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沫以绳 > 第7章 黑且长

第7章 黑且长


落地枯叶卷袭乘风,沙沙声形成了森林中的浪潮,一浪叶又一浪叶叠叠不休。

        一红篝火上烤着几只油脂丰富的野猪腿肉,阵阵香味四处弥漫,仍风如何吹都散不去。小麦梵盯着眼前坐在石墩上的三个青年,默不作声,也半点没有想吃野猪肉的意思。

        三人为首的一男子,年纪似二十五六,沙色的卷发刚长过下巴,随意中分落脸蛋两侧,皮肤微糙,刚硬的国字脸,下巴略带胡渣,高大的身躯,隔着黑色长袖都能看出的宽肩和厚实胸肌,正是男人的象征,特别在豪爽笑声响起时,让人感觉直爽有亲和力。这个男人的名字,在伙伴称呼他时,准确地落入小麦梵的耳中,奥敦。

        而奥敦右侧的青年,明显比奥敦内敛许多,二十出头样子,褐色长袖长裤十分整洁,脸型略长偏瘦,远没奥敦的强壮,但小麦梵对他的警觉性最高,这青年眼神聚光犀利,坐姿端正,言语不多,时不时用修长手指玩弄的野猪体内挖出的暗红色木珠。

        “林彼,那弹珠威力见长啊,远攻我不如你,但走近了你这一纹木珠,你可得不到。”奥敦调侃地笑着,用手大力拍着右侧林彼的后背。

        烤野猪肉显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烤熟的,直至傍晚,由奥敦右侧的青年烤制后,才开始分割。

        说来这分割野猪肉的青年,同样看似二十出头,长相相比前两者算是十分寻常,但有几分跟奥敦神似,那唯有同样的沙色卷发,让小麦梵多看了几眼。

        小份的野猪肉递到小麦梵右手中,小麦梵没有犹豫,没有抵抗,他知道自身所处劣势,无声回应,大口撕咬野猪肉。起初只是当食物咀嚼吞咽,谁知肉香味美,弹嫩可口,汁水溢满手指,充饥物瞬间化为美食。来几个月的烂果瘦鸟,连之前的烤鱼都不值一提。

        吃完手中的小份野猪肉,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吸吮着带满油脂的手指。

        “科基,再给他切一块!”奥敦瞧见小麦梵的模样,立马把他逗乐。

        一顿丰盛的肉餐后,四人靠着篝火,小麦梵依然未说一句。奥敦三人,出奇的也没有询问小麦梵半句,只是自顾自地聊天与休息。

        突然,肚子一紧,小腹翻滚,小麦梵见事不好,撒腿往一边的树后跑去。三人见状开怀大笑,并未跟随。

        不一会儿,小麦梵低头红着脸,回到篝火旁自己的位置,以地上的枯叶为被,很快便入眠睡去。三人心中猜测并没错,这孩子太久没吃油腻的食物,便秘有些时日,肠胃有些不适应,这食物的油脂帮助润滑,便有了通便的作用,导致刚才一幕的发生。

        “暂时没问题,先带着吧。”林彼见小麦梵熟睡过去,轻声与其他二人说道。

        几日后,小麦梵跟随着三人,四处狩猎。依然的半字未说,但对待三人偶尔的询问,开始简单地点头摇头作为回应,有吃有喝,还能睡个安稳觉,结缔转瞬间悄然瓦解开来。而这几日的相处,小麦梵发现这三人,与其他普通猎人的不同处。这三人专找难应付的异兽,并且实力惊人,屡战屡胜,只是互相配合的默契相当生疏。

        当晚,篝火染红着四人的身子,去除了夜里的湿寒。魁梧的奥敦手中握着酒袋和科基一道靠在树下。林彼数着腰袋中的木珠,脸色微醺,显然也喝了些许的酒,自顾自地讲起了故事。小麦梵坐在地上抱着两膝,望向林彼。

        传说一棵像众树紧抱扭转形成旋涡状的远古树,古名弥阑树,树身巨大,堪比一座山。某日开花随风散粉,奇异的事发生了,那片区域内人和动物吸入体内居然开始进行了漫长的变异,体内结出树种。人和动物在自然中,凭借自己的本领和自身优势努力生存着。那时人类已经开始依赖于工具,在生存长河中趋于优势。这也是成了那片区域内的动物和人类开始进化分支的开端,动物运用树种的力量不断优化其身体,力量、敏捷、乃至体型都有了大幅度的优化。而人类所思却在借助外物,树种便缓慢演化成了器物。物为己用,思积成实。

        林彼察觉小麦梵聚精会神地听着,微笑地继续道:“那弥阑树花没过几年终究还是谢去。但那片区域的人类和动物,通过与外界互通繁衍,更多的人类和动物,体内一样产生了树种。人类随着时间推移同化所有的人类,可变异的动物随着自身样貌发生的极大变化,最终没能同化大陆上所有的动物。因此有普通的动物和异兽之分,你之前看到异兽体内的木珠就是它们的树种。异兽也分强弱,这木珠上每强一个层次便会出现一个漩涡纹,至今我们人类见过最强的异兽木珠上有八个漩涡纹”

        见小麦梵听着故事睡去,林彼和奥敦也纷纷寻找梦中酒乡而去。剩下的科基给篝火加了几根树枝助燃,时不时观察着四周,直至天亮。

        次日,奥敦三人继续朝森林的东侧进发,小麦梵跟前几天一样低头不语紧跟奥敦三人的步伐。奥敦见小麦梵始终跟自己保持一段距离,拿出腰上的水壶扔向小麦梵,连声道:“娃娃喝水。”

        “麦梵。”小麦梵接过水壶,并非及时饮水,右手一紧,低头轻语道。

        奥敦扭过头,瞬间裂口大笑。

        “奥敦大叔,我能跟你们回去吗?”小麦梵说完紧张地甚至开始咬着下嘴唇。

        “卧槽,有被冒犯到。”奥敦表现出十分苦涩的表情,却没有阻止他拿手掌揉搓小麦梵已过耳的头发。这一毫不犹豫的动作直接让小麦梵的身体放松。

        林彼和科基差点没笑出声,连忙指着自己,跟小麦梵示意,自己是哥哥。

        一出笑话后,奥敦无奈地随口问道:“你一个人流浪多久了,家在何处?”

        “夏天到秋天。”小麦梵不懂他们为何想笑。

        奥敦三人预料小麦梵的失臂,笃定跟家中变故有关,这次回答确信了这猜测。另外更诧异一季有三个月之久,虽说看出小麦梵生存能力之强,可心理承受力,不是这看似未到五岁的娃娃能受得住的。

        “这段流浪最痛苦的是什么?”一旁的林彼叹了口气,忍不住问道。

        不过等小麦梵的回答一出,三人选择了沉默,没再多问其他。

        “夜好黑,好长。”小麦梵非常认真地回答道,眼神掉入无尽地回想中。


  (https://www.biqudu.com/46108_46108885/9181173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