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颜东铮带着三个孩子已经来了,  在医院食堂。

        一早,颜东铮还没起床,原主跟附近傣寨经常来往的一户人家的老爹就来了,  背着只羊腿。

        说是家里的羊,半夜被下山来的野猪顶死了,  给颜东铮和孩子们送些尝尝。

        山里的早上露水重,老爹一路步行而来,  身上的衣服都被打湿了。

        颜东铮忙接过羊腿,  唤沐卉起来给老爹拿衣服换。

        老爹直摆手:“不用、不用。”

        颜东铮放下羊腿,  从鸡屁股下摸出一个鸡蛋,给老爹冲碗红糖鸡蛋茶暖身。

        沐卉起来,  拢了拢头发,拿帕子一扎,  收起屋中搭的床单,  开箱取了套颜东铮的衣裤放在床上,出来唤老爹进去换。

        老爹不愿给俩人添麻,  起身要走。

        颜东铮拉着不让:“既然来了,你不进屋看看孩子。”

        颜懿洋听到动静已经起来了。

        秧宝也醒了。

        老爹确实想看看孩子,  那天颜东铮被人从他家匆匆叫回,  说是三个孩子进山出事了。

        他担心的一夜没睡,还是早上进山放羊,听割胶的农场知青说人找回来了,没事,这才放心。

        结果,昨天又听人说,  最小的女娃娃被个毒物咬了。

        “秧宝呢,  叫爷爷看看,  蝎子咬到哪了?”

        老爹已是耳顺之年,皮肤黝黑,一脸沟壑,伸出来的双手犹如老树皮一样粗糙,秧宝看着却只觉得亲切:“爷爷,抱。”

        老爹刚要将人抱起,想到自己一身水湿,忙又把手缩了回来。

        颜东铮在旁笑道:“把衣服换了吧。”

        老爹尴尬地笑笑,这才点头应了。

        颜东铮抱起秧宝,拉着还有些迷糊的懿洋出去让他换衣服。

        沐卉洗漱好,看了看老爹拿来的羊肉:“这么大一块,得有20斤。”

        一斤羊肉市面上卖七毛,还要肉票。

        给钱老爹肯定不要。

        颜东铮把秧宝交给懿洋,让他抱着妹妹洗漱,跟沐卉商量道:“家里有两个手电,给老爹拿一个回去,我记得杂木箱里还有双新雨鞋,一件半旧的雨衣,等会儿用过饭,你拿芭蕉叶包了给老爹偷偷放进竹篓。”

        沐卉点点头:“肉罐头、水果罐头,也各拿一瓶吧?”

        “好。”颜东铮看着肉,“吃饺子吧,多包些,我给陆医生、苏同志他们带些。”

        这几日饺子吃了几回,沐卉这会儿更想尝尝书上说的羊肉串是啥滋味:“你会烤羊肉串吗?”

        这个还真会。

        秧宝陪老爹说话,玩儿。

        说是玩,其实是秧宝从爸爸那儿知道老爹会扎漂亮的辫子,拿了头绳、梳子给老爹,坐在他面前,让他帮自己扎好看的小揪揪,然后爷俩手牵手去外面寻花戴。

        颜东铮、沐卉、懿洋则忙着包饺子、烤羊肉。

        老二是闻着肉香爬起来的。

        吃完饭,送走老爹,留沐卉在家背初一的语文,颜东铮解下前扛上的儿童车座,绑上稻草,让老二跟秧宝侧坐在前扛上,后面载着颜懿洋,骑车来了。

        颜懿洋对交朋友什么,兴趣不大。

        只是爸爸已经答应人家带他来了,他也只好陪着走一趟。

        从农场到镇医院要一个多小时,到了镇医院,带的水饺、羊肉串早凉透了。

        颜东铮便先带孩子们去了趟食堂,五分钱请人帮忙加热一下。

        拎着饭盒、芭蕉叶包着的饺子、羊肉串从食堂出来,一家四口正好遇到下课去住院部要给秧宝施针的陆湘。

        “湘湘姐,”秧宝扬手叫道,“我给你带了羊肉饺子,还有烤得滋滋冒油的肉串,老香了。”

        方才在食堂加热时,三个孩子闻着味儿一个没忍住,一人又干掉了两串,秧宝小嘴上这会儿还沾着一层油光。

        “啊,真给我带饺子了?”

        颜懿洋从拎着的网兜里掏出一个饭盒给她:“刚热过。”

        陆湘迫不及待地打开捏了个丢进嘴里,一边烫得直吸溜,一边嚷着:“好吃!”

        秧宝指指小哥手里拎着的一串芭蕉包:“肉串更好吃!湘湘姐你尝尝。”

        陆湘见他们带的饭盒和芭蕉包多,点点头,又吃了三个饺子,这才盒上盖子,把饭盒往胳膊窝里的一夹,拿帕子擦了擦手,伸手跟老二要芭蕉包。

        老二挑了个最大的给她。

        陆湘当场打开,羊肉、辣椒面、孜然,驳杂的浓郁香味飘散开来,那味儿,引得一旁的路人直咽口水。

        给懿洋、老二、秧宝各喂了块,陆湘急不可待地一口将竹签上剩下的肉咬在了嘴里。

        唔,好好吃哟,陆湘幸福地眯了眯眼。

        一边走一边吃,不等到住院部,一包20串羊肉就被陆湘和三小只分食完了。

        病房里,透过窗,云依瑶远远地看着走来的陆湘、颜东铮、秧宝和两个男孩,惊讶地扯了扯丈夫的衣袖:“秧宝他们来了,咋没看见子瑜?”

