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32章 第32章

第32章 第32章


颜家的小屋给云依瑶的感觉很温馨,  青色的竹篱将一间屋子隔开了内外两间,原木的书桌,  青翠的竹椅、竹制餐桌、竹凳,搭配着五颜六色的花束,而她昨天给秧宝、竟革编的花环,则被挂在竹篱上,组成了一副风景画。

        整体而言,东西多而不乱,干净整洁,  因竹子的青翠、花的芬芳,  更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悠然的田园生活。

        见她看花,秧宝一挺小肚子,  骄傲道:“大哥给我做的瓶子,  爸爸、玉波、小哥帮我采的花,  我插的。云姨,  美吧?”

        “美!”

        沐卉盛两碗羊肉汤端来,  给云依瑶、苏子瑜各递了个食堂买来的黑面馍:“云同志、子瑜快尝尝,汤里我放了秧宝爱吃的炮仗花嫩芽,  也不知你们吃不吃得惯。”

        云依瑶尝了口,  汤好鲜,  翠绿的炮仗花芽好嫩,再咬一口黑面馍,  虽有点粗糙拉嗓子,却带着麦子独有的清香:“好吃,  秧宝妈妈你手艺真好。”

        饭桌上还有一盘拍黄瓜,  一碟醋溜小南瓜,  颜东铮怕不够吃,又开了瓶前天云依瑶送的肉罐头。

        是牛肉焖黄豆,这个不好买,苏子瑜在家也不常吃,此时见竟革一口馒头一口牛肉吃得欢,忍不住伸筷夹了块。

        颜竟革抬头看他一眼,一筷子下去夹了两块牛肉塞进嘴里,很怕自己吃亏的样子。

        秧宝一看也急了,忙举着自己的半块馒头,让爸爸给她夹肉肉。

        颜东铮夹了块大的给她放在馒头上。

        肉太大,馒头有些托不住,颤微微的,秧宝整个人都紧张了,双目睁得溜圆,看着馒头上的肉块,慢慢、慢慢移到嘴边,小嘴大大一张“啊呜”,腮帮子鼓鼓的像个贪嘴的小青蛙。苏子瑜坐在她对面,看着她不停地蠕动着小嘴,嚼碎咽下,捧起汤碗大大喝口汤,抓着竹筷去夹盘子里的脆黄瓜,一口一口吃得倍香。

        “你看我干嘛?”秧宝看看自己筷子上的黄瓜,以为他想吃,伸长胳膊往他面前的汤碗里一放,“给你了,快吃吧。”

        大家全看了过来。

        苏子瑜小脸微红,秧宝吃饭的样子太可爱了。

        吃过饭,说了会儿话,云依瑶骑车走了,说好,晚上来接苏子瑜。

        颜东铮抱起秧宝、带着竟革去学校上课。

        沐卉洗完一家人的衣服,背初二的语文。

        颜懿洋边指点着苏子瑜改造带来的主板,制作红外线加热器,边时不时地给沐卉讲解几句诗词。

        十点多,营长、韩连长陪同两名警察来了。

        沐卉一看脸上的笑容别提多灿烂了,熟人呀,方宜年、张志用,一周前在子弟小学,两人带着警员跟沐卉通力合作抓住了绕鹰。

        后来回到警局,局长还跟她说后继会有奖金、奖品送达。

        沐卉的目光落在方宜年、张志用提的大包小包上,唇角又上扬了几个度,一双眼弯成了月牙:“方同志、张同志你们来了,快、快屋里坐。”

        方宜年、张志用笑着跟沐卉打声招呼,一进屋就被苏子瑜手里的坦克吸引了注意力,这模型做的太逼真了。

        屋外,韩连长看着沐卉咳了声,悄悄指了指营长。

        沐卉一拍额头,凑到营长身边,搓手笑道:“嘿嘿,一想到等会儿有奖金拿,有点小激动。营长您请,前几天我家老颜还说等竟革剩下两针疫苗打完,就带他去看你呢。您和连长快进屋坐,我让懿洋去学校叫他爸回来。”

        营长没动,关切道:“家里缺钱了?”

