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1977年11初,云省,上坎坝农场

        自10月21日,全国报纸、广播等各大媒体公布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并透露今年的高考将于一个月后在全国范围内进行1,对急切盼望回城的农场知青来无异是一种巨大的惊喜。

        沐卉第一批就把名字报上去了,不等农场的审核下来,就让丈夫颜东铮打电话给沪市当大学教授的公公,请他帮忙购买复习资料、画纸、画布和颜料。

        她和丈夫都是沪市来的知青,老三局,读完了高中,相比后来的新三局知青,更有优势,只是多年没摸课本,沐卉心里没底,听说美院对文化课要求不高,她便准备跟丈夫学学绘画,突击一下。

        估算着时间,东西差不多也该寄来了。

        下工哨一吹,沐卉手中的锄头往张兰手里一塞,拔腿朝山下跑道:“张姐,麻烦你帮我把锄头捎回去,我先走了。”

        “诶,你去哪?”

        “镇上邮局。”她等不及邮局分件再一级一级往下送,“宋知青,你的自行车借我用用?”

        “行呀。哦,对了,沐卉,方才我看到你家三个孩子和张兰家的两个追着只小黄麂往东边山上去了。”

        那是片没开发的原始森林。

        “没事,他们不敢往里走。”

        宋长宏皱眉:“我瞧着进去大半个小时了,还没出来,你最好让颜东铮过去找找。”

        上坎坝农场原来叫云省生产建设兵团,最初有现役军人,转业军人、沪市知青、云贵知青和一部分从湘省等地迁来的老职工组成。74年,兵团改为国营农场,现役军人全面撤离。

        张兰的丈夫就是74年撤离的一名副营,他人在部队,张兰带着一子一女在农场生活。

        两家,能出头的可不就只有颜东铮。

        沐卉抬腕看眼表:“宋知青,我赶着要去镇上拿包裹,颜东铮在西南坡开荒砍坝,麻烦你帮忙走一趟,通知他一声。”

        说罢,人骑上车,一遛弯走远了。

        宋长宏拧拧眉,只得去找颜东铮。

        营部见最近知青浮动的厉害,挑了几十个蹦跶得欢的,组成开荒队,举行了大会战,要求他们吃住都在山上。

        颜东铮就是其中一位。

        宋长宏过来问了圈没有找到人,原来营部通知今晚有雨,连长让大伙儿干完手头的活,收拾东西下山,颜东铮用一张工业卷跟人换了工,提前一步下山,跑去傣寨找老乡喝酒去了。

        连长看宋长宏在人群里乱蹿,一脸焦急,拎着砍刀手下不停道:“宋长宏过来!”

        “连长!”

        “下班了,你不回去看书复习,在这儿瞎转悠什么?”

        “颜东铮、俞言博家的五个孩子追着一只小黄麂进东山了。”

        “什么?!”连长一惊,丢掉砍下的杂木,直起腰,“进去多久了?”

        “四十多分钟。”

        “怎么现在才来报?!”连长又急又怒。

        宋长宏:“我想着宋懿洋、俞景现六七岁了,还能不懂哪哪有危险,顶多在山脚边玩会儿就回来了。”

        “通知他们的家人没?”

        “我方才跟沐卉说了,她急着去镇上拿包裹,让我来找颜东铮。”

        旁边有人道:“颜东铮去傣寨,刚走。”

        “小李,”连长随手点了个人,“骑上我的自行车,赶紧把颜东铮给我叫回来。老王,带上你们班的人跟我去东山。”

        秧宝穿了,上一刻她还追在沙皮犬哥哥后面于屋内飞奔,逃避着医生、护士的追捕,下一刻就一头撞在一棵参天大树上,眼冒金星,晕乎乎地一屁股蹲坐在虬龙裸·露在外的粗大树根上。

        “秧宝,恭喜你,成功逃过绝育医生的小刀刀。”系统忍着笑,机械道,“下面,我要跟你告别了。按照契约规定,走前我为你选了个新世界,来,看下剧情介绍,在后面‘确定’一栏按上手印。”

        秧宝虚虚地捂着生疼的额头,含着包泪,奶声奶气问:“有爸爸、妈妈、大哥、二哥吗?”

        她是个孤儿,一直想要个家,有爱她的爸爸妈妈,有帮她写作业、做手工的大哥,有陪她玩耍、帮她打架的二哥。

        为此,才在遇到系统时,它一说就答应了去一个个异世帮它做任务,拯救什么反派大boss。

        想到这,秧宝心虚地垂眼抠了抠手指,不敢看系统,四个世界她都没有遇到统统说的大坏蛋,任务肯定没有完成。

        现在又提这么多要求,不知道它会不会生气?

        可、可这能全怪她吗?

