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81章 我只是一小部分

第81章 我只是一小部分


随着彭迪的述说,  你想象着当时的场景,表情古怪。

        要真是宥光的话,他到底在搞什么?

        “后来怎么样了?”

        彭迪继续说:“我不敢动,  发现他不是对着我笑,三楼围栏那儿有面大镜子,  他在对着镜子笑。刚松一口气想偷偷摸摸走人,  东西我都不拿了,结果这时候他发现我了,最可怕的事情来了!”

        他哭丧着脸,  心有余悸地说:“他不笑了,而且……我这时候又觉得,  他和你那个朋友只是长得有点相似,不是同一个人。

        可我一晃眼,  他的脸好像又变成你朋友的样子。

        我怕惨了,  使劲大叫,我妈和管理员跑进来找我,  三楼那个人就消失了。”

        彭迪说完,看你一眼,  抠着手指上的倒刺说:“我妈说我是看错了,不让我跟别人讲,  之前就没告诉你,但我实在憋不住。”

        彭迪没必要撒谎,  但你不确定他看到的那个人是不是宥光。

        你犹豫着说:“要不我下次带你和宥光见一见,你看看是不是他?”

        “别!”彭迪眼睛顿时睁得溜圆:“我现在对他有心理阴影,  别带我见他!”

        “长安,  反正我就是跟你说说,  不然我憋得慌,  你就当我跟你说了个无关紧要的八卦行吧。”

        你笑了笑:“行,放心吧,不带你见他。”

        不过这件事得问问宥光。

        你给他发了条短信。

        【宥光,你在干什么?】

        直到上课,都没有收到回信。

        果然是有什么事情在做,以前不管是打电话还是发信息找他,他都会很快出现。

        你把小灵通放课桌里,时不时看一眼,上课有些心不在焉。

        好在课程都熟悉。

        但老师好像有些注意到你。

        “叮咚。”

        课桌里的小灵通突然响了一声,是短信提示音,即便你把铃声关得很小,在安静的教室里依旧格外响亮。

        同学们看向你。

        老师看向你。

        沉默。

        注视。

        你镇定,装作无事发生。

        那名中年男老师面无表情地走过来,朝你伸手:“拿出来。”

        你只好摸摸课桌抽屉,把小灵通拿给他。

        老师按了下小灵通,看着屏幕,抬头问:“这是谁发过来的短消息?”

        你硬着头皮:“朋友。”

        老师上下打量你几眼,问:“男朋友还是女朋友?”

        初中正是早恋抓得最严的年纪,男女同学之间的感情问题在老师眼里是大忌,如果被抓到,轻则批评请家长,严重的会被记过甚至劝退。

        不过这并不阻碍班上的同学发出一片笑声,八卦的目光几乎要在眼睛里变成小火焰。

        你回答:“男。”

        老师怀疑地看你一眼,点开短信。

        他一字一顿地念:“宝宝,我在你家附近,等你放学,有事情想当面跟你说。”

        他念出来了!

        他把宥光给你发的短信在教室里念出来了!!

        宥光还叫你“宝宝”!!!

        班上所有同学都知道了!!!!

        你整张脸“腾”地一下烧得通红。

        你已经是个高个子男初中生了啊!

        你猛地站起身来,桌椅“哐哐”发出响动,班上的同学睁大眼睛,一个个虽然满脸求知欲,但没人敢嘲笑。

        老师脸色严肃地看着你:“你诚实点,是不是女朋友?”

        你咬牙,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不是。”

        “不是女朋友能叫你宝宝?还在你家附近等你?”

        真是……能不能别提宝宝这两个字!

        “宝宝是我小名。”

        他不太信。

        “长安同学,学校强调了多少次不能早恋,你们年纪太小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你学习成绩好,也不能无视纪律,好好说清楚,念在你是初犯,还能宽容……”

        “老师。”周萌举起手,大声说:“长安小名就叫宝宝,我知道的。”

        “对呀老师,长安一年级才取的大名,咱们班很多同学都知道。”陈媛媛和彭迪也搭腔。

        你抬手抚着额头,掌心把眼皮子往下一抹,无力地闭上双眼,轻声叹息。

        没事了。

        就这样吧。

        宝宝就宝宝吧。

        你发出麻木的声音:“老师,你还不相信的话,我把电话拨回去,你就知道是男朋友还是女朋友了。”

        说完就从老师手里拿过小灵通,直接按着那条短信的号码拨过去。

        这次电话一拨通就被接通了。

        你打开免提。

        “……宝宝,没在上课吗?”宥光阴沉沉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回荡,他对你的课程时间还是很熟悉的。

        “在上课啊,所以我摊上事了,老师以为你是我女朋友。”

        “……啊?”宥光发出呆呆的声音。

        显然他被噎得不轻,电话那头陷入沉默。

        “咳咳……”老师尴尬地咳嗽两声,转了转步子:“是我误会你了啊长安,不好意思。”

        “不过上课不能发信息,下次不能这样啊,电话你赶紧挂了,咱们继续上课。”

