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沫以绳 > 第20章 情深义重

第20章 情深义重


战场上瞬息万变,□□三兄弟回过神,已为时已晚,没有理会奄奄一息的小麦梵,火速围着断了气的厄克,生怕奥敦四人的反击。

        奥敦四人消耗巨大,显然新招的磨合度不够,造成了多余的消耗浪费。林彼三人连忙捡回奥敦的残肢,给奥敦暂时性的止血。

        充斥着怒火,厄克被小麦梵割喉的这一幕阿兹克历历在目,见到弟弟在自己眼前被结束了生命,对雷启和浅银两个老头的攻击更加猛烈。

        本是药房富家小少爷,未满十岁,家倒中落,被人陷害,只剩他与襁褓中的弟弟厄克,在尸体堆中躲过一劫。祸事造人,性格开始孤僻和毒辣,靠着本身不错的实力,在大佣兵团中摸爬滚打,终成豺狼,视弟如命,珍材砸修为,更是重金聘请□□三兄弟做护盾。

        可世事难料,宠坏的弟弟厄克,常常惹出大篓子,这使豺狼势力扩大受到阻碍。正遇三十郎当的岁数,弟弟厄克越发懂事,却不幸在今日命丧于此。

        阿兹克的双眼球充满了血丝,利爪冒起了暗血色高温,疯狂地对眼前的两位老头做出要人命的攻击。

        而雷启和浅银十分吃力地对阿兹克毒辣刁钻的攻击做着阻挡和躲避。显然再没有好的办法,最终输的只会是海蛇。

        高温下变色了的利爪,招招致命,这便是经历过舔着血生活才有的招式,每一次攻击的起承转合,连绵不断。雷启和浅银防御越发吃力,高温是利爪在视觉中更是有扭曲的变化,尖锐般的锯齿彷佛在转动。

        “赖皮蛇,你掩护下我!”浅银老头像是做了什么决定,说完往前一步挥扇朝阿兹克而去。

        “银子小心!”雷启下意识的给浅银做起防御,心里却瞬间漏了一拍,因为当海蛇创立后,浅银再也没有叫过雷启这正牌团长私下的外号。

        只见浅银的萦绳环大亮,铁扇宛如孔雀开屏,不断胀大,每一片扇片栩栩如生,散发着生命力,猛然刹那间,像巨口一般包住阿兹克。

        阿兹克就算身手了得可一时也未能逃脱开,只是竟可能的挡住了两片巨大的扇片,其余的齐刷刷地插入阿兹克的肉中。

        能量暴涨的绝招,就是用生命做代价,浅银还未结束,萦绳环持续爆发着光芒。整把铁扇冒出来冷气,通过扇片导入阿兹克的肉中。

        “阿兹克你这只恶狗,在等靠山吧!放心吧,来不了了!哇哈哈哈!”浅银表情狰狞,放肆地狂笑。

        雷启见势放下防御动作,手中的鞭子如活生生的海中大蛇,跟随着雷启老头诡异的步伐,几个扭身,奋力扑向被困的阿兹克。

        “果然来之前就觉得不对,老头你这路走远了,也是到头了!”阿兹克咬牙切齿地忍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刺骨寒冰,破出浅银老头的铁扇,利爪无限伸长,爪随拳出,刺穿浅银老头的心脏处。

        “不!银子!”雷启老团长的青筋几乎占满了一大半张脸,手中的蛇骨鞭飞速地鞭向阿兹克,速度再次加快。

        阿兹克疯狂了,邪邪地一笑,感受到了雷启老头攻击过分用力,核心失去了控制,轻易地往后闪去,躲过了这一击,但浅银的攻击确实给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赖皮蛇,每次战斗都觉得会死,这次真算永别了!只可惜没能灭了这恶狗”浅银收回了铁扇,跪在地上,手搭在了雷启老头手上。

        “银子,会好的,你别忘了我们从七岁开始就一起流浪,虽然中途耽搁了修炼,但有你聪慧,我们才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以后海蛇还得靠你啊!”雷启还没从之前的攻击情绪中走出,青筋如蛆在脸上蠕动,死死地盯着浅银老头,彷佛这一切的战争都与自己无关了。

        就在阿兹克想一鼓作气地灭掉雷启老头时,远处三枚粗大的紫针扎在地上,挡住了阿兹克向前的去路。

        阿兹克向远处望去,只见一棵树后若隐若现一位书生打扮模样的男子,透着死亡的压力,与他对视。

        仅三秒,阿兹克下意识地低头躲避了短暂的对视,多年生死间游走,立刻收起了器源,护着伤口跑到厄克身前,没有一步是多余的,抱起厄克就跑。

        □□三兄弟看着老大阿兹克火速逃离,一声令下豺狼众人,跟着直接退去。而树下的书生不知何时已然消失。

        雷启老头抱着已经断了气的浅银老头,眼神空洞,脑海里一幅幅从小到老的画面涌现,有些甚至是早已淡忘的画面。

        这场恶斗,还是十分的惨重,海蛇虽然乘胜追击杀了不少撤退的豺狼佣兵团成员,造成豺狼活下的人数不到两百人,可海蛇自己剩下的人更是不到一百六十余人,这也许就是两团之间的差距。

        所有严重的伤者开始被转移到城中专门治疗的诊所,战后才是所有恶梦的开始,转移的人包括晕迷的麦梵和断腿的奥敦。

        只是海蛇所有人在忙碌着战后事的一切,唯独没有打扰那一块土上,抱着体温开始冰冷浅银老者的雷启老团长。

        你伴我老,我伴你老,你我在艰难的乱世中无妻无子,从小属你点子多硬是把吃不饱差点饥成白骨的我,混到饿不死的地步。同是孤儿的我俩造就了我们这么多年形影不离的捆绑,从不管你死活,到没你不行。我到成人那刻便把你当成了我最重要的亲人,当然你应该也是。

        你最讨厌我吃醋味蒜头,可越老越掘的我,是改不掉这个习惯了。从古木出来,我们在城外建了海蛇,可笑的是开始只有为了一口饭吃的奥敦小子几人肯跟我们。我们坚持下来了,有了如今的海蛇

        雷启老头青筋散去,换来的是老泪纵横。他没有顾忌身边的人,不断地讲述着他与他的故事。不知过去了多久,故事却未成停止。

        或许是这几十年太长了,或许是故事还在延续。


  (https://www.biqudu.com/46108_46108885/9181171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