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沫以绳 > 第5章 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

第5章 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


炎炎的烈日高悬当空,树林里不断穿梭着三人中,小麦梵带头前进。三个小时的路途中,小麦梵得知了两个黑色麻衣的少年的名字。淅沥,身型偏瘦修长,五官立体带着秀气,肤色麦黄;哗啦,骨架较宽,外观便能看出胸肌成型,肤色黝黑。

        “前面就是我布一村了。”小麦梵的表情开始凝重,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后头紧跟着的淅沥与哗啦,没有回应,但他们心中却丝毫没有看低这只有他们半身高的小麦梵。三个小时不间断地小跑,虽说速度不快,地形崎岖,植被繁多,多处灌木丛更不知道落脚何处。可出奇的是,带路的小麦梵仅靠缺了左臂的小小身躯,便能来去自如。

        三人持续移动,身边的植被覆盖率开始减少,前方出现一片靠溪靠山的矮小房屋群,布一村。三人进入布一村大门,一具具熟悉的尸体入了小麦梵的眼帘,他不自觉地低头望了望道路两旁长着的提马兰花,右手紧抓着衣角,头也不回得前进,迅速接近山洞。

        淅沥和哗啦,也早已开始跟着皱起了眉头,除了震惊屠村的事实,更是被那前些天雨后淋湿的尸体发出阵阵恶臭,薰得难以接受,着实无法适应。没走多久,前头的三岁多孩童麦梵在一个山洞前停下了脚步。

        地上的泥土沾满粘稠暗红色液体,显然前些天的雨水都冲刷不干净那场噩梦,小麦梵盯着眼前两百多具山洞前的尸体,此刻的情绪瞬间崩溃,他不懂该如何处理自己表情和动作,身体剧烈颤抖着。

        无一活人,这是淅沥和哗啦观察后得出的结果。本想给予小麦梵独处的淅沥犹豫后,还忍不住走近小麦梵,用手轻轻地搭在了小麦梵的头上。由于剧烈的抖动,使得小麦梵全身湿透,刚过正午的太阳依然毒辣,却灼烧不到小麦梵,他此时像是坠入了无底深渊,冰冷无比。淅沥心底漏了半拍,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哭出来吧,我们陪你!”话不多的哗啦低沉浑厚的声音,瞬间响亮整个山洞前。

        淅沥搭在小麦梵头上的手掌,不自觉地力度加大。

        几分钟后,两道泪痕划破小麦梵的脸庞,沾湿了嘴角带有结痂未愈合的伤。小麦梵开始放声大哭,跪倒在血泥里,缓慢移动着身子,一直爬到一女子跟前,用劲全力帮女子翻了个身。而这女子风姿绰约,五官精致,可惜面无血色,永远不会醒来。而小麦梵这一哭便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声音也逐渐减弱。这期间小麦梵全程带着抽搐的声音,问了三次连两位黑色麻衣少年根本无法回答的问题。

        “我怎么办啊?我没有了阿娘我怎么办啊!”

        “我怎么办啊?我没有了阿娘我怎么办啊!”

        “我怎么办啊?我没有了阿娘我怎么办啊!”

        泣停蝉鸣,这彷佛是山洞边靠近溪流的大榕树,演奏中的悲曲。小麦梵瘫倒下血泥地上,大口喘着气,情绪开始稳定。淅沥赶忙主动给小麦梵递水,将其移至大榕树下,生怕其晕眩过去。

        刚身靠大榕树下的小麦梵满身血红色,一把拽住正要起身离开的淅沥,显然小麦梵已不能说话,只是深深地跟淅沥对视了一眼,淅沥点了点头,小麦梵这才松手。

        树下的阴凉阻挡着烈日的折磨,小麦梵渐渐恢复了些少许力气。少存的记忆中,小麦梵明明不久前还跟着阿娘,与大伙儿在这里乘凉,说说笑笑吃着西瓜。对时间没有多大概念,宛如昨日,顿时鼻酸哭意涌现,却没有半点泪水可以挥霍,变形夸张的表情是对回忆的鞭打。

        在无人察觉中,榕树飘出一颗微小的米粒光团,落在小麦梵的肩上消散不见。

        小麦梵在现实与昨日的记忆中不断切换,当淅沥和哗啦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涣散的瞳孔才再次勉强凝聚。这二人各自手腕处的麻花状的绳环发散着亮光,小麦梵往他们身后望去,只见山洞前一个巨大的土坑,里面整齐的摆满了尸体。

        小麦梵完全没来得及惊讶,这二人动作是如此之快。淅沥把一块有血字的布,展开放着小麦梵的腿上,便道:“我说得你可能还听不懂,但你需要记得。布一村全部尸体为两百零八具,我猜刚才那是你的母亲,这块布从她手中发现”

        “谢谢。”小麦梵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平常阿娘的教导让他下意识的回答。

        夕阳西下,月亮高挂,巨大的土坑已然填实,小麦梵抓着最后一把土散在土坑上。淅沥和哗啦汗流不止,倒地大口喘气。半小时后,小麦梵带着淅沥和哗啦,回到了自己的屋内,简单的进食后,三人瘫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或许每天都会惊人的相似,酷暑当道,阳光早早烤着大地。三人在布一村口道别,小麦梵哭肿的眼睛只留下了一道可见的缝,身上背着哗啦给的一个背包,腰上系着淅沥的水葫芦。

        “麦梵,背包里有给你准备的匕首和一些干粮,我们就在这分开吧。别忘了四年后来找我们村长。”淅沥板着脸,并没有说那匕首是自己心爱的宝贝。

        “任务完成,朝太阳升起的方向出发吧!”哗啦话一如既往的少,可他露出了八颗牙齿的笑容,在阳光下格外灿烂。

        小麦梵略带着四年后之约的疑惑,没有诧异二人抛弃的,从心底里由心的感谢。二人深知小麦梵独活能力之强,又有村长不允许带回小麦梵的命令,憋着一口气头也不回地离去。

        望着二人的背影变成小黑点,直至消失在森林中。小麦梵回到家中,用不习惯的单手翻出了自家村猎人叔叔给自己做的弹弓和母亲爱做的番薯干,忍不住又留下了泪水。

        小麦梵抹了两下眼泪,把弹弓和番薯干揣进自己的衣服里。小麦梵猛吸了两口气,化作不哭的力量,还甚至时不时憋着气,小脸通红,不争气的眼泪才得已止住。小麦梵出于好奇,进入了村子的山洞。里面并不大,约三个屋子大小且没有其他的进出口。小麦梵发现除了散落在地的武器和像打火石之类的工具,再无其他。小麦梵没有久留,拿了两块打火石撒腿就往村外跑。

        这次头也不回的轮到了小麦梵,在村里待着的每一刻都是不快乐的。小麦梵要远离从有记忆开始,就赖以生活的故乡。

        小麦梵摸出了一块带有血字的布,心中默念着淅沥教于的读法。

        “活着,提马兰不止一处有。”

        布一村两面临林,一面靠山一面靠水。山珍野味,溪水甘甜。

        夏日的这一天唯一村里的活人,没入了森林中,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


  (https://www.biqudu.com/46108_46108885/9181173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