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67章 侵蚀3

第67章 侵蚀3


不知道北半边村的人会不会出来查看。

        不过想到老太太谈起南半边村讳莫如深的态度,  估计是不会出来管闲事了。

        在这种地方,少管闲事的人,才能活到那么大岁数。能掏心掏肺地提醒你和母亲,  已经是最大的善意。

        附身怪谈还在惨叫,声音尖利,吵得脑仁疼。

        摘掉它身上的金银首饰并不会让它疼痛,它惨叫完全是“心在痛”。

        你从地上捡起一个金手镯,  死沉死沉,  实心的,  飞快塞进附身怪谈嘴里,  让它惨叫声能小一点。

        “妈妈,  我来吧。”

        母亲是怪谈,  就算破除了怪谈的特性,也得不到能力。

        怪谈和怪谈之间只能以吞噬来获取能力,  从而改变自己的特性。

        母亲停手,  附生怪谈也停下惨叫。

        它睁大的猩红眼睛里映出你靠近的身形。

        说实话,  它长得有点吓人,属于看到就会让人产生恐惧的类型。

        如果换个地方、身边没有母亲的话,  你说不定会被它吓到。

        但如今被母亲提在手里,  它才是那个任由宰割的对象。

        你有那么一瞬间对它产生同情,  嘟囔着问:“你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

        “我最讨厌给我打电话的怪谈了。”

        曾经红色电话亭的那通电话你记忆犹新,如果不是把宥光喊了出来,  当时没有反抗能力的你,  早就凉透了。

        你抓住附生怪谈的一只手,  把它手上的镯子挨个往下摘,  摘完镯子又去摘它的宝石戒指。

        附生怪谈惨叫连连,  叽哩哇啦骂着什么,因为嘴里塞了个手镯,也听不清楚。

        摘到一半,你突然停下来,拧紧眉毛,抬头问母亲:“妈妈,我是不是很残忍?”

        “残忍?”母亲缓缓重复了一遍你的话,紧接着陷入沉默,似乎在思考你的意思。

        好一阵子,她才说出三个字:“它吃人。”

        可能觉得自己说得有些歧义,母亲又补充道:“附生怪谈吸取人死前的执念,保证自己执念不散。”

        附生怪谈和普通怪谈不一样,在还是山精的时候,本身是没有执念的,成为附生怪谈说到底也是被其他怪谈的执念影响,所以需要维持。

        如同你每次破除怪谈之后,并不能完全获得它们能力的复制。对你来说只是一项能力,对怪谈来说却是存在的根本。

        听到附生怪谈比你残忍多了,你心里的自我谴责顿时消失,再次摘下附生怪谈手指上一枚金戒指。

        嘴里念叨:“所以我是黑吃黑!你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母亲对你如同反派的发言没有任何反应。

        只要不伤害自己,不管你是炸学校也好、还是生吞怪谈也好,她都不会管,甚至可能帮你递炸丨药、找刀叉。

        不仅是母亲,宥光同样如此。

        他不管你交什么样的朋友、不管你是邀请他看书写字还是玩泥巴、也不在乎你周围总有危险的怪谈出现,唯一的要求是和你做最好的那个朋友,永远不要离开。

        相信以后也是如此。

        身为怪谈的他们,对你的要求和世俗要求有很大差别。

        没几分钟,你就把附生怪谈身上金灿灿的首饰都摘了个干净,最后取出塞进嘴里的镯子。

        它死死地咬着镯子,猩红的眼睛里流露出无边的恶意……和大滴泪水。

        “……唔的……系唔的!”它含含糊糊从喉咙里发出吼声。

        到了这时候,它说的还是“是我的”。

        如同极度贪财的人类,死到临头,也要抱着金钱不放。

        你拽住镯子,用力扯出来。

        在镯子从附生怪谈嘴里拽出来的那一刻,仿佛听到“啵~”的一声。

        附生怪谈的怒骂、惨叫,顷刻间消失。

        它消散了。

        只剩下一个滑溜溜胖乎乎棕绿色的圆球,挣扎出两只细长的像是手一样的东西,在空中挥舞,紧接着从母亲手里落下,砸在地上,半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毫无阻碍地没入泥土之中,消失不见。

