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沫以绳 > 第4章 村外那条老狗

第4章 村外那条老狗


夏季的炎热是不带风声的,黏糊至呼吸都能感觉到热气贴着肺,缓慢地流动。麦梵坐在木床上,淡定且从容,这是从松懒坐姿和松弛的眼皮看出的。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有没有慌了一下。”麦梵的说话方式骤变,不像是三岁孩童说出的话。

        “意外,但毛孩你连萦绳环都没觉醒,慌从何处说?”雍容闲雅的村长,眼神诧异的同时,身体平稳慢步靠近麦梵。

        “那就好,我现在要跟你谈条件,当然是等价交换的。”麦梵眼神坚定泛光,不像是随意说的。

        村长跟麦梵眼神对视,一声未吭,显然让麦梵继续的意思,但这一举动绝对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而麦梵竟然不以为然,稳又有序道。

        “其一我需要你给我准备三瓶种源固本培元液,我四年后会来拿;其二我需要你派人,带上我去你们不远处的布一村,替我埋葬家人;其三我四年后再来告知,要求绝对不过分!”

        还是依然无声,村长持续跟麦梵对视,双方皆不避让。

        屋内像是有层音障,完全听不到外头的任何声响,这静的可怕,若仔细听,屋内兴许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许久之后,村长低声破口道:“名字,为何?”

        “麦梵,十五年后碧波湾之役,我可破局,无我必败。”麦梵笑了,笑得相当有自信,这笑容出现在三岁的孩童脸上,简直感觉动物在学人,极度违和。

        “哈哈哈,有意思。”村长脸上的表情如石落水中一般瞬间泛起了涟漪,彻底动容了,这连他将要准备筹划,但未实施的计划都被知晓了,这世上可没有读心术,至少能对他成功使出的,这孩童绝对不简单。

        “那你是答应了?”麦梵拨动着自己嫩小的指头,彷佛在玩小玩具,一时没停下手来。

        一身暗黄色粗布衣的村长,没再多说话,小移几步,弯腰展臂,看似有力却极其温柔着把小麦梵环抱在怀里,回应了麦梵的要求。

        怀中的麦梵本要说些什么,却下意识犹豫了,深呼吸了几口后,把整个头埋进了。这一刻村长那细长还算白净的右手食指上出现了细致的褐色绳环,绳环泛起了光芒。顿时小麦梵感觉怀里温暖无比,可竟无一丝夏日的燥热。暖暖的很是温馨,小麦梵不知不觉闭上了双眼,这几日来眉头常锁,导致的头疼头胀也开始缓和,最明显的是眉头乃至脸部迅速进入自然松弛。

        时间或许只有对清醒的村长才有概念,等小麦梵醒来时,发现自己平躺着木床上,薄毯自然盖到胸前,侧头向屋子的窗外望去,这天居然刚刚微微亮。

        “小麦梵,你醒了?准备出发吧。”显然一换了一身干净的粗布衣的村长,坐在陈列简单的屋里桌子旁,手里握着普通的茶杯,时不时提起跟茶杯不一个色的茶壶往喝光的茶杯里倒。

        “这是去哪儿,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小麦梵左手拽着毯子,忍不住好奇地问道,这一听,声音虚且颤抖。

        小麦梵那胆怯无辜的眼神被村长余光净收眼底,不顾小麦梵轻敲了两声桌子。

        没到一个呼吸,屋门被打开,进来两个十来岁的小少年,那挺拔的身姿,走路有力,气息均匀,统一的黑色麻衣。

        皆是小麦肤色的两个小少年,其中一个一把拉着小麦梵的右手,强行拽着小麦梵出了屋子,后方另一个小少年,对着村长点了点头,跟着出了屋外。

        村长不顾小麦梵,坐着继续握着茶杯,眼神此时也对着手中的茶杯放空。心想果真不是一个人,有点意思,这点小恩小惠若能成为助力倒也不妨。这才刚想完,村长苦笑的摇了摇头,显然对其居然有了希望,最终怕不过是个玩笑。

        那力道虽大但却不疼,明显是小少年手下留情了。两个小少年一前一后,把小麦梵夹在中间,这产生的不可抗力,小麦梵就是百般不愿,也只能低头,驱使自己的双脚跟上,前方的脚步。

        走出毫无杂草的院子,那出于孩童的好奇心,小麦梵无意识地抬头观察起了四周。石头围成的小墙,以棕红色木头为主的矮小屋子居多,主干的道路上有整齐的石头铺的路。

        走了接近饮两杯茶的路,走到了有着六米多高的木门边,木门上写着小麦梵看不懂的三个字“嘉汶村”。这一路小麦梵看到了不少老老少少,其中有不少与身边两位小少年相仿年龄和服装的小少年们。更奇怪的是中途,小麦梵看到了一个长得大腮帮子大叔,对自己一个劲的微笑。

        当然内心满目疮痍的小麦梵,并不在乎这怪异的大叔,好奇心也在视线见不到大叔后,便泯灭了。

        这村头口的木门并没有关上,反倒木门边上有只毛量稀疏,脏乱又品相不佳的小黑狗靠着木门,双眼浑浊,再次引起了小麦梵的好奇心。

        “先喝口水!”在小麦梵前方的小少年拿出系在腰间水壶,话简却气足,大声喝道。

        有时候明显弱于他人,便会下意识服从,只到腰间高的小麦梵接过水,顺着喉咙大口喝下,溢出水流过嘴角未结痂实的伤口,湛蓝色的眼睛盯着黑狗不放。

        小麦梵后方偏瘦的小少年,观察这细微动作,轻耸了下肩,语随动出。

        “这条老狗,无人养,天天立在村门口。发春便与其他野狗□□,每次下崽后,崽子都被抢走。这么多年了,一次次地循环重复。说它可怜吧,它也没反抗过,更没离开过。”

        那没喂多少而涨着的奶挂在胸上险些拖地,跟骨瘦的身体形成可笑的对比。或许是小麦梵的接近,微微抬头跟小麦梵对视。双眼无神像是丢了魂魄,但后腿坐地前腿笔直地站立着微丝不动,若是换副模样,定认为是一条看门战犬。

        接着,小麦梵迈出了自己的脚步,走到了黑狗面前,用一种极其干净猛烈方式一把抱住了黑狗,而这个拥抱在他人的眼光却充满温暖。

        “狗狗这里是你家吧!”小麦梵把头埋在了黑狗身体的毛发中,让他惊讶感受到的是黑狗的毛异常的柔软,就像是阿娘的怀抱。这时毛量少和肮脏跟这一感觉构成了鲜明的强烈反差。

        出奇的是黑狗没有抗拒,也当然没有回嘴,但它回礼了,它把头靠在了小麦梵的肩膀上,贴紧小麦梵的小脖子,耳边传来的呼吸声,没有急躁,剩下的是温柔。

        没一会儿,小麦梵站了起来,回身对两位黑衣少年问道:“我们去哪儿?”

        “去你家。”偏瘦的黑衣少年回答完,看到那三岁的孩童脸上本还紧张痛苦的表情,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谢谢。”小麦梵露出了真切感激的笑容。


  (https://www.biqudu.com/46108_46108885/9181173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