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沫以绳 > 第2章 心中的提马兰

第2章 心中的提马兰


“我说歇里廷那小子才六岁,就长得跟牛犊子似的一点都不可爱,你看麦梵这小不点多可爱,眼睛长得随他娘,好看!”一位背着弓的猎人手提两只野兔,跟旁边的伙伴放松自在地聊着天。

        “你可得了吧,你别因为小麦梵他娘好看,一直带着这小不点出去打猎。别人丈夫可是我们村的第一勇士,小心把你屁股砍开花。”一位长得小眼聚光的猎人,手里抱着睡着的小孩,侧头回应着自己的伙伴逗趣着。

        ……

        “麦梵!麦梵快醒来!”一声声穿耳入心的急切声,在小男孩的脑海中不断回荡。

        “是谁?”睡梦中的麦梵努力让自己清醒,却发现身体不由自己,眼皮根本无法动弹。

        “只有…五千多天…了,不…要忘!还有…阿娘!”话音断断续续,音量越来越小,越来越轻……

        “疼!”小麦梵一声奶气十足的叫喊,终于睁开了双眸,没顾着全身尘土,往四处望去。一个扫射猛然发现两个村里的猎人叔叔,正慌忙往前方奔去。就在这时麦梵心中咯噔一下,感觉到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娇小的身体迅速爬起,寻着猎人叔叔的方向而去。

        小麦梵平时贪玩的很,又时常跟村里的猎人叔叔出去玩耍,体力不比小狗差,但毕竟还是个刚记事的三岁孩童,根本跟不上前方两位成年人急促的步伐。幸亏这个方向是回村的方向,不会迷路的小麦梵中途停下喘了大口气,缓过来后再次追去。

        没过多久,被夕阳涂成血红色满框的天也渐渐暗了,村子石头大门的模样开始映入了小麦梵那湛蓝色瞳孔的眼睛里。随后进入眼眸的还有一群穿着红黑色怪异服饰的人,手上提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和火把,正肆意地破坏村庄。

        小麦梵见状全身紧绷,屏住呼吸,小巧的身体,熟悉地势巧妙地躲开了那伙人,钻进了自己的家中,可却没看到母亲的身影,一时间内心急切,眼眶占满泪水,不知所措地在一排排木屋到处乱窜。

        从地势来看,这一片小村庄处于两面临森林一面靠山一面靠水的丘陵地带。小麦梵从森林这面不断地往靠山的一方移动着。这小小脑袋瓜子通过从记事玩耍的一年多时间来,把这片三百多人的小村庄的模样倒是完全印在了脑海中。

        “不在这,也不在这,阿娘在哪呀?”小麦梵心中悬起一颗石头,心急如焚。他原地犹豫了半天,心中突然有了个明确的方向,那是平时不让小孩子玩的废弃石洞!

        不一会儿,待小麦梵就靠近石洞附近,便见到了那群红黑色怪异服饰的人,站在石洞前。大部分的是穿红黑色怪异服饰的人,且都用黑布遮着半个脸。但其中有两人突显另类,首先完全没用黑布遮着脸庞。其次他们长相虽说毫无特点,但一人是一身红黑分明半身铠甲装,一人是穿着丝绸华丽的中年人,一眼望去显得格外的突出。

        “该死,这种穷乡僻壤的小村庄真的有那东西吗?又是假消息吧,我们已经找了好几年了,连个屁都没摸到。”其中那位穿着红黑色铠甲的人不满抱怨道。

        “行了布莱多,这受了诅咒的远古布一族,如今已衰败散落大陆各处,却奇怪的是能在历史长河中经久不灭,想来定有一番道理。”穿着华丽的中年人安抚的同时,对后面的下手使了个眼神,示意开始排查其他区域。

        才没观察多久,不远处的小麦梵却是紧迫地等不下去了,看着那群强盗迟迟不离开,心中焦急万分。也不知何时那小脚情不自禁地迈开了步伐,像中邪一般往石洞小跑去。

        起初小麦梵本能小心躲避着绕边小跑,可靠近石洞前就不意外就被几名强盗发现了。而几名强盗见到一孩童出现,正准备去抓他时,蓦然间看似被封了没有洞口的石洞里,不知道从何地爬出了一个曼妙的身影。

        随即从石洞里喊出了一道带着急切明显压低着嗓子的话,“小麦梵他娘,别去啊,回来!”

