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沫以绳 > 第24章 相惜之人

第24章 相惜之人


没有出过贵宾等候室,小麦梵和婧儿坐在沙发上,一同的还有被小麦梵叫住的黑袍男孩。

        虽不是什么大城,但麦兜城身为众多飞兽的中转站,此城的飞兽所比蛮吉城的可大了足足两倍有余。

        贵宾等候室里有三人静坐在一块,简单的介绍,小麦梵与婧儿便得知名为古敕的黑袍少年同去巨幕学庭求学。

        “我们逛逛飞兽所公共大厅吧,这才大下午!”婧儿的提议对本身好奇十足的小麦梵敞开了探索大门。

        小麦梵理所应当的邀请了古敕,在古敕再三拒绝时,婧儿向小麦梵使了个眼色,正想左右夹攻古敕,谁知被古敕轻易地躲闪开。

        无奈的小麦梵和婧儿,这才没再较真,顺着另一边的出门,一同前往公共大厅。

        同样是如胶冻般粉红色的卜壳虫分布在墙壁上,对四周不停地照明,若细细看去,卜壳虫口中还吐着泡沫。无论是地铺、墙壁、或是各式摆件,都透露出浓浓的北方奢华风格,兽皮、锦缎、珠亮比比皆是。

        来到浩浩荡荡的公共大厅,虽说装潢少了许多奢华,却让人感到简约大气。特别是六米高的大厅中央顶部有一盏硕大的水晶灯,灯上没有意外的出现了许多卜壳虫,闪着蓝白色的光芒。公共大厅内的人就杂又多了,同一时间就接近两百来号人,这不愧是尔兰的产业。

        二人兜兜转转直至晚上饭点前,准备折返却遇见前方有人起了争执,没多想便凑近观看。

        “本大爷就叫基岜梅勒,我是你们的贵宾,什么叫我已经乘坐七号飞兽走了,不让我乘坐了,我不是你们会员吗!”

        “您不要着急,你身边没有飞兽贵宾会员卡,我们这边需要时间核实。”

        “你这样说,认卡不认人了是吧,那这个小孩有会员卡吗!”自称基岜梅勒的少年气急败坏一把逮着一旁看戏的小麦梵,对着工作人员骂道。

        小麦梵脑子一懵,哪知毫不相干的事都能扯到自己身上,此时“森林小能手”面对与人沟通处理上明显弱不少,迅速就慌张了起来,而周围看戏观众也是越围越多。

        “会员卡?我不知道”小麦梵右手无处安放,手心不断冒汗。

        婧儿见事不对,赶忙用手使劲掐了小麦梵大腿的肉,小麦梵这才从紧张的情绪中一下子跳脱出来。

        稍作冷静,缓了一口气正准备解释时,黑袍少年从远处走来,拿出自己的贵宾会员卡对着工作人员说道:“这两位跟我一起从三号贵宾等候室出来的,我可以证明!”

        小麦梵与婧儿连忙点头,工作人员见到黑金色的贵宾会员卡,先是一惊,没多说什么,立刻示意小麦梵二人可以离开。

        这时叫基岜梅勒的少年看着工作人员的举动更是恼火,一把抓住小麦梵不放,大吼道:“凭什么你这娃娃就能走!”

        就在这时,小麦梵眼神瞬间冷冽,右手用力甩开了基岜梅勒的手,极其严肃地说:“我叫麦梵,不是娃娃!”

        小麦梵骤然的变化,让基岜梅勒愣了个神,半天没回句话。

        见状婧儿推着认真的小麦梵就离去,等基岜梅勒回过神,他们已经走远。

        “特么不是歇里廷那家伙,我才不会出现在这里!”隔着重新围上的观众,基芭梅勒大骂道。

        此话不偏不倚地传到小麦梵耳里,那熟悉的名字让小麦梵猛然心里漏了一块,刚想转身回去,被婧儿大力一拽,硬生生地拖走了。

        “古敕,感谢你刚才的解围!”婧儿这才对被小麦梵上心的古敕开始有了些好感,毕竟这黑袍少年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表情。

        回到三号贵宾等待室的三人,其中小麦梵一脸心事坐在位置上,旁边是依旧无表情的黑袍古敕。而婧儿则询问贵宾室的工作人员,才得知她与小麦梵二人属于贵宾秘密飞行,不记录在贵宾会员卡记录内,是一次性单程票。

        婧儿一听是单程票,扭头往向小麦梵,心想这家伙还不一定能过巨幕学庭的入庭试炼呢!

        时间来到夜里,小麦梵被光团洛爷折磨后,清醒后反思今天自己处理与人沟通的事情是多么的难堪和不济。

        在海蛇的三年,自己确实除了修炼,没有过多跟其他人有过交集,因此这方面是自己现在最薄弱的一块。相比之下,跟刚认识的古敕差了远远的一大截,对方也是七八岁,可沉着冷静的出面帮自己解围,十分的出色。

        小麦梵没有想着逃避,直视了问题,心里也打算着去了巨幕学庭好好改变。

        贵宾等候室的休息卧室都是单间的,小麦梵从自己的卧室移步到了等候室内,却发现靠近窗边的位置上,黑袍少年古敕静静地坐着。而小麦梵很自然地坐到了他的旁边。

        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一开始就不懂得与生人打交道的小麦梵打从心底感受到古敕莫名的亲近。

        小麦梵坐了半天,不知如何开口,挠了挠后脑勺,磨磨唧唧地说出了破冰的那句话:“下午的事,谢谢了!”

        “不用。”安静的黑袍少年古敕一直朝着窗外,很平淡的回答道。

        “好,对了你的脖子上的疤痕是怎么受伤造成的吗?额我是说你不想说也没事!”小麦梵话到一半才觉得有些不妥,连忙改口,导致呼吸节奏都被打乱。

        “是亡国,前不久的事,父亲母亲都不在了。”黑袍少年古敕转头看向小麦梵,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牵强!”小麦梵紧张感荡然无存,换来的是无比的难受,因为古敕的笑容,比自己当初死了阿娘还要难堪。起码自己是用声嘶力竭的痛哭发泄出来的,可古敕现在仍充满压抑。

        “或许吧,那你的伤也有一段难过的故事吧!”黑袍少年古敕没有继续看着小麦梵,而是继续望向窗外。

        这句话之后,二人并没有对话,漫漫长夜只是无声地坐着,直至黑袍少年起身准备回自己的卧室时,他自顾自地说道:“我来自伟大的古国!”

        这就是黑袍少年今晚告知自己亡国的国家吗?可他如今明明充斥着自豪感。

        第二日,三号飞兽跳翔蚤蓄势待发,在一阵清澈的铃铛声后,再次一跃而起,往着终点站绿顶之城飞速而去。


  (https://www.biqudu.com/46108_46108885/9165590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