        一连串画面无比丝滑。

        仿佛大地变成了虚幻的存在。

        你忍不住摸了摸圆球没入的那块地面,扎扎实实的泥巴手感,甚至还有点硬,地上散落着落叶、枯枝、石块等物。

        同时,一丝奇特的力量缓缓落下,你伸手接住,却只感觉到朦胧。

        这股力量不完整,是残缺的。

        因为附生怪谈本身就是被其它怪谈影响而来的产物的缘故吗?

        你看向母亲,她正垂头盯着圆球没入的那块地面。

        “妈妈,刚刚那是什么?”

        母亲偏了偏头,似乎也不太明白,平静无波的语气带了丝不确定:“山精?”

        “可能真的是诶,附生怪谈本来就是山精演化出来的,被破除怪谈的一部分后,重新变回山精。”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即笑着夸赞母亲:“妈妈好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了,知道的也特别多!”

        母亲微微眯眼,朝你笑了笑。

        她笑起来的表情越来越自然了。

        逐渐快要成为一个混进人群中也不会有人发现异常的怪谈。

        你拍掉手里摸地面时沾到的泥土,刚想起身和母亲商量是不是要离开了,余光突然被地上金灿灿的东西晃了一下。

        你呆了一下,随即意识到什么,逐渐咧开嘴角,满脸惊喜地对母亲说:“妈妈!我们好像要发财了!”

        几分钟后,你蹲在地上捡金银首饰和一堆小灵通手机,母亲站在一旁看着你。

        一边捡,你一边不住地说话,抒发内心喜悦。

        “妈妈,你喜欢新衣服吗?我们买一整个衣柜的白裙子,你每天换着穿好不好?”

        母亲默默低头看自己的白色长裙,好半晌才冒出一句:“……怪谈不需要换衣服。”

        “那给妈妈买一排新衣服,摆在衣柜里看!”

        “嗯。”

        “还要买一台电视机,这次不会再因为怪谈把电视弄坏了!”你捏紧拳头,咬牙切齿。

        “好。”

        你把书包装满了都没能把附生怪谈搜刮来的东西全部塞进去,只好拿出一些零食,腾出空间。

        “好重……”

        母亲伸出手,要帮你拿书包。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你力气大,塞满的书包虽然重,但还承受得住。

        往回走的时候,路过附生怪谈之前藏身的坟包,你看了眼坟包后面的洞口,那里面说不定还有附生怪谈藏的“宝贝”。

        你皱眉,几乎没有犹豫地迈着步伐和母亲离开。

        才不要钻进坟里摸宝。

        里面有再多财宝都不干。

        ……

        和母亲从小山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

        快天黑了。

        你想起老太太说的话,天黑之前必须离开这里,就连她们土生土长在这里的人,也不敢在天黑之后出门。

        真可惜,你和母亲要成为不听劝的人了。

        随着夜幕降临,你察觉到周围有什么不一样了。

        朦胧的夜色中,破败荒凉的南半边村里传出细碎的动静,有红色的光幽幽亮起,像有人点燃了一盏盏红灯笼。

        你打开一直带在身边的红伞,撑在头顶。

        “伞中世界”的能力生效,伞外的人会忽视你,一些怪谈也不会发现你。

        母亲朝你的方向看过来。

        “妈妈。”你拉住她的手,握住伞柄最下方,举高红伞,邀请她进入伞中世界。

        “要不要到伞下来?”

