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沫以绳 > 第23章 腾飞的跳翔蚤

第23章 腾飞的跳翔蚤


夏季没有遗忘蛮吉城,炽热且刺眼。此时小麦梵和婧儿跟随着教书先生进入了飞兽所的大门。

        小麦梵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情绪,控制着已经泪水与鼻涕横流的脸庞。

        进入人流密集的飞兽所,小麦梵不可思议的观察着四周。相比外面光线的明亮,里面四周那昏暗的墙壁上,没有火光和蜡烛,有的是每隔几米一个发着蓝白光的软体动物,此动物难以形容,细看宛如烂泥,却又拥有半透明的粉红色,两颗细小的眼睛,安在身体外部两侧,牢牢地紧固在墙上。这一只半透明软体动物的光芒足以照亮十步以内的空间。

        “您好,是预约去绿顶之城的贵宾吗?”一位打扮干净整洁得体的侍女出现在小麦梵三人面前。

        “是的,劳烦带路!”教书先生护着婧儿,看了小麦梵一眼,随着侍女前方的指引,贴步前往。

        一进入,一个小型双开的包厢,一位看似比侍女高一等的服务人员等候着小麦梵三人。

        “大人,是这两位贵宾,前往绿顶之城吗?”一声细细弱弱,声音却清晰温婉的女声,破口而出,让小麦梵忍不住顺声寻人。

        明紫色纱裙,暗金色压边,大半露肉的雪肌,沟壑明显的玉峰,高挑散发出热情。蔷薇花瓣大小的烈唇,一看就为笑容而生的半月双眸,着实让人心旷神怡。

        “是,烦请照顾好这两个孩子。”教书先生直视眼前青春靓丽的女人,眼神淡定,嘴角微微带着笑意。

        “您可以直接叫我名字,小女子妘妃有礼了!”眼前自称妘妃的女子点了点头,挥了挥手发挥了带路的侍女,接棒带着小麦梵三人,坐在小包厢饮茶等候着。

        小麦梵对好看的妘妃多看了一眼,但最终还是被包厢周围的布置深深吸引着。

        “这位贵宾,这墙上发光的叫壳卜虫,是我们尔兰在这几十年来发现最重要的之一,它将代替蜡烛。飞兽所是尔兰较大的商链之一,因此这周围布置都是尔兰的特色。”妘妃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小麦梵的好奇,耐心且细致的讲解,并没有一丝的低看。

        小麦梵听着点了点头,心中又响起那些尔兰的夸张传闻。没过多久,包厢另一边的小门上的铃铛响起。妘妃温柔示意三人跟随她那不快不慢的步伐,穿越那有铃铛的门。

        婧儿全程牵着教书先生的手,目光也未成偏离教书先生,眼神满是不舍。小麦梵没有打扰只是静静跟随,不一会儿四人来到了一个空旷且地上布满稻草的大屋子内。

        “这是三号飞兽跳翔蚤,它身上有十间小包厢,包厢虽小,但储备需求的食物和生活物品。此次终点是绿顶之城,蛮吉城是其中的倒数第三站,两天后到达下一站是麦兜城站,停站一天。两位贵宾的行踪将全程隐秘,在飞兽所范围内可受人保护。”妘妃卖力地讲解着,每走几步便会回头微笑。

        不说不知道,纵使敏感的小麦梵也没有察觉到,当屋的屋顶被缓缓打开的同时,眼前出现了如小山坡大小的生物。

        趴躺着的生物前有护栏,护栏的木板上详细写着次三号飞兽跳翔蚤的介绍。

        “跳翔蚤,三纹异兽,善跳跃,飞兽所三号位中型特快飞兽,蓄力越久,跳跃越远,辅翼在空中保持平衡和持久飞行,出行好伴侣。”

        三纹异兽,这可是奥敦这样茎源高手才能对付的异兽,更别说降服后,驱使利用。小麦梵又是目瞪口呆地观察了十米高的跳翔蚤。有辅翼,触角短粗,口器锐利,腹部宽大有九节,后退发达、粗壮。其背上装有固定死死的包厢与走廊。

        接着再次经历了婧儿与教书先生依依不舍的告别后,小麦梵和婧儿通过飞兽所搭建地入兽梯,轻松进入了跳翔蚤身上的包厢内,等待起飞。

        妘妃不慌不忙地服侍有些泛红了眼的教书先生离去后,再次听到了三号飞兽位的铃声。

        “主管,您一年的实习快满了,不需要接待贵宾了。”妘妃一边的侍女心疼地提醒着

        妘妃对侍女摆了摆手,往休息室走去,伸了伸懒腰,尽显身材曲线火辣。心中却对教

        书先生不停盘算着。

        此时,三号跳翔蚤这边,用那蓄力已久的后腿猛然对着地面一蹬,跳出屋顶,直达几百米高的高空。

        飞兽的起飞,带起空中一行白鸽,海蛇的屋檐上雷启老头自言自语地说道:“银子,你说我们还年轻多好,我们也能去更远的地方瞧瞧!”

        跳翔蚤经过豺狼佣兵团头顶时,彷佛听到阿兹克得知小麦梵正大光明逃逸却无可奈何的怒吼。

        逼近近千米高的高空,跳翔蚤展开了自身三对辅翼,向着东北方向飞去。

        而飞兽所特制的减震包厢内,小麦梵和婧儿感受着自己身体快速的超重推力。比起并不是第一次乘坐的婧儿,小麦梵表现出从未有的表情复杂。

        耳膜的受压,这是小麦梵第一次升空,身体给予的反应让其感到奇妙。

        “不知道叔叔会不会想我!”婧儿拉扯着裙摆,不由自主地往小麦梵的身边靠。

        两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会让人感到无聊。白天小麦梵和婧儿聊天、做游戏、看天空,晚上小麦梵把自己窝在一个无人角落,看似睡觉,其实被洛爷在体内不断折磨着,满头的冷汗,幸亏之前已经过了最痛苦的三天,现在的小麦梵已能忍不惨叫。

        第三天跳翔蚤靠着辅翼,安全稳定着陆。

        到达麦兜城的小麦梵和婧儿,紧紧靠在一起,或许人都需要一个信任的人来做依靠,此时双方认为彼此就是。

        二人下了跳翔蚤,跟着指引前往暂时休息一天的贵宾等候室,身后的跳翔蚤用着口器努力吸吮着飞兽所给它准备美味的甜汁。

        一路前行,二人发现除了一些大人,跳翔蚤下来都行的还有一位个头年纪与他们相符的黑袍男孩。

        黑袍男孩察觉到二人的目光,转身向二人点了点头,礼貌性的回应,但这礼貌显然是不想被人靠近的警示。

        落肩的棕发,细长浓密的眉毛,高挑的鼻梁,眼神透出东西,瞬间让小麦梵联想到嘉汶村村长散出那份高贵。就在二人不想打扰黑袍男孩之时,小麦梵无意扫过黑袍男孩的脖子。

        “你好,我叫麦梵,很高兴认识你!”小麦梵不知为何改变了想法,带着微笑,不顾婧儿,前去打招呼。

        黑袍男孩明显抗拒地退了一步,与小麦梵保持距离,正准备无视略过,却发现小麦梵带笑嘴角有一块疤痕,仔细一瞧连左臂都是空的。

        而黑袍男孩的脖子上,正长着如同多脚蜈蚣般丑陋的疤痕。


  (https://www.biqudu.com/46108_46108885/9165591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