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沫以绳 > 第9章 仙气飘飘

第9章 仙气飘飘


蛮吉的清晨,伴随着热腾腾的包子蒸气和香气,全城温度没有感觉到一丝寒意,也许这就是森林和城内的最大区别。

        小麦梵迎来了在海蛇的第二天,双眸眼白带着血丝,明显能看出小麦梵夜里并没有睡个好觉,或许这才是小麦梵心里森林和城内最大的区别。

        小麦梵生活的小房间并不大,虽然没有精致的装修,但异常的整洁。床边的小桌上,放着跟小麦梵一块住的阿瑞姨准备的早点,小麦梵在森林呆惯了,知道食物无毒,第一时间就得充饥,填饱肚皮,不然下一刻指不定发生什么。

        所以一碗香喷喷的米粥以最快的速度火速下肚,小麦梵吃完了配菜,与相貌平平的阿瑞嫂微笑点点头,满足地跟着正好前来叫醒带路的林彼,动身前往后院。

        这后院显然是海蛇佣兵团的住所和大厅外,单独的存在。二人经历七弯八绕,条条小路后,才到达后院门口。单看后院的门,不难发现,显然工艺和材料都比海蛇其他地方高了一个层次,这让小麦梵心生好奇,这门后的到底有什么样的风景。

        “雷师傅说了,你早上先陪大小姐玩,你们年龄相仿,说不定你能”林彼这话还没说完,发觉小麦梵低头,头顶着疑惑,貌似不理解林彼的话,林彼连忙打起哈哈道:“我说你能跟她玩到一块去,你一定要让着她就行,记得保命!对了,记得过了正午,去操练场找雷师傅!”

        就在小麦梵想抬头向林彼问事时,却眼前一空,林彼凭空消失。或许这就是小孩总是想不通,为什么大人常常话说一半又欲言而止,还一副没有发生过一样。

        小麦梵没有犹豫,心怀对门后大小姐的好奇,单手一把推开了大门。而这一开门,果然兑现了小麦梵的好奇。因为猛然间,小麦梵眼前一个黑影,在眼瞳里骤然扩大。对于突如其来的危机,在我们森林小能手的条件反射下,做到了最简单快捷的动作处理。

        小麦梵左脚心为轴,以头发力带动全身,一个小转身轻松躲过。这还没完,这转身的惯性,右手如鞭,一伸一缩,顺带回了一物,一只玲珑小布鞋。

        “哼”的一声,黑影远去,速度极快。等小麦梵望向门内时,小麦梵才知道好奇有时候会遇到一辈子难忘的事。

        门内是一小水塘,倒映出天空的蓝,水塘上一古典的木屋,接连着无尘的蓝天。屋子的纱帘随风飘动,水塘被微风泛起涟漪。而这绝美的画面,却出现了比这景色还美的一位小佳人。这小佳人一身淡粉色褶裙,莲藕般的四肢,肤色白中泛粉,陶瓷般吹弹可破的鹅蛋脸上,外加不显夸张的婴儿肥,毫无违和感。

        小麦梵咽了咽口水,眯了眯眼,不自觉的细看起来。那细长精致半月细眉下,是两颗在暖阳下徜徉在海洋中大宝石般橄榄绿色的眼眸,清澈且闪耀。若说这美丽的佳人是花中仙,小麦梵也不会有半点迟疑。

        衣袂飘飘,仙气云绕。个头与小麦梵差不多,双手插腰,小嘴嘟喃着什么。

        “你你你,就是我新的跟班吗?身手还算过得去,以后要听我,现在进来假装是我的朋友来我家玩,然后我烧菜给你吃!”小麦梵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却听到这从来未闻的要求。

        “你叫什么?我叫麦梵。”小麦梵视线一步都没离开过这小花中仙,慢步接近她。

        “叫小姐不对你现在是我的朋友,你叫我婧儿吧。”这自称婧儿的小小花中仙,显然早已习惯了小麦梵的这种眼神,并未理会,像模像样的把小麦梵请进了屋里桌子旁,并假模假样的对着空气做起了饭菜,还让小麦梵尝试她的厨艺。

        小麦梵完全琢磨不着头,心想城里的孩子,或许玩的游戏,也比较独特

        这无趣的游戏直到大中午,要不是婧儿长得像那花中仙,小麦梵怕是早就打哈欠了。而中断游戏的并不是午饭,却是一介文弱书生打扮的教书先生。

        虽说小麦梵见这“小花仙”才半天之久,可她那性格活泼和蛮横是不需要一盏茶的时间,就能看出的。因此出奇的是发生了,文弱白皙的教书先生,没动嘴一句,没挂凶一秒。“小花仙”像变了个人似的。对,变成了真正的“小花仙”,乖巧可爱,文静淑女。

        小麦梵见怪也不怪,都是生人,别人的事,他管不着。随口打了声招呼,小麦梵也不顾二人回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此庭院。

        回到自己的小屋,桌上又是准备好的简单饭菜,让小麦梵感到着实意外。毫无疑问这阿瑞姨的饭菜,是打动小麦梵内心封闭的第一个敲门砖,温暖,及时,可口。

        进食期间,小麦梵没有看到阿瑞姨。吃完的小麦梵找了阿瑞姨一圈无果后,想来她是去干活了,便如期而至地奔向操练场。

        小麦梵驱动右手把左边残肢的衣手袖折叠起来,用阿瑞姨昨晚给的别针别好。时间宛如爬行,在操练场苦苦等了两个小时的小麦梵,才总算瞧见了懒懒散散向他行来的一个老头,正是林彼口中的雷师傅。

        “等了很久了?”雷老头蹩了一眼,顺势伸了个懒腰。

        小麦梵低下头没有回答,微微地摇了摇头,表示给出答应。

        雷老头那耷拉下来眼皮,完全挡住了他上下打量小麦梵的眼神,他衣袖里还时不时变出醋味蒜头,拨动手指弹到口中。

        躯干偏瘦,双腿肌肉线条流畅有劲,左臂残疾留有大部分上臂,肩膀微窄向右稍许倾斜,五官不出众挑略带平庸,只有一双湛蓝色瞳孔让人留意,干净有神。

        “我先说清楚,我信奥敦小子,不信你个毛孩。今天跟你说点基础的,我说话你别插嘴,能做到吗?”嘴里嚼着的蒜头没停过,也没等小麦梵吭声或者点头,顺言道:“弥阑树种人人皆有,五岁可通天地养分滋养生长,直到化芽前期间称为十养,每一养不用言说,自可感悟。但八岁前树种若未化芽,前途道路减半。十岁若未化芽,谋个手艺混个行当,也能过活。你并未到五岁,明天教你基础感应呼吸,其他看你自己。”

        雷老头显然对小麦梵兴趣并不是很大,才说完一两句人已离开操练场。

        最后丢下的一句便是,让小麦梵脱光上衣站着不动,直到晚饭前。

        久动成自然,久止万般难。操练场人来人去,既有对光着膀子断臂残疾的小麦梵指指点点,便也有对小麦梵完全无视。总得来说,上来问好的半个都没有。就是如此,小麦梵立如松,脚为根。没多想,硬是熬到了夕阳西下,若大的月盘升起。说来轻巧,这个过程越往后越是煎熬,每一秒都是刀磨骨。

        冷漠,无视,轻蔑,不该复杂的年纪尽收眼底。僵硬,酸痛,失落,这森林小能手的今日收获。

        不知何时,雷老头路过操练场,止步半秒后,立即又没了踪影。


  (https://www.biqudu.com/46108_46108885/9181173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