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走进凤坎寨,还能清晰地看到“政治边防”建设时,工作队员刷的禁du、戒du标语。

        晚上还有两节课要上,蒋士绍进寨找人交待几句,又匆匆回了镇医院。

        饭后,连长过来,颜东铮趁机回了趟家,一开门,一股湿霉味儿,雨季屋里本来就潮,他又没回来通风,再加上这几天他和仨个孩子换下的衣服都没洗,堆放在盆里都腌出味了。

        颜东铮打开门窗,拿起扫帚、抹布把屋里打扫擦洗了遍,然后拿上洗衣粉(桂林合成洗涤剂厂生产的一种膏状物),端着脏衣物、木锤出门,朝小溪边走去。

        经过一座座知青居住的排子房,相熟的无不出声招呼道:“东铮,洗衣服呀?”

        “嗯。”

        午后下过一场雨,溪水有些混浊,颜东铮取出洗衣膏放在岸边的岩石上,把衣服一件件拎出来,在水里摆上几摆往石头上一放,搓上洗衣膏,拿木锤啪啪一锤,提着衣领、裤腰刷刷一涮,拧干水分放进盆里,端着回去,往屋檐下的绳上一晾,这就好了。

        李雪风按照约定过来,见此,惊讶道:“颜知青,你洗的?”

        浅色衬衣上的泥印子还在。

        裤子粘着白点,不用细看,洗衣膏没有涤净。

        颜东铮抿着唇,没吭声。

        李雪风想笑,半晌,咳了声:“挺不错的,比我第一次洗的强多了!”

        颜东铮转身进屋,打开箱子,给颜懿洋、沐卉各收拾了件换洗衣服,包了五块钱、十斤票粮,递给李雪风:“麻烦你了。”

        “顺手的事。竟革怎么样?”

        颜东铮关上窗,锁上门,拿着钥匙随他朝外走道:“会走、会说些简单的句子。”

        “进步挺快的嘛。”

        “嗯。”

        说话间,两人走到李雪风住处附近,他回家,颜东铮回连部,跟连长说了声,拿起电话打到镇医院。

        一天没见秧宝,颜东铮有点担心,怕沐卉、颜懿洋照顾不好她。

        “喂,爸爸,”秧宝过来后还是第一次摸电话,抱着话筒开心的不行,“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颜东铮唇角微翘:“嗯,秧宝吃饭了吗?”

        “吃了,大哥买的蛋羹。爸爸吃了吗?”

        “爸爸吃的米饭。”颜东铮说完,接着问道,“秧宝早上扎针了吗?一天两顿药喝了吗……”

        秧宝一一回答,末了,举着手里的大红公鸡,隔着电话跟颜东铮炫耀道:“爸爸,大哥可厉害了,给我做了会走会捉米的大公鸡,还有会飞的蝴蝶、会爬的壁虎。妈妈也好厉害,她要给我做打猎的袖箭。爸爸,等秧宝和妈妈回去,我们去山里打猎吧?我想吃肉,妈妈也想。”

        说罢,秧宝抬头问抱着自己的大哥:“大哥喜欢吃肉吗?”

        在星际,她和大哥天天都是喝营养液,没吃过什么饭菜。

        她也不知道大哥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颜懿洋“嗯”了声,伸手取过秧宝手里的话筒:“爸爸,竟革怎么样?能认人了吗?”

        “能,不多,得慢慢教。你妈好点了吗?”

        “她身体恢复挺快的,下午头已经不晕了,我抱秧宝来接电话,她还说,不想在医院住了,想出院回农场。”

        “明早医生查房,你问问医生看能不能出院?若是能,给我打个电话,我驾牛车去接你们。”

        “好。”

        “见到陈医生了吗?”

        颜懿洋看眼墙上的钟:“他还在上课。”

        “嗯,你晚上睡哪?若是还没有找地方,就去他哪吧,让秧宝跟你妈睡。”

        “不用,我刚才问护士了,病房可以加张陪护床,我带秧宝跟妈妈住病房。”

        “也行。我和秧宝的行礼在陈医生那,等他下课你过去拿下,里面有秧宝的换洗衣服和我给她买的干巴、野蜂蜜。”

        “好。”

        挂了电话,颜懿洋抱着秧宝回病房。

        颜东铮跟连长说,想带竟革出门走走。

        闷在屋里时间长了,颜竟革表现得十分烦躁,时不时低吼一声,四肢着地转个圈,或是跑到门口扒门。

        连长不放心,提脚跟上,三人避着人群,朝半山的橡胶林走去。

        夜冷风轻,虫鸣声声。

        颜东铮牵着颜竟革的手,拽着他不让他乱跑,边走边教他道:“风、水、树……”

        连长放松地跟在后面,偶尔插句话:“你的画寄出去了吗?”

        “寄了。”

        “方才我看省文艺报在征散文,你要不要试试?发表了,我帮你报名参加年底州文馆举办的工农兵文艺创作学习班。”

        颜东铮一愣,很快分晰道:“学习回来,我是不是可以进宣传队或广播室?”

        “差不多。要是文章写的好,发表的多,还可以调到师部宣传队或是春城文化馆工作。”

        颜东铮微愕:“你对我这么有信心?”

        “我看你的字了,很有风骨,就算文章不行,光凭那一笔字和画画技能,只要你想,明儿我就可以调你进咱连宣传队或是小学当老师。”

        颜东铮失笑:“你是缺人用了吧!”

        能进宣传队和小学当老师的知青,多半是老三局毕业的高中生,高考通知一下来,九成报了名。

        眼见离高考越来越近,谁不是挑灯夜读,抓住一分一秒看书,哪还有心思工作。

        连长跟着笑道:“诶,什么都瞒不过你。考虑一下吧,宣传队和小学的工作可比割胶、坎坝轻松多了。”

        颜东铮摇摇头:“连长,我现在报名、参加考高晚吗?”

        连长一愣,不敢置信道:“你认真的?!不是,你先前不报,这会儿怎么想要报名了?”

        “先前不是有回城名额吊在前面吗,现在名额没有了,我不得努力一把。沐卉都报名了,你说,她考上了,我留在这儿工作,那我们好好一个家不就散了。”

        连长见他说得认真,几步走到他跟前,狠狠拍了下他肩,感叹道:“行啊,长大了!”

        前几天还想着抛妻弃子呢。

        照顾孩子的这两天,看来,感触挺深的,让他转变了思想。

        “明天写份材料交上来,”连长转身往回走道,“政审通过了,才能报名。”

        颜东铮扬唇:“谢谢连长!”

        连长头也不回地摆摆手。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78251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