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97章 童言无忌

第97章 童言无忌


宥光已经约你一起回家了,  突然加入其他人的话,他可能不太习惯。

        你正要开口回答段寅,忽然感觉到一道强烈的视线落在身上。

        侧头一看,  宥光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楼道里,  一身黑衣,居高临下地望着你们。

        见你看他,  阴沉沉的表情才变得柔和。

        这家伙出现的时机可真巧。

        你看向段寅:“不好意思,  我和朋友今天有约,  不能跟你一路了。不过你生日都邀请我了,  我肯定去,让段离思把地址发给我就行。”

        “好的,  没关系,谢谢你能去参加!”段寅也许是被周围路过的同学盯得紧张,  手足无措到差点对你鞠躬,语速极快地说:“那、那我先走了,  拜拜!”

        说完绕过你匆匆跑了。

        你茫然地看了眼他逃离的背影。

        这么腼腆害羞,所以才被他们班上同学欺负也不会反抗吧。

        “宝……长安。”宥光喊了你一声,  将你视线拉回去。

        你走过去朝他伸手:“走吧。”

        他拉着你的手,  跟着你离开楼道。

        这里还离班级门口不远,学生陆续背着书包离开。

        你松开宥光的手,想把手收回来。

        他抓着不放。

        你轻轻挣了一下,  他握得紧,  没能挣开。

        你侧头:“宥光,  要不你松个手?”

        他茫然无辜的看着你,  脸上就差写个问号。

        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路过的同学开始注意到你们,  都走过去了,  还要回头看一眼你们相握的手,  再抬头扫视你们的脸,稍作打量。

        目光里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两个高个子男生手拉手挺少见,别扭。

        还不如勾肩搭背来得常见。

        看得你怪不自在的。

        其中偶尔还有几个同班同学。

        社死就在这一刻。

        你脑袋靠近宥光的脑袋,像说接头暗号一样,低声:“我不是小孩子了,在外面手拉手走路不好。”

        宥光沉思一秒,问:“会触犯人类法律?”

        “……没有。”

        “会被人类罚款?”

        “……不会。”

        他还知道关注这些,看来作为“林曦之”的时候没少学到东西。

        他很茫然:“那为什么……”

        “算了,没事。”你打断他的话:“我们赶紧走。”

        说完反手握住他,三步并两步,拉着他快步下楼离开教学楼。

        再解释一会,后面所有同学都看到了,还不如赶紧溜。

        走出学校,猫灵跳下树来,斜着眼睛瞅了眼宥光:“嗷呜——”

        宥光朝它点头。

        猫灵舔舔胡须,甩着尾巴在你脚边蹭一圈,转身动作轻快地跑了。

        又跑去别的地方玩。

        有宥光陪你放学,它便不管你。

        你刚想和宥光好好探讨一下,为什么在外面手拉手不太好的原因,他先开口问:“宝宝,刚才那个人是谁?”

        你低着头,边走边踢开马路边上一枚小石子,疑惑地问:“哪个人?”

        “想和你放学一起走的那个人。”宥光侧头看你。

        “他啊,是我同学啊。”你顿了顿:“小学一直和他同班,初中才分到不同班的,叫段寅,还是段离思的堂弟。”

        “你们是朋友吗?”

        “算是不熟悉的朋友吧,接触比较少,怎么了?”

        你察觉到宥光对段寅比对别人更加关注。

        宥光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没什么。”

        这样子不像没什么。

        他不说,你也问不出来。

        总归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你们懒懒散散走在路上,阳光逐渐变得昏黄,将你们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你回头看了眼,侧身抬起另一只手,对着影子比划。

        被拉长的影子里,你的手放到他的头顶,像摸圆球一样揉了一圈。

        宥光察觉到,回头,他的影子也动了动。

        你看到他的影子抬起手,放到你头顶上方。

        还以为他想效仿你,用影子拍你的影子,但头顶传来冰凉的触感和些微重量。

        你一愣,回过头来,抬头便望进宥光的眼眸里。

        他嘴角上扬,眉眼微弯,眼里是夕阳和你。

        微风拂过,撩动他的发丝,让他的眼睛、他的鼻梁、他的嘴角、他脸上的每一处线条和弧度,都生动无比。

        那风在他身上吹拂,又在你心中浅浅掠过。

        似乎留下些许微痕。

        你眨了眨眼,不自觉移开目光,半晌才嘟囔着:“摸了头不长个。”

        说着便歪头躲开。

        又前行一段路,宥光忽然问:“宝宝,你想长多高?”

        你警惕:“干嘛?是不是刺探情报?你别想作弊!”

        “……我才没有。”

        “你已经这么干过了!小狗都没你狗。”

        他偏过头不说话。

        你乘胜追击:“你不能变太高了,不然我都不想跟你走一块,显得我矮。”

        “……嗯。”

        你抬起握在一起的手:“还有,在外面不能手拉手,因为……”

        他盯着你。

        “因为……”你努力思考着要怎么合情合理说服他。

        “因为男孩子长大了就独立了,小时候要牵手,是心里有依赖。”

        宥光听完,停下脚步,脸色一沉:“你现在对我没有依赖吗?”

