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沫以绳 > 第22章 离去

第22章 离去


客栈屋内油灯的灯芯不断摇曳着,雷启老头仍然跪地低头不起,被面前的人如此迅速地拒绝,内心十分不是滋味。

        “我另有要事在身,但他可以跟婧儿一起前往巨幕学庭,只是能不能通过入庭试炼,得看他自己。”教书先生表情毫无波澜地看着下跪的雷启老头。

        雷启老头一机灵,眼神出充满了喜悦,小麦梵有了阳光道像是自己获得有阳光道。

        风雨同舟,视如己出。放下心中压力的雷启老头没多久回到了雷蛇。

        次日,小麦梵听从了雷启老头的命令,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海蛇。因为惦记着自己受伤时,常来看望自己的婧儿,一早上便来到了那上档次的庭院。

        七月在依水轻风的清晨,小亭子纱帘滚卷的律动,燥热荡然无存,彷佛并不属于夏季。

        淡蓝色小长裙,修长的小倩影,半开的眼眸,尽显冷艳与脱俗,此人正是小麦梵眼中的“花中仙”婧儿。婧儿长大不少,可爱已慢慢淡去,却美得更加动人。

        每一次的见面,都让小麦梵赞叹不止,毫不乏味。

        “臭麦子,你好了也不来找我!”婧儿眉头微微紧锁,美出了另一种味道。

        “婧儿,谢谢你一直来照顾我!”小麦梵眼神真诚,简单的话却极有说服力。

        能看得出来婧儿在小麦梵面前,早已没有了主仆的眼神,而就在两人聊天之际,两人的教书先生出现,缓缓向他们走来。

        “你们两个人以后有的是时间聊天,这两天准备离开蛮吉城,前往巨幕学庭吧。”先生温柔细语的谈吐,让人极其舒适。

        “巨幕学庭!”小麦梵不笨一下子想到了,自己被跟踪之间的关联,而巨幕学庭则是先生在以前读书时有提及到专门修炼树种的地方,也是通往强者之路更近的捷径。

        “是的,想必你也能猜到,豺狼想要你的命,但麦梵能不能顺利留在巨幕学庭也要靠你的本事了。”

        小麦梵点了点头,没有拒绝,孩童的天性暴露无遗,此时内心充满了对巨幕学庭的期待。

        对于小麦梵的回应,教书先生并没太多理会,反倒一脸温柔地看着婧儿,许久后望向天空,眼神开始变得深邃并悠长。

        小叙片刻,小麦梵离开了婧儿的住所。在回自己屋的路途中,表情突然一紧,故作镇定的大频率加快了步伐,回到别无他人的屋子内立即反锁。

        “我说小家伙,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洛爷我跟你说句话,就把你吓成这样!”小麦梵体内回荡着低沉暴躁的男声,隔着肚皮还能看到微光。

        “洛爷,您太久没吭声,确实吓到我了!”小麦梵不怕丢脸,把心里话表露了出来。

        “要不是看在种源固本培元液,老子我就继续沉睡消化种源固本培元液了!行了我不喜欢废话,事情做完我就睡。帮你重连第二晶穴!”称之为“洛爷”的光团,明显比之前更大更耀眼,从米粒升为枣核大小。

        “什么!”这惊人的信息,直接在小麦梵的脑子里炸开了锅,因为他明白拥有了二晶穴,这意味着他有了强者最基础的入门砖。

        “别废话,你的身体本身就存在二晶穴,一个在你已知的右肩处,另有一个在你对称的左肩处,只因残疾,让你左处经脉大乱,晶穴被堵塞埋没,导致形成伪一晶穴的假象。但恢复二晶穴,你将经历痛苦的三个月,每晚我会按时给你拨正、疏通、清理左边晶穴的内部结构。你特么快点告诉我,搞不搞!”洛爷说的干净利落,一点也没有拖泥带水。

        “搞!”小麦梵颤抖着快速回答得小心脏都快出来了。

        “那我开始了!”听着小麦梵义无反顾地答应,仿佛能看到光团洛爷得逞的笑容。

        小麦梵体内的光团,慢慢移向左肩内部,错落经脉,惨不忍睹地内部结构,在小麦梵残疾的这几年早已长得结结实实。

        洛爷真是一点不拖沓,那光团化成一把小刺刀的模样,一刀刀直接斩断原有的内部结构,可出奇的是刚斩断的经络和肌肉组织,快速地愈合。

        起初小麦梵没有反应过来,当那撕皮卸肉的疼痛感袭来,差点让他大声后晕厥过去。小麦梵赶忙把自己的头塞到被窝里,蒙头痛苦地低声惨叫着。每一次的惨叫后紧接着的是下一个无尽的惨叫。

        “这刚开始的三天是最疼的,忍忍就过去了,想叫就叫啊,叫得大声一些!”光团洛爷得意说着,极度享受着别人受虐发出的惨叫。

        经历了两个小时的折磨,光团洛爷才停手消失不见,留下的小麦梵好像度过了一整个月时间,精神疲惫的瞬间晕睡过去。

        大概恐惧真会被不拒绝战胜,每一晚的恐怖就此展开,每一次洛爷并无手软,简直没有把小麦梵当人,不!应该是连生物都没当。

        时间来到七月末的一天,小麦梵收拾好了自己的包裹,在海蛇大门口与婧儿汇合,一起的还有教书先生、雷老头和精英队奥敦四人。

        众人走在大街上,朝着蛮吉城西角处走去,没有一个人敢接近。

        飞兽所,三个字落在一个大牌匾上,眼前是大型的建筑物。此建筑物陆陆续续有人进进出出,在大门口处众人停下了脚步。

        “雷爷爷这几年谢谢你对婧儿的照顾!”婧儿低头向雷老头微微鞠躬后,望了望小麦梵,先行跟随教书先生往飞兽所内走去。

        边上与奥敦等人打趣的小麦梵,瞧见教书先生与婧儿的动向。

        知道时间紧迫,赶忙走到雷老头面前,重重地一声,跪倒在地上,眼眶立马微微湿润起来,显然这情绪已然酝酿了许久。

        “雷老师傅,谢谢您对我的赏识、教导和关爱!雷蛇是我的家,我一定不会灰头土脸地回来丢您的脸!”小麦梵每一个字都带有真情实感,这么多年雷老头、奥敦、阿瑞姨等人早就是他的家人与亲人。

        “砰!砰!砰!”三记重重的磕头声落下,小麦梵不敢继续久留,生怕舍不得的情绪变更浓,扭头朝婧儿追去。

        “臭小子,不枉我真心对你!”雷老头低声呢喃完,眼角居然也产生了一丝泪光,为了避免丢脸,一眨眼功夫消失在原地。见状的奥敦等人苦笑地摇摇头,与小麦梵告别完,开始返回雷蛇。

        蛮吉城,小麦梵第一个接触的大城,也是让他走向更大舞台最初的地方。

        离别,终将成为往日思念的回忆。


  (https://www.biqudu.com/46108_46108885/9181171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