        母亲摇了摇头:“我不会有事。”

        好吧,面对怪谈,更危险的是你这个人类。

        北半边村已经没了动静,便是鸡叫狗叫,也被关在房里。

        南半边村越来越亮,越来越热闹。

        直至灯火通明,房屋不说光鲜如新,也绝对和破旧沾不上边,有灯光、有烛火;三楼四楼的小洋楼、青砖绿瓦的大宅院;与白天相比,如同活过来一般。

        街道上,行人三三两两来往,他们有的穿着旗袍、中山装、西服,有的穿着粗布棉衣、衬衫短袖、还有穿军大衣的。

        着装风格从几十年前至如今、季节是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皆有。

        你撑着红伞,母亲在伞外。你们站在南半边村外面,迟迟没有踏进去。

        你能感觉到,南半边村散发出来的强烈吸引力,不断催促着你踏入其中。

        有几人挑着箱子从街角拐进视野中,不大点的箱子,四个人抬,却像是沉重得很,他们步伐沉重,肩膀下沉,额头上全是汗水。

        走着走着,其中一人脚下打滑,往前跌了去,牵扯着其他三人也跟着摔倒,那箱子便重重落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歪倒过来。

        箱盖翻到一旁,里面满满当当的东西在街道洒落一地,在灯光照耀下,闪出金灿灿的光芒。

        竟然是一箱沉甸甸的金条!

        金块滚落满地,无比诱人。

        街上的行人纷纷停下脚步,盯着地上的金块,你仿佛听到他们粗重的呼吸声。

        你的心跳好像也跟着加快了。

        是金子啊……

        很多很多金子。

        只要得到那些金子,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错过了,以后再也不会有。

        只要能抢到金子,你可以立马离开这里,不会有人知道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会被别人抢光的。

        大家都会去抢,你没有就是亏大了。

        一个个声音迫不及待从脑海里冒出来,与风糅杂在一起,化作耳边低语,声声催促。

        “我好像不缺钱了。”你喃喃自语,不往前走,反而后退了一步。

        你只是个一年级小学生,小学生根本不用在乎这些,更何况刚刚才“抢劫”了附生怪谈,你和母亲现在富得很。

        比起这个……

        你有点饿。

        用脖子和肩膀夹着红伞,反手摸出刚才为了腾书包塞在书包侧面口袋里的一袋饼干,拆开来,捏着包装袋开始啃饼干。

        “咔嚓咔嚓……”

        边啃边看南半边村街道上的热闹。

        “金条!好多金条!”有小贩大喊。

        挑金子的四人忙忙慌慌想从地上爬起来,但他们好像摔得狠了,竟一时站不起来。

        “金子!”

        原本盯着金子愣神的行人忽然有人动了,他冲向一地的金条,哪怕捡走一根也好。

        对,他是捡的,从地上捡的金条。

        运气好罢了,绝对不是抢。

        他一动,其他人也忍不住动起来,越来越多的人迈开脚步冲过去,拥挤在一起,数不清的手抓向地面。

        好像你如果不跟着人群冲过去,一定会后悔得死掉一样。

        你反手摸了摸沉甸甸的书包,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不要受到怪谈的蛊惑,顺便咬一口饼干。

        “咔嚓咔嚓……”

        不多时,众人将金条一抢而空,一开始挑箱子的四个男人只抢回来几根,垂头丧气地挑着箱子离开了。

        街角阴影处,遗落了一块没有被人注意到的金条,却在你眼中闪闪发亮,格外明显。

        “妈妈,那块金条是真实存在的吗?”你好奇地问母亲。

        “不是。”

        你失望地撇了撇嘴。

        一个虚荣心旺盛的骗子怪谈,用几块假金条就想蛊惑人心。

        你正准备和母亲离开这里的时候,南半边村有了新的动静。

        有人嘻嘻哈哈地骑着崭新的自行车,一边“叮铃叮铃”按响铃铛,一边把手伸进挎包里,摸出厚厚的一叠钱币,朝着空中抛洒。

        “发钱咯——”

