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92章 眼睛3

第92章 眼睛3


他的眉眼、脸型,  和宥光长得有些像。

        你将他扶到路边的长椅上躺着,看着他的脸,越看越觉得像。

        原本他脸上总是挂着笑,  宥光很少那样笑,再加上只是三五分相似,便显得不太一样,你也没有仔细看过林曦之的长相,  因此直到现在才察觉。

        是巧合吗?

        加上今天关于“眼睛”的事情,  这巧合会不会有点多。

        你忽然想起什么,俯身,手指贴在林曦之的颈侧。

        柔软的皮肤。

        虽然微弱、但的确在跳动的脉搏。以及比常人低许多的体温。

        你不甘心地看他一眼,  他紧紧闭着眼睛,  唇角微抿。

        昏迷后,神情也和宥光很像。

        努力忽略掉被“眼睛”注视的慌乱和恐惧感,  你伸手在林曦之身上摸索,  试图找出点什么证据,比如属于宥光的线索。

        你怀疑宥光和林曦之之间有关联。

        甚至有没有一种可能,  林曦之就是宥光。

        如果是宥光的话,  他一定带着宥光的小灵通。

        手刚摸进林曦之的裤袋,他动了下,  发出两个字音,  但很快含糊不清地将字音咽了下去。

        你没听清。

        “……长安,  你……你在干什么?”

        他迷蒙地抬头,  看到你蹲在他旁边掏他裤兜。

        你几乎睁圆了眼睛,  手飞快从他裤兜缩回来,  结结巴巴地说:“没、没干嘛。”

        怀疑在没有得到证实之前,  都只是怀疑,  你搜查线索被抓了个现行,尴尬加上被许多眼睛注视的感觉,几乎要爆炸。

        “你脸好红。”林曦之说着,那副像是刻在脸上的笑容又挂在他脸上。

        “是吗?哈哈……你脸好苍白,刚才晕过去了,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难受?”你干笑两声,飞快转移话题。

        “没关系,我还能坚持。”

        “那挺好的。”你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坐起身来,虽然还是很虚弱的样子,但好歹意识清醒。

        他指了指身旁空出来的位置:“长安,你也坐。”

        “好。”

        你坐下。

        低头,看着水泥地,神经紧绷。

        两人相顾无言。

        水泥地时间有些久了,裂开一条缝隙,一只猩红的眼睛缓缓在缝隙里睁开,注视着你。

        它的目光像带着嘲弄和厌恶的熟识之人、又似乎是眼含批判的陌生路人、高高在上带着审视的身边人、充满恶意准备伤害你的恶人、亦或者是满眼怨毒的恶鬼。

        再细看,那只眼里只有冷漠。

        仿佛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你对这个世界的臆想和错觉。

        你呆愣地和它对视着,满脑子都是刚才伸手掏林曦之裤兜被发现的尴尬。

        他会不会以为你要趁他昏迷偷东西?

        “林曦之,我刚才……”你试图狡辩。

        他微笑着看你。

        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我刚才只是想找你的手机,给你家人打电话,告诉他们你昏迷了。”

        你慢吞吞编完理由,忽然灵光一闪,拿出自己的手机:“我还没有你电话号码呢,我们交换电话号码吧!”

        说完等着他拿出手机。

        但林曦之平静地说:“我没带在身上。”

        “你可以把号码告诉我。”

        “……不记得号码,下次吧。”

        这么巧的吗?

        你越发怀疑,表面不动声色:“好吧。”

        一边翻开手机短信,给宥光发去信息。

        【你去哪了?我没看到你,我被“眼睛”缠上了。】

        发送成功。

        林曦之身上没有短信送达的声音。

        你不死心地点击拨打宥光的电话,眼角余光一直注意着林曦之的动静。

        猛地转过头看向他,果然他正看着你的手机屏幕,被抓了个现行。

        他面不改色,脸上依旧挂着笑:“你在给朋友打电话吗?”

        “嗯。”

        “真好,我也想和你做朋友。”

        “……”

        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这种程度根本没办法试探出他是不是宥光。

        不过仔细想想,如果是宥光的话,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伪装成人类接近你,并且隐瞒你,对他来说有什么意义吗。

        好像很没必要诶。

        而且宥光怎么会长出这么多弯弯肠子,指不定是你想太多了。

        你叹了口气,顺着林曦之的话问:“所以你为什么想和我做朋友?班上那么多同学,他们很乐意和你当朋友。只要你想,可以拥有很多朋友。”

        他愣了一下,没有回答,靠着椅背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也许在想该怎么编一个合适的理由回答你。

        这样的反应,还是让他继续待在宥光嫌疑区吧。

        你忽然察觉到什么,抬头望去。

        远处,一道白影飘过,几秒后便来到眼前。

        她垂着头,长发散落,目光直直地盯着你。

        “妈妈。”

        你站起来,低声问:“感受到了吗?”

        感受到那些注视着你的眼睛了吗?

