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31章 第31章

第31章 第31章


颜东铮载着三个孩子到家已是下午三四点,  昨天知道苏子瑜要跟老大交流学习,想着不会那么快回来,他就找杨校长请了半天假。

        为了将学生们的语文补上来,明天他就得上全天。

        沐卉一个人在家学习,  上午还好,  背课文嘛,  她记性不差,  耐着性子一上午背个十几篇不是问题。下午就不行了,数学没有人教,  她就差头悬梁、锥刺骨了,  才勉强看完两章,  记下一个公式,还不会应用。

        “洋崽,  ”沐卉一把抱住下车的颜懿洋,丧丧道,“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颜懿洋忍着笑拍了拍她的肩:“学到哪了?我给你讲讲。”

        “别、别,让我休息一会儿。”

        “妈妈,”没有小车座,秧宝一路上没敢睡,  被爸爸抱下车,  人都是迷迷瞪瞪的,  “抱抱。”

        沐卉松开颜懿洋伸手将她抱起来,  亲亲小脸蛋:“秧宝中午没睡觉?”

        “嗯。”秧宝伏在她怀里打了个哈欠,头往她胸前一枕,下一秒就打着轻微的小呼睡过去了。

        沐卉抱她进屋,  将人放睡在床上,  脱下鞋袜,  盖上被子,出来看颜东铮拎兜饭盒进来:“带去的饺子、羊肉串大家都喜欢吗?”

        颜东铮点点头,拿一个饭盒给她。

        里面装着云依瑶上午买的糍粑。

        五个,一家人正好一人一个。

        沐卉打开,拿双竹筷夹块吃。

        颜东铮将剩下的空饭盒放好,回头见了:“中午没吃饭吗?”

        “吃了。司务长早上带人进山采了好多竹笋,给咱家送了把,我剥剥和羊肉炒了盘,去食堂打四两白米饭就着吃了。”

        吃的好饱。

        只是前世饿怕了,见到食物就光想吃到嘴里,何况他带回来的还是她最喜欢的甜食。

        “剩下的羊肉我给司务长、连长家各送去两斤。”说着,沐卉放下饭盒,弯腰从桌下扒拉出一个黑皮西瓜,“连长家的宋嫂子自己种的,说是跟农科院的亲戚要的种子,我去送羊肉,她给我摘了个。”

        沐卉“啪啪”拍了拍,看着颜东铮期待道:“切开吧?嫂子说老甜了。”

        颜懿洋牵着迷迷糊糊困得睁不开眼的老二进来,看到西瓜一愣:“这个季节有西瓜?”

        “西双版纳气温高,”颜东铮道,“很多粮食、蔬菜都能种两三季。”

        “哦。要切吗?”颜懿洋松开老二,转身出门道,“我去拿刀。”

        屋外廊下,沐卉在两个土灶旁,靠墙用土坯支了块订好的竹板,放着做饭的家什。

        颜懿洋拿刀进屋,沐卉已将西瓜抱放在书桌上:“切一半,另一半留着秧宝醒了再吃。”

        几人没什么意见。

        老二还没吃过西瓜,一时兴趣不大,依着颜东铮张嘴打了个哈欠,泪都出来了。

        颜东铮拍拍他的头:“竟革要不先去睡,醒了跟秧宝再一起吃。”

        老二点点头,刚要进走,“喀嚓”西瓜切开了。

        熟透了,滋水顺着刀缝往下流,清甜的味道在屋里弥漫,老二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

        颜懿洋留了一大半,另一小半被他分割成薄薄的八牙,一人两牙。

        老二接过哥哥递来的一牙,先是尝试性地咬了口,好甜!

        “吐籽。”沐卉提醒道,“种子留着,可以炒了吃。”

        三人虽没理她,除了老二,颜东铮、颜懿洋却自觉地将又大又黑的西瓜籽吐出来,放在一张用过的草稿纸上。

        老二几口将两牙啃完,鼓着腮帮子目光热切地看向剩下的那半。

        “那半是给秧宝留的。”颜懿洋知道只要提秧宝,老二就绝不会再打它的主意。

        果然,颜懿洋话一落,老二长长的眼眸往下一垂,擦了把嘴,转身就要进屋睡觉。

        颜东铮伸手将人拉住:“洗手、洗脸,把衣服脱了再睡。”

        胸前的衣服都被西瓜汁打湿了。

        颜懿洋吃完,牵着他出门去水池边洗。

        回来经过廊下沐卉搭的板子,老二支了支耳朵,松开颜懿洋的手,从下面抱出一个放蔬菜的竹箩。

        “怎么了?”颜懿洋话音刚落,就看他打开竹箩的盖子,从中小心翼翼地捧出一只小、鸟吧?

        看模样应该是刚破壳没多久。

        颜懿洋往竹箩里看了看,果然看到一枚破开的鸟蛋,而在它旁边还挤放着两枚。

        若是记得不错,这应该是昨天他跟竟革随爸爸去西南坡捉虫,捡到的三枚鸟蛋,当时给秧宝了。

        “妈妈,”颜懿洋朝屋里喊道,“你快出来,鸟蛋破壳了。”

        “什么鸟蛋破壳了?”沐卉随颜东铮一起出来,看着老二手里的稚鸟,一脸懵逼,“咱家竹箩这么神奇的吗——都会自动孵小鸟了?!”

        颜东铮取出竹箩里剩下的两枚递给她:“感受一下看看还有没有生命力?”那天他听懿洋跟沐卉说什么精神力,若是猜测不错,应该是感知方面比较强。

        沐卉摇了摇头:“里面都是蛋液。”

        颜懿洋:“这三枚不是在一个地方捡的。”

        颜东铮:“照照有没有点?”

