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89章 医生,又见面了

第89章 医生,又见面了


前座的怪谈空着手,  和蓝色工作服女人沉默地对视。

        它的外貌、五官在一点点发生变化,直到变成一个熟悉的模样。

        戴着礼帽、脸色刷白的幽灵杀人魔。

        宥光微微皱眉,你忍不住想笑。

        这只怪谈还挺有想法,  冒充规则类怪谈里的一员,迷惑工作人员。

        可惜它没有成功。

        它头顶的细线猛地垂落下来,像是活物一般圈住它的脖子,再向上提起!

        怪谈用力挣扎,但那根如发丝般的细线却坚固无比地勒住它的脖子,将它吊在半空中。

        怪谈挣扎期间,  又变成了红衣服工作人员的模样,  可惜没什么用。

        你的第二条规则在这里没有作用,因为直接伤害观众的不是工作人员。

        放映厅里安静得可怕,  只有被吊起的怪谈挣扎的动静。

        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被勒死了,但它除了没办法脱离以外,  还挺生龙活虎,挂在放映厅上空甩来甩去。

        蓝色工作服女人头也没抬一下,目光缓缓转动,朝着你走过来。

        她盯着你。

        你和宥光是直接进入到放映厅里的,没有电影票,  更没有票根。

        你摸出外套口袋里的折叠伞,抖了抖,  撑开。

        使用“伞中世界”。

        蓝色工作服女人的目光瞬间变得茫然,她眼珠转了转,盯上宥光。

        宥光的感知里同样失去了你的踪迹,  比起第一次察觉到你消失时的反应,  他现在冷静多了,  朝你的座位上看了看,大概是猜测到你使用了什么能力,站在原地静静等待着。

        你没有急着邀请宥光进入伞中世界,而是收起从幽灵杀人魔身上抢来的东西,离开座位,来到观众席最后一排,在那对小情侣旁边坐下后,将伞收起。

        伞收起的瞬间,宥光回头看向你的位置。

        你朝他眨眨眼睛。

        后排那对小情侣瑟瑟发抖地蜷缩在一起,这时候了还不忘嘀嘀咕咕说情话。

        “亲爱的,我好害怕。”

        “别怕,我会保护你,就算保护不了你,我们死也要死在一起!”

        “呜呜呜我们下辈子还要在一起。”

        “好!”

        你不得不打断他们:“大哥,有火吗?借个火。”

        两人被吓了一大跳,男人发出“啊”地一声尖叫,好在刚发出一点声音的时候就被女人及时捂住嘴。

        “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女人问。

        “这不重要。”你说道:“身上有打火机吗?给我打火机,我有办法逃出去。”

        “有。”

        男人颤颤巍巍摸出打火机,末了不知道脑子突然抽了还是怎么地,问:“来根烟吗?”

        “不了不了。”

        你接过打火机。

        同时,宥光那边被蓝色工作服女人盯得久了,没有拿出票根,头顶的细线落下……被他伸手掐住,细线从被他掐住的位置开始变成纯黑色,迅速向上吞噬。

        放映厅上空所有细线都像是感应到危险般舞动起来,像一条条细长的虫,密集地扭动着,扭向宥光的位置。

        你看得心中恶寒,感觉汗毛都在跟着抖。

        而宥光身边萦绕着化不开的黑,所有触碰到他周围的细线都迅速沉进黑暗中,被吞噬得无声无息。

        你放下心来,按下打火机开关。

        黑蒙蒙的观众席上,微弱的火苗被点亮。

        很快,火苗越来越大,变成了火焰。

        观众席后排的座位燃起来了!

        “4放映厅发生火灾请立即疏散人群,有序逃生。”

        规则成立。

        符合世界常识的规则有时候不需要太过平衡,只要用得多了,就会被大众所接受。

        你强撑起最后的体力,拿着打火机在点燃一排座椅,口中飞快地念着新的规则。

        变成纵火犯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特事特办,这些观众的生命更重要。

        除了宥光,没有人离开座位,但座椅下长手长脚的怪物纷纷爬出来,变成巨大头颅的工作人员“咕噜噜”朝这边滚动,蓝色工作服女人也跑向火焰燃烧的地方,电影荧幕中一身红色长裙的“女鬼”青灰的手扒着荧幕,一点点往外爬。

        她们想将火焰熄灭。

        按照你定下的规则,大火燃烧后,原本的规则将被破坏,也就是破除。

        这些维护者发了疯的要阻止你,观众席的其他人噤若寒蝉,胆子大点的才敢回头看,火光照亮他们苍白惶然的脸庞。

        宥光默默挡在你前面,每一个冲向你的维护者都被他拖入深渊。

        当这场火终于燃烧起来的时候,你回头四顾,放映厅里竟然已经没有规则类怪谈的规则维护者了。

        你有些茫然:“那些怪物呢?”