        整个人像似被牵了线木偶的小麦梵,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阿娘,奔跑的速度一下子加快,短暂地躲过了旁边抓捕他的几名强盗,奋力奔向自己的阿娘。

        这才几个眨眼的功夫,小麦梵如同燕归巢,视线里只剩下自己的阿娘,双臂半张扑向母亲温暖的怀里。可这动作还没做完,小麦梵背后闪现出那名身穿红黑色铠甲的人,二话没说拿起手中的长刀劈向小麦梵。

        “不!”近距离目睹的小麦梵母亲,使劲全身力气蹬腿向前弹去,一把推开小麦梵。可惜的是,这一刀还是轻易地劈到了小麦梵的左手,那稚嫩的左手被完全劈断落地,而小麦梵随着母亲的推力惊恐地倒在地上。本以为这劈刀结束了,可这刀居然带着刀芒,使得攻击距离拉长,同时伤害到了小麦梵的母亲。

        “哈哈,我说这村就搜到几十号人,那么多房屋起码两三百号人,原来都躲起来了!布一族原来能幸存这世间那么久,靠的是这躲猫猫的招数,确实很精彩!”那名穿着红黑色铠甲的人提着刀手腕上的手绳发着刺眼的亮光,慢步走向小麦梵母亲。

        此时,小麦梵母亲胸口衣服包不住的一条长伤疤开始不断地渗血。可她坚强的表情如同未受伤一般,只见左腕上那手绳发着乳白色的微光,手中出现了一个古铜色的小杯子。几声低语后,杯里液体涌溢,二话不说涌向小麦梵。

        本来半身麻痹大量失血的小麦梵,整个身体居然片刻出现了好转,血一下子便止住了,小麦梵更是回过了神,但依旧只能保存着躺地的姿态,好在他努力下才摆过头望见了自己的阿娘。

        此时小麦梵母亲嘴唇泛白,可还是努力地微笑着,深知死神将近,却还是温柔地与麦梵对望。

        “唉,看来我布一族命数已定,你们要杀便杀,我们这没有你们说的东西!”此时从看似封闭的石洞陆续走出了一些人,其中领头的一个黝黑皮肤弯着腰,瘦骨嶙峋的老头低声喝道。

        “布莱多,这老头我来对付,你带人把其他都处理掉!”穿着丝绸华丽的中年人本在一旁看戏,不知何时已到红黑甲布莱多身旁,那被眼皮下垂半遮挡的眼睛,丝毫没有遮挡凝重的眼神。

        从石洞里的人逐渐涌出,纷纷挡在了麦梵母亲的身前,起码有二三十人身体的各个部位开始发光,细看都是一根根绳子做的饰品。

        “村长,是我们家对不住全村的人了。”小麦梵母亲手握铜杯,手绳泛起的光芒突然爆亮。“小梵,听着!我希望你活下去,找到爱你的人,才当三年多母亲的我,对你这臭小子还不够好,没保护好你。你刚记事,也许没几年就会忘记我,可以的话请千万别忘记我,我爱你”

        小麦梵母亲手中的铜杯飘向小麦梵,小麦梵突然感到身体开始下沉,迅速埋没到土地里。小麦梵感觉眼前一片黑,全身被一团光包围着。

        不知过了几时,小麦梵累了眼皮不听使唤地闭上,呼吸沉重有规律,这一觉必定是很沉很沉

        在梦里阿娘和大伙儿像往常一样辛勤农作,而小麦梵自己欢快地穿梭在一大片的提马兰中。

        对的,那是一大片的提马兰,是被阿娘常常称为归故里的神奇植物,只要找不到家的马儿不管多远,都会嗅到后立刻寻到回家的路。

        而小麦梵却从不理会提马兰有多神奇,他只知道提马兰有股诱人的香,含在嘴里特别的甜,这甜能到心里,塞满整颗心。

        此时耳边还响起了,他经常听到却听不懂的话。

        壮士仍未归,马蹄奔那花。窗外暮色凉,尸首朝布村。


  (https://www.biqudu.com/46108_46108885/9181173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