        ?

        你呆住。

        这话要怎么说。

        你们的感情不是依赖,但如果说友情里没有依赖也不对。

        看宥光那副你要是不好好解释清楚,就会立马翻车的状态,你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你努力组织语言,解释道:“不是,长大了要把依赖放在心里。”

        他阴沉的气息不见好转,抬手指向斜对面的两名路人,沉声问:“那个男人呢?”

        你顺着他所指望过去。

        一男一女,手拉手,笑嘻嘻,热恋中的小情侣。

        你扶额:“那是男生和女生在谈恋爱,谈恋爱手拉手很正常。”

        宥光阴着脸直勾勾看着那对小情侣,半晌没说话。

        那对小情侣逐渐觉得不对,环顾四周,直到看到浑身阴沉似恶鬼的宥光,连忙手拉手跑了,没几分钟就消失得没影。

        他这才缓缓问道:“你以后只和女生拉手?”

        声音里仿佛带着股冷气,要把人冻住。

        这话说得……

        你哪敢应啊。

        “没有。”你用力握紧宥光的手,一脸严肃:“其实我特别想跟你牵手,只是怕别人笑,刚才的话你就当我没说。”

        想了想,你补充:“我今天发烧了,不舒服。”

        你摸摸额头,瞬间连说话的语气都虚弱了几分。

        都快被这个一根筋的家伙逼成演员了。

        宥光转过头来看向你,气息霎时间变得平稳,像是暴风雨转晴,身边蠢蠢欲动的深渊气息也被抚平一般,缩了回去。

        他冰冷的手背贴在你额头上。

        轻声问:“怎么不吃药?”

        他又露出破绽了。

        你眼底划过一丝好笑,故意可怜兮兮地说:“没有药。”

        林曦之给的药,宥光不能知道。

        林曦之的药和他宥光有什么关系?

        你说没有就没有。

        这就是跟你生气闹脾气的后果。

        宥光:“……”

        他抿了抿唇角,无奈地说:“我带你去买药。”

        “好啊。”你点头:“我还想吃城东的麻辣烫,还有城南的烤鸭,带我去吗?”

        他点头:“嗯。”

        安安分分带着你去楼梯,四处跑。

        至于新买的药,你现在没有发烧,压根没打算吃,借口吃完饭再说就放到一边。

        结果两顿饭下去,你已经把药的事情忘记,坐在椅子上消食的时候,宥光拆开药拧开水,递到你嘴边。

        “吃不下了。”你偏过头去。

        他放下水,把你的脸掰过来,食指和大拇指分别从下巴往上,捏住两侧脸颊,微微一用力,你被迫噘嘴。

        你用力推他的手,推不开。

        于是盯着他,先发制人:“我不想吃药,宥光,你不要任性。”

        他充耳不闻,把药丸一粒粒放进你被迫撅开的嘴皮子里,等药丸都放进去后,手掌一合,捂住你的嘴,连带着下半张脸都被他手掌捂起来。

        免得你把药吐出来。

        你瞪他,他当做没看到。

        如果你不把药咽下去,他能一直捂着你的嘴。

        没见过这么喂人吃药的。

        你只好把药干吞下去,去扯他的手,嘴里唔唔地说:“松开,不然我揍你了!”

        宥光这才撒手。

        你连忙拿起水灌了几口,愤懑不已:“有你这么喂药的吗,你当喂狗呢?”

        他眨眨眼,摸出一颗糖撕开,就着半边糖纸放到你嘴边。

        干吞药粒卡得你喉咙都是苦的,没工夫跟他计较,张嘴就把糖吃了。

        糖刚含嘴里,就听到隔壁桌小情侣嘀嘀咕咕在说什么。

        本能地竖起耳朵。

        “……看见没?人家俩男学生相处都比你对我好,学着点!”

        “那两学生毛都没长齐,青屁股蛋子,他们懂什么啊,肯定没女朋友,不然哪能跟个男的这么腻歪。”

        “你说话能不能文雅点。还有,你要是有一半对我好,我至于跟你吵吗。”

        “那……我也那样喂你吃药?”

        “滚!”

        差点没让糖噎嗓子眼里。

        就不该听墙角,这地方是待不下去了。

        你提起书包,招呼宥光:“走了。”

        结果发现他也竖起耳朵在听隔壁桌讲话,你恨不得把他耳朵捂起来,连忙连拖带拽拉着他跑路。

        宥光一路上都在思考什么。

        直到快到家门口,他突然停下来,盯着你。

        你联想今天下午的一连串遭遇,心里有种极其不妙的预感。

        “宝宝,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如果觉得不当讲的话先不要讲出来。”

        你们俩几乎是同时说出一句话。

        双方都安静了一下。

        你觉得自己不应当话都不让人说,斟酌着、小心翼翼地问:“什么问题?”

        他皱眉,沉思、犹豫、迟疑,最后还是问出口:“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成为谈恋爱的关系?”

        你悚然一惊。

        他继续说:“人类长大后,谈恋爱变成了最亲密的关系。”

        你头皮发麻。

        不怕怪谈什么都懂,就怕怪谈一知半解!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67105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