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93章 眼睛4

第93章 眼睛4


虽然明白了一些“眼睛”的特性,  但没有找出击破它的办法。

        它的力量不强,仅仅是存在着,无法损伤你身体的任何部分,  哪怕是一根毛发。

        正因为如此,  难以找到它的破绽。

        忽视“眼睛”也许是一种方法,但你无法做到,只能挨个使用能力来对付眼睛。

        对着“眼睛”使用“忘记”的能力,没有效果。

        而使用规则能力后,  不管说出什么样的规则,  “眼睛”都只是暂时离开。你为了避免规则能力随着时间自动延伸出第十条,从而走向失控,  只能在一定时间后取消规则,  这个时候,眼睛会再次出现。

        它就像草原上的鬣狗,  盯上猎物便不会轻易放弃,  直到将猎物消耗至死。

        “伞中世界”同理,  撑伞时不见它们,收伞便能看到它们从黑暗与缝隙中睁开眼睛。

        “吝啬鬼”的能力没用。

        最后,  你拿出魔术师礼帽,从礼帽里抓出几只红眼睛的兔子,让它们盯着那些“眼睛”。

        与兔子对视的人会做噩梦。

        你不知道“眼睛”会不会做噩梦,但在与兔子对视之后,  它们像是受到刺激,  形状变得扭曲、狰狞。

        更让人难受了。

        期间,宥光给你发了回信。

        【宥光】:有点事情被拖住了,  在家等我,  我来找你。

        你看着有点生气,  故意没马上回消息。

        紧接着又有陌生号码给你发来短信。

        【陌生人】:长安,我是林曦之。

        你给他设置了备注,回信。

        【我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你现在感觉如何?】

        “眼睛”怪谈和你建立联系之后,无时无刻都存在着,被注视的人始终保持紧绷的状态,非常消耗精神。你只有在使用能力后才能获得短暂的放松和休息,即便是这样,现在也觉得难受极了,情绪很暴躁。

        林曦之被“眼睛”盯着的时间比你久,他不像你可以使用能力得到喘息,是怎么能坚持到现在的?

        虽然他虚弱、他晕倒,但他对自身的安危不是那么着急的样子。

        很难不怀疑啊。

        【林曦之】:不用担心,我还能坚持。

        你看着短信出神,思索着宥光和林曦之到底有没有关联。

        “嘭!”房门被某种东西砸得响了一声。

        熟悉的声音。

        不仅是你对这个声音熟悉,连母亲都熟悉了。

        皮球砸门的响动。

        母亲看了你一眼,便将门打开,比之前每一次开门的动作都快。

        她对“眼睛”怪谈束手无策,见你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大概想看看宥光能不能让“眼睛”受到制裁。

        “宝宝。”宥光在门外轻喊。

        没有你用影子去“接”他,他不能离开楼梯。

        你看着门,没动。

        “宝宝?”

        没人应声。

        母亲静静地站在门口,你拿着手机不说话。

        宥光也沉默了几个呼吸。

        他知道你在家,你也知道他知道你在家,但你就是不应他。

        “宝宝,是我不对。”

        “你惩罚我。”

        “别不理我……”

        他声音越发低沉,你听出他的难过了,心里还是有气,走到门口,冷冷地看他。

        但这一看,却发现宥光整个身体都有些透明,身体的边界线像是虚虚画上去的,表面呈现出一种破败的灰白色。

        “你怎么了!?”你惊道,连忙上前几步,想仔细看他的状况。

        宥光紧紧盯着你:“宝宝,你不生我的气了吗?”

        你脚步顿了顿,目光还是绕着他打转,嘴上却说:“生气,给你发短信你都不回。”

        “我……”宥光垂眼,看起来多少有点心虚:“我再也不这样了,你别不理我。”

        你不满:“是你不理我!”

        他抿了抿唇,说不出话来,突然想到什么,摸出手机飞快按了一通。

        你眼睁睁看着他现场找补给你发短信,兜里的手机随着他那头短信送达,不断响起提示音。

        【宥光】:宝宝,我错了。

        【宥光】:之前是我不好,我以后很快回你的短信。

        【宥光】:你昏睡四天的事情我很担心。我想和你解释,电影院里吞噬的规则维护者数量有些多,我陷入了沉睡,直到给你发短信那天才醒来,然后碰到了“眼睛”,就没有来找你,也没来得及和你好好说话。

        【宥光】:你到达平台街的时候,我没办法出来,没有告诉你我在哪,对不起。

        【宥光】:让我来解决‘眼睛’吧,是我不好,错估它的蔓延速度,来晚了,让它伤害到你。

        你就站在那看他一条条编辑短信再发送给你,直到他发完,才偏过头冷哼一声。

        “宥光,没有你这样道歉的。”

        同样的道歉方式还妄图用两次,你看起来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吗。

        但是他看起来好可怜,应该在什么地方吃了不少苦头,身形都虚了。

        “以后再这样跟我道歉,就不管用了。”

        宥光抬眸看你,认真道:“再也没有下次了。”

        你点点头,算是揭过此事,问出一直想问的话:“你怎么弄成这副模样了,还好吗?”