        “维持日用没问题,额外想吃点好的就有些紧巴了。”沐卉坦诚道。

        “我听来的方同志、张同志说,你和东铮帮他们抓了两个人贩·子、毒·瘤,立了大功!警方奖励,咱们农场也不能少,回头我跟大伙儿商量一下,看给多少合适。”

        沐卉兴奋地刚要张口说一个具体数字。

        连长瞪她一眼,跟营长道:“我看最先要解决的是他们一家五口的住房问题。”

        营长看着面前小小的一间屋子,还有门口垒的灶台,认同地点点头:“这是你们连部的问题,你回头看看哪有空房,最好能有个小三间。”

        韩连长一指张兰家的三间屋子:“您看这不是现成的。”

        营长拧了拧眉:“我记得俞言博家好像住这儿吧?”1974年兵团改为农场,现役军人返回部队,他带着农场职工给他们帮忙搬家,来过这儿。

        “是。他爱人张兰前天跟沐卉又闹起来了……”韩连长把事一说,紧跟着又道,“我是不想留她了,心不在,强留就是仇,你回去跟俞言博打个电话,让他赶紧把他老婆弄走。”

        “你打不也是一样?”

        “不一样,”想到前天晚上的事,连长带着情绪道,“我的话在他耳里那就是放屁。”

        “你俩咋也闹上了?”

        跟营长认识十几年,老首长了,韩连长也没有什么不能讲的,当下就把那晚俞言博在国营饭店的言论说了一遍。

        营长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韩连长还想发几句牢骚,营长摆摆手:“先进屋,张兰的事我来处理。”

        屋里,苏子瑜已在颜懿洋的协助下将做好的感应器装在了坦克上。

        收拾好工具和剩下的材料,苏子瑜拿着坦克看向颜懿洋:“我按开关了。”

        颜懿洋点点头,接过妈妈冲的红糖茶递给方宜年、张志用:“方伯伯、张叔叔喝茶。”

        两人接过竹杯,没急着喝,双目紧紧地盯着地上的坦克,这么一会儿他们已经知道两个小子鼓捣着给小小的坦克模型装了什么。

        这要成功了,两个孩子说的感应器日后是不是可以应用在战场上?!

        苏子瑜也紧张,深深吸了口气,伸手按下了开关。

        自制的发动机启动,坦克动了起来,骨碌碌朝前驶去,眼见前面就是他们专门设置的障碍——放倒的一个小凳子,苏子瑜紧张地屏住了呼吸,却见坦克往旁斜斜驶去,很是轻松地绕过了竹凳。

        苏子瑜欢呼着跳起来一把抱住颜懿洋:“哈哈……成了、成了!我们真的做成了,仅仅用了三个小时,三个小时我们就改好主板,造出了红外线发热装置,做出了感应器。哈哈……我们做出了感应器!”

        颜懿洋嫌弃地扒开他:“坦克模型才多大,你瞅瞅你做感应器有多大,足是它的两倍,骄傲什么?”

        “呃!”苏子瑜笑声一顿,看向坦克顶上装的硕大的感应器,挠挠头,“可是收机音机主板就是这么大啊?石英管也是我收集的最小型号了。”

        “收机音主板还可以再改小点,你自己想想怎么改。”颜懿洋说罢,转身向外走道,“妈妈,我去学校叫爸爸了。”

        “嗯,等一下。”沐卉拿了钱票给他,“回来的路上去趟小卖铺,让你爸看着买两瓶酒,一条烟。”

        “有票吗,”连长正好随营长进来,闻言掏了掏兜,递了两张烟酒票给颜懿洋,“拿着,今儿高兴,让你爸挑好的买,回头我给他报销。”

        颜懿洋点点头,跟营长打招呼:“伯伯。”

        营长拍拍他的肩:“快去快回。”对懿洋,营长印象深刻,当初进山搜寻竟革时,颜懿洋提出的两条建议可是帮了大忙。

        颜懿洋应了声,骑上方宜年的自行车先去学校。

        颜东铮正在上课,闻言忙让学生自习,抱起秧宝,牵着颜竟革去找杨校长——请假,顺便请他放学了来家喝一杯。

        回来的路上,颜东铮带着秧宝、竟革去小卖铺买烟酒,让颜懿洋去食堂找司务长买些蔬菜和蒸好的白米饭,又跟他说,要是司务长不是太忙,请他来家陪营长、方同志他们喝杯酒。

        颜懿洋点点头。

        司务长一听懿洋说家里有客,要些蔬菜和四斤白米饭,笑了:“你们家这几天怎么天天来客啊!”

        颜懿洋跟着笑道:“我爸让您也来。”

        司务长摆摆手:“我忙着呢……”

        颜懿洋不等他把话说完,就道:“这次来的有派出所的两名警员,营长和连长伯伯。”

        司务长一愣,随之猛然一拍额头,恍然道:“给你爸妈送锦旗来了!”

