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68章 门牙保卫战

第68章 门牙保卫战


干尸紧紧追在后面,  母亲带着你一停下,就会被它们追上,只好不断绕到它们背后,  注视它们的背影,  干尸像被抽空了力量,  一具具接连倒下。

        但实在太多了,且母亲只有一双眼睛,  一次只能让一具干尸失去行动力。

        相当于攻击力虽然高,  但只能单体攻击。

        你们没有时间去探究破旧的宅院。

        “唰——”

        母亲像是一阵风,  不断裹挟着你来来去去。

        不知道母亲累不累,  被抱在胳膊下面的你,快吐了。

        这种一群干尸单方面群殴你们两个是不对的,  正适合使用规则。

        合理的规则可以让事情变得平衡。

        你胃中翻涌,努力沉下心思想第二条规则。

        “2共建南半边村和谐夜晚,请勿团体霸凌他人。”

        规则成立。

        这些干尸,  对你和母亲不是霸凌还是什么!

        不断追逐你们的干尸停下了,似乎在检讨自己的邪恶。

        你连忙深呼吸几口气,  胃里好受许多。

        至少刚刚才吃的饼干不能白吃了。

        但很快,  你发现干尸又开始动作。

        它们分散开来,像逛街一样在附近游荡,  只剩下空荡黑洞的眼眶始终对着你和母亲,  哪怕是站在相反的方向,  头颅也要转动180°面向你们。

        它们不可能放弃。

        哪怕有规则的限制。

        你察觉到它们的意图:“妈妈,  它们想分开包围我们!”

        这群干尸竟然在怪谈的控制下,  钻规则的空子。

        聚在一起围攻是团体霸凌,  那分散开来攻击你和母亲,  就不算团体霸凌了!

        玩文字游戏呢。

        趁包围圈还没有形成,  得尽快找到破除怪谈的方法。

        “我们去破屋子里看看。”

        你指向那栋破旧的宅院。

        母亲没有异议,抱着你就往破宅子里走。

        如果不是南半边村的怪谈太贪心,看到路过的怪谈都忍不住来招惹,顺带发现了你,并和你建立联系,将母亲激怒,她早就带着你离开了。

        现在也并非不能脱身,但就这么放过这个怪谈,别说母亲愿不愿意,你都不甘心。

        宅院的结构因为大部分房屋都朽烂了,变得一目了然,你四处查看,觉得哪哪都透着古怪,明明只是一栋房子,却给你“贪婪”的感觉,这本身就已经足够奇怪。

        破旧的宅院占地面积不小,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

        好像没有实体,又好像整个南半边村都是它的实体。

        你试着从怪谈的角度去理解南半边村怪谈的特性。

        如果只见到南半边村怪谈,你不够了解它,除非观察它一阵子,否则很难找出它的特性。

        但这次,你和母亲还抓到了附生怪谈,并将其破除。

        附生怪谈是被附近怪谈所影响而演化出来的,它掠夺财物、视财物为比性命还重要的东西……

        南半边村怪谈想必相差不到哪儿去。

        视财如命。

        有过破除附生怪谈的经验,你大概明白要怎么对付它了。

        抢走它的财物!

        被抱在胳膊下的你艰难地以奇怪的角度抬头看母亲,小声问:“妈妈,可不可以换个姿势。”

        她侧头与你对视,沉思。

        忽然点了点头,手臂挥动,你的身体猛地一个翻转,天旋地转,再定神时,发现自己已经被她背在背上。

        “呼……呼……”

        你张嘴喘了两口气,明明刚才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迫在空中旋转着换了位置,心脏却“咚咚咚”使劲锤着胸腔。

        可算是知道耍棍这个杂耍招式里面,棍子的真实感受了。

        你就是那根棍子。

        你手伸到背后,摸索着拉开书包拉链,取出一个金黄色沉甸甸的手镯,抬手举得老高。

        “喂!”

        你对着空气,不知道朝哪个方向喊。

        能让南半边村怪谈听到就行。

        “这只黄金镯子你想要吗?我书包里还有很多很多!”

        反手对怪谈就是一个诱惑。

        这是先前它对你做的事情。

        一些干尸挤进宅院里,围绕着你和母亲,陆续扑过来,母亲总是轻轻飘动便躲过去。

        有她做依仗,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去撩拨南半边村怪谈。

        大不了就是失败后让母亲带着你,灰溜溜地连夜坐火车跑路。

        这只怪谈被束缚在此地,还怕它追上来不成。

        你喊道:“你要是应一声,这只黄金镯子就送给你了”

        怪谈没有反应,不理会你金钱的诱惑。

        你不信它不馋,并不在意,反手又把黄金镯子塞回书包,动作快得很难不让人认为你原本就是要塞回去的,并不打算真送。

        你拍了拍书包,里面的金银首饰互相碰撞,哗啦作响。

        “本来它们可以是你的,你不要就算了,剩下的你都别想要,因为这些东西是我的。”你顿了顿,环顾四周,趾高气昂地说:“我和妈妈到这里来,觉得这地方不错,这房子是我的了!

