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96章 吃了就不难受了

第96章 吃了就不难受了


他直直地盯着你,  你没有半点避开目光的意思。

        时间仿佛过去很久,又似乎只过了几分钟。

        他的眼睛像是形成了漩涡,一圈圈将你沉溺进去。

        从眼瞳最外圈的黑色边缘线、再到花纹奇异的虹膜和里面细碎的光,最后是深黑的瞳孔。

        睫毛微微颤动,  弧光在眼睛表面晃动,  上面虚幻地映出你靠近的双眼,连睫毛也清晰可见。

        你怔住。

        只因你看到,  在他瞳光的反射中,  那双眼睛清澈真挚,  专注得像是在看心中最宝贵的存在。

        还以为表达出来的不及心中十分之一,  原来眼睛竟会主动诉说答案。

        宥光忽然晃开你的手,将头深深埋下去,只留额前的碎发对着你。

        “嗯。”

        他声音闷闷的。

        目光微转,你看到他变得透明的耳尖。

        ……脸红了吗?干嘛突然害羞,  搞得你也有些不自在。

        两人静悄悄站在楼道里,谁也不说话,谁也没离开。

        都有些无措。

        直到上课铃声响起,将你从这种奇怪的不自在氛围中解救出来。

        “我、我要去上课了。”说出来的话竟然有些打结。

        宥光好像点了头,又好像没有,  你记不太清楚,  你跑得有些快,  一路冲回教室,眼睛不记得路上看到了什么,  也不记得原本打算多为难一下宥光和林曦之身份这件事。

        你回到教室的时候,  上课铃声刚停。

        过了几分钟,  老师前脚进教室,  林曦之后脚才跟着进来。

        你看了他一眼,  想到他是宥光,想到刚才楼道里的事情,那种不自在的感觉又从心底升起,连忙移开视线。

        这节课老师讲了道题型,就让大家自习。

        你做了两道题便有些发呆,手撑着脸侧,目光不知不觉往林曦之的方向移。

        却不料恰好与他的目光相撞。

        你还没反正过来,他便眨了下眼睛,飞快移开视线。

        被他发现了。

        你也心虚似的连忙收回目光。

        莫名的紧张。

        他是宥光诶。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林曦之走过来:“上节课下课我从厕所出来就上课了,所以……”

        你低头盯着课本,不看他,胡乱点点头,打断他的话:“嗯,我知道,没事,下次再说。”

        “那……”

        “我有点困,想睡会。”你趴在桌子上,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和他接触。

        “长安,你不去食堂吃饭啊?”彭迪站在教室门口喊你。

        完全忘记第四节课下课后是午休这件事了。

        你又站起来,目光不经意扫过林曦之的脸,总觉得这张脸和宥光的脸越来越像,他原本正看着你,你站起来后,他迅速移开视线,你也将头转向一旁。

        “我去吃饭。”你语速飞快。

        “嗯,好。”他埋着头连连点头,像小鸡啄米一样,还侧过身给你让出路线。

        有点奇怪。

        你们都有点奇怪。

        你越过他朝彭迪走去,边走边深呼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抬起手背贴着额头试温度。

        有点烫。

        你一定是生病发烧了。

        直到走到彭迪面前,你们打算一起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你忽然顿住,回头问:“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宥光的人类身份,也许应该大概可能,是需要吃饭的吧?

        他一副病殃殃的脸色,半个月前还咳出血,这样的身体真的不要紧吗。

        林曦之愣了一下,点头:“要。”

        去食堂的路上,你们都没说话,彭迪侧头看你一眼,又侧头看你一眼,视线又略过林曦之。

        他没忍住,用手戳了戳你,朝你挤眉弄眼。

        你没明白他的意思,低声问:“干嘛?”

        彭迪凑过来,低声:“你跟他怎么怪怪的。”

        你微微睁大眼睛,偷瞄一眼林曦之,确定他没有往这边看,声音更低了:“很明显?”

        “超级明显,都像做贼一样,你们干什么了?”

        “没干嘛啊……我可能有点发烧,你帮我看看。”

        彭迪眉头下皱,眉尾挑起,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你一眼,伸长手探向你额头,停留两秒,再摸摸自己的额头。

        “好像是有点烫。”

        你松了口气。

        是发烧就没什么毛病了。

        合理。

        “……你们在干什么?”林曦之突然站在你们两人中间问。

        彭迪整个人吓得整个人往上一耸,反应过来后才惊魂未定拍着胸口:“你是背后灵啊,刚才还在那边,怎么转眼就到背后来了,走路还没声音,吓我一大跳。”

        你也被吓了一跳,心跳得飞快,只不过反应没有彭迪那么大。

        “抱歉。”林曦之微笑,不太有诚意的道歉后,继续问:“你们在干什么?”

        彭迪也没计较,说:“长安有点发烧,我帮他试试温度。”

        “是这样吗?”林曦之抬手,手背贴在你额头上,带着冰凉的、比常人低许多的体温。

        你愣住,没想到他这么不客气。

        他应该不知道你已经清楚他就是宥光,而作为林曦之,你明明今天才同意和他做朋友,双方哪有这么亲近的关系。

        笨蛋,不知道人类的友情需要循序渐进吗。

        “怎么样,是不是有点烫?”