        沐卉:“什么点?”

        “有点就说明它是种蛋,可以孵化。”颜东铮接过两枚鸟蛋对着太阳照了照,“  这一个是种蛋,这个不是。”

        颜懿洋接过老二手里的小鸟仔细看了看:“颜色这么鲜艳,也不知是什么鸟?”

        颜东铮、沐卉也不认识。

        沐卉伸手接过,向外走道:“我拿给司务长看看。”要是稀有品种就想办法那另一枚种蛋孵化,要是不是,那就两枚一起给秧宝煮吃了。

        司务长还真认识:“太阳鸟,当地人称它们为‘月下老人’,又说它是跌落凡间的太阳。”

        “那是不是很珍贵、稀有?”

        “山上杜鹃林里有不少,其他地方很少见。这鸟吃花蜜、昆虫,胆子贼小,不太好养。”

        “没事,都是吃虫子,我把它跟母鸡放在一起养。对了,司务长,你知道农场谁家有抱窝的母鸡吗?我那还有一枚种蛋。”

        “这时候哪有什么抱窝的鸡啊,一般都是开春、盛夏母鸡才会抱窝。”

        “打饭时你帮我问问呗,万一有呢。”

        “行行,晚上给你问问。”

        颜懿洋昨天借的木工工具还在,颜东铮打发老二去睡,让颜懿洋给沐卉上课,他则拿斧头进山砍了根竹子回来。

        截截剖开,用长钉拍拍一钉,弄了个吃饭的小方桌,完了,又订了配套的四张长凳。

        去小卖铺买几张沙纸回来,将边角一打磨,好了,秧宝、竟革趴在上面写字都行。

        秧宝一觉醒来,看着被大哥装在草帽里的小鸟,好奇地伸手点了点:“妈妈,它叫什么名字?”

        “太阳鸟。”

        “哦,还挺好听哩。它吃什么?”

        “花蜜、虫子。”昨天哥俩捉的虫子还有半瓶,沐卉指给秧宝,“你倒两只喂它。”

        颜东铮连忙制止:“刚出生不能喂虫子。”说罢,拿出家里的蜂蜜倒了点,跟温水调和了下,递给秧宝,“喂它喝这个试试。”

        秧宝将半指高的竹杯放在太阳鸟面前。

        等了会儿,它才怯怯地伸头过去饮用。

        秧宝松了口气:“爸爸,不能喂它吃米饭吗?”

        这个颜东铮也不知道:“等它再大点你可以试试。”

        剩下的半块西瓜是晚饭后吃的,秧宝很喜欢,捧着吐出来的瓜籽跟妈妈咬耳朵:“咱在院子里埋两颗吧?”

        沐卉瞅眼埋头看书的颜东铮,拉着女儿的手悄悄出门。

        两人跟做鬼似的,拿上铁锨偷偷地在丰饮香的菜地边刨了俩坑,一个坑里埋上三个西瓜籽。

        晚上等两人睡下,颜东铮跟颜懿洋出来,扒开泥土看了看,埋得足有03米深,这得多久啊,几个西瓜籽才能生根发芽长出来。

        将西瓜籽重新埋好,两人才洗手进屋休息。

        翌日,云依瑶早早就骑着借来的自行车载着苏子瑜和他的工具箱、材料箱过来了。

        一家人正在用饭。

        苏子瑜要过来的事,昨晚颜东铮就跟沐卉说了。

        沐卉没想到会这么早:“云同志、子瑜,你们还没吃吧,快坐,熬的羊骨汤,你们看是喝汤、吃馒头,还是吃米线?”

        家里没米线,不过可以去食堂找司务长买两斤干米线回来煮。

        云依瑶一把抱起秧宝亲了亲,笑道:“秧宝妈妈,麻烦了,给我和子瑜各来半碗汤吧,来前我和子瑜在食堂一人吃了根油条,喝了碗豆腐脑,本来不饿的,没想到你熬的汤这么香,我和子瑜都馋了。”

        这话,沐卉爱听:“那就多喝点。懿洋,带子瑜洗洗手吃饭。秧宝快下来,让你云阿姨歇歇。”

        秧宝亲亲云依瑶的脸蛋,听话地从她怀里下来,拉她去看自己的太阳鸟。

        颜懿洋带苏子瑜去水池边洗手。

        苏子瑜好奇地打量着他们住的院子,和小小一间屋子,以及门口垒的灶台。

        “我可以带个行军床来,”苏子瑜指了指大树下的鸡窝,“把母鸡移开,床放那,挂上帐子。”每天来来回回的太浪费时间了。

        “下雨了呢?”颜懿洋递了个毛巾给他。

        苏子瑜接过毛巾擦了擦手:“不怕,军中有帐篷,回去我让爸爸给小李叔叔打电话,请他帮忙去后勤买个,在这一支,行军床再一放,一个小屋就成了,军中帐篷空间超大,倒时你和竟革搬过来跟我一起住。”

        颜懿洋默了默,倒底没忍住:“你这属于占用军资。”

        苏子瑜一脸茫然:“我给钱啊。”

        “你爸爸是团长,他们会按原价收吗?便是真照原价收了,你这就不是占用军资了,你知道普通人想要买一顶帐篷有多难?外面帐篷跟军中的质量差、价格差?基于什么?”

        苏子瑜一点就透,挠挠头,诚实道:“对不起,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以后我不会了。”

        “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啊,”颜懿洋不好意思道,“好了,吃饭!”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74263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