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72章 宥光的哥哥?

第72章 宥光的哥哥?


“走!”你站起来,  一边去拉宥光。

        他随你的力道站起来,问:“不钓了?”

        “不钓了,我们去买渔网!我就不信渔网都网不到鱼。”

        宥光被你拉走的时候,  还回头看了一眼鱼竿,显然对凭自己的实力钓鱼这件事心有不甘。

        但还是带着你从某处田埂阶梯回到城市里。

        十来分钟后,你和宥光一人抱着一个渔网,  气势汹汹地回来了。

        渔网不大,  但网个几条鱼上来肯定没有问题,把渔网撒下去后,你们沿着岸边赶鱼,把鱼赶进渔网里。

        围着池塘走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  你在岸边发现一颗树。

        一颗结满桑椹的桑树。

        桑椹红得发紫发黑,  格外饱满诱人。

        这里靠近池塘,离最近的田地都有二三十米远,喷洒农药也不会喷洒到这里来。

        不摘几串尝尝合适吗?

        只是有点高,想摘桑椹的话得爬到树上去。

        “我爬到树上去,  你可以在下面等我吗?”你抬头,眼巴巴地看着宥光。

        “嗯。”

        “影子方面没关系吗?”

        “不离太远,没事。”

        你转身往树上爬,  心里琢磨他刚才的回答。

        还以为必须寸步不离,所以你一直拉着他,  担心他哪步没跟上就受到伤害。

        结果根本没到那种程度。

        两三下爬上树,  你踩在粗壮的树枝上,看准一串最大最黑的桑葚,  伸长了胳膊去摘,  摘下来第一时间塞进嘴里。

        又甜又多汁。

        低头往下看,  透过树枝和绿叶的缝隙,  看到宥光站在树下,抬头看着你。

        你朝他咧嘴笑,他愣了一下。

        “接住。”你摘下一串桑葚抛给他。

        他抬手捏住,黑红色的汁液从他手指缝里流出来,摊开手,桑椹被捏扁了。

        明明只是果汁,在他苍白手心里爆开黑红色的汁液,却像是恶魔犯下了某种罪孽。

        “轻一点接,都熟透了。”你又摘下一串扔给他,这次他没再捏爆桑葚,捻着小梗打量。

        “好吃,你尝尝。”

        看着他把桑葚放进嘴里,你移回目光,将视线放在一串串诱人的桑葚上。

        把衣服下摆往上稍微卷一下,形成一个衣兜,摘了桑葚就往衣兜里放。

        你边摘边吃,见衣兜里装得差不多了才停下来,一只手提着一兜,一只手扶着树,小心翼翼往下爬。

        上树容易,下树却有点艰难,你一不小心就踩空了,失重感顿时袭来,“哇哇”叫着往树下坠落。

        一双带着冷意的手接住你,紧接着,视线里的蓝天和树叶换成宥光的脸。

        他低头看着你。

        你和他对视了几秒,这才反应过来被他接住了,他正用双手托着你的肩膀和腿弯。

        连忙又抬头看衣兜里的桑葚。

        还好,你提着衣兜的手从始至终没松开过,桑葚只掉了几颗,大部分还在衣兜里。

        “呼……”

        长出一口气,你放松下来,脑袋往后一垂,直接仰躺在宥光手臂上。

        “谢了。”你摸索着从衣兜里拿了串桑葚,往他嘴里塞,就当是谢礼了。

        他微微低头,张开嘴,牙齿贴着桑葚梗咬下,等移开的时候,你手里只剩一根绿色小梗。

        还挺会吃。

        你蹬了蹬腿:“我要下去。”

