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70章 在吗?出来丸

第70章 在吗?出来丸


这一次,  你看得清清楚楚。

        宥光变成了一道黑色影子,很奇怪的黑影,一碰到你的影子就像是融化进去了。

        那种感觉……就像在不够黑的水里加了一滴浓墨,浓墨消融、扩散、化开。

        你的影子也变得更黑。

        紧接着黑影从影子里升起,  贴着你,  汇聚成宥光的模样,  沉默地注视着你。

        真够惊悚的。

        被他融入影子,身体里便渗入一丝若有似无的阴冷,  所见到的世界也像是罩了一层阴影。

        接近六月份中旬,正是最热的天气,  你站在太阳底下,  却打了个寒颤。

        宥光眉头微蹙,  低声问:“宝宝,  你不舒服?”

        他站得近,人又高,  你不得不仰头看他。

        “没事,挺凉快的,  咱们走!”你抬手,  本来想握住他的手,  但他的手和你的手相比属实有点大,你只好若无其事地捏住他三根手指。

        你拉着宥光走进金店,径直奔向柜台。

        这会没有客人,  柜台后面站着两名年轻女性,  正有一搭没一搭闲聊。

        “姐姐,  你们这回收金饰吗?”

        柜姐一边打量你和宥光,  一边笑眯眯地说:“收的,  帮你家大人问的吗?”

        另一名柜姐目光转了一圈,  没看到其他人在你们后面进来,紧跟着问:“小朋友,你家大人在哪里呀?”

        你就知道,这个时候一定会用到大人。

        你伸手指了指宥光:“这里啊。”

        宥光垂眸瞟了你一眼,随即绷紧了脸看向两名柜姐,满脸阴沉又冷漠。

        两名柜姐互相对视一眼,在宥光的注视下,干笑着说:“小朋友,不跟姐姐开玩笑,你……”

        她们竟然不相信。

        你言辞义正地说:“我没开玩笑,我哥哥有……有十九岁了,已经成年了,为什么不算大人?他只是长得矮而已,你们不要瞧不起个子矮的人!”

        宥光冷漠又带着些古怪的视线转到你身上。

        你假装没注意到。

        绝对没有就身高一事对他公报私仇。

        两名柜姐有点被说服了,开始相信宥光的确有19岁,他整个人充满了威胁性,看着就让人心里无端害怕。

        再说,他也不矮。

        只不过太年轻了,一看就让人觉得和你是哥哥弟弟的关系,而不是什么家长。

        见她们松口,你连忙问了回收的金价。

        回收价还算达到你预期的价格,也许比市场价低一点,但无所谓,你只打算在这里拿出一两条项链。

        拿出来多了怕她们报警。

        你拉着宥光走到一旁,从书包里摸出两条最细的金项链,跑过去递给柜姐。

        柜姐简单地称重之后,说:“要拿去二楼检验呢,融化之后再次称出来的重量才作数。”

        “我要一起去看。”

        “这个当然没问题啦。”柜姐顿了顿,欲言又止半天,终于问出口:“小朋友,你和哥哥哪里来的金项链啊?”

        “妈妈给的。”

        “妈妈为什么不自己来呢?”

        你不高兴地看她一眼:“姐姐是不是觉得我和哥哥从家里偷来的?”

        “没有没有,怎么会!”柜姐连忙否认。

        你知道她就是这么想的。

        于是指着宥光说:“我哥哥十九岁,成年了,能够承担刑事责任,出什么问题可以找他。”

        宥光:“……”

        “小朋友懂得真多,我没有这个意思,你们跟我来吧。”

        “走。”你神气地朝宥光扬了扬下巴。

        他眼眸微转,忽然伸手捏住你的腮帮子:“再叫声哥哥。”

        你睁大眼睛,好啊,果然看他眼珠子一转就准没好主意。

        你身上那些美好的品德、善良的品质,他一个不学,坏心眼倒是学得飞快。

        “不。”你坚决地吐出一个字。

        宥光转眸看了眼前面的柜姐,又将目光转回你。

        那意思不言而喻。

        刚才在人家面前还一口一个“我哥哥”,要装就装到底。

        你顺着他的视线转动眼珠,看向柜姐的方向。

        对方停了下来,回头疑惑地看着你和宥光。

        你笑了笑,收回视线,与宥光对视,说:“我叫了你那么多声哥,该换你叫我了呗?”