        钱币散落一地。

        骑着自行车的人不断抛洒钱币,街道两旁的行人跟在后面不停捡钱。

        那钱币是现在社会上流通的钱币,一张能买不少东西。

        而且不需要抢,反正是别人自愿发钱,跟在后面捡便是了,不管是在道德还是法律上面都没有问题。

        你不停摸着沉甸甸的背包,心想着自己已经发财了,来抵御怪谈的蛊惑。

        而且,那些都是假的。

        只要这么想一想,躁动的心瞬间萎掉。

        骑着自行车撒钱的人顺着街道往前骑,骑着骑着,竟骑到南半边村之外。

        他朝着你的方向来了,

        准确来说,是朝着母亲来的。

        母亲没打算招惹它,它竟然主动来挑事了。

        你打着红伞,南半边村的怪谈没有发现你。

        一出南半边村的范围,他脚下的自行车从崭新变得破旧不堪,不断挥洒的纸币变成一张张泛黄的纸。

        “哐……哐……”

        他身下的自行车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锈迹斑斑,似乎下一秒就会散架。

        “发钱咯——”他喊着,骑着自行车绕着母亲打转,朝母亲挥洒那些纸。

        啪……

        晚风将一张泛黄的纸币吹得拍在你脸上,你甩了甩头,那张纸币飘飘晃晃落在地上。

        骑自行车的人猛地回头看向你。

        黑沉沉的目光,月色下惨白的脸上露出夸张的笑容,露出森然冷白的牙齿,和红得像是能流出血的牙龈。

        它发现你了。

        它和你建立了联系。

        就因为那张无意中飞到你脸上的黄纸。

        真不讲道理。

        母亲脸色顿时沉下来,主动捏住一张黄纸,再扔掉。

        这样她也和那名怪谈建立了联系。

        她盯着骑自行车的“人”背影,似乎没做什么,便有一股力量迅速将骑自行车的“人”抽空,他从自行车上摔下,连着自行车一起。

        “嘭”地一声之后,你看到摔在地上的竟是一具衣着破烂的干尸和自行车架子,干尸身上满是灰尘,眼睛变成空空的黑洞,正面对着你,仿佛在看你,薄薄的皮肉萎缩,紧紧绷在头骨上,仿佛脸上还停留着那个夸张的笑。

        你吓得一跳,头皮像是炸开了一样,寒毛直竖,往母亲身边退了好几步。

        尸体……

        经历了那么怪谈,你很少这样直接面对尸体,还是变成干尸的尸体。

        母亲浑身阴沉地走进南半边村。

        你干脆收了伞,连忙跟上,紧紧贴在母亲旁边。

        它已经和你建立了联系,即便再打着伞,也会被察觉到大概方位。

        南半边村里的人好像没有特别关注你和母亲,但又似乎浑身上下都长满眼睛,用了全身的力气来关注你们。

        直到你和母亲踏进南半边村的范围——也就是白天你在某个瞬间看到的奇怪生物身体盘踞的范围内。

        南半边村来来往往的人忽然停下脚步,齐刷刷转过头看着你和母亲,他们脸上露出夸张的笑,和先前骑自行车的人如出一辙。

        你的脸忍不住嫌恶又害怕地皱起来。

        已知骑自行车的人是干尸变的,那么现在岂不是说明你面前有一群干尸!

        你差点想退出南半边村的范围。

        他们维持着夸张的笑脸,静默地朝你和母亲走来。

        黑压压一片。

        在他们走来的同时,所有灯光忽然灭了。

        几乎瞬间,天地之间变得黑暗。

        你看不见那些人,也听不见声音,只有幽凉的风吹过耳朵。

        恐惧在这一刻被放大。

        他们什么时候会到你身边?说不定已经站在你周围了。

        一只手忽然抱住你,将你斜着抱起来。

        你心跟着抖了一下,随即感觉到那是熟悉气息。

        是母亲的手。

        她好像在跑,速度很快,“呜呜~”的风声刮得耳朵尖发疼。

        她停了下来。

        “嘭!”

