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11章 第11章

第11章 第11章


小车车倒不难做,难的是弄不到橡胶轮子。

        木头轮子,水泥路还行,土路颠屁·股,就秧宝那小身子骑着也费劲。

        至于袖箭、弓·弩,颜懿洋看眼天光,对沐卉道:“改天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好材料。”

        木头、竹料、铁丝等也能做,只是杀伤力不大,使用寿命有限。

        收拾、清理干净地面,颜懿洋洗洗手,把工具还给人家,拿着饭盒去药房给沐卉、秧宝端熬好的药。

        陆湘抱着讲义从中药班下课,经过外科班停了下,等艾敏出来一起走。

        艾敏正听蒋士绍说自己哪哪没听明白,偏头看见她,摆了摆手:“湘湘你先走吧。”

        陆湘的目光扫过蒋士绍身上的衣着,鼻梁上的金边眼镜,微微蹙了下眉:“我等你。快点!”

        蒋士绍温和地笑笑:“艾老师,我回去把不懂的写下来,明早再来问你。”

        艾敏看着陆湘犹豫了下,点点头:“行。”说罢,拿着讲义、人体结构图,快步出了教室。

        两人相携着走出没多远,艾敏忍不住问道:“你这么急干什么?饿了?”

        陆湘没吭声,回头望去,蒋士绍站在教室门口定定地看着她们,那目光,陆湘说不出来,却无端地打了个寒颤。

        四目相对,蒋士绍看她跟只小白兔似地瑟缩了下,忍不住挑了挑唇,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小学下课早,张倩来接他,远远就见他盯着两个沪市来的女医生看,生气道:“蒋士绍,行呀,才来上课半天,就起花花心思了。”

        蒋士绍眼皮微敛,掩去心中的不耐:“别胡说,那是我老师。”

        “知道是老师,你还盯着看?”

        “我看她们身上的衣服挺漂亮,想着明天抽空问问,看在哪儿买的,回头给你买一件。”

        “真的?”

        “骗你是狗!”

        “呵呵……这可是你说的,哪天要是让我知道你骗了我,看我不把你煽了,拿条狗链子把你拴在身边,天天让你给你唱‘汪汪汪’。”

        蒋士绍冲她竖竖大拇指:“不愧是我蒋士绍看上的女人,够狠!”

        张倩下巴一抬,笑道:“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四周的同学都散得差不多了,蒋士绍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往外走道:“你朋友还在住院吧,要不要过去看看?”

        张倩迟疑了下,点点头:“走吧。”

        两人到时,秧宝刚同妈妈一起喝了药,含着半块糖,坐在沐卉身边看壁虎在被子上爬,手里把玩着大红公鸡和蝴蝶。

        颜懿洋去食堂打饭去了。

        “沐卉,”张倩拉着蒋士绍进屋,“好点了吗?”

        蒋士绍的目光落在母女俩身上,闪过一抹惊艳。

        他不是第一次见沐卉,以前看着美则美矣,却似缺了点什么,现在再看,那双眼,真漂亮,似注入了灵性。

        小女孩乖巧可爱,容貌揉和了父母的优点,一看就知道长大了定是个美人坯子,这样的孩子最容易脱手。

        这么放肆的目光落在身上,沐卉心里陡然腾起一股杀意,这一刻,蒋士绍在她眼里已经是死人一个。

        她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幼童能在危机四伏的旧世界废墟里生存下来,靠的是会隐藏自己的气息和伺机而动的狠辣。

        “你来的正好,给我十块钱吃饭。”沐卉看都没看蒋士绍一眼,只朝张倩道。

        “昨天给你的三块钱花完了?”

        沐卉拍拍怀里的秧宝:“算上我家老大,三张嘴,两个病患,不得吃点好的补补。三块钱,一只鸡都买不到。”

        张倩有心不给,又怕沐卉跟她吵,让蒋士绍看到她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给!”掏了张大团结丢给沐卉,张倩忍不住叮嘱道,“省着点花,你的钱可都交医药费、住院费了,这都是我刚发的工资。”

        “知道、知道,”沐卉收起钱,敷衍道,“改天还你。”

        “光有钱不行吧,”蒋士绍笑着掏出钱包,取了五斤粮票、半斤点心票和一斤肉票,递给沐卉,“拿着,买点营养品。”

        秧宝不喜欢这个叔叔,笑得好假,但不妨碍她收下票证。妈妈说了,到嘴边的肉不吃那就是傻,物资也一样。

        还有那些对她们不怀好意的人,当然是能坑就坑!