        “别担心,过几天就好。”

        宥光说着,目光看向你的母亲。

        “我要带宝宝去没有其他人类和怪谈存在的地方,才能清除‘眼睛’。”

        母亲的视线透过长长的黑发,盯着宥光看了好几分钟,才微微点头,同意。

        虽然她很想亲自解决“眼睛”,但她更在意你的安危。

        宥光朝你伸手,带着你在楼梯上踏出一步。

        顷刻间,天地间扬起了风,来回吹刮在你身上,带起发丝和衣角。

        你睁眼,看到的是天边的云和青灰色遥远的山峦。

        低头,便是万丈深渊。

        你站在山顶。

        你记得这里。

        小时候宥光带你来过,那次他想把你从母亲身边“偷”走,你还在这的石阶上摔掉了一颗门牙。

        “在找什么?”宥光问。

        “那颗门牙。”

        “……”

        可惜没找到,山顶上风很大,也许那颗牙齿早就被风吹落山底。

        虽然站在宥光身边让你觉得很安全,但阴暗与缝隙中从未断去过的视线还是很让人难熬。

        你收回心思,回头看向宥光,说道:“我试了好多种方法,对‘眼睛’效果不大,它的特性难以找到破绽,你有解决的办法吗?”

        宥光点头,有些得意地翘起嘴角,即便是身形有些虚幻,黑沉的眼睛也蒙上一层莹润的光:“我是它们的克星。”

        听到有办法解决“眼睛”,你也放松下来,笑着说:“这么厉害啊?那我得好好说给妈妈听,她应该很希望‘眼睛’得到毁灭的结局。”

        他朝你靠近,伸出手指,修长的指尖淌下一滴如同墨汁的黑,滴落在你的影子里。

        紧接着,他整个人眨眼间消失,似乎随着那滴如同墨汁的黑滴进你的影子里,迅速融入。

        随着他的融入,你的影子散发出强烈的冷意,飞快向着四周扩散,变得黑沉,散发出深渊的气息。

        你看着自己的影子一寸寸蔓延,这种蔓延并非是顺着现实中的物品延伸,而是围绕着你,将你脚下、头顶、前后左右,每一个方位都环绕起来。

        很快,你的视野中只剩下黑暗。

        纯粹的黑暗。

        这样的黑暗无异于“眼睛”的养料,它们肆意的蔓延,在你的世界睁开一只又一只充满恶意的猩红眼睛,无论你看向何处,视野里都是眼睛。

        除了猩红的眼睛,便再没有别的东西。

        你呼吸一窒,感觉脑海中的每一根神经,身上的每一处肌肉,都变得紧绷。

        像是被拉到最长的橡皮筋、或是被吹大到极限的气球。

        只需要再加一点力气,就会瞬间断裂、炸开。

        甚至紧绷到浑身发麻。

        精神上的情绪,作用到身体。

        “宝宝,不要害怕。”你听到宥光的声音,不知是从何处传来的,又像是处处都是他。

        他说:“有我在。”

        轻飘飘的声音,却让你放缓了呼吸。

        “你仔细看。”

        他引导着你,抛开恐惧和厌恶,仔细去看黑暗中的眼睛。

        只见纯粹的黑暗中,一只只猩红的眼睛正被黑暗悄然吞噬着。

        即便有不断新生出的眼睛,却逐渐有些难以跟上黑暗吞噬的速度。

        它们藏匿于黑暗之中,却无法承受黑暗。

        从黑暗中滋生出来的怪谈,能躲避开让它们无所遁形的光,却无法逃离黑暗。

        只能等待着在黑暗中被吞噬。

        你喃喃道:“原来是这样。”

        这就是“眼睛”特性存在的弱点吗。

        垂在身侧虚握的手忽然被什么东西触碰。

        冰冷的、带着点柔软。

        它贴着你的指尖向上攀,攀至掌心时,轻轻翻转,延伸出五指,插丨入你手指间的间隙,与你十指相扣。

        你低头看去,却因为身处的环境太过黑暗,除了那些眼睛,什么也看不见。

        “宝宝。”

        耳后传来宥光的声音。

        他似乎站在你身后,贴在你耳边,呢喃低语:“不想离开我的话,我可以放下所有,像现在这样,永远在你身边。”

        他好像变成了迷惑人心的海妖,让人心荡神摇,即便清楚的知道他的危险,也忍不住想靠近,答应他的一切要求。

        “一刻……也不分开。”

        他低低咬着字音,少年独有的清脆声色变得缠绵惘然,像一层层蛛网缠在身上,纠缠不清。

        恍然间,你连自己的心跳都听不见,耳边只有他的声音。

        有那么一瞬间,你几乎要答应他,张口吐出一个“好”字。

        “宝宝……”

        他轻轻喊你,在黑暗中等待你的回答。

        你张了张嘴,刚要回答,一股凉意至地底蔓延而上,传递到你身体中,让你一个激灵,整个人忽然变得无比清醒。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72130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