        苏团长看了下他们来时的方向:“应该是错开了。你去西门把子瑜叫回来吧。”

        云依瑶“嗯”了声,疾步出了病房,迎着几人走了过去道:“颜同志、秧宝早,这是懿洋、竟革吧?”

        云依瑶说着摸了摸颜懿洋和竟革的头,赞道:“颜同志,你家仨个孩子长得真好,一个比一个出色。”

        颜东铮冲她微一颔首,跟俩儿子介绍道:“懿洋、竟革叫云阿姨。这是子瑜的妈妈,昨天你们吃的水果点心都是云阿姨给你们拿的。”

        “云阿姨,早上好。”颜懿洋彬彬有礼道。

        “云阿姨。”老二叫完,退开一步,小心翼翼地碰了下自己的头。早上起来,他看妹妹的头发扎得好看,专门让老爹也帮他梳了下。

        他的头发又短又硬,梳不梳其实没差。

        为了达到他要的效果,老爹让懿洋帮忙找了点树胶,树胶滴进水里,梳子蘸着水,给他梳了个三七分。

        老二已经美一早上了。

        秧宝见他这样,捂着嘴咯咯乐道:“云阿姨,小哥怕你弄乱了他的头发。”

        “哦,”秧宝这样一说,云依瑶就仔细打量了番,梳的真光滑!不是,这么短的头发,也太服帖了吧?她伸手又摸了下,硬硬的,“竟革用发胶了?”

        秧宝惊奇道:“还有发胶?!专门梳头发用的吗?”

        “对!”云依瑶伸手接过秧宝,看着老二的头好奇道,“不是发胶,那是什么,蜂蜜?”

        秧宝更惊奇了:“蜂蜜也可以让头发这样吗?”

        “对,”云依瑶想到什么趣事,乐道,“还能引蝴蝶。”

        颜懿洋抽抽嘴角,基本可以判定了,云阿姨就是小孩心性,怪不得能跟秧宝玩到一块儿:“用了一点树胶。”

        秧宝附和地点点头:“云阿姨,我们给你带了饺子、肉肉,老香啦!”

        “哎哟,阿姨太幸福了,谢谢秧宝、懿洋、竟革。”云依瑶说着,偏头亲了下秧宝的脸蛋,跟颜东铮、陆湘道,“你们先进屋吧,我带秧宝去趟西门,子瑜在那等秧宝呢。”

        陆湘下面没课,不着急给秧宝施针,点点头,拉着老二进了病房。

        苏子瑜站在门口,等的有些心焦,抬腕看了下表,快十点了,怎么还没来?

        “子瑜,”云依瑶抱着秧宝没走近,隔着段距离,便叫了他一嗓,“快回去,懿洋来了。在病房等你呢。”

        苏子瑜第一次失了稳重,转身冲了过来:“秧宝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好久了。”秧宝含着块云依瑶给的巧克力糖苦着脸道。

        “妈妈你怎么没早点来叫我?”

        云依瑶抬手给了儿子一个钢镚:“我也刚见到秧宝啊!”

        秧宝不太喜欢这糖的味道,苦苦的,遂皱巴着一张脸解释道:“我们先去了食堂。小哥哥,你吃糖吗?”

        苏子瑜抬头看她,被她脸上的表情逗乐了:“你吃了什么?”

        秧宝咬着化了一半的巧克力糖,咧着嘴给他看:“苦的。”

        云依瑶、苏子瑜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苏子瑜伸手道:“吐了吧。”

        云依瑶诧异地挑挑眉,她儿子她能不清楚,爱洁,平常别人碰过的食物从来不动,吃饭都要先给他把菜夹到一个小碟里。

        秧宝犹豫了下,摇摇头:“妈妈说浪费食物,要天打雷劈的。大哥说,唯食物不可辜负。”

        母子俩相视一眼,对秧宝一家更好奇了,这得是真样的组合啊,才能养出秧宝这样的孩子。

        三人回到病房,苏团长、陆铭、陆湘、老二已经举着羊肉串吃上了。

        颜东铮借了苏团长的军报看。

        颜懿洋在旁组装因不好带而拆开的飞机和巡航舰模型。

        苏子瑜一进屋就被颜懿洋手里的巡航舰吸引了目光:“你改了内部结构!”

        等看到颜懿洋拿起发动机安装时,更是吃惊地瞪圆了双眼:“你加了动力装置!”

        很简陋的动力装置,木制的动力支架上,几个电池、自制电机由正负线串连着,旁边一个小小的物件好像是调速器。

        “你能估算出最快一个小时驶多远吗?”

        “几个电池你能指望它驶多远,这是调节器,”颜懿洋淡淡道,“为十米,2是20米,依次类推,我定了四档。”

        “你是说,这战舰可以下水?”

        颜懿洋瞟他一眼:“不能下水,要它干嘛?”

        “这模型的材料很差,不能往水里放,一放就沉。”

        “我刷了树胶。”

        苏团长在旁看得有趣:“这么说,飞机能飞,坦克也能跑了?”

        颜懿洋“嗯”了声,几下把巡航舰的动力装置安好,查看了下随手往地上一放,继续装飞机。

        飞机要简单,来时,他只卸了机翼、尾翼和起落架。

        这时老二凑过来,抱起床上的坦克放到地上,按了下颜懿洋装在侧边的开关,坦克便直直地朝前跑去,随之砰的一声撞在了墙上。

        它不会拐弯。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74264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