        彭迪还在一脸认真地问。

        “嗯……是挺烫的。”林曦之眨眨眼,一本正经回答。

        你无语。

        他知道人的体温到达什么程度算发烧才怪了。

        不过看着他能这么自然的在学校,站在属于你的环境里,和你身边的人对话,你还挺欣慰。

        这是作为宥光无法办到的事情。

        也许这就是林曦之出现的原因?

        “长安,去看医生吗?”林曦之问。

        你头一歪,让开他的手:“没事,先去吃饭。”

        在食堂打饭的时候,彭迪食盘上的饭菜逐渐增多,他最近几个月食量大增,总算是开始长个子了。

        林曦之则选了些颜色鲜艳的菜系。

        你化身干饭人,几乎在往嘴里倒的速度,十分钟就解决干净所有饭菜。

        然后摸了摸口袋。

        旁边,林曦之默默递过来一颗糖。

        你没多想,接过糖撕开就塞嘴里。

        彭迪一边啃鸡腿一边看着你问:“你每次吃完饭都吃糖,有没有蛀牙?”

        你摇头。

        彭迪摸了摸腮帮子,说:“我都不敢吃那么多糖,我家铺子斜对面就是牙医诊所,里面有个哥哥,我跟他混得很熟,去他们诊所玩的时候经常看到那些蛀牙的人捂着嘴,表情可难受。那个哥哥就拿着尖尖的小锥子,在他们嘴里钻,发出‘滋滋’的声音,听得我牙酸。”

        你忽然觉得嘴里的糖不香了,牙齿隐隐作痛。

        “我以后绝对不去那地方遭罪。”彭迪最后总结。

        他倒是说完就没什么事,继续啃鸡腿,你含着糖不知道是该继续吃下去还是吐出来。

        转眼一看,林曦之正偏头瞅你。

        这让你想起宥光曾经拖着你去牙医诊所拔牙的事情。

        虽然他没有得逞,但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再发生。

        使不得。

        “噗。”

        你立马把嘴里的糖吐掉,包着卫生纸扔进垃圾桶。

        林曦之:……

        你:……

        对视几秒后,他默默转开视线。

        出完饭后,你回到教室,趴在桌子上睡觉。

        你身体好,发低烧的话,兴许睡一觉就好了。

        下午快上课的时候,班上的同学陆陆续续进教室,教室里变得吵闹,你才醒过来。

        醒来就看到桌子上放着一瓶水和一袋药。

        揉着眼睛有点迷糊,旁边来了个人影,拆开药,拧开水,递到面前。

        就差直接喂你嘴里。

        你抬头一看,林曦之对你微笑。

        你摇头。

        他弯下腰来,温声说:“吃了就不难受了。”

        “我不难受。”

        他无言以对,想了想,又说:“就一口。”

        又不是吃饭,还就吃一口。

        你沉默地盯着他。

        他眉头皱了又皱,欲言又止。

        要是宥光的身份,现在还有别的方式让你吃药,但以林曦之的身份,跟你也没有多熟悉,很难搞。

        最后,他只能把水递给你:“那你能多喝水吗?”

        这倒是没问题。

        你接过水,仰头灌一大口。

        “谢谢。”

        林曦之只好又把药装起来,叮嘱道:“不舒服就吃药。”

        说完他又递给你一颗糖。

        芒果味的水果硬糖。

        这种口味比较少。

        你接过,拆开糖纸塞嘴里,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关于蛀牙的问题。

        但是……

        吃一颗应该没事吧。

        肯定没事。

        你朝林曦之点点头,他笑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你顺手摸出手机看了看,发现宥光给你发了条短信。

        【宥光】:等你放学,一起走回家。

        你翘起嘴角,朝林曦之的方向看了一眼。

        他不知道你为什么看他,但很快将视线转向你,也朝你笑。

        这家伙真不嫌累,一会儿林曦之一会儿宥光的,是要无缝衔接填满你的世界吗。

        看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跟你坦白从宽。

        你低头,给宥光回信。

        【好。】

        没多久又开始上课,你趁着自习的时间把作业写完,放学后收拾书包,林曦之动作比你还快,收拾完书本就跑了,招呼都没敢跟你打一个。

        怕你拉着他又要“介绍朋友”。

        你没为难他,任由他直接离开。

        毕竟他还要赶下一场,以宥光的身份出现在你面前。

        背着书包晃晃悠悠走出教室,给予某人充足的换身份时间,身后有人叫住你。

        “长安,等一下!”

        你回头,看到段寅抓着书包带子有些紧张地看着你。

        “那个……放学要不要一起走?”他犹豫着问。

        你们回家的路线似乎有一段重叠。

        “还有就是,我下周日生日,可以邀请你来参加吗?”

        他看你一眼,飞快低下头。

        像是在等待审判。

        周围路过的同学偶尔转头看你们,他将头埋得更低了,耳朵逐渐烧红起来。

        真是个容易害羞的同学。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68364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