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沫以绳 > 第3章 能给个抱抱吗

第3章 能给个抱抱吗


小麦梵躺在大片的提马兰花海中央,身边没有了阿娘和邻居们的呼喊,笑容渐渐地凝固,心里感觉漏了一拍,等他缓过神,眼前的一切,改变了他。

        最起初左臂的空荡和残肢的酸痛感,一阵阵把他从虚幻中狠狠地拽了回来。是的,他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堆尸体的中央,这盛夏的花海是肉色和红色的。

        血血血血血,到处都是血。小麦梵连脸庞上都是血,他缓慢地站了起来,脑子像被钟敲了一般,停止了思考,耳边嗡嗡声不停歇地环绕着他。

        阿娘,小麦梵在恐慌中看到了自己的母亲,他小步走去,却因身体不协调,没几步就摔倒了。但他着了魔似的,往趴倒在地上“不嫌脏”的母亲爬去。

        “呼嘶~呼嘶~”大口大口地呼吸,小麦梵感到呼吸极度困难。当他使劲全力爬到母亲身边时,几乎就要力竭,可事实这才十米。但这不可能完成的十米,小麦梵做到了。身体的力量有时或许真的可以是来自心灵。

        “还好,阿娘是热的!肯定是睡着了!”小麦梵知道野猪野兔在失去温度的情况下,就代表的离开这个世界,因此他心想阿娘还没有离开这个世界,离开他。

        炽热焦灼的盛夏,这会在石头上打颗蛋估计都会熟,可笑的小麦梵,躺在母亲的怀里,等待着母亲的醒来。也许时间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概念,直至傍晚时分,他突然哇哇哭出了声。

        那眼泪是血色的,它混着脸庞上的凝固的血,流淌了下来。阿娘此时是冰冷的,突然的一刹那,他躲开了阿娘。阿娘正脸是贴地面的,他看不到更不敢看。

        他开始害怕,害怕这一切都是恶梦,他永远都醒不来。他的身体突然有了动力,他猛然起身,向村外跑去。更是一眼也没看,那全村的尸体,竟无一个活人。

        身体的不协调让他摔倒了几次,但也不妨碍他连滚带爬地再次站起来,远离自己的村庄。天色越来越黑,树林里满是漆黑。小麦梵并不觉得这比自己的村子可怕,经常出树林玩耍的他,倒能下意识根据高处月光下的明亮叶子,找准背驰村子的方向。

        身上的衣服被途径的树丛勾破了,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布,甚至还流了新鲜的血。小麦梵满不在乎这些,却越跑越快,直到快天亮了,就算拖着再也跑不动的身体,也要越走越急。

        湛蓝色的眼眸中,那涣散的眼神充斥着混沌。

        烈日总熬不过潮湿的森林,森林上方的天空颜色从暖色到冷色。才不一会儿,便乌云密布,几个矫健的脚步踩过同一块草地,直奔能挡雨的大树下而去。

        “这次还是不走运啊,森林里经常变天,连个招呼都不打,这可像极了我们的王,放着王位不继承,说周游四处就周游,说留下破嘉汶村就留下当村长。”一位穿着兽皮狩猎衣的壮汉满脸抱怨地把身上的包裹扔到了地上。

        “行了,王的选择不用你我操心,我们要做的就是跟随到底!”认真看便知道这是小队的头儿,鼻头刚挺,腮帮子大,立马出来打断这位壮汉的话。

        “切,我们待在这村子里一待就五年,甚至有人开始在此繁衍开来了!”抱怨的壮汉显然敬畏头儿,不敢直呼,抱怨时甚至不敢直视自己的头儿,拔出长剑,胡乱砍向旁边的树丛似乎想把不满全发泄出去。

        但没挥砍几下,小树丛里传出来了大口呼吸声。壮汉二话不说,绝对是个英勇之人,用脸探去。

        “戴森,不是那个头儿,有个断了手的小孩童,浑身是血!”这位兽皮壮汉,惊呼声震耳欲聋。

        “这看样子是受了很重的伤,身体力竭,导致发烧了,没一会儿就要下暴雨了,赶快先救人!”壮汉的呼喊,让整个队伍瞬间靠拢,叫戴森的头儿细心观察后,反手贴了下额头滚烫的孩童小麦梵,一把抱起,用大布盖上,示意一行人跟上,带走一股风,离开躲雨的大树。

        五日后。

        “王,这孩童如何了,五日已过,没见他出门走动啊!”当初急忙带麦梵回村请王救治的戴森,假装拿着扫把,心不在焉地打扫着院子,低头轻声向自己的王问道。

        “戴森,记住了我现在是嘉汶村的村长,我不希望我还有其他的称呼。”被戴森称为王的一正当壮年的男子,一身暗黄色粗布为衣,腰杆笔直,眼角线条干净有力,眉骨突出,眉峰如剑。“那孩子,像是被人及时救治过,残肢伤口虽还未痊愈,但并无大碍,淤血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额头已无烧烫感。只是这从昨夜开始,嘴边就没停止过碎碎念,眉头时不时紧凑,这心里的关卡,怕不知何时能解。”

        “好村长,那我先退下了。”戴森低头用余光看着自己的王,先行进了屋,反倒没有跟随,直接对空气回了一句,连忙离开院子。

        屋内陈设简陋却显得干净,小麦梵紧闭着双眼,右手拽着薄毯一角,躺在木床一动不动。胖乎乎的脑袋靠在竹枕上,奇怪的是松软的竹枕却没有过多变形受压。

        “小孩,醒了就吃点东西,从没饿过肚子,这感觉不舒服吧!”

        那位被戴森称之为王的男人,破口打破了寂静。

        小麦梵显然被说中了,饥饿感倍增,一直微颤的身体还是很老实的,肚子发出阵阵声响。尤其闻到了浓郁的热肉汤香味,不肯睁开的眼睛也悄悄地偷开了一道缝。

        “叫我村长就好。”自称村长的男人,一手拿过小碗肉汤,没几步走到床边,拎起小麦梵,让其坐在床上,眼神示意捧着小碗。

        咕噜噜小麦梵的小脸不见得比这小碗大多少,仰身整个脸埋在小碗里。

        村长正准备笑话这孩童喝得快,只见那渣都不剩的小碗扔向了他,碗在眼中瞬间越变越大,越来越近。不过显然这对嘉汶村的村长,只是举手就能抓住的小事,孩童的力道才多大。他抓住后,立刻望向有异象的小麦梵。

        “我知道你有疑问,但我们聊过之后,我想你给我一个温暖的抱抱,因为我还是孩子,此刻的我需要你!”麦梵轻轻甩了甩右手,眼中有神,光聚其瞳,却又显得默然的无比空洞。


  (https://www.biqudu.com/46108_46108885/9181173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