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三个小时,沐卉、颜懿洋合力做好三只单筒袖箭和一张小型弓·弩。

        颜懿洋绑了只袖箭在腕上,走到后窗前站定,对准院中50米开外一棵柚子树上的柚子按下机括,“噗呲”轻微的穿透声过后,扑棱棱惊起飞禽几只,其中有一只绕着窗口飞了个来回。

        颜懿洋看得一脸惊奇,扭头问拎着弓·弩走来的沐卉:“妈,这是什么鸟?”

        整块脸往里凹陷着,灰白的毛圈着一对圆眼珠,两眼之间突兀隆起,下端长了尖利发亮的勾喙,鲜红的翅羽间夹杂着斑驳的黑块和条纹,看着甚是怪异。

        “猫头鹰,”走到窗边,灯光下看得更清了,沐卉又道,“猴面猫头鹰。”

        说罢,左手持弩臂,举起,对准百米外芭蕉树上的芭蕉花,扣动了弩机。

        “扑通!”

        芭蕉花应声而落。

        颜懿洋看着受惊飞走的猫头鹰,笑道:“我以为你会射它呢。”

        沐卉举起弓·弩又试了试,语气淡淡道:“我和秧宝在旧世界城市废墟里,找到本《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它被写在濒危物种红色名录里。”

        颜懿洋眼眸微闪:“妈妈来自末世?”

        沐卉出神了一瞬,摇摇头:“严格来说是废土世界。”

        比末世更残酷。

        颜懿洋还待要问,沐卉抬腕看眼表,提醒道:“培训班该下课了。”

        两节课上完,正好是晚上八点四十。

        颜懿洋轻“嗯”了声,收起工具、袖箭,清理干净的竹屑、碎料,跟沐卉说了声,出门去找陈医生拿颜东铮放在他那的行李。

        一路找到培训班,陈医生随一众医护人员围在陆铭身边还在问问题,一个个如饥似渴。

        颜懿洋等了会儿,陈医生才在同事的提醒下,偏头朝门口看来。

        “懿洋!”他快步走了出来,“你不在农场医院吗?什么时候来的?”

        “上午。陈伯伯,我来找你拿我爸和秧宝的行李。”

        “喔,你等我一下。”陈医生转身跟同事说了声,回座位收拾好自己的书本,背着包出来道,“走吧。”

        “陈伯伯,雪风叔叔怎么没有留下参加培训?”

        陈医生挠挠头,无奈道:“咱们连部医院总共分了3个名额,论学历、资历,你雪风叔叔都不够格。不说这些了,你弟怎么样?”

        “有点后遗症。”

        这点,陈医生也听陆医生在课堂上讲了。

        拍拍颜懿洋的肩,陈医生安慰道:“医术会越来越发达,咱们慢慢来。”

        “嗯。”

        招待所离医院不远,没一会儿就到了。

        颜懿洋接过行李,跟陈医生道了声谢。

        知道他找护士要了张陪护床,陈医生便没有强留,只交待他路上小心点。

        翌日一早,颜懿洋起床洗漱后,先去药房给妈妈、妹妹取药。

        秧宝喝药喝怕了,一见他端药回来,身子一扭扑进沐卉怀里,摆着小手道:“不喝,秧宝不想喝!”

        颜懿洋好笑道:“秧宝还记得昨天爸爸说的干巴、蜂蜜吗?”

        秧宝耳朵支棱了下,转头悄悄看他。

        颜懿洋放下汤药,拉出床下的行李箱,打开,取出干巴、蜂蜜。哦,还有一杯炼乳,只是放得久了,坏了,昨晚就被颜懿洋丢了。

        拆开芭蕉叶,颜懿洋捏出几片干巴,给沐卉、秧宝嘴里分别塞了一块,他自己也拿着块尝了口,好咸、好硬,不过,三人谁也没有嫌弃,用牙齿磨着撕下一小块,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颜懿洋一小块咽下,剩下往嘴里一送,拿上搪瓷缸去水房接了一缸开水。

        不等稍稍放凉,他就舀了两勺蜂蜜放进去搅了搅,吹着喂了秧宝一口:“甜吧?”