        脚踏实地站在地上,你抓了一大把桑椹塞进嘴里压惊。

        又给宥光塞了一大把。

        一些熟透的桑椹汁液稍微一碰就会溢出来,你手上沾了许多汁液,衣服上也有很多。

        等桑椹吃得差不多,俯身到水面照了照,倒影里,你嘴唇黑紫黑紫的,一龇牙,牙齿全黑了。

        “妈妈应该不会说什么吧……”你喃喃自语。

        宥光凑过来。

        水面上,你旁边多了颗脑袋。

        和你相比,他脸上干净得很,完全看不出来刚刚才吃了不少桑葚。

        你猛地侧过头看他,近得能看清他脸上细小的绒毛。

        ——原来怪谈脸上也会有绒毛啊。

        他嘴唇真的没有染上桑椹的颜色。

        “宥光,你张嘴,我看看你的牙齿。”你想看他牙齿的颜色。

        宥光不知想到什么,脸色变得古怪,往后退了退。

        你奇怪地问:“你怎么了?”

        他眨了眨眼,边退一步,边说:“宝宝,我不换牙。”

        “啊?”

        “……所以不用拔牙。”

        他竟然以为你想拔他的牙齿。

        你上次自己拔牙的那一幕终究在宥光心里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忍不住扶额。

        不过刚才宥光说话的时候,隐隐看到他的牙齿,莹白光亮,真的是一点被桑葚染色的痕迹都没有。

        黑了嘴巴的只有你。

        宥光的双手也像以往那样洁净,刚才捏扁过桑葚的手指上,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怪谈的优势展现得淋漓尽致。

        你没再要看他的牙齿,渔网撒下去也有一会时间了,心急地想收起来看看。

        “我们去收渔网吧。”你换了个话题。

        宥光垂眸:“好。”

        两个渔网拉起来,果然有收获,加起来一共有六条大鱼,比较小的鱼被你放回池塘了。

        你们提来的水桶里一下子装得满满当当。

        收鱼的时候,那位老爷爷又溜达到这里来,他看着你们收鱼,笑着打趣:“哎哟,钓不起来,拿出杀手锏了啊?”

        “重在参与。”你笑嘻嘻地说,并表示要送老爷爷两条鱼,他也没拒绝,在草丛里挽了两根草茎,串在鱼嘴上就提了起来。

        “我孙子明天来,正好给他烧鱼吃。小娃,你俩明天还来这不?我明儿早上给你们摘几个大西瓜抱回去。”老爷爷笑呵呵地说。

        “来!”你一口答应,问:“大爷,你是自家种的西瓜地吗?”

        “那当然,我浇水勤快,又舍得施肥,西瓜长得又大又甜。”

        “那我们明天自己到你西瓜地里摘西瓜,行吗?”

        “怎么不行,随你摘,西瓜包熟!”

        老爷爷拍着胸脯保证。

        宥光突然拉了你一下,把你拉到他身后。

        一只妖冶的蓝色蝴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扇动翅膀,停在老爷爷头顶。

        是一只奇怪的蝴蝶。

        奇怪的……怪谈。

        老爷爷看到你和宥光的反应,也往自己头顶看。

        他一动,蓝色蝴蝶便飞起来,在旁边高高低低地打转,没有离开。

        他看着那只蓝色蝴蝶,脸上的笑容缓和下来,露出复杂神情,双眼透露出被岁月侵染的沧桑。

        良久。

        “……你来了啊。”老爷爷缓缓开口,苍老的声音里夹杂着别样的情绪,像是在和极为熟悉的故人交谈。

        “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他低声喃喃。

        “能不能再等等我?我想等孩子们回来,见一面……”

        “他们明天就回来了。”

        他是在和怪谈商量什么吗?

        你抬头看向宥光,后者摇了摇头,握紧你的手。

        你们沉默地看着老人和蝴蝶的交谈。

        过了一会儿,那只蓝色蝴蝶扇了扇翅膀,飞远了好些,虽然还是没离开。

        老爷爷的话……奏效了?

        “大爷。”你喊住准备离开的老爷爷,稚嫩的声音问:“你为什么能和蝴蝶说话啊?”