        “谢谢叔叔,”秧宝伸手接过,甜甜地笑道,“你真好!”

        “哈哈……”蒋士绍笑着,伸手来摸秧宝的脸,“秧宝真乖,看得我都想结婚生个女儿了。”

        秧宝偏头躲过,打开大公鸡的发条,往他手里一送。

        大公鸡的嘴是铁片做的,尖尖的比刀还利。

        “哒哒……”一连啄了蒋士绍七八下,皮破,血涌了出来。

        沐卉抱着秧宝往后一靠,惊呼道:“哎呀,张倩快带蒋同志去打破伤风,这鸡刚刚啄了门外跑进来的一只野狗。”

        “沐卉!”张倩气得跺脚,“看你把孩子惯成什么样了?”

        当妈的最烦别人说自家孩子的不好,沐卉立马就炸毛了:“秧宝才多大,她懂什么。蒋同志伸手,她还以为是跟她玩呢。”

        “嗯嗯。”秧宝连连点头,末了,举起手里的大红公鸡,“叔叔要吗?一个十元,卖你便宜点,八块。”在星际,大哥随便折张纸都能卖几十万星币,这鸡给他,算是贱卖了!

        唉,她心真好!

        蒋士绍气得吐血,上课时,他听人说了,农场一位知青的孩子狂犬病晚期,用过疫苗、血清后,命虽保住了,却是留下了后遗症,不会说话,只会汪汪跟狗一样叫。

        他虽不知道那孩子就是秧宝的二哥颜竟革,却止不住害怕。

        恨恨地看了眼秧宝,蒋士绍攥着手腕转身就朝医务室跑。

        张倩顾不上找沐卉母女俩算帐,忙追了出去。

        秧宝眨眨眼,有点可惜,早知道就先把蝴蝶卖给他,再让公鸡啄他了。

        颜懿洋买饭回来,秧宝跟妈妈正兴冲冲点着蒋士绍给的票证,商量着明早吃什么。

        “哪来的票?”颜懿洋放下饭盒道。

        沐卉把刚得的钱、票一股脑地塞给他:“钱是跟张倩要的,票是蒋士绍给的。”

        颜懿洋心头一凛:“他俩来了?”

        “嗯。”沐卉取过一只饭盒,打开,拿起勺子边喂秧宝吃蛋羹,边道,“这钱你拿着,等会儿去小卖铺买些铁丝、铁片,看看有没有牛皮筋,没有买几把弹弓(好的弹弓多是用牛皮筋做的),再跟人借一下工具,讨要一粗一细两截竹筒。晚上,我教你做几个比较实用的袖箭和小型□□。”

        颜懿洋点点头,随之看着她皱眉道:“饭前要洗手!”

        “瞎讲究。”眼见大儿子要发火,沐卉忙道,“知道了、知道了,下次我跟秧宝一定先洗手再吃饭。”

        秧宝跟着讨好地冲大哥咧了咧小米牙。

        颜懿洋无奈地揉把妹妹的头,拿着毛巾去水房打湿,回来,给两人挨个儿换着擦了擦手。

        医院食堂

        艾敏踢了踢对面心不在焉的陆湘:“想什么呢,跟你说话都不应?”

        “还记得中午来找我打听蒋士绍的颜懿洋吗?”

        “嗯,怎么了?”

        “懿洋说蒋士绍不是好人,走在大街上跟女同志拉拉扯扯的。”

        艾敏一愣:“真的?”

        半晌,她咬着筷子沉思道:“看着挺斯文知理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陆湘警告道。

        艾敏冲她翻了个白眼:“小孩子的话,哪能尽信。”

        陆湘跟颜懿洋没认识两天,跟他接触不多,不敢给他打包票,只道:“反正我看那蒋士绍不像好人,你离他远点!”

        艾敏不乐意了:“我说陆湘你咋回事,还是老师呢,怎么听风就是雨!”

        陆湘憋了憋嘴:“无风不起浪。你见哪个正经人,在街上跟女同志拉扯的?”

        “万一是他姐、他妹呢?”

        “他姓陆,人家女同志姓张,什么姐、什么妹呀?”

        艾敏不服输道:“表姐、表妹!”

        “行行,你有理,我不管了,你爱咋咋。”陆湘气得饭盒一收,端着走了。

        “诶,你这人……”

        蒋士绍央着医生给他打过血清、疫苗,打发走张倩,看着病房的方向磨了磨后槽牙,冷冷一笑,转身出了医院、镇子,去了凤坎寨。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78252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