        “噗……”柜姐忍不住笑出声。

        你得意地扬了扬眉毛。

        宥光对人类幼崽在大人眼中的幼稚和顽皮一无所知。

        他抿了抿唇,收回捏着你腮帮子的手,扭头不搭理你了。

        你们到二楼等融化金项链的时候,柜姐笑着逗你:“你把哥哥气到了,他以后不带你玩了,怎么办啊?”

        你拽着宥光的手指,抬头看他。

        他微侧着头,面朝和你相反的方向。

        “我可以带他玩。”你说得认真。

        “你能带他去哪玩啊?”柜姐完全是用哄小孩的语气了。

        你并不在意,只是说:“有很长很长时间呢,可以去的地方太多了。”

        柜姐掩着嘴笑,夸道:“嘴真甜,你叫什么名字呀?”

        出现了,大人和小朋友之间的基本问答!

        “我叫长安,今年读一年级,爸爸和妈妈喜欢妈妈。”你一口气回答。

        等半个小时后,你拿着金项链换来的钱走出金店时,每个衣服口袋里都被塞满了糖、花生、瓜子一类的小零食。

        你走两步,鼓鼓囊囊的衣服口袋里就抖出两块奶糖。

        宥光蹲下身捡起奶糖,就着半蹲的姿势,把奶糖仔细塞回你衣服口袋里。

        他一直不吭声。

        看样子没有在生气了,但就是不跟你目光接触,也不跟你讲话。

        就等你什么时候松口。

        放好奶糖,他正要起身,你拉住他的袖子:“等一下。”

        他抬眸看你一眼,又飞快移开视线。

        你摸出刚才掉出来的两枚奶糖,拆开一枚放进自己嘴里,又拆开一枚往他嘴里塞。

        他躲了两下,有点架不住你捏着奶糖使劲往他嘴里按,但牙齿还是咬得死紧。

        还是那个倔强的蚌壳。

        “行吧。”你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勉勉强强地喊:“我的哥哥诶,吃糖,都糊你脸上了。”

        宥光这才眨着眼睛看你两眼,微微张嘴,你把奶糖往他嘴里一塞。

        奶糖被他顶到一侧腮帮子里,鼓鼓的,嘴角抑制不住地翘起来。

        “你不生气啦?”你故意问。

        他起身,低头看着你说:“没生气。”

        你使劲嚼着奶糖,和他一边走一边说:“刚才的流程你都记住了吧?咱们再多换个地方回收。最后找个地方打三条大金链子,这个必须你去,不然别人肯定不同意。”

        “……好。”

        “有一条金链子是送给你的哦,你会戴的吧?”

        宥光疑惑地看了你一眼,显然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这么问,但还是点头,坚定地“嗯”了一声。

        “记得要跟他们说,要那种又粗又长的金链子!”你略做停顿,补充道:“要空心的。”

        那些金条还要用作买房、建希望小学,可得省着点用。

        “嗯。”

        “还有,你要表现得成熟一点,像个大人才行。”

        你拽着他的衣袖晃了晃,指着自己:“要像我一样成熟。”

        宥光看着你,沉默。

        你紧紧盯着他,试图以充满压迫性的目光让他领悟到你的成熟。

        然后你嘴巴动了动,嚼那颗奶糖。

        宥光嘴里的奶糖还在一侧腮帮子那鼓着。

        也就默不吭声地对视了十来秒吧,偶尔路过你们的行人会忍不住回头多看几眼。

        你嚼着奶糖的动作突然僵住,眼睛睁大。

        宥光蹙眉,顺着你目光的方向扭头看去,没发现异常,疑问:“宝宝?”

