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张知青,”李雪风嬉笑道,“你爱人都升到副营了,你不想着随军,回什么城呀?”

        “李雪风!”张兰气得瞪他,“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边境部队离这百十里,生活条件还不如农场呢,她脑壳坏掉了,才会带着孩子随军。

        李雪风双手一摊:“没办法,我这张嘴就是爱说!”

        张兰赖得跟他纠缠,扭头看向连长,固执地要一个答案。

        连长捧着水烟深吸了口,一指刚拿到回城名额的十人:“呐,你看看,谁不比你更需要,更有资格?”

        “那昨天你怎么把一个名额给颜东铮了?他有什么资格?上工偷懒,做事不认真,整个农场还有比他更不上进的吗?”

        “所以我反悔了呀!”

        张兰噎了噎。

        “行了、行了,都散了吧,回家歇一会儿,下午都跟我去西南坡砍坝。”

        “连长——”

        张兰连同十几位不甘就此离去的知青,伸手拦住了连长的去路。

        连长无奈地叹口气:“我自觉已经做得公平公正公允了,你们打听打听,哪个农场像咱们一样,回城名额下来,人员是一级一级从对农场的贡献、能力和家庭情况选·拔·出来公之于众的。”

        “小李呢?”有人问道。

        “他爸病危,强撑着要见儿子最后一面。你们说我能不放他回去吗?我知道,你们又该说了,给他一个月假期让他回去看看不就得了,干嘛还要给他一个回城名额,他也没给咱农场做什么大贡献,虽能日日挣十个工分,可跟他一样能干的也不少。诶,我跟你们说,他还真需这个名额。大伙儿不知道吧,他母亲早几年没了,下面一溜三个妹妹一个弟弟,最大的妹妹14岁,最小的弟弟七岁,眼见他爸这个顶梁柱就要没了,你们说,他不回去,他爸的工作谁顶,几个弟妹谁养?”

        张兰:“宋楠呢,她为什么能回去?”

        连长淡淡扫视她一眼,看向众人:“去年开荒,宋楠被倒下的大树砸伤腿,大伙儿不会忘了吧?”

        当时恰逢一场大雨来袭,山路难行,农场医疗条件有限,人又送不出去,延误了医治时间,好好一个姑娘瘸了条腿,谈好的对象也吹了。

        连长提起心中就有愧!

        “其他人不用我一个个说了吧?”

        大伙互视一眼,慢慢散了。

        张兰气得恨恨跺了下脚,回到医院病房,一把将床头柜上的饭盒、勺筷、搪瓷缸子扫落在地。

        霹雳巴拉一阵响,吓得俞舒雅“哇”一声哭了起来。

        “哭、哭,就知道哭!”

        俞景现伸手去拉妹妹,俞舒雅知道他得了狂犬病,哪敢让他碰,身子一缩,躲到了墙角:“呜……妈妈、妈妈……”

        俞景现看着避他如蛇蝎的妹妹和一回病房就自觉离他远远的妈妈,心里一阵难受:“妈,我们随军不好吗?”

        俞舒雅跟着哭道:“我想爸爸。”

        魂牵梦萦,张兰做梦都想回城,尝一口陕西路红房子西餐馆里的芝士焗龙虾、炸鹌鹑、鸭胸……吃一口姆妈做的生煎、小笼、烧卖,和朋友逛一逛百货商店,挑款香水、买瓶雪花膏、来支口红,完了,挽手去复兴路电影院吹着冷气,吃着冰激凌悠闲小资地看场电影……

        “叩叩”

        护士长端着一小铝盆鸡汤,站在门口敲了敲门,目光扫过哭泣的俞舒雅和地上的饭盒勺筷:等:“舒雅怎么哭了?”

        张兰快速敛去脸上的情绪,回身道:“小孩子家家不知道东西主贵,一挥手把搪瓷缸什么的全部扫到了地上,我正训她呢。”

        俞舒雅抬头看眼妈妈,抽噎着没反驳。

        护士长把盆放在床头柜上,弯腰和张兰一起把东西捡起来,拉过俞舒雅,贴了贴她的额头:“舒雅哪里不舒服吗?”

        俞舒雅抹把脸上的泪,哽咽道:“我想爸爸。”

        连长办公室门前发生的事,护士长刚听手下的小护士说了,明白张兰的心结。这事,只能私下开导几句,却不能当着孩子的面说。

        护士长揽着俞舒雅拍了拍她的背:“阿姨带了鸡汤来,你和哥哥一人喝一碗好不好?”