        颜懿洋抿唇一笑:“是。”

        “哎哟,这是大事,我得去。你等等,我收拾些东西。”

        “家里还有五斤老爹送的羊肉和两瓶肉罐头,烟酒我爸买了,司务长爷爷,我要些蔬菜就好。”

        司务长一边让人折芭蕉叶帮他包米饭,一边拿竹篓装韭菜、冬笋、青椒、番茄、黄瓜、莲花白、花生、鸡蛋和鱼,“早上我在山上的水塘里下了两网,捉上来几十斤鱼,拿去两条让你妈烧了添盘菜。这鸡蛋是上午去附近村寨收的,十个炒一盘。行了,走吧。”

        两人到家,秧宝和竟革正在院子里玩坦克,苏子瑜坐在鸡窝旁帮沐卉择菜,大概是第一次择,丢的叶子比他放进菜盆里的都多。

        沐卉已经炒了盘黄豆、拍了个黄瓜端进屋。

        颜东铮开了一瓶肉罐头,一瓶水果罐头,凑了四盘。

        杨校长、司务长一来,方宜年、张志用起身掏出锦旗,刷的一下展开,双双朝沐卉、颜东铮警了个军礼。

        然后很是郑重地说了番话,大意是勇斗匪徒什么什么。

        营长、连长率先鼓起了掌。

        颜东铮谦虚了几句,这才和沐卉接过锦旗。

        随锦旗送来的还有奖品:大红暖瓶一对,白底红花的搪瓷盆2个,搪瓷缸6个,布票10尺,肉票2斤,粮票20斤和一张缝纫机票。

        另有奖金50元,镇派出所给了20元,市局出30元。

        东西收起来,沐卉出去烧菜,颜东铮开始给大家倒酒。

        对几日前的追捕、解救,众人十分好奇,方宜年、张志用捡能说的讲了些。

        秧宝不知什么时候,拄着个小棍进屋了,她扯了扯方宜年的衣袖:“邢叔叔怎么没来?”

        “秧宝还记得你邢叔叔啊?”方宜年诧异于这么大一点的孩子,记性这么好,一面之缘,这么久了还惦记着。

        伸手将她抱坐在腿上,方宜年笑道:“你邢叔叔升职去市里了。”

        “升职?”秧宝好奇地问道,“当大官了吗?”

        张志用哈哈笑着夹了颗黄豆喂她:“对,当大官了。”

        “别跟孩子胡说,”方宜年斥了他一句,跟秧宝和在坐的各位解释道,“我们邢队这次立了一个个人一等功和一个团体二等功,被调去市局了。”

        几人齐声道了句“恭喜”。

        司务长怕沐卉一个人忙不过来,跟大家略说了几句就出来了。很是自然地接过沐卉切羊肉的刀:“我来吧,做几个菜?”

        沐卉掰着手指算道:“红烧羊肉、孜然羊肉、干煽笋丝、清蒸鱼、韭菜炒鸡蛋、清炒莲花白、油炒花生米,司务长你看够吗?”

        “够了够了,屋里还有四盘呢,烧锅吧。”

        “诶。”

        吃惯了司务长的水煮白菜,第一次吃他做的小炒,沐卉冲他竖了竖大拇指,羊肉鲜,鱼肉嫩,笋丝脆,鸡蛋香……每一道都做出了大厨的水准。

        一顿饭吃喝到最后,连片菜叶子都没剩。

        送走方宜年、张志用,喝得醉熏熏地连长还不忘找颜东铮要锦旗:“给我,我要拿回去,挂在办公室里,让每一位来咱们连队的客人都看看,我们不缺英雄……”

        颜东铮伸手扶住他,问走路也有些摇晃的营长:“你怎么来的?开车了吗?”

        营长摆摆手:“你先把他扶回去吧,我看看孩子们做的玩具。”方才,张志用和方宜年说什么应用器,他听得稀里糊涂的,却也明白一样事,颜东铮家这个大儿子,智商、动手能力真不低。

        听小韩说,小学的课程都自学完了。

        农场没有办初中,孩子再留下来可就耽误了。

        “沐知青,”营长朝沐卉招了招手,“你过来,咱俩说说话。”

        沐卉抱着有些想睡的秧宝在他对面坐下:“营长你说。”

        “高考你有几分把握?”

        “这个……”沐卉挠挠头,“我报的是美院,当时想的是美院分数低,现在我才发现我画画不行。”

        营长:“……美院,绘画会提前考,两场,一场通不过,后面的文考你都不用参加了。沐知青啊,你当时怎么想的?不会画画,你还敢报美院?!”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74263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