        南半边村这块地我也要了。

        上面所有房子都是我的,房子里面的东西也是我的。”

        说到这里,你感觉到破宅子好像在微微颤抖。

        像是一个人在努力压制冲上脑门的无边愤怒。

        它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有效果。

        你继续说些没道理的话:“这地方这么大,肯定藏了不少好东西,掘地三尺我也要挖出来,从地里挖出来的宝贝都是我的。”

        “对了,这房子我是喜欢的,可惜太破了,你好好修修,最好变回之前我看到的样子,还有……”

        “滚——!!!”

        你的话还没说完,宅院下方传出震怒的咆哮声将话语打断。

        “我的,都是我的!”

        “休想拿走任何东西,哪怕是一块朽烂的木头,也别想带走!!”

        它咆哮连连,显然被你的话冲昏头脑。

        你咧嘴一乐,指着地面:“妈妈,它在地下呢。”

        “嗯。”她点头:“听到了。”

        周围的干尸疯狂朝你和母亲涌来,却因为没有遵守第二条规则,动作反而一顿一顿地,像卡带一样僵硬得厉害。

        母亲背着你蹲下,两只手疯狂刨土,动作快得像打洞机,两三秒的功夫旁边就堆了一大堆土,看得你叹为观止。

        “妈妈你好厉害,刨土都这么快,兔子看到你挖土的速度都会自卑!”

        母亲没说话。

        你忍不住问:“你手痛吗?”

        “不痛。”

        “……那泥巴硬不硬?”

        “不硬。”

        刨到一半,有几具干尸扑过来,母亲躲开后,它们竟不再围着你和母亲,反而守着母亲刨出来那个坑。

        看来挖对地方了。

        母亲把你从背上放下,让你站在原地,闪身便穿过数具干尸去到坑前,蹲下去鼓捣了几下,就见她提出来一个奇怪的小木箱子,回到你身边。

        “别动我的东西!”箱子里发出咆哮。

        你双眼一亮,就是它了!

        木箱子上有把锁,锈迹斑斑,样式老旧,你捏着锁用力扭动几下,“咔咔”几声,将锁扯了下来。

        母亲掀开木箱盖子。

        你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里面竟整整齐齐码着十几根金条!

        “妈妈,这次是真的吗?”

        母亲点头:“是真的。”

        金条发出的咆哮声已经被你和母亲自动屏蔽掉了。

        你没想到,这次的怪谈竟然本体是一箱金条。

        这该怎么破除?

        你试探地从箱子里拿出一根金条。

        怪谈没有被破除的迹象,还在吱哇乱叫着咒骂你和母亲,不许你们动它的东西。

        难不成要把这箱金子融了,进行物理破除吗?

        就这么一小会功夫,干尸又追过来了,它们倒是孜孜不倦。

        母亲一手提起小木箱,一手把你横抱起来,直接跑路。

        “妈妈,我们直接离开这里吧。”

        你取消了规则。

        南半边村的怪谈虽然没有被破除,但已经被拎在手里了,还留在这里没什么意义。

        “嗯。”头顶的风飘过母亲的声音。

        你们出了南半边村的范围,那些干尸追出来十来米距离后,就停了下来。

        它们不能离开南半边村太远。

        你和母亲离开南半边村更远一些时,那些干尸忽然整整齐齐地倒下。

        控制它们的怪谈离得远了,使它们失去了控制,倒下后不过是一具具普通的干尸罢了。

        夜幕下,你回头望向南半边村,那种古怪感已经消失了,它不过是半边普普通通的废弃村落。

        从始至终,北半边村的居民都没有出来查看过一眼。

        那名老太太说,进入南半边村的人都失踪了。

        那些干尸也许就是失踪的人们。

        南半边村的怪谈以金钱诱惑他们,与他们建立联系,然后将他们永远留下,就连死后也要为怪谈做事,不得安宁。

        不过,它现在在你和母亲手里。

        没了爪牙,弄虚作假和蛊惑人心的能力对你和母亲没能起作用,它现在不过是一箱会说话的金条。

        母亲横抱着你,速度很快地往前移动。

        她在按照原路返回火车站点。

        你手里捏着刚才拿的一根金条,被移动时带起来的风刮得睁不开眼,嘴里却不停:“这箱金条怎么用好呢?”

        “都可以。”母亲语气平淡,她没有那种世俗的欲丨望。

        “用来买房子?以后我就是包租公,拎着一串钥匙,穿着拖鞋去收租。”你说到这里,忍不住笑起来。

        母亲显然不明白你在笑什么,没有吱声。

        那箱本体是金条的怪谈却觉得很晦气,疯狂嘶吼着。

        你甚至忽然感觉到它有一点被破除的松动感,属于它的能力隐隐朝着你流动。

        难道是被气的?

