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90章 眼睛1

第90章 眼睛1


上药的时候,  你好奇地问:“钟医生,你写这些请柬,是谁要结婚啊?”

        钟医生笑得咧开嘴,  露出一口健康的大白牙:“我啊。”

        你惊讶地睁大眼睛。

        他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反应,  有些无奈地说:“我今年三十四岁,  虽然晚了点,但还算年轻好吧,  结婚有什么稀奇?”

        “……确实。”你干巴巴地回了句。

        没想到钟医生只是长得过于成熟,  这么算起来,你小时候那会他才二十七八岁,却已经头发稀疏像个中年男人了。

        七年过去,  他半点没老,  年龄越来越接近外貌。

        也许再过去十年、二十年,他还是这幅模样,  二十年后反而会显得年轻。

        有些人的确这么神奇。

        你又补充道:“祝你新婚快乐。”

        钟医生顿时笑眯起来,  刚好给你上完药,  便打开抽屉抓了把大红色包装、印着囍字的喜糖给你和宥光。

        他美滋滋地说:“我女朋友选的糖。”

        说完才继续用绷带给你包扎伤口。

        “谢谢。”你收了糖,宥光则有些茫然地盯着喜糖出神。

        钟医生心情愉快地给绷带打了个蝴蝶结,抬头看着你,刚准备说什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脸色僵住,目光不可置信地在你脸上打转。

        “你,  你……你是不是找我看过儿科……”他哆嗦着嘴唇。

        他好像认出你来了。

        你笑了笑:“没有,  我记错了,  钟医生。”

        他脸色好了很多,  但还是惊疑不定地看着你。

        “写好药单了吗?我去结账。”你假装催促。

        宥光却摸了下你头上的鼓包:“还有这里。”

        钟医生颤抖着手凑过来,  看了看脑袋上的鼓包:“撞、撞到的?不用上药,我开点消炎药你回去吃。”

        拿着药单离开时,还能察觉到钟医生探究又谨慎的目光停留在你背后。

        稍微恢复了点力气,你和宥光一起走出医院。

        到门口时,宥光回头望了一眼,微微皱眉,神色里有很多不解。

        “在看什么?”你问。

        他转过眼眸看你,欲言又止,最后说道:“……人类之间,到底有多少种不同的感情关系……”

        你想了想,回道:“是挺多,不过一般人最重要的也就三种,亲情、爱情、友情。”

        宥光垂下眼眸,陷入沉默。

        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你感觉到他不开心。他带着你踏上楼梯,回到家门口的楼道里。

        “我会给你发短信。”宥光低声说着,又要离开。

        虽然时间不早,你们都很累,也是时候该回家休息,但你总觉得和他很久没见,这次分开,不知道再一起玩是什么时候了。

        “宥光。”你喊住他。“早点来找我。”

        没有再问他瞒着你在做什么事情,他不肯回答的时候,嘴严得撬都撬不开。

        “嗯。”

        宥光认真地点点头,身影消失在楼梯上。

        你叹了口气,打开家门就看到母亲站在门口。

        她早就察觉到你回来了,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你开门回家。

        “宝宝受伤了。”母亲第一眼落在你手掌的绷带上,声音变冷:“有怪谈盯上你?”

        “已经解决了,没有大碍。”你弯腰在母亲身上靠了靠,感受到她身上熟悉的没有冷热的温度,语气疲惫又放松,倦意袭来:“妈妈,明天再和你说这件事的经过,我好累,好想睡觉。”

        她扶着困到眼睛半睁的你到房间,将被子盖在你身上,默默地坐在床边看着你。

        “睡一觉吧。”

        你头沾上枕头就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母亲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你。

        不管你是不是长大了,母亲始终和以前一样对待你。

        “妈妈,早上好。”你打着哈欠说。

        “早上好。”母亲顿了顿:“宝宝睡了很久,饿不饿?”