        秧宝连连点头。

        “乖乖喝药,完了,哥哥还喂你喝。”

        “妈妈、大哥也喝。”

        颜懿洋心头一暖:“好。来,喝药。”

        母女俩喝完药,颜懿洋洗了洗饭盒,去食堂打饭。

        三份米线,十个红糖糍粑。

        “懿洋。”陆湘远远看到他,忙扬手叫了声。

        颜懿洋一手拎着一个网兜过来道:“陆姐姐。”

        陆湘来得早,已经吃完饭,刷好饭盒,正准备回宿舍:“秧宝昨晚没闹吧?我说好下班找她玩,结果……”一忙,竟然忘了。

        “秧宝昨天睡的早。陆姐姐,你不用在意。”

        “我还是去跟她道个歉吧,不然,我心里不踏实。”

        颜懿洋没想到她这么重承诺,一时有些惊讶。

        陆湘好笑地拍了下他肩,催促道:“发什么愣呀,快走吧。饭盒我来帮你拎。”

        三个饭盒撂在一起,确实有些重,颜懿洋道声谢,把饭盒递给她。

        李雪风五点半起床,洗漱后,骑上自行车就来了,没在招待所找到老师,他便先来了住院部。

        三人在病房门口碰头,李雪风风尘扑扑一身水汽,头发和上衣都被露水打湿了。

        “李叔叔!”颜懿洋忙推开门,把人往屋里让,“快进来。妈妈、秧宝,李叔叔过来了。”

        李雪风冲屋内的秧宝和沐卉随意地挥了下手,看向陆湘:“陆医生。”

        听口音,沪市知青无疑了,陆湘想了想对他却没什么印象:“你认识我?”

        李雪风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报名参加培训班招生考试时见过你。”

        “哦。没考上吗?”

        “资历不够。”

        陆湘愣了下:“报的哪个班?考了多少分?”

        “中医药。专业知识78分,药事管理与法规65分,中药学综合知识与技能60分。”

        成绩不是多突出,却也不赖。

        陆湘沉吟了下:“我手里的名额还没有给出去……”

        李雪风心头一阵狂跳:“陆医生,我……你有什么条件?”

        陆湘莞尔:“你不是秧宝、懿洋的叔叔吗?那还谈什么条件?”

        “啊!”李雪风看看颜懿洋、秧宝和沐卉,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沐卉看他这蠢样,翻了个白眼:“还不谢谢陆医生!”

        “哦、哦,陆医生谢谢你,谢谢你!”

        陆湘看他一米八的大个子,颇是无措地对自己弯腰又鞠躬的,捂嘴笑道:“不用客气。”

        说罢,进屋捏捏秧宝的小脸:“秧宝想姐姐不?”

        秧宝捧着红糖糍粑吃得正欢,闻言点点头,把手里的糍粑往她嘴边送了送:“姐姐吃。”

        陆湘张嘴咬了口:“唔,真好吃,谢谢秧宝。”

        “昨晚姐姐没来陪秧宝玩,秧宝有没有生姐姐的气?”

        秧宝摇摇头,她早把这事忘了。

        李雪风把包裹、钱票递给沐卉:“颜知青让我给你和懿洋带的换洗衣服和钱票,你点一下,五块儿、十斤粮票。”

        “咦,懿洋,你不是说你爸同意我和秧宝出院吗?咋又让你李叔送衣服和钱票过来了?”

        李雪风、陆湘惊讶道:“出院?!”

        陆湘看眼李雪风,扭头问沐卉:“你头上的伤那么重,怎么不多住几天?”

        “我头不晕了,拿着药回家养也是一样。”

        陆湘:“那秧宝呢?她每天要做针灸。”

        沐卉:“让她爸每天上午带她过来,农场离这不远,骑自行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颜懿洋:“我爸说,能不能出院要看医生的检查结果。”

        陆湘这才放心些。

        “陆姐姐,秧宝要走了,送你一个东西。”秧宝咽下最后一口糍粑,将芭蕉叶放在床头柜上,探身拉开抽屉,小手在袖箭、大红公鸡、蝴蝶、壁虎间来回徘徊着,一时不知选哪个送她好。

        颜懿洋想到还在这儿上课的蒋士绍,伸手取了个袖箭给陆湘:“陆姐姐这个给你防身用。”

        说罢,亲自给她戴在腕上,指点道:“遇到危险,你看,按这里。里面有12根铁针,用过了,稍个信,我再给你配。当然,能捡回来按上最好。”

        “啊,不、不用戴这个吧?”

        李雪风仔细看了眼:“戴上吧,孩子的一片心意。”

        吃过饭,陆湘带李雪风去报名上课,颜懿洋抱着秧宝找陆铭做针灸,沐卉留在病房等查房医生过来。

        颜懿洋抱着秧宝施针回来,沐卉已经做完检查,并办好了出院手续,脸色很不好。

        “妈妈,”颜懿洋道,“怎么了?”

        沐卉手一摊,露出一把毛票:“张倩总共给我交了10块钱住院费。走,找她去!”

        原主1076元钱,扣除10块,还有976元。

        想吞,没门!

        “等等,我先给爸爸打个电话,让他来接我们。”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78251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