        “嘭!”

        “嘭!”

        不远处有什么东西一个个倒下。

        也许是那些“人”倒下了,在倒下的瞬间变成干尸。

        你真的很想看清楚,而且基于之前附生怪谈的执念,你总觉得就算南半边村的“人”都变成干尸倒下,对南半边村怪谈也伤不到分毫。

        毕竟,附生怪谈最看重的是金钱,比命看得还重要。

        南半边村怪谈也把金钱的欲丨望展现得淋漓尽致。

        想通这一点,你斟酌着开口:“南半边村夜晚规则。

        1禁止出现虚假金银财物、以及任何虚假之物。”

        规则生效。

        最讨厌用假货蛊惑人心了。

        都用金银财物引诱人类上当了,一点真东西都舍不得放出来,是不是有点太过于吝啬。

        规则刚说出口,周围的空间顿时有种震动感。

        或者是假货太多。

        黑暗也褪去许多。

        原本黑得分不清自己是睁眼还是闭眼的黑暗中,点点月光洒下。

        你看到南半边村那些“人”的背影,地上还有几具倒下的干尸。

        母亲刚才带着你移动到“人群”背后,沉默地盯着他们的背影,才让他们倒下。

        这大概是母亲的特性,在除去物理攻击之外,她和人类建立联系的方式很简单,那就是沉默地看着对方的背影。

        你身上,来自母亲的力量每次增强时,都会忍不住看着别人的背影,来缓解心底生出的恐惧,但越是如此,来自母亲的怪谈力量就会越强,你被侵蚀的越快。

        而被你盯住背影的人,也会浑身躁动不安,直到达到某个临界点,那股来自母亲的怪谈力量便会攀过去,感染下一个人。

        想要抵挡母亲这类怪谈,就永远不要漏出自己的后背。

        你走神的功夫,周围空间震动得越来越厉害,像是眼花了一下,前面那群“人”忽然变成了一具具站立着的干尸。

        那些小洋楼、大宅院,迅速褪去色彩,露出斑驳和破败。

        地上散落的钱币变成泛黄的纸。

        那条规则起作用了。

        背对你和母亲站立的干尸反应过来猎物在身后,纷纷转过身来,跑向你和母亲。

        “我的,都是我的……”

        你隐隐约约听到有什么东西在愤怒地咆哮。

        声音是从南半边村某个方位传出来的。

        “妈妈,去那边看看吧。”

        你指着那个方向。

        母亲抱着被夹在胳膊下的你,快速前行。

        那些干尸追在你们后面,它们的速度很快,如果没有母亲的话,恐怕分分钟就追上你了。

        你揪紧母亲的裙子,安定许多。

        循着听到的声音,你指着路,最终母亲在一栋破败的宅院前停下。

        那道愤怒的声音却猛地消失了。

        它好像意识到自己被发现的事情。

        ————

        【怪谈收录】

        【母亲】/【安静的女人】

        如果你周围出现一个安静的女人,她总是想站到你背后去,请挡住你的后背,不要让她注视你的背影。被看到背影的人都会变得越来越沉默,总是面无表情的盯着别人的背影看,自己却不会察觉到这一点。

        【附生怪谈】

        原本是远离人迹的山野间诞生的山精,但因为周围有怪谈的存在,有一定几率受到怪谈强烈的执念影响,生出和怪谈执念相似的执念,并且不会离开怪谈太远,成为附生怪谈。

        虽然名为附生怪谈,但除了被影响的执念以外,和影响其的怪谈并没有其他联系。

        附生怪谈需要一直吸取人死前的执念,才能保证自己执念不散。

        当作为附生怪谈的根本被破除后,会重新变回山精,回归本貌。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5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