        你身上有来自母亲的怪谈力量,一直没能彻底根除,每隔一阵子母亲就会对你身上来自她的力量进行清理,也因此,当别的怪谈和你建立联系后,也等同于怪谈和母亲建立了联系。

        母亲点点头,她今天的脸色格外阴冷,皮肤逐渐呈现出灰败的颜色,所站立的地方周围侵染上一层照片褪色的灰暗和模糊。

        和黄昏的晚霞格格不入。

        “眼睛……”她低语,低垂着头,从发丝间探出目光,缓缓扫视那些阴暗与缝隙。

        你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只见母亲目之所及之处,一只只猩红的眼睛在黑暗中褪去,紧闭起来。

        注视着你的目光减少许多。

        但当她移开视线,阴暗与缝隙中,一只只眼睛再次睁开,死死盯着你。

        所有注视又回来了。

        它们只是暂避锋芒。

        母亲察觉到这点,她几乎是眨眼间就移动到一处阴暗旁,伸手便抓过去。

        什么也没抓到。

        那些眼睛永远存在于更深的黑暗之中,无法被捕捉。

        亦或者,目光本就没有实质。

        母亲接连换了好几个方位,却始终没有抓住哪怕一只眼睛。

        你感觉到她的愤怒。

        她奈何不了这只怪谈,虽然这只怪谈也无法伤害到她。

        整条街道都变得冷风阵阵,打着旋的风将地上的碎纸屑卷到半空中,再抛下。

        街上原本就没几个的行人匆匆离开,他们也许没察觉到什么,但本能驱使着他们加快脚步,远离这片区域。

        你看向坐在长椅上的林曦之。

        他睁大眼睛望着母亲,脸上浮现出震惊害怕的神色,身体后缩。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处于恐惧中的普通人。

        你不死心地问他:“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话刚出口,你就觉得这话不对,怎么像是问“你还有没有遗言赶紧说出来”。

        好在林曦之没这么觉得,他张了张嘴,低声说:“……你和我做朋友的话,我不介意你母亲是怪谈。”

        ?

        你承认,你的表情有那么两秒钟失控。

        但是这家伙是不是有点太不正常了。

        每当你觉得林曦之和宥光没有关系,都是你想太多的时候,他就能把你的怀疑拉回去。

        正常人谁会说这种话!把怪谈当做一个平平无奇的类型来看待这种事……还有拼命想和你做朋友这个问题……

        破绽很大好吗。

        除了宥光,你想象不出来还有什么怪谈或者人类能对你做出同样的事情了。

        但是现在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这两个人之间的联系,一切都是你的猜测。

        要是被你发现,林曦之真是宥光假扮的,绝对饶不了他!

        你表情逐渐扭曲。

        林曦之见你表情不对,目光转了转,改口道:“我好累,那些眼睛一直看着我,我不能做任何事,睡着也会很快惊醒……”

        你稍微收敛了下表情,看向母亲。

        她的目光不断扫向阴暗与缝隙中的眼睛,试图“捉”住它们。

        但没有成效。

        你轻声问:“妈妈,怎么样?”

        等了半晌,才听到她带着冷意的声音:“我会抓住它的。”

        她顿了顿,转动脑袋看向你,柔和了许多:“宝宝,忍耐一会。”

        “我没关系。”你还能撑得住:“我们先观察它的特性,再抓住它。”

        母亲没有异议。

        你垂眸,问坐在旁边的林曦之:“你还能坚持吗?”

        他脸色苍白地点点头。

        “我先回家想办法,等找到解决方法了会联系你,你不要害怕。”你从书包里拿出纸和笔,蹲在长椅前写下一串号码。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有事情可以打给我。”

        “好。”林曦之接过纸条,欲言又止。

        “怎么了?”

        “没什么。”

        你和母亲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还坐在那里,望着你的背影出神,你回头正好与他目光相对。

        他怔了一下,嘴角挂上笑意,和之前每一次笑容一样,弧度恰到好处,显得温柔友善。

        也显得……和宥光没有相似之处。

        “眼睛”的注视,起初只是让你觉得恐惧和紧绷,随时警惕着。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你变得敏感,你会突然回过头,看向空无一人的背后。

        有时候也相反,你回头看去,后面全是陌生的行人,难以分清恶意的视线是“眼睛”带来的,还是行人向你投注过来的。

        不管在做什么,都无法摆脱它们。

        时间久了,你甚至产生了幻听。

        那些恶意的视线窃窃私语,用模糊不清的声音讨论着你的一切,一切坏的、不好的词语都用在你身上。

        哪怕是睡着也无法摆脱它们,即便睡得再熟的人,也会神经紧张地醒过来。

        你尽量不使用能力,去感受和观察“眼睛”的特性,希望能找到办法破除。

        “眼睛”却除了在黑暗和缝隙中窥视你,数量不断增加以外,没有任何举动。

        虽然无时无刻的窥视本身已经足够折磨,但它们不会直接伤害你。

        它们……

        想让你在崩溃中,独自死去。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74967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