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沫以绳 > 第17章 暴雨袭来

第17章 暴雨袭来


两个青年连滚带爬,浑身大汗淋漓地奋力跑到雷老团长面前。

        雷老团长皱起眉头,示意周围的人安静下来,满目凝重地望着这二人。

        “去东林坡市集的队伍,被敌人袭击!死伤过半!”两人中稍显镇定的一个人,忍着悲痛道出。

        雷老团长低头黑脸,太阳穴四周暴起青筋,大声怒吼道:“淦!”

        话音未落,小麦梵动了,不顾一切,飞快地往城外不远东林坡方向跑去,地上的器源早就消失不见。

        “奥敦和科基,你们跟着去。其他人跟我准备好一切,我们不能忍了!忍不了!”雷老团长声音雷动,怒气冲冠。

        整个海蛇佣兵团里,一瞬间弥漫起了杀气。多年的受欺,在这一刻即将迸发。大家内心都知道是谁下的手,而这终将有一个结果。

        飞快离城的小麦梵,在经历过树种明显地成长后,显然耐力更足,一路疯狂奔跑,力量还源源不断地涌出。

        小麦梵慌了,内心十分着急。因为阿瑞姨每年都跟着队伍去采购物资,她可是普通人,怎么能扛得住敌袭。

        悄无声息的天空开始乌云密布,小麦梵沿着采购物资回城的必经之路,一路找寻海蛇的队伍。

        沿途大路两边的植被茂密,寻寻觅觅间,空中飘起了小雨。刹那间小麦梵瞧见不远处,一支经历过洗劫的二十多人物资团队。超过一半的人躺地不起,剩余的几人多多少少受了不小的伤,正表露出满眼落寞等待救援的神情。

        “啊!”小麦梵脚步慢下,眼里无他,全是一个躺地不起的中年妇女。

        一步又一步,望着毫无表情,满脸苍白的阿瑞姨,直到看见肚子上一个硕大的伤口。小麦梵跪下了,一膝盖又一膝盖的前行。

        雨点变大,泥泞的土地上,被小麦梵划过两道痕,这两道痕歪歪扭扭,却明显且深刻。

        雨水不断地拍打着小麦梵的后脑勺,跪在阿瑞姨尸体面前,小麦梵深深地低着头。

        奥敦和科基到场后,嘴皮都被牙齿咬破留红,忍着愤怒,立刻对剩下的人采取救援。

        湿透的衣裳,雨水在鼻尖和下巴汇聚后,不断地下滴。

        雨划过安静的天空,点中迷失的人,浸湿混杂的泥土。

        曾经的抗拒化为撕心裂肺的内疚,小麦梵右手握拳不停地捶着自己胸口,许久后他不再抗拒,屈身把不再动弹的阿瑞姨拦入怀中,紧抱不放,这是曾经小麦梵拒绝过阿瑞姨无数次的拥抱。

        无声的哭泣,牙齿紧咬着下唇,不一会儿便破唇淌血裂口痛哭,分不清的泪与雨经过脸庞,不断地掉入没有回应的泥土。

        失去后才懂得释怀,或许也是时间不够,但肯定是自己的问题,小麦梵内心疯狂的谴责。甚至有了跟随阿瑞姨轻生的念头。

        此时每一滴雨点都仿佛重达万斤,准确无误地砸中小麦梵,儿时被屠村的回忆,瞬间清晰无比,画面闪过脑海。

        人若太过崩溃,绝大多数就会选择逃避,无论是身体的保护式晕眩,还是心理上的保护式人格分裂。可这一切居然并没有发生在小麦梵的身上。

        只要足够强大和勇敢,暴雨占领天空使之震撼,暴雨击打土地会之回弹。暴雨洗刷着小麦梵心中的恐惧和不安,带来冷静和爆发。

        路旁两边的树枝持续着被暴雨打击,疯狂摇曳,树影之间闪过几道黑影。

        “附近还有豺狼的人?”林彼恶狠狠地咬着牙反问受伤的小兄弟。

        “在就好!”小麦梵自顾自回答道。

        跪地的小麦梵把阿瑞姨轻轻放在地上,左脚使劲猛然站起!

        眼神聚焦,神情严肃,右手握拳紧扣,仿佛瞬间长大了一般。这一刻的蜕变,比任何实力的提升都要有作用,这将是日后成事的基石。

        上一次没有作为,这一次倾尽全力,暴雨也未能熄灭小麦梵眼中的怒火。

        “哼,能把海蛇的中流砥柱引来两个也够了!”不远处冒出一帮凶神恶煞的人,宛如饿狼。

        奥顿见人出现,大怒道:“海蛇的两个人是你们放回去,故意引我们来的吧?可恶!”

        科基正盘算着双方的人数实力,可无奈地是对方从树丛中冒出的人越来越多,不一会儿就不下五六十人。

        暴雨中能见度低,呼吸更容易困难。己方全伤,只有奥敦与科基自己能战,小麦梵虽说有突破,可年纪方小修为不够,器源更是不可用。那么对方肯定在等一阵暴雨过去,马上采取进攻。这根本撑不住几分钟,可如何是好。

        时间被雨点计时,每一滴的下落就是时间运动的轨迹。眼前暴雨即将过去,海蛇一群人蜷缩在一块,寥寥无几的几人站在前头,其中便有奥敦和科基,靠后些更只剩下战意满满的小麦梵。

        奥敦和科基是表兄弟,同样湿漉漉的沙色卷发,多年的默契也是无需言语的,两人都做好了一切战斗的准备。暴雨过后,必定将袭来的是真正的“暴雨”。

        不远处,虎视眈眈的豺狼佣兵团的人,也知道暴雨就会在几分钟后消停住,因此气势越来越浓。所谓人多壮胆大,功劳必争抢。到手的肉,谁都想撕片肉,况且还是上等的肉。

        “二当家,已经将对方上钩的信儿通知大当家了,等等就会带人跟我们汇合!”一个矮个儿带着草帽的男子,在豺狼这方领头人的耳边通报道。

        “那就在大哥来之前结束吧!早就想让大哥把前些日的小娘子们借我玩玩了,这下名正言顺了!”豺狼佣兵团的二当家厄克,一阵□□的嘴脸,放肆不羁。

        密密麻麻的大颗雨点从天而降,砸到寻常人的身上都有点生疼。可海蛇众人知道,这点疼痛不足以致死,但倘若这雨势一过,对面的“暴雨”将毋庸置疑直接带走他们的生命。

        有时最怕幻想真的变成现实。

        骤然间,空中一滴小雨点飘落,暴雨在眨眼间转成小雨,双方人都动了!

        奥敦举着硕大的酒桶杯,科基手握奇异的银白海螺,后方受伤的几人也亮出自己的器源,小麦梵则拿出常用的匕首,众人身体做出了死斗的姿势,并死死地盯着对面那群近七十人的“饿狼”踏着前爪扑来!


  (https://www.biqudu.com/46108_46108885/9181172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