        宥光忽然朝你靠近,低头,将额头靠在你肩膀上。

        他声音低低的,带着浓浓的疲倦:“死了。”

        你因为用多了能力变得脱离,已经开始冒虚汗,被他这么一靠,身体晃了晃就往下倒,宥光连忙伸手捞住你,你也搂着他想站直,结果变成他跟着你一块往地上摔。

        摔倒的过程中,后背撞了下椅背,你闷哼一声,只觉得头晕眼花。

        “宝宝。”

        火光中,你看到宥光近在咫尺的脸,他黑到空洞的双眼俯视着你,带着诡异的惊悚感。

        你仰头,张嘴喘了几口气,有气无力地回道:“我没事。那些人怎么还不跑?”

        怪物都被宥光吞噬,随着大火燃烧,规则怪谈也被破除,放映厅的观众却依旧坐立不安又保持着古怪的安静坐在座椅上。

        旋即你反应过来,低笑道:“不好意思,我忘了规则还在。”

        怪谈的规则被破坏了,但你的规则还存在。

        否则你也不至于这么虚弱。

        那些观众依旧遵循着你的规则。

        你低声道:“取消规则。”

        几乎是取消规则的下一秒,放映厅里就有人迫不及待地跳起来,大喊道:“着火了,快跑啊!”

        原本静到诡异的放映厅里顿时热闹起来,人们大喊大叫着往外跑,眨眼间就跑了个精光,里面还混杂着某个伪装成蓝色工作服女人的怪谈,只剩你和宥光还躺在地上。

        准确来说,是你一个人躺在地上,宥光趴在你身上。

        因为你提前做了些准备,将燃烧物周围隔离出来,火势并没有蔓延,但烟雾浓浓,伴随着塑料被燃烧时难闻的焦臭味。

        “咳咳……”你被呛得咳嗽,同时抬手握住了一丝属于规则类怪谈的能力,痛并快乐着。

        这丝能力和你原本的规则能力融合在一起,为你的规则附上规则维护者。

        规则新增:指定一条规则后,如果你拥有一些有能量的物品或是生物,那么它将会成为这条规则的维护者,主动惩罚触犯规则的人。

        宥光从你身上爬起来,朝你伸手:“离开吧。”

        你拉着他的手站起来,脑袋晕乎乎的,眼中的世界在颠簸。

        你捂着鼻子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头晕。”

        宥光沉默地看着你,忽然转过身去背对着你,弯下腰:“我背你。”

        他同样疲惫,你从来不知道他会虚弱得摔倒,但现在你实在走不动路,没有拒绝,干脆利落地趴在他背上。

        冷冰冰的。

        他背着你,踏上台阶,离开这里。

        天旋地转后,是明亮的灯光,你在漆黑的放映厅里待久了,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刺得睁不开眼,但鼻尖闻到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

        是医院。

        差点忘了,手还在流血呢。

        宥光背着你走进医院。

        你闭着眼睛,一只手搭在他脖子上,另一只手忍不住戳戳他的背。

        他脚步微顿:“宝宝?”

        你好一会才攒了点说话的力气,声音嘶哑虚弱:“也没有那么硬,怎么撞上去那么痛。”

        宥光:“……”

        等你双眼适应医院的光线时,宥光已经背着你进入一间诊室。

        “这是伤到哪里了?”你听到一个耳熟的声音。

        男,年龄不明。

        宥光拉起你受伤的手放在桌子上,声音尽量柔和友善::“他的手,流了很多血。”

        恰好这时,你睁开眼睛。

        看到一个熟悉的人。

        钟锐,钟医生,又见面了啊。

        他还是那副头发稀疏的模样,和你小时候的印象里一模一样,没什么变化。

        既没有变年轻,也没有变老。

        钟医生脸色古怪地看了眼宥光,似乎有所察觉,但又不确定,一边接过你的手,解开裹在手掌上面的外套。

        “钟医生,你不记得我了?”你语气熟络地问。

        他闻言抬头看了你一眼,皱眉:“我才到这家医院上班啊,不过你是有点眼熟,你去城北的医院看过病?我以前在城北那边上班。”

        你还没注意到这家医院和不是原来那家,不过听钟锐医生这么说……

        “对啊,我们还挺有缘的,我小时候你给我看过病。”

        钟医生眉头皱得更紧了,嘟囔道:“小时候给你看过病?我一个外科医生,又不管儿科的,我看你现在年纪也不大,得多小的时候哦……”

        他看了看你手上的伤口,推开椅子拿药。

        边拿药边说:“怎么弄的?伤口有点多,还好不深,没伤到筋,不过得注意别感染,伤口好之前不要沾水,你还是学生吧?和老师请个假,伤的右手不能拿写字,尽量什么也不要做。”

        “不小心抓到碎玻璃了。”你编了个理由。

        出乎意料,钟医生不害怕的时候还挺细致。

        你看了看他的办公桌,桌上放着几张红色请柬,请柬旁边一只钢笔还没盖上笔帽。看样子你和宥光进来之前,他正在写请柬。

        请柬上印着个艳丽的囍字。

        钟医生要结婚?

        不太可能吧……

        “嘶……”伤口刺痛,你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钟医生在给你清洗伤口。

        宥光抓住钟医生的手:“你轻点。”

        “知道知道,忍着点。”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79385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