        你眼珠子一点点往下转,一只手缓缓抬起来……捧着右侧脸颊。

        “嘶……”痛得吸气。

        宥光半蹲下来,歪头看着你,想看出你哪里出毛病了。

        “我的牙……”你结结巴巴地说:“我的牙要被奶糖粘掉了……”

        “我们去看牙医。”

        他起身,两三步连拖带拽带着你踏上近在咫尺的楼梯,在你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你们就到了一个全新的楼梯上。

        你一眼就看到前方不到二十米远的地方有个牙医标志的诊所。

        宥光拉着你就往那边走。

        “等等等等!我不去!”

        你反应过来,想缩回手,反而被他抓得紧紧的,挣脱不开。只好两只手拉着他的手往后拽,整个人差点就坐在地上。

        “宥光!你再往前走我就生气了!”

        他停下,回头看你:“可是你的牙……”

        “换牙期本来就是这样,等糖化掉就好了。”你理直气壮地说:“再说了,我才没有那么娇气,除了今天拔掉的这颗,第一颗牙还是跟你在一块的时候摔掉的。”

        宥光嘴角往后拉了拉,低声说:“可是你当时流很多血……”

        但你已经提前捂住耳朵:“不听不听,反正我不去看牙医,你赶紧带我去金店!”

        他无奈,没法硬拖着你进去,只好应你的要求,带你去不同金店里卖回收金饰。

        你的钱包越来越鼓,宥光装大人的模样也越来越熟练。

        总觉得会把他带坏。

        不过大概也只有你会担心把一个危险性高的怪谈带坏吧。

        最后打大金链子的时候出了点小问题,那家金店对你和宥光充满质疑,不仅不给打金链子,还想骗你的金条。

        你拉着宥光直接跑了,到下一家金店才成功打出大金链子。

        因为不要求款式和精细程度,做倒模的就行,约莫两三个小时后,你们终于拿到三条金链子。

        期间你躺在金店招待室的沙发上睡了一觉,醒来时没看到宥光的身影,正茫然间,耳后传来低语。

        “醒了?”

        心跳漏了半拍,思维上却很放松,甚至回应了一声“嗯”。

        你躺在沙发上,背贴着沙发,身后根本不可能有人。

        你和沙发之间唯一存在的,唯有影子。

        一道黑影贴着沙发边上迅速升起、形成人形,最后褪去漆黑,化为宥光的模样。

        他背着光,垂眸看你。

        阴影下惨白的脸,黑沉的衣服,眼下鲜红到刺眼的小痣。

        他微翘的睫毛将眼中的眸光遮盖。

        你从沙发上坐起来,抬头望他,心跳得极快。

        他向你伸出手,修长的手指线条流畅,苍白得像白纸上画了线条,仿佛没有半点白与黑之外的色彩。

        直到……

        三条的大金链子出现在他手中,还有一块没用完的小金锭。

        你呼出一口气,从他手里拿起来一条大金链子,拉着他的手臂,说:“低头。”

        说出话来,你才发现自己声音有些哑,嗓子干涩得厉害。

        宥光低下头,你把大金链子狠狠往他脖子上套!

        他很配合地弯腰,免得你够不着。

        戴上大金链子后,金色的光在光线下微微反光、闪烁,富贵无比,充满豪横的气质。

        但宥光该吓人还是吓人。

        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顶多看到他脖子上的大金链子时,觉得违和,能够稍微舒口气。

        你又拿起一条大金链子套在自己脖子上,最后一条大金链子和剩下的金锭一起装进书包里。

        “你刚才吓到我了。”你抖着脖子上的大金链子,不满地对宥光说。

        宥光眨了下眼,很茫然。

        你更愤恨了,竟然装无辜。

        “我刚才心跳得特别快,现在都没缓过来。”

        他低着头看你,抿了抿唇:“会不舒服吗?”

