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沫以绳 > 第10章 呼吸的意义

第10章 呼吸的意义


夜色微凉,小风携寒。空荡的操练场,一个如磐石般的小身影不自然地转身动弹。小麦梵蓦然间全身脊椎坚硬,骨似石,每动一下,都像石磨石。行动艰难,步履蹒跚。

        回到屋内的小麦梵,瞧见了等着自己吃晚饭的阿瑞姨。饥饿感袭来,顶着不适,小麦梵没多说话,埋头苦吃。一旁的阿瑞姨,一脸溺爱的望着眼前的孩童。

        阿瑞姨,相貌平庸,可温暖近人。平常百姓,早年听从姨妈的介绍,嫁了一个卖杂货的男人,生有一子。但好景不长,男人染上赌瘾,日日夜不归宿,最终横尸街头。

        其子七岁,树种发芽,进入海蛇,苦练四年,执行任务,死于非命。瑞姨悲痛,未白送黑发,无依无靠,在海蛇做起了杂务活,靠时光削命。

        小麦梵能感觉出阿瑞姨的好,是那种体内能散发出的温柔和善良。进食洗漱完,小麦梵躺在床上,痴痴地瞧着烛光发了呆,困意扑面,眨眼间没了意识。

        次日,小麦梵习惯性地早起,却发现阿瑞姨更早没有踪影,留下简单的早餐。睡觉相当于神药,这是年幼的好处,小麦梵身体,没有半点不适。与昨日如同,见仙女婧儿,做无聊的游戏,直至中午,回屋进食。

        操练场照旧站等两小时,雷老头才拖着慵懒的身体,嚼着醋味蒜头,出现在小麦梵眼前。瞧着小麦梵没有半点不耐烦,雷老头并没夸赞半句。

        “小孩,你猛吸一口气到自己的胸腔,达至充盈,再吐气如丝。期间闭眼寻找你身体中最亮的一块。等你找到了,便是树种所在。我示范两次,自己看清,我不再多做。”雷老头用那几乎被松垮的眼皮遮住眼睛对视着小麦梵。

        接着雷老头的身体先是微微下沉,双脚脚尖放松,撅嘴猛然大吸,身体周围的气息产生变化,胸腔明显膨胀。停止几秒后,缓慢吐气,气如丝,节奏稳而不乱,最终整个身体逐渐上提。

        两次,小麦梵都聚精会神地盯着,丝毫没有怠慢。等雷老头让自己尝试时,小麦梵便认真的尝试,可奇怪的是最终发现并没有感觉到树种的存在。

        “小子,把上衣脱了,继续站在这里,不要动练到晚饭。”雷老头话刚落下,转身就走。

        而小麦梵也没有任何怨言和抱怨,全身心练到了晚饭。冷言冷语与不予动弹的不适,小麦梵虽说不好受,但出奇的又忍过了一天。

        今天的收获是什么,让小麦梵哭笑不得,那就是放屁比平时多了不少,看来这套呼吸方法,对排废气是有明显的用处。

        之后或许每天都会出奇的相似,小麦梵却开始乐在其中,逐渐地他适应了这座城市的生活,准确的说他适应了在海蛇的生活,没有好运,也没有厄运,一切都是平淡无奇。

        来海蛇一个月后,除了奥敦三人、阿瑞姨和婧儿大小姐,没有其他人跟他说过一句话。这日傍晚,习惯了久站不动的小麦梵,照样寻树种,提手伸了伸腰,准备动身回屋。就在这时,雷老头在他晃眼间,突然出现。

        “小子,这一个月过得可好?”雷老头显然对小麦梵表情没有之前那样严肃。

        “挺好的。”小麦梵想都没想破口对答。

        一开始显然雷老头没对小麦梵上过心,毕竟这才四岁多的孩童,五岁开始树种孕育的方法,挨家挨户的平民都知晓,进海蛇佣兵团至少都有七八岁。可这四岁孩童的心智和专注度却是雷老头万万没有想到的。且不说表面上雷老头每次都不太关心,其实雷老头经常暗中观察。他甚至前几日派了不少人,在小麦梵运用呼吸法寻树种时,打扰小麦梵,当众嘲笑谩骂他。

        结果出乎雷老头的意料,小麦梵情绪的确发生了波动,可总能不卑不亢地坚持到最后。这样的韧性,让雷老头开始惜才。

        “小子,你知道呼吸的意义吗?”雷老头双手贴着后背抱拳,此时操练场空无一人。

        小麦梵低头想了想,并没理解雷老头说的问题。

        “人往往最会忽视的就是呼吸,每一口的呼和吸,只要你感受它,你就能通过你的脑袋,发现你真实存在,并且活生生的活着。呼吸的意义,活着的意义,每一人都不同,这要靠你用一辈子去寻找,这比树种要难找的多!”雷老头仰头望着刚亮起的月亮,那不被世人看到的眼神,充满了对过去的感叹。

        “你跟奥敦回海蛇,不就是为了活着吗,但你如此听我话,是为了什么?”雷老头终究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了,那小麦梵眼中的成熟,到底是经历了什么,让人好生心疼。

        “认真地活着。”小麦梵点了点头,发每一字的表情都透露出真实。

        一口两瓣醋味蒜头,雷老头嚼得咔嘣响,久久无话,当他回过神,似乎做出了决定。

        “明天开始早上鸡鸣声响,你就到操练场,我从不等人。嗯?”雷老头发现海蛇大门口出现一个黑影,这次没等小麦梵有何反应,迅速靠近黑影,没多久跟黑影一起消失不见。

        雷老头没有在回来,小麦梵见状,做了几个拉伸,显然习惯了不动弹,身体依旧自如,快步离开了操练场。

        某处屋檐上,雷老头与一黑影,双双迎面而立。

        “豺狼,最近开始针对我们,现城内我们海蛇还没立住脚根,时间不多,这孩童你就少上点心。”黑影发出苍老的声音,低沉却让人感到悦耳。

        “银子,小队建立很重要,奥敦三人缺一。这孩童你别管,我知道分寸。”雷老头并没嚼着醋味蒜头,而是拿手半挡着嘴。

        “缺的那人,别操心。我一个观察了三年的徒弟,德行不错,就火候还欠些,再等些时日,引种丹已备。”黑影准备离去,谁想他突然回头喝道:“你再吃那屎味蒜头,下次离我十米远!”

        “银子,你知道呼吸的意义是什么?”雷老头充耳不闻,自顾自问道。

        黑影已然不在,雷老头双手抱着后脑勺,做了个深呼吸。

        吸进去的是生命,呼出来的是人生,而小麦梵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当然带味道的呼吸,才够味!


  (https://www.biqudu.com/46108_46108885/9181172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