互相碰撞得“邦邦”响。

        你扯起嘴角笑了笑:“气死你,让你吓我。”

        母亲则回答你刚才的疑问。

        “远离人迹的山水之间,常有山精诞生,它们一般远离人类,不会和人类接触。”

        “如果诞生山精的地方有怪谈存在,山精也许会受到怪谈强烈的执念影响,生出和怪谈执念相似的执念,并且不会离开怪谈太远,所以是附生怪谈。”

        “原来是这样,它是受到什么怪谈的影响呢?”

        你转头看向身后的南半边村,嘀咕道:“是那只怪谈吗?表面看起来完全搭不上边啊……”

        你蹲下来,研究该如何破除附生怪谈。

        “它是不是身体死掉就算破除了?”你仰头看着母亲,用童音说出残忍的话语。

        母亲摇了摇头:“直接死掉,特性会消散。”

        “好吧。”你继续陷入沉思。

        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会有一个接触怪谈的过程,有时间充分观察了解怪谈的特性,破除的时候自然会有一些想法。

        但这次的附生怪谈有实实在在的实体,母亲甚至不需要花费心思和它建立联系,只要把它抓住就可以了,根本没有机会了解到它的特性。

        至于打电话和人建立联系的方式,相比起来,还是它满身金灿灿的首饰更像是特性的一环。

        你看着附生怪谈瞪着你的猩红目光,突然灵光一闪。

        “妈妈!”你发出如同恶魔一般的话语:“把它身上戴的东西摘下来吧!”

        附生怪谈猩红的眼睛顿时鼓得老大,几乎要把眼睛弹出来打你了!

        母亲应了一声,手伸向附生怪谈。

        “嗷嗷嗷!!不许!你们这些强盗!土匪!我的!都是我的,休想拿走我的东西!!”

        附生怪谈拼命挣扎,急得口吐人言。

        你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它会说话很正常,之前从坟包里钻出来的时候,它还是个老头形象呢!

        给你打电话时也会说话。

        母亲不为所动,伸手拉住它一只胳膊上一连串的手镯,稍微用力,一串儿的手镯被撸下来,叮叮当当掉在地上。

        “啊!!!”

        附生怪谈发出杀猪般嘹亮的惨叫。

        北半边村顿时传来嘈杂的狗叫、鸡鸭叫声。

        村里的人肯定都听得清清楚楚了。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5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