        “不舒服。”你拉起他的手,冰冷的手背挨着你胸口上方,让他感受你哐哐撞大墙一样的心跳。

        宥光目光微凝,张了张嘴,看你一眼,又看着心脏的位置。

        他盯了半晌,直到你的心跳逐渐平复下来,他才回过神来似的:“对不起,宝宝,我下次尽量不吓到你。”

        你睁大眼睛:“为什么是尽量!”

        宥光没说话,你突然意识到,他只要存在那里,就足够吓到人了。

        就像刚才,他仅仅是站在那里,你就会无法控制地感到恐惧。

        即便你和他很熟悉,有时候也还是会因为他不经意散发出来的诡异而感到害怕,这种害怕并不受你的思维控制。

        总不能让他在你面前也要伪装成人类的样子。

        “好吧。”你松开他的手,嘟囔着说:“我再练练胆子。”

        你和宥光离开接待室,出去的时候经过金店大厅,不管是柜台的服务人员还是店里的客人,都纷纷对你和宥光侧目,看了一眼又一眼。

        柜台的服务人员小跑过来,犹豫地看了眼你和宥光,最终选择和你搭话。

        他小声提醒:“小朋友,财不外露,你们悄悄拿回家,不要戴在脖子上给别人看,万一有坏人看到了会来抢的。”

        “没关系,我们很厉害的,不会让别人抢走。”

        “哎呀,可是……”他还要说什么,忽然敏感地看了宥光一眼,似乎是察觉到了某种危险,猛地闭上嘴往后退,脸上带着一丝恐惧。

        “你怎么了?”你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

        很正常的人类,没有奇怪的地方。

        但是他竟然能在宥光伪装成人类的时候,感到危险。

        “没、没什么……”他连连摆手,转身往柜台里走,显然不打算再和你们接触。

        奇怪的事情有很多,你并没有追问,拉着宥光的手:“走吧。”

        出了门,金店隔壁有一家卖墨镜的商店,你兴致勃勃拉着宥光走进去。

        不到十分钟,你和宥光一人戴着一副墨镜走出来。

        墨镜和脖子上的大金链子很配。

        你感觉走路都带风,拉着宥光昂首挺胸地逛大街。

        路人无不侧目。

        微风吹拂着你的发丝,也吹来路人小声的八卦。

        “……假的吧?那么粗的金链子,肯定是假的。”

        “看着像真的……”

        “肯定是假的!”

        “但是真的很真。”

        “假的!”

        路边两个人吵得差点打起来。

        你忍不住侧头看着宥光笑起来,他面朝你,墨镜下不知道是什么目光,但嘴角是向上扬起的。

        笑到一半,你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形象。

        墨镜,大金链子,这也就算了,关键是你缺一颗门牙,另一颗门牙也没有彻底长大,笑起来就是一颗黑洞。

        你默默闭上嘴巴,面无表情地抿着嘴。

        宥光带你回到家的时候,你看到楼道里的作业本。

        现在你和宥光有小灵通了,可以把这个本子收走。

        你拿起本子,宥光好像想说什么,你等了几分钟,却没见他开口。

        “那我先回家了,先回去吃饭休息,明天该去学校上课了,过几天有期末考试。”

        宥光点点头。

        “再见。”你现在门口,朝他挥了挥手。“今天辛苦你帮我做那么多事情了。”

        他摇头,也说:“再见。”

        晚上,母亲回来的时候,你笑嘻嘻地递上大金链子,戴在她脖子上。

        和宥光戴上后的观感一样,要么注意到闪亮亮的大金链子,要么注意到阴沉的母亲,两者不能相融。

        你再给她戴上墨镜。

        就……挺怪的。

        如果有照相机就好了,你现在特别想戴上大金链子墨镜和同款打扮的母亲合照一张。

        “妈妈,我们改天去照相馆拍照吧?”

        “嗯。”母亲一如既往地没有意见。

        你犹豫了一下,问:“可不可以和宥光一起拍?”

        不等母亲答话,你又说:“他的特性好像快稳定下来了,等他特性稳定后,我们一起去拍照片好不好?”

