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沫以绳 > 第12章 故里

第12章 故里


这是无数个清晨的某一天。闭眼的黑暗,迎来了开眼的光明。小麦梵盘坐在小床上,

        伴随着忽如其来的吵杂声,小麦梵睡意褪去。

        一个翻身,双脚落地,下身比列修长的双腿,干净整洁过耳黑发,嘴角淡淡的疤痕,湛蓝色眼眸,稚嫩的脸庞,这是今年七岁的小麦梵。

        嘴里捣鼓着自己的修炼进度,三下五除二解决了早饭,直奔吵杂声的源头寻去。

        七岁,才七养接近八养的边缘,婧儿早在半年前就成功化芽,别看仅仅半年,这刚开始修炼树种,每一个月的差距都注定了以后强者之路的平顺,七岁前化芽者都是天骄之子,七岁算是稍有天赋,八岁便是普通至极,八岁之后那就是此生无缘强者圈。

        这跟树种和身体不可逆的生长发育与交融有不可言说的关系,小麦梵也是孩子,每天如此的辛勤刻苦,甚至开始盘坐而睡,若换来的是,八岁的平平无奇,心中肯定咽不下这方滋味,外加本身的自卑,更会让他跌入谷底,毫无自信。

        距离八岁只剩八个月,小麦梵牙齿紧咬着内嘴皮,不断地给自己平复焦虑的心情。

        这不像是平时早晨五点的操练场,接近百号人聚集,吵闹声来自人群的中心,小麦梵才一米左右的身高,根本瞧不见。好在人小有人小的优势,平时练就成果,这完全体现出来。见缝插针的向前轻易地移动,每一步把精准、力度和重心拿捏得死死的。

        移动到人群的中心,小麦梵停止了继续向前的步伐,而眼前却再没有遮挡物。

        血,是人血。小麦梵曾经的经历,让他对人血莫名的反感,青筋围绕在太阳穴旁微微鼓起。一死四伤,雷老头站在伤者的前方,整个脸色铁青。奥敦表情狰狞,林彼沉默不语,显然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豺狼,一定是那群王八羔子,不然好端端的护送任务,怎么会这样!”奥敦硕大的拳头紧握着产生剧烈颤动。

        “行了!赶快处理好,把伤者带下去,林彼这死者家属由你去做。”雷老头做了一个散开的手势,吵杂的人群瞬间散去。

        “雷师傅,这是老差事啊,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奥敦不满地吼道。

        “够了,时间还没到,再忍忍,等你银子叔!”雷老头拍了拍奥敦的肩膀,一股内劲把奥敦使劲往下压。

        “雷师傅,每年林彼和科基,都随我去森林修炼,今年想早些去!”受到强压的安抚,奥敦下低头,把怒火吞到了肚子里。

        “去吧,今年带上小麦子。”雷老头下垂的眼皮里瞳孔发出精光,仰望着云雾里刚升起的太阳。

        一个月后,奥敦几人穿梭在茂密的森林中,有说有笑,可见周围危险程度并不高。

        “嗯,鸡蛋已经换成了红豆,散在地上来回跑动,且不能碰到红豆。”小麦梵回复林彼十分地轻描淡写,云淡风轻。

        “你说的可真轻巧啊,雷师傅这独门步法我们可学不会,小麦子说真的树种修炼才是关键,十养成器,我也想看看你的器物。”林彼不断从一根树枝跳向下一根树枝。

        “还有一日的路程,我们抓紧了,这次情报里的三纹异兽老巢钢丝巢穴,我们必须完成任务。”奥敦虽说这几日怒气平缓了许多,但躁动的脾气还是十分易怒。

        小麦梵深知树种修炼的重要性,看了一眼林彼左手腕上的萦绳环,一句未吭声。

        在森林里赶路,对于这四人来说,都是驾轻就熟的,又时过半日一行人停下了脚步。

        “小麦子,再进去就危险了,你的任务就是在这附近等我们出来,顶多半个月,可别等我们回来你瘦了一圈!哈哈哈!”奥敦摸了摸小麦梵的头,同时给林彼和科基一个准备出发的眼神。

        小麦梵立刻给奥敦三人一个让其放心的动作,右手握拳拍了下胸脯。见奥敦三人离去后,小麦梵并没有留在原地,而是往另一个方向远去。

        其实这次的出行是小麦梵借着为了促进树种修炼的理由,跟雷老头主动要求的,但小麦梵的真正目的却是去嘉汶村赴约,这并没有跟雷老头提及。

        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管雷老头是否看出,结果他还是答应了。

        小麦梵每一步的行走跳跃,都是命运的催赶,他不知道去嘉汶村是何事,但他有预感,这将是他生命里浓墨重彩,很重要的一个转折点。

        小麦梵认路能力非常强,即时在这复杂的森林里,步伐也没有半点犹豫。

        与此同时,离开了小麦梵继续前进的奥敦三人,靠在一棵大树旁,静静地等待某人的出现。

        没过多久,树影斑驳中参杂着一个人影在来回闪动,仅仅几个跳跃落到奥敦三人面前。

        “浅银弟子,末笙!”一个长着娃娃脸却没有半点稚气的蓝袍青年,握拳自报家门。

        “欢迎加入!”奥敦三人见到来人,面带微笑,纷纷示好。

        “出发吧!”奥敦大吼一声,三人成四人迅速朝钢丝巢穴进发。

        小麦梵越行越紧迫,才三日就行了近两百公里,到达了终点。可入小麦梵眼帘的目的地并不是嘉汶村,而是那千百回梦中的故里。

        大片淡紫色的提马兰,布满整个村子。小麦梵慢步走过村子用小石子铺成的小路,直到小溪边那棵溪边的大榕树下了脚步。这几年来,恶梦从未停过。

        望着山洞前,那大型的墓地。小麦梵面无表情,甚至不知该拿怎么样的情绪来表达,通过这近四年,接触了许多人与事,可回到了他的起点,平时的懂事小麦梵,顿时迷茫了。

        倚着大榕树,星空随着夜色的深邃而闪耀。小麦梵吃着干粮,眼神依旧迷离且空洞。这一夜小麦梵靠着大榕树彻夜无眠,更是没有离开大榕树,没有接近过山洞前的大墓地。

        春天的甘露,总是伴随晨曦,发散出新鲜的光泽。小麦梵起身望了望一朵提马兰上的甘露,没有犹豫一把抓起这朵提马兰,含在口中。鲜甜的味道和香味,充斥着小麦梵的味蕾。

        小麦梵瞬间清醒,他含泪中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回家了,意识到自己属于这依山傍水的小村落。

        眼眸重新聚神,小麦梵清晰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到了山洞前的墓地,磕了三个响头。

        就在此时,小麦梵体内的树种第八道光痕形成。八养,感受到的小麦梵更加自信了,甚至忽略了墓地前的一个不起眼的花圈。

        小麦梵扭头离开布一村,这一次他重新出发,心中承载着故乡,不再认为自己是浮萍,这更将成为他往后心中坚强的后盾。


  (https://www.biqudu.com/46108_46108885/9181172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