        第一个世界,她一穿过去就遇到了被人打断腿的爹爹,爹爹多可怜啊,身上流了好多血,她不得小心地照顾着,帮他喂饭、擦药,哪有时间去找什么大boss。

        第二个世界的妈妈更苦,基因改造失败,被人赶出基地,饿得吃土,眼见极夜寒冬要来了,她有统统给的小防护罩,盘踞在旧世界城市废墟里的异物伤不到她,她忙着帮妈妈在坍塌的楼层废墟里找吃的、穿的、用的,然后、然后就忘记找人了。

        第三个世界……唔,她也好忙伐,大哥没有手没有脚,还要被人逼着戴上义肢做机甲,她要守在大哥身边呀,帮忙递个工具,哄他开心、逗他笑,把统统给的糖分他一半,甜甜嘴。

        第四个世界就更不可能帮统统找大boss改造啦,她都成了一只沙皮犬,说话就是“汪汪汪”,找到也没办法劝他善良、多做好事、积功德。所以……所以,她每天就跟着哥哥玩呀。

        秧宝怯怯地瞟眼系统,伸手接过它递来的剧情本本,“字”她还是认得几个的,再怎么说,在孤儿院,她也上完了小班,领到了老师奖励的大红花,丞相爹爹、机器人管家也教她背过三字经,认过千百字。

        呕吼,有爸爸、妈妈、大哥、二哥,秧宝双眸一亮,欢呼道:“统统,我要有爸爸妈妈、大哥、二哥啦!你太好了,爱你哟。”

        说罢,乐着张小脸,冲系统连连比心。

        系统悄然松口气,还好小家伙只关注家庭人员数量,没发现剧情漏洞:“我做事,你还不放心,行了,快按手印吧。”

        “好!”秧宝高高兴兴地把本本摊放在小短腿上,飞速翻到最后一页,小手抬起。

        系统要是有心的话,此刻亦是高高吊了起来。半晌,忍不住催促道:“按呀!”

        秧宝想了想,又把本本翻到了第一页,她记得大哥后来摆脱那些人的控制,再签什么合同,都会格外认真地多看几遍。

        “统统你别急,我看看。”

        略过前面大片的剧情叙述,秧宝找到跟自己、爸爸妈妈、大哥、二哥有关的内容,念道:“1977年11月5日,秧宝跟大哥、二哥、小伙伴们追小黄、黄……”

        秧宝抓抓脸,后面这个字不认识,用‘叉’代替好了,有的字也太多伐,大哥说,不太重要的可以略去。

        想好了,秧宝继续念道,“追小黄叉上山,迷路,秧宝叉到脚,淋雨高烧,因误了医治时间,残废、痴呆。”

        秧宝晃着小脑袋有点得意,“残废、痴呆”这几个字,前面三个别看难写的一批,她认识啊,在星际就有人用它们骂大哥,她专门找机器人管家学了,然后拿着笔到人家门前,把这四个字写在人家的大门上。哼!从此他们就不敢再骂大哥了吧。

        “年底,妈妈收到京市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通知书她知道,大哥就收到好多张。

        “爸爸想法设法弄来了回城名叉。两人协议离叉,一个带走了大哥,一个带走了二哥,将她独自叉弃在农场。”秧宝迷茫了,“统统,什么意思啊?这个‘她’不是我吗?我没跟爸妈走?”

        系统忙幻化出一根触须,朝山下点点,安抚道:“我们现在呆的这个山下面就是本本里说的农场,那里有你和爸妈、哥哥们的家。你都在家了,你爸妈、哥哥们能不在?”

        系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偏偏秧宝头一点还信了:“对哦。”

        “快按手印吧,我还有事要办,不能光跟你耗在这儿!”

        “好哒。”秧宝心中疑虑顿消,又不好再耽误系统的宝贵时间,飞快地将本本翻到最后一页,狠狠地在确定那栏按了个手印,“好了!”

        系统长舒口气,一把抓起本本,飞身就走,到了半空,不知怎地突然起了那么一点恻隐之心,返身回来,对秧宝交待道:“秧宝你要记得乖乖的哦,不要惹你爸妈、哥哥们生气,争取让他们离开这儿时带上你。”

        剧本若是不能改写,这孩子还是一个早夭的命!

        “嗯嗯,”秧宝连连点头,“爸爸妈妈、大哥、二哥到哪,秧宝到哪。统统你放心走伐,我会乖乖听话的。”

        系统见她如此乖,也不知听没听懂,轻叹了声,闪身离去。

        颜懿洋、颜竟革、俞景现、俞舒雅追着小黄麂一阵猛跑,回过神来,才发现秧宝不见了。

        “人呢?”俞景现担心道。

        颜竟革累得往地上一躺,喘道:“在后面吧。”

        颜懿洋靠着棵大树坐下,抬头看了看上面的树冠、天光:“起风了,要下雨。歇一歇,咱们赶紧下山。”

        俞舒雅抓住俞景现的手晃了晃:“哥,我脚疼!”

        “你坐下,我看看。”

        鞋袜一褪,才发现后脚跟上趴着只蚂蝗。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78571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