        母亲盯着你,不答话。

        你揪着她的裙角,等她回答,

        过了好半晌,才听到母亲勉勉强强回了句:“好。”

        你咧嘴笑起来,找出一个小灵通递给母亲。

        “早上忘了给你了,里面存了我的电话号码。”

        你没说的是,里面不仅有你的电话号码,还存了宥光的。

        母亲接过小灵通,你则去看那箱小金条了。

        从“一人一条大金链子”这件事逐渐完成的时候,怪谈被破除的能力源源不断汇聚到你身上。

        虽然没有将所有说过的话实现,但已经获得了能力。

        之后只需要一一兑现承诺,就不会遭到反噬。

        这次获得的能力叫“吝啬鬼”。

        【“吝啬鬼”

        没有任何人或者别的什么可以从你身上拿走东西,哪怕是一根头发、或是一颗糖。

        如果你的东西被拿走,你有一次机会向对方讨要回来。

        当然,只要能压制对方,你也可以选择让对方付出多倍的代价来抚平吝啬鬼的愤怒。】

        获得这个能力后,你隐隐有种充盈的感觉。

        你的身体暂时没办法承受更多的能力了。

        换句话来说,就是技能卡槽满了,需要升级解锁新卡槽。

        不过,你现在有四个不同的能力,想从一般怪谈手里逃走不是问题。

        更何况还有母亲和宥光两个外挂。

        还有一只猫灵天天接你上下学。

        说起猫灵,你回家后就没见到它,你离开前和它说至少三天才能回来,它这是在严格遵守时间……不到第三天,它是不会回来的,反正你不在家。

        仓鼠差点越狱跑了,笼子门开了一半,还好它不是虚胖,卡在笼子门口挤不出去。

        你打开笼子,把它放回去,决定过几天给它换个新笼子,再买点专门喂仓鼠的食物。

        晚上你睡得很早,不到八点就躺在床上。

        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就要进入梦乡的时候,一阵铃声把你吵醒。

        你打着哈欠在床上寻找声源,母亲静静地坐在旁边看着你。

        你摸到了小灵通,原来是你的电话铃声,你还有点不习惯。

        点开一看,宥光打来的电话。

        你躺回床上,按下接听:“喂?”

        对面没有声音。

        你疑惑:“宥光?”

        “……嗯。”好半晌才听到他的声音。

        “你找我吗?”

        你等了半晌,才听到他迟疑地问:“……有烟花,你要看吗?”

        原来是找你出去玩。

        你看了眼母亲,她也正看着你,你尴尬地朝她笑笑。

        她还不知道你和宥光频繁接触呢,在她眼中,宥光特性还没稳定下来,不允许你和他触碰,更别提让他带你出去玩。

        你有些僵硬地说:“……妈妈在。”

        电话那头安静下来。

        你几乎可以想象到宥光抿着唇失望的样子。

        感觉有点对不住他。

        白天拉着他一直忙你的事情,他就像个工具人加传输道具,晚上找你玩却被你拒绝了。

        “下次好不好?”

        你在母亲的注视下挂了电话,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久才睡着。

        第二天,好几天没有去上学,你回到学校里,周萌、陈媛媛和彭迪都很高兴,三个人给了你一个层层包围的拥抱,差点让你透不过气来。

        “宝宝,你终于回来了!”

        “我们好想你呀!”

        “你生病这几天难不难受?”

        三个人围着你叽叽喳喳地问。

        “我也很想你们!”

        “不难受。”

        “对了,我有大名了哦,以后不叫我宝宝了。”

        “那叫你什么?”

        三人眨巴着眼睛看你,期待你说出新名字。

        你笑嘻嘻地说:“我的大名是长安,以后叫我长安!”

        “长安!很好叫的名字诶!”陈媛媛用了一个奇怪的夸赞词语。

        周萌笑眯眯地看着你。

        “我就说嘛,宝宝不可以一直叫宝宝的!”彭迪仰着头一脸未卜先知的得意,你都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时候说过的。

        你注意到陈媛媛眼眶有点红,鼻头也红,奇怪地问:“媛媛,你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4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