        老爷爷缓缓转过身体来,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回答道:“它是来接我的,我当然能跟它说话呀。”

        他语气轻松,还用着刻意逗小孩的嗓音。

        “接你去哪里?”你屏住呼吸,等待他的答复。

        老爷爷笑着说:“去一个你们到不了的世界。”

        你愈发肯定老爷爷话里的意思了。

        那只蓝蝴蝶又是什么样的怪谈呢?

        看他的样子明显是不害怕的。

        老爷爷拎着鱼慢悠悠走了,蓝蝴蝶远远地跟在他身后。

        “宥光。”

        “嗯。”

        “蓝蝴蝶是什么怪谈,你知道吗?”

        宥光摇头,说:“但是它没有恶意。”

        “那大爷会死吗?”

        他没回答,大概也不清楚。

        你低头看向水桶,里面还有四条鱼。

        剩下的鱼要怎么处理呢?

        你肯定是没办法自己处理的,烧鱼这种技术活也不要为难母亲了,她能煮个面条鸡蛋已经很努力了。

        在脑海里搜刮你认识的大人。

        突然想起琪琪老师,幼儿园也该放假了吧。

        幼儿园的时候经常给琪琪老师打电话,你还记得她的号码,直接拨通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被接通了。

        “喂?”琪琪老师的声音从小灵通里传来。

        “琪琪老师,我是宝宝,还记得我吗?”

        琪琪老师的声音一下变得惊喜:“是宝宝啊!你放假了吗,打电话给我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放假了,没有遇到困难,我和宥光抓到几条鱼,想送给你,你在家里吗?”

        “你们去哪里抓鱼了?要注意安全哦,鱼你们带回家里吃呀,你的好意老师心领了,谢谢你啦。”

        你想了想,说:“可是我和宥光已经提着鱼到幼儿园门口了,老师可以来接我们吗?”

        琪琪老师显然无法应对这一招,只好答应会尽快赶来,让你们不要乱跑。

        挂断电话,你“嘿嘿”笑了一声,得意。

        “宝宝。”

        宥光弯腰,凑近。

        你不明所以:“干什么?”

        “你好会骗人。”

        你顿时感觉耳朵有点烧,提高声音大声说:“才没有!”

        只是在没办法避免的情况下你才撒谎,而且有时候谎言还会很难说出口。

        “这才不叫骗人,这叫善意的小谎言,我的目的是好的。”你振振有词。

        宥光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他学坏向来很快。

        你觉得事情不妙,连忙说:“你不可以学。”

        宥光看了你一眼,没应声。

        你试图再说点什么,他提起水桶:“走吧,去幼儿园附近。”

        那些渔具和渔网被收起来藏在草丛里了,明天直接过来接着钓鱼就好。

        对于钓鱼这件事,你还没死心。

        你和宥光站在星辰幼儿园门口,他一手提着水桶,一手拉着你,等待琪琪老师到来。

        行人路过时,止不住回过头来看你们。

        虽然宥光长得好看,但路人更多的是在看你。

        你现在嘴唇发黑发紫,脸上沾了些桑葚汁,衣服前面也有不少黑紫色的汁水,整一个看起来就是造得埋汰的邋遢小孩。

        偶尔和宥光说两句话,张嘴的时候,不算缺了门牙,其他牙也是黑的。

        琪琪老师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宝宝,你这是去干什么了!?”她睁大眼睛,一脸震惊。

        幼儿园的时候,你在她面前可是维持着正经小大人的模样,她怎么也想不到你会搞成这幅模样。

        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吃了很多桑葚。”

        琪琪老师震惊的表情这才缓和一些。

        “这是送给你的鱼,我和宥光抓来的。”你从宥光手里拿过水桶,递给琪琪老师。

        她接过水桶,飞快打量了宥光几眼,道谢后问你:“宥光去哪里了呀?这位是宥光的哥哥吗?”

        她指着宥光。

        后者:?

        你突然想起来,上次琪琪老师见到宥光的时候,他才只比你高半个头。

        该怎么解释宥光突然窜得这么高的事情?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4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