        张兰客气道:“又让你破费了。”

        “我可没花钱,这鸡呀,是班长、排长他们给竟革买来补身子的,”护士长松开俞舒雅,提起暖瓶冲了冲饭盒,盛汤道,“食堂帮忙炖好送去办公室,颜东铮只要了一半,这一半让我送来给景现、舒雅尝口鲜。”

        张兰脸一僵,再看那鸡汤就觉得膈应的慌。

        她家景现跟颜竟革都得了狂犬病,大家送东西,却只送颜竟革,把她家景现漏了,究其原因,还不是丈夫不在身边,大伙瞧不起她一个带孩子的女人。

        “别用手抓,用筷子。”办公室里,颜东铮拿着筷子的手一翻,敲在颜竟革手背上。

        颜竟革低低汪了声,充满了抗议。

        “不准在叫。”颜东铮警告道,“再叫一声,这碗鸡肉你就别吃了。”

        颜竟革委屈地瘪瘪嘴,一把捧起碗,大口大口地吞咽着汤水、肉块。

        他牙口好,鸡肉炖的时间长,骨头都嚼碎吞了,唯独不喜里面的菌子、小葱,吃到嘴里就想吐。

        颜东铮放下筷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小家伙很是机灵,知道可以挑战一、二,不可再三,头一抬伸着脖子连嚼都不嚼就把菌子咽下了。

        好在,菌子放进炖锅时,已经撕开了,块不大。

        “颜知青,”李雪风吃完饭,拎了包干巴过来看望颜竟革,“还在吃饭呢。”

        颜东铮起身搬了张凳子放在门口给他坐:“熬的鸡汤多,来一碗?”

        李雪风摆摆手,将干巴递给他:“竟革好点了吗?”

        颜东铮接过东西,偏头看眼把头埋进饭盒,吃得一脸汤水的颜竟革:“有点后遗症,爱学狗叫、狗爬。”

        “陆医生怎么说?”

        “狂犬病后期治愈的少之又少,他也没有什么参数。”

        李雪风挠挠头,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得转移话题道:“明天我去镇医院给老师送他早先整理的笔记,你有没有什么要我捎带的?”

        颜东铮想了想:“你明早过来一趟,我给沐卉、懿洋收拾几件换洗衣服,再拿点钱票。”

        “行。”

        医院生活挺无聊了,病房里连张报纸都没有。

        沐卉挂上水就睡了。

        秧宝无聊地抠了抠手指,张嘴打了个哈欠。

        她刚午睡起来没一会儿,颜懿洋怕她再睡,抱着她去医院的小卖铺,七分钱买了瓶橘子味汽水,兄妹俩你一口我一口喝完,瞅了瞅里面的玩具,弹珠、兵乓球、弹弓、铁皮青蛙、陀螺。

        服务员见秧宝盯着绿色带花纹的铁皮青蛙看,笑着拿起青蛙,拧了拧发条,放在柜台上,让它哒哒跳着向前走。

        “多少钱?”颜懿洋问。

        “两元。”

        颜懿洋脑中立马闪过国营饭店牌子上写的菜价:米线,一毛五分钱/碗;豆花米线,七分/碗;烧饵块,五分/个……

        两元够他和秧宝吃好几天的。

        而且来时,爸爸总共给了他两元钱,中午已经花了些。

        “秧宝,这个咱不要了,哥哥给你做一个好不好?”

        秧宝点点头:“哥哥,我想要大公鸡,会捉米的大公鸡。”

        “好。”颜懿洋脑中飞速列出一张材料、工具表,“阿姨,我能借用一下你们的锯子、凿子、锉刀、钳子、锤子和剪刀吗?”

        “新工具你用了,我们还怎么卖呀?”

        颜懿洋掏出一张粮票递过去:“四两粮票借用一下午,你看成吗?”

        “我家里有旧的……”

        “那阿姨你能帮我找截木头吗?”

        “你这孩子真会做生意!”

        有了工具、木料,颜懿洋又在小卖铺买了一张沙纸、一截铁丝、一小块铁片和四小包染衣服的颜料。

        木料做鸡身,铁丝做弹簧、发条,铁片做鸡腿和脚(相连处用钳子捏成弓形,增加走时的弹性),做好后拿沙纸一打磨,涂上色。

        发条拧上,一走便哒哒捉米的大红公鸡就好了。

        材料还剩不少,颜懿洋见还有时间,又做了只会飞的蝴蝶和一只会爬的壁虎。

        可惜没有吸盘,壁虎不能上墙。

        沐卉醒来后,拿过来挨个儿看了看:“袖箭、弓·弩会做吗?”

        “哥哥、哥哥,我还想要一个小车车。”秧宝不想一直让颜懿洋抱着,她重,怕哥哥累着。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78570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