        你还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笑得轻松:“不饿,这一觉睡得很舒服。”

        睡梦中,像是有股冰冰凉凉的力量从大地下源源不断流转到身体里,很充盈。

        你想起什么,拿起昨天扔在床边的外套,从外套的大口袋里摸出三样东西。

        折起来的礼帽、一副锋利的扑克牌,只有一只右手的白手套。

        都是从幽灵杀人魔身上“抢”来的东西。

        “妈妈,这些都是从怪谈那里得到的。”你朝母亲炫耀战利品。

        她弯唇笑了笑:“宝宝好厉害。”

        你简单地把在电影院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末了想起在医院里遇到的钟锐,便和母亲提起。

        “还记得小时候给我看病的那名医生吗?这次我的手受伤,就是他包扎的,不过他没认出我。”

        你一边说,一边挨个查看战利品。

        使用“吝啬鬼”能力得来的东西,你能大概了解到它们的使用方式。属于怪谈的物品到你手里之后,其中一部分属于怪谈特性方面的能力会悄然改变。

        【魔术师礼帽】:摘下礼帽,会跑出神奇的小动物,观众越多,从礼帽里跑出来的动物就越多。

        能够寻找方位的乌鸦、对视就会让人做噩梦的红眼小兔子、以及只会啃噬主人的蝙蝠群。

        “我记得他。”母亲轻轻点头。

        “这么多年了,他好像还是不知道身边有个怪谈。”你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母亲闲聊,伸手往礼帽里一掏,抓出一只红眼睛的兔子,又连忙塞回去。

        “而且他竟然才三十多岁,快结婚了,我小时候就以为他四十左右了。”

        你又拿起那副锋利的扑克牌。

        【魔术师的扑克牌】:除了异常锋利以外似乎没有别的玄机。

        也许曾经拥有一些游戏玩法,但随着那位魔术师彻底死亡,这幅扑克牌的特性也变得残缺了。

        (可以藏进魔术师礼帽。)

        可惜,这幅扑克牌废掉了。

        母亲沉默片刻,迟疑地说:“他身边的存在,外表比他大几岁。”

        “诶?”你愣了一下,抬头问母亲:“他身边……那个怪谈是什么身份?妈妈知道吗?”

        你原本以为钟医生身边的女人怪谈和他是夫妻或者恋人,但照母亲这么说的话,年龄就有些对不上了。

        至少在七年前,钟医生身边的女人就比当时的他外表年龄大了。

        “嗯。”

        “是由他母亲执念演化而生的怪谈。”

        你震惊地瞪大眼睛:“还能这样……”

        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挺想去看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和钟医生相同——同样拥有怪谈作为母亲。

        震惊过后,你拿起最后那只手套。

        【魔术师手套(右)】:魔术师手套摸过的小玩意将会出现在魔术师的口袋里。

        这玩意不像是魔术师拥有的,更像是小偷神器。

        不过很有意思。

        你把三样东西收起来,准备起床洗漱。

        “宝宝。”母亲说道:“我,给学校打过电话,请病假。”

        你叠着被子,满脸茫然:“什么?为什么要请病假,妈妈要带我去哪里吗?”

        而且母亲竟然会主动打电话给学校,就为了帮你请病假,太不可思议了。

        “宝宝睡了四天。”

        母亲语气平静,不像是开玩笑。

        她也不会开玩笑。

        “四天!!”你难以相信,摸出小灵通一看,时间显示的确是四天后。

        多次使用能力后,你竟然累成这个样子吗?一觉睡了整整四天。

        母亲微微偏头:“该吃饭了。”

        她走出房间,从厨房里端出来一大锅面条,还贴心地给你拿了副碗筷。

        你跟着走出去,虽然奇怪的并没有感觉到饥饿,但还是坐下来大口大口吃面。

        那一锅面都是母亲为你准备的。

        自从发现每次煮的饭你都能吃完以后,母亲越煮越多,直到发展成现在这样。

        如果哪一天你变胖了,那一定是因为来自于母亲的投喂。

        面条温热,温度吃起来刚刚好。

        你吃着吃着,突然顿住,看向母亲:“妈妈,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醒?”

        母亲摇头:“不知道。”

        “可面条还是热的……”

        “每天煮一锅。”

        你眨了眨眼:“妈妈,你真好。”

        母亲微笑,语气温柔:“宝宝也很好。”

        你趁着吃面条,偷偷抽了抽鼻子。

        “妈妈,我会找到办法带你去其他地方玩的。”

        也会找到她想找到的那只怪谈。

        “好。”

        母亲应了。

        小灵通有三十几条未读消息。

        是几个不同的联系人发来的。

        一些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

        段离思未接来电八条、周萌未接来电四条、陈媛媛未接来电四条、彭迪未接来电六条、宥光未接来电……零条。

        【段离思】:

        起来了吗?下午广场见。

        我到了。

        你在哪?

