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 第98章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第98章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宥光:“所以……”

        你脑袋一热,  感觉气血上涌全集中在头顶上了,现在肯定满脸充血爆红。

        宥光不知道谈恋爱什么意思,你还能不知道吗。

        顾不上那么多,  他张嘴还要说,你连忙上前一步捂住他的嘴。

        左右前后看看,  周围有几个行人遛弯,还好你们声音不大,  没人注意到这边。

        你略微踮脚,嘴几乎要贴到宥光耳朵边上,  声音压得极低:“别说了,  找个没人的地方说。”

        他不理解为什么,  胜在听话,  老老实实跟着你后面绕了一大圈,  找到个没人的角落。

        途中,  你不停拍自己胸口顺气。

        满脑子都是“从小玩到大关系最好的怪谈朋友竟然想跟我早恋”。

        这个冲击力太大了。

        站在墙边的角落里,不等宥光说话,你先问:“宥光,  你知道什么叫谈恋爱吗?”

        他点头:“知道。”

        你心里一梗,  完全不相信,  于是又问:“那你告诉我,我们的友情和谈恋爱有什么区别?”

        宥光看着你,  回答得同样认真:“人类谈恋爱的关系更亲密、能牵手、能住在一起,还能……”

        他忽然垂眸看地面。

        你接话,问:“还能什么?”

        “还能亲嘴。”他耳尖逐渐透明。

        你眼前一晕,  差点掐人中。

        这家伙都是怎么学来的,  连这种事都知道了!

        很想告诉他,  你还是个初中生,  不能亲嘴,但这不是重点,耐着性子说:“还有吗?在你眼里友情和谈恋爱还有别的差别吗?”

        宥光思忖着,语气坚定地冒出一句:“你只能和我谈,不可以有第二个、第三个人,否则……”

        你挑眉。

        否则怎么着?

        “就要打断腿。”

        你眼角狠狠抽了抽。

        他到底在哪里学了些什么东西!!

        他可能是觉得你害怕,轻声安慰:“宝宝,我不会伤害你,如果你和别人也谈恋爱,就让那个人消失。”

        “你、你等等。”你连忙打断他的畅想。

        再说下去就不礼貌了。

        得好好给他解释一下。

        “如果仅仅是这些差别的话,你还不理解谈恋爱是什么意思,朋友和谈恋爱完全是两回事,差别就像……就像你和我、我和妈妈之间的感情差别这么大。”

        宥光拢起眉头。

        “那是和友情完全不一样的感情,不可以草率的做决定,你还不理解。”

        你也不知道怎么说爱情的事情,只能这么告诉他。

        “而且我还在上初中,在人类世界里这个年龄不可以谈恋爱,那叫早恋,学校也不允许的。”

        宥光一知半解,疯狂消化你说的内容。

        你不着急,后背靠着墙,默默等他想通,以便随时解决他的思想问题。

        半晌过去,他突然抬头,看着你说:“你以后也不可以和别人谈恋爱。”

        “为什么?”

        他绷直唇角,脸色变得阴沉:“我会让他消失。”

        真凶。

        “我还小,这个事以后再说吧。”

        你不想胡乱给他承诺,这跟永远和他是最好的朋友不一样。

        如果没做到,不仅会让他难过,还会让你们之间的所有都失控。

        你很确信。

        宥光不满意你的回答,想说什么,你连忙转移话题:“明天周末,上次彭迪帮我值日做卫生,我答应周末和他去抓天牛,你想不想要一只?”

        “宝宝……”

        他声音低低的,唤你的声音像是在喉咙里打转,喊出来又收回去。

        瞬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不能接受你的敷衍,即便你觉得讨论这个话题让你脸上的热量居高不下,再次有种发烧的感觉。

        你只好认真道:“宥光,人类成长是有过程的,我没办法答应自己都不理解的事情。”

        他茫然:“你也不理解?”

        你点头。

        他沉默了。

        过了一会。

        “所以你要不要天牛?”

        “要。”

        你笑起来,正要回家,忽然想起什么,手搭在宥光肩膀上,边走边埋头凑过去说:“把谈恋爱亲嘴这种事忘掉,以后别人亲你也别看,走远点。”

        宥光:“?”

        “看了别人亲嘴,要长针眼。”你危言耸听。

        “什么是针眼?”

        “一种病。”

        “……我不会生病。”

        “你不会生病,可能会传染给我,我就生病了。”

        “……不看了。”

        第二天一早,你和彭迪在约好的地方见面,他骑了辆自行车等你,带了几个空盒子。

        你们买了两瓶水放自行车前面的框里,骑着自行车往郊外的方向去。

        你比彭迪高,体力更好,所以由你骑车载人,彭迪坐在自行车后座。

        他捏着你的衣角,时不时和你闲聊几句。

        “隔壁四班有几个人跟别人约架,就上周周五,约在学校后面,打到一半,教导主任带着几个老师去逮人,都被抓现行了。”

        “全被抓了?”你骑着自行车拐过一条街,穿过葱葱郁郁的树荫。

        风扑在脸上,穿过被扬起的发丝。

        “跑了几个,不过还是被供出来了。”