        他说完就扭着腿跑回讲台上,拿起教案准备继续讲课。

        你低声朝着手机说:“先上课,回去再跟你说。”

        说完直接把铃声音量关掉。

        这种事情可不能再经历一次了。

        下半节课你上得有点煎熬,班上的同学心思已经不在老师那里了,在你这。

        时不时偷偷看你一眼。

        老师也意识到这点,讲解完一道题之后,就宣布让同学们自习,他抱着保温杯背对着教室门口站着,时不时嘬一口热水。

        你拿出练习册开始做题。

        每次没什么事干的时候,就把练习册填满,以后的作业也顺便做完了。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前面桌的同学忽然回头,扔了张纸条在你桌子上。

        你拿起纸条,前桌便指了指某个方向,顺着看过去,一名不熟悉的女同学正看着你。

        拆开纸条。

        【长安,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字迹有点熟悉,好像曾经在课桌抽屉里摸出来的某封情书就是这个笔迹。

        你默默写了张纸条传回去。

        【我只喜欢学习。】

        你在学校偶尔会收到几封情书,这很正常,毕竟不说别的,你长得总不能比宥光难看吧,自然会有人喜欢。

        收到的情书承载着别人的心意,你没有扔掉,堆在家里的某个角落。

        学校里发生的很多事情你都会和宥光分享,唯独不曾提起这类事情。你怕他会难过,身为怪谈,他可能永远无法理解和拥有伴侣。

        一放学你就往家跑,猫灵跟在你身边四脚并用,跑得飞快。

        你瞅了它一眼,说:“猫猫,我们来比比谁跑得快,先到公园的赢!”

        宥光在公园等你。

        “嗷呜嗷呜!”猫灵嗷嗷叫着加快速度,快得只剩一条影子。

        你飞奔向前,努力冲在它前面。

        风从你半长的发丝之间穿过去,拂过肌肤、扬起衣角。

        傍晚前金黄色的阳光落在眼睛里,目之所及的一切都像是滤过金黄色的光。

        猫灵长长的黑毛顶端镀了一层柔软的黄金,随着风层层流动。

        你很快超过它,跑在前面,距离拉得越来越大。

        看起来好像你被一只黑猫在大街上追着跑。

        “到了,我赢了!”

        你在公园停下脚步,呼哧呼哧地喘气,回头得意地看着猫灵。

        后者“呜呜”叫着,表情很臭,一路小跑着越过你,自个儿回家,看都不看你一眼。

        “小气鬼。”你喊道。

        “嗷呜呜呜!”

        猫灵头也不回地嚎了一连串猫语,甩着尾巴骂骂咧咧地走了。

        你侧头看向公园楼梯,宥光站在那里等你。

        你挎着书包,缓步走过去。

        “宝宝。”他低声唤你。

        “别。”你连忙伸手打住:“就咱们两个人的话,随便你怎么叫,公共场合别再叫我宝宝了。”

        “为什么?”他不理解。

        这种事情你要怎么跟怪谈解释。

        “我都长大了……如果我叫你光光,还当着别人的面叫,你能同意吗?”你试图以己度人。

        “能。”他眨了眨眼,答应得十分干脆。

        你:“……”

        “反正以后不能当着别人的面叫我宝宝,不然我生气了。”

        宥光抿了抿唇,有些无奈的样子。

        “嗯。”

        你主动问:“你要和我说什么事情?”

        “我……”宥光声音拉得低低的,朝你走了一步,他站在最后一阶台阶上,低头看着你。

        他的目光有些眷恋,又似乎有些新的期待。

        “我以后不能常和你在一起。”

        你皱眉:“你在说什么?”

        他微微弯起嘴角,认真又执着地问:“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永远不会离开我,对吗?”

        还没能完全理解到前一句话的含义,却觉得眼前的人随时准备消失一般,你抓紧了他的手臂:“什么意思,你说清楚,别整天遮遮掩掩的。”

        “是不是吞噬怪谈出问题了?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你别玩消失。”

        “没事。”宥光顿了顿,带着冷意的声音轻声说:“我不会消失,只是出现时间变少。”

        你心里升起一丝怒意,紧紧盯着他:“所以你要离开我了?”

        他没想到你会有这样的反应,愣了一下,意味不明地低语:“我永远在你身边。”

        你摇头,语气微冷:“宥光,你隐瞒了我很多事情,到现在也不肯告诉我,凭什么能说出这种话?”

        宥光垂眸,半晌没有回应。

        你失望地看着他,心沉沉地往下落。

        他抬眸看了你一眼,大概是无法接受你用这样的神情面对他,嘴角拉出一丝嘲讽的笑,冷漠的声音像是从深渊中缓缓探出来的触须:“现在的我,随着你长大,总有一天会被抛下。”

        “绝对不会!”你一字一顿坚定地说。

        宥光没有反驳,他的声音像柳絮一样落在你耳旁:“长安,你的世界可以拥有的太多,我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即便消失,也依旧还剩下很多的那一小部分。”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81093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