        长安,你没出什么事吧?看到消息记得回信。

        你还好吗?段寅今天去你们班问了,说你请病假,你怎么样?

        很担心你,想去你家看看,但没有详细地址。希望你早点去学校,看到短信给我报个平安。

        【陈媛媛】:

        长安,你身体怎么样啊?我和彭迪、周萌想去看看你。

        长安,你两天没来学校了,我们都很担心你。

        长安,快点好起来吧!

        【周萌】:

        长安,好好休息哦,我们等你回来。

        长安,你应该会没事吧?你在我心里一直很厉害,绝对不会有事的,希望你只是没有时间看短信。

        【彭迪】:

        注意身体哦兄弟。

        长安你快点回学校啊我想死你了,唉你不会昏迷在医院了吧,电视里都这么演的,是不是要给你献血?我是o型血,需要血就找我。

        你再不回信息我报警了!

        【段寅】:

        长安,请快点好起来,我还没有感谢你……

        【宥光】:

        宝宝,对不起,这次我会离开久一点。

        查看前面十来条短信的时候,你嘴角还带着笑意,一边回复短信向朋友们报平安,但翻到最后一条宥光发来的短信时,脸上的笑容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你昏睡整整四天时间,他只发了这一条短信,发送时间还是电影院事件的那天晚上。

        之后再也没联系过你。

        被在乎的人忽视了。

        你看着那条短信发呆,心底一股难言的滋味扩散开,蔓延到四肢百骸,烦闷乏力。

        如果是平时,你恐怕不会有什么感觉,但睡了四天醒来,发现所有朋友都在关心你,唯独他没有任何反应。

        这对比也太清晰、太明显了。

        直到小灵通响了一下,显示段离思发来短信,才让你回过神来。

        你呼出一口气,先取消查看段离思的信息,给宥光回了条短信。

        【宥光,我昏睡四天你都没问候一句,太过分了!看到短信尽快来找我,不然咱们友谊的小船就要翻了。】

        短信成功发送,你才点开段离思发来的短信。

        他是恭喜你身体康复的。

        随意闲聊了几句,你收拾收拾书包,去学校上课。

        上学路上,你手痒拆了绷带,发现伤口竟然已经愈合得差不多,只剩一条条浅浅的白痕,用不了多久就会消失得和没有过伤口一样。

        四天时间,伤口竟然恢复得这么快,你愣了半天才接受这个事实。

        你身上,也许正在发生什么。

        但没有头绪,难以追究。大概是被母亲和宥光惯坏了,你不可能做出自我伤害行为去测试这种愈合能力是怎么来的、以及会不会再次快速愈合。

        扔掉绷带,把这事记下,便不再理会。

        回到学校,一群同学围着你团团转,对你表达关怀。

        至于林曦之的座位,还是空着的。

        他这个病假比你请得还要久。

        下午的时候,彭迪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束白玫瑰送给你,说是祝贺你身体健康。

        值得一提的是,这束白玫瑰在送到你手里之前,已经被彭迪挑了几朵开得最漂亮的抽丨出来,送到陈媛媛和周萌手里,到你手里的时候,一束九朵白玫瑰变成了六朵,你哭笑不得。

        你醒来的第二天,宥光没有回信。

        第三天,依旧没有回信。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你从生气变成了担忧,时不时看看小灵通有没有收到信息。

        你们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过。

        你忽然对宥光的那副面具没有那么抵触了,如果下次再见,就算不戴上他的面具,也要把面具留在你这里。

        直到第十天,你正在上课,小灵通屏幕亮了一下。

        你顾不得老师就在前面几桌的位置走来走去,拿起课桌里的小灵通查看短信。

        是宥光发来的。

        【宥光】:宝宝,等这件事之后再和你解释。

        找到你说的“眼睛”了,晚上去平台街。

        你目光微凝,不知不觉将小灵通举了起来。

        是母亲在找的“眼睛”怪谈,宥光竟然找到它了吗?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74967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