        你试探地说:“剩下的金条拿去买小汽车,一辆载妈妈出去玩,一辆放家里落灰。”

        “滚滚滚!!你们两个!”金条愤怒大骂。

        又一丝属于它的能力朝你的方向逸散过来。

        你笑起来,摇头晃脑地开始瞎编金条的一百零八种用法。

        “打三条又粗又长的大金链子,妈妈戴一条,我戴一条,宥光戴一条。”

        “盖一间希望小学,把金子换来的钱分成无数份,修房子、请老师、买教材、做爱心食堂……”

        你还没说完,怪谈已经气得没声了,虚弱无比。

        但很快你发现事情不妙。

        你能够三言两语就让一个怪物濒临消散,当然不是靠你的嘴炮能力。

        而是你刚才说出来的话……随着怪谈的能力朝你逸散过来的同时,像是刻进了那些能力里。

        你得说到做到。

        否则会遭到反噬。

        你声音卡了一下,母亲也停了下来,到火车站点了。

        她把你放下来。

        你哭丧着脸看向她:“妈妈……”

        母亲疑惑:“嗯?”

        刚刚还挺高兴一小孩,怎么转眼就要哭了。

        “我……”你欲哭无泪:“我好像翻车了。”

        “这些金条必须照我刚才说的那样用出去……”

        母亲摸摸你的头,柔声说:“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你眼泪都快悔出来了。

        其他都还好,这时候的房价便宜,买房子肯定足够;迷你小汽车也是车;希望小学盖小点就行,力所能及嘛,只要金条够用就没关系。反而最容易实现的一人一条大金链子,母亲肯定会迁就你戴上,宥光会同意吗?

        想想就没眼看。

        “唉……”你叹了一口气。

        等了半个多小时,你们好运地等来火车,踏上回家的路。

        火车上,你依偎着母亲不知不觉睡着了。

        你做了一个梦。

        梦里,你站在城市上方,俯视着整座城市。

        “啾——”

        空灵厚重的叫声从下方传来,城市旁边隐隐现出巨大的虚影。

        那身形庞大无比,隐隐有些像鲸鱼,围绕着城市缓缓“游”动,高楼大厦在它面前如同小巧的积木。

        你心中震撼,却不感到害怕。

        它忽然抬眸,看向你的位置。

        你看到它嘴角轻扬,眼睛传达出厚重、平和的气息。

        它扬了扬头,虚幻庞大的身体朝你游来……

        你被嘈杂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看到的是母亲的后背。

        她背着你走在火车站里,周围是来来往往的旅客。

        原来是到站了。

        母亲手里提着书包、红伞、小木箱,背上背着一个你,满满当当,身上那种阴翳的气质被冲淡许多。

        简直快不像个怪谈了。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冲着楼梯大喊。

        “宥光,我回来啦!!!”

        几乎是你喊出来的同时,高高瘦瘦的少年出现在楼道里。

        他穿着黑色的衣服,皮肤苍白,左眼中下方有一颗鲜红的痣。

        他眉眼弯弯,对着你绽放笑容。

        那是他第一次笑得这样清晰,像一朵妖冶却带着剧毒的花。

        你心里忍不住嘀咕。

        这家伙,小时候还是清秀帅气的,平时不笑也还好,怎么笑起来这么邪门。

        对,就是邪门。

        你张开手朝他扑过去,想来个热情的拥抱。

        虽然才离开不到两天,但是第一次出远门,总觉得离开了很长时间,有点想念你的小伙伴了。

        然后在距离他还有半米多远的距离,猛地止住脚步。

        差点忘记了,宥光不会拥抱的。

        上次感动得想拥抱他一把,摔掉了你一颗门牙。

        你另一颗门牙现在也有点摇摇欲坠,但你绝不要以摔掉的方式终结门牙!

        宥光看着突然停下的你,微微一怔,笑容僵在脸上,并迅速消失。

        他默默站直了刚才弯到一半的腰,放下微抬起来的双手。

        “我没有骗你吧,比跟你说的回来得还要早!”你扬起头,得意地说。

        ————

        【怪谈收录】

        【贪婪的守财奴】

        这里是我的!

        这块土地,这匹砖、那片瓦……即便这栋房子废弃到腐烂,那也是我的,休想拿走任何东西,哪怕是一块朽烂的木头。

        只要是我看到的,时间久了也会变成我的!

        拿走我的东西,你得付出代价。

        哪怕你拿走的是一块石头、一片尘土……

        呵呵。

        我可是个吝啬鬼,我的东西就是我的命,拿走我的“命”,你知道该怎么还……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5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