        “他们和学校里的人打架吗。”

        “有几个是学校的,还有几个混外面的,估计下周一就得被通报批评。”

        “叮铃叮铃~”

        前面有行人,你拨弄几下铃铛,从行人旁边经过。

        你们逐渐接近城郊,城郊的公路上少有车辆,道路两旁种满了树,茂盛的枝叶铺在头顶,只有零星的阳光透过树叶缝隙落下来。

        “诶,那里有果子。”彭迪指向一侧道路后面的小坡。

        小坡上几丛灌木矮树,上面结满指甲盖大小的果子,红得发亮,很漂亮。

        你一停车,彭迪就跳了下去:“这种可以吃,味道像小山楂。”

        他摘下一颗,尝了尝,招呼你也试试。

        有点酸,有点涩,微甜,口感偏粉,没有水分,还得吐核。

        太小颗了,只能吃个热闹,你兴趣不大。

        彭迪则卷起衣摆开始摘野果。

        你时不时帮他摘几枚,抬头打量周围的树,寻找天牛会栖息的树木。

        “长安,你知道咱们班上有人早恋吗?”彭迪忽然问。

        你心里一突,莫名心虚。

        虽然跟你应该没什么关系。

        “不知道。”

        “我也是才知道的,因为我看到他们两个下课在小卖部旁边牵手,王馨和李晓涯,然后才知道班上很多人都知道他俩的事了。”

        彭迪用一种宣布重大消息的认真劲告诉你这件事,连摘野果的动作都先停下来。

        “哦……”

        你不知道说什么。

        “长安,我看你经常收到情书,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没有吧,干嘛突然问这个?”你含糊不清的回答,摘了颗野果塞嘴里。

        “好奇呗。”彭迪咧开嘴,一脸八卦:“真的没有?”

        “怎么,你有?”你干脆反问。

        “嘿嘿。”彭迪摸了摸脑袋,有些害羞的样子。

        这下轮到你燃起内心的八卦,睁大眼睛问:“那就是有了,谁啊?”

        他红着耳朵,扭捏:“嗯……就是……”

        “我跟你说了,你别告诉别人啊。”

        “放心吧,我保证不告诉任何人!”

        “她还不知道,我不敢跟她说。”

        你笑起来,打趣道:“暗恋啊。”

        “嘿嘿,所以你绝对不可以告诉她!”彭迪表情丰富得你不知道怎么形容。

        又害羞又扭捏,想掩饰又想把自己心里的喜欢说给别人听,还生怕被更多人听到。

        “你这意思,是我认识的人?”你看着彭迪的表情,揣摩:“而且还挺熟的。”

        “我们都熟悉的人……陈媛媛还是周萌?”

        “嗯……”彭迪嘴皮子张了张,说了一个人名。

        太小声了,压根就是气管里发出来的声音,你根本没听见。

        “没听清,大点声。”

        “哎呀,没听清楚就算了!”彭迪扭过头去,背对着你薅野果。

        你回想他刚才的口型,猜测道:“周萌?”

        他猛地转过头来,超大声:“你千万不能告诉她!”

        “知道了知道了。”你连连点头。

        好奇地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彭迪搓了搓额头,说:“不知道,初一可能就有点喜欢了,反正就觉得她……可爱。”

        他的脸红得像个番茄,仿佛在不停往外散发热气,几乎要冒出白烟。

        你露出吃瓜的笑容。

        彭迪低头:“……上周三我脸上有东西,她告诉我的,还伸手帮我擦了。”

        “我不敢跟她表白,怕她不喜欢我。”

        “而且学校抓早恋很严,严重的还要被记过,对学习有影响,我想以后读高中了,或者念大学的时候,再告诉她。”

        你有些惊讶,竖起大拇指:“彭迪,你想得好长远。”

        彭迪薅着果子,认真地说:“都是我妈妈跟我讲的,她还跟我说了好多以后的事情,我才知道这些。”

        “我告诉她我有喜欢的人,她说她支持我,喜欢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要多方面考虑,才能迎接这份喜欢。”

        你忽然觉得小时候一门心思凹凸曼的彭迪长大了许多。

        大家都在成长。

        “不过我妈说的那些,我还是不太理解。”彭迪故意叹气道:“但我不敢早恋了。”

        你笑:“我也不敢。”

        野果摘得差不多,你跨上自行车,彭迪坐在后座,继续前行,寻找天牛。

        他的声音偶尔从后面传过来,说着他和周萌相处的事情,整个人像是逐渐冒出粉红色泡泡一样。

        太腻歪了。

        听着他讲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你从来不知道彭迪的心思也能这么细。

        手机突然响起来。

        有短信。

        你停下自行车,打开一看。

        宥光发来的。

        【宥光】:你们在聊什么?

        !

        你承认你有那么一瞬间的头皮发麻。

        仿佛被监视。

        但很快你反应过来,不是宥光在监视你,而是他看到你了。

        公路旁边的阶梯上,他正看着你。


  (https://www.biqudu.com/46132_46132327/9165579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