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40章 第40章

第40章 第40章


颜明霞气得抓起扫帚一顿猛锤,  将儿子打了出去:“滚!吴志军,我告诉你,别说你小舅的钱,  就是我手里的那点,你也别想掂记,  养你这么大,给你娶妻,人家父母给孩子做的,  我颜明霞一样不少,  甚至因为你,  你外公外婆……”

        颜明霞哽咽难言。

        丈夫吴大山扯她的衣袖,  让她小声点,  门对门、屋挨屋,左右邻居都听着呢。

        “妈!”吴志军跳着脚将母亲丢出来的两只皮鞋套上,捡起地上的军大衣抖了抖,  往身上一披,不满道,“外公外婆的事你别往我身上赖啊,  我这小肩膀可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再说,  这话传出去,你让我日后还咋混!工作还要不要了?”

        “滚——”

        吴志军悻悻地摸了下鼻子,  转身就走,走到楼梯口,想起一事,又回头道:“那还要我接东铮吗?请一天假,  我这月的奖金可就没啦。妈,  你补我15块钱吧?”

        颜明霞指着他,  气得浑身直哆嗦。

        吴大山忙冲儿子挥挥手:“行了、快回家去吧,别惹你妈了。”

        吴志军耸耸肩,穿着大了一号的皮鞋,拖啦拖啦下楼走了。

        颜明霞被丈夫扶回屋,门一关,拿毛巾捂着脸哭得泣不成声。

        “你也是,跟他一个孩子计较什么?”

        这话说的真让人气不打一处来:“吴大山,他是孩子吗,他比东铮大一个月,今年29岁,结婚十年,早已成家立业,就这,你还管他叫孩子,还说他不懂事?”

        “不管多大,在我们当父母的眼里,他可不就是个孩子。”

        “呵!”颜明霞冷笑一声,放下毛巾,就着脸盆里的凉水洗把脸,依着书桌道,“明知辞职了,他准备跟东铮、沐卉去京市,帮他们带带孩子。爸妈走时说了,那套房留给东铮,等他回来,我跟他说说,就当咱租了,看市价,人家付多少房租,咱们给多少。”

        吴大山悉悉索索摸出根烟点燃,半晌没吭声,显然不愿意,既不愿意让儿子还房,也不愿意掏钱付房租。

        可这事跟妻子谈不拢,关键在小舅子那。

        遂翌日一早,他就找上门了。

        颜明知刚起床,开门见是他,诧异了瞬:“姐夫。”

        吴大山“嗯”了声,进屋打量眼,摆件少了,座钟、钢琴、酒柜、酒具、茶叶、茶具,还有阳台上的藤椅、小方几、几盆花草都没了,屋子倒是一下子变宽敞了。

        “坐,”颜明知招呼道,“吃早餐了吗?”

        “吃过请假来的。”

        颜明知更诧异了:“有事?”

        吴大山不自在地咳了声,坐在主位的沙发上,努力挺了挺腰板,道:“当年爸妈在你家满打满算也就住了半年,后面一年多在我家,二老身体不好,都是我和你姐在伺候……爸妈走前,不是说他们的那套房让志军住着吗,我想这么多年了,是不是也该过……”

        颜明知多聪明啊,不等他把话说话,差不多就猜到了他的来意,顿时脸冷、心更冷,他就是那种人,你对我好一分,我还十你分。但是,你要是开口讨要,那不好意思,本来打算给的,我不但不会给,还会全部收回。

        他打量着眼前这个看似懦弱、老实的男人,目带审视:“当时的情况,我要给爸妈租房、请护工,是你和大姐说,老人年纪大了,住到别的地方、交给他人照顾不放心。二老搬进你们家,十平方的房子,上面住着你和大姐,下面住老俩口,随你们吃,我一月付50块钱,奶粉、麦乳精、点心、罐头、米面肉,我周周往你家提,这些老人吃进嘴里多少,你知我知。”

        吴大山一时窘迫得手足无措,先时的理直气壮一下子全没了,搓着手,佝偻着肩背,像蹲在城市角落的叫花子,可怜又可恨。

        “这、这不是志国家几个孩子小嘛,小孩子哪有不嘴馋的。”

        一家子谁没跟着吃,父母在呢,他们愿意给,他无话可说。

        可吴大山要把这事推在几个孩子身上,颜明知就不能忍,脸一沉,怒了:“那会儿懿洋刚出生,沐卉要上工、要带他,奶水足吗,他不需要奶粉、麦乳精?”

        “滚!房子的事免谈,那是我买的,房主是我,跟爸妈没关系,日后也别拿二老来说事。”父母一辈子没进过工厂,前面大半辈子在苏家当佣人,后半辈子靠他养,哪来的房子,他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还有脸找来!

        “你、你……”

        颜明知身形高大,看着清瘦儒雅,手劲不小,拎着他的衣服,跟拎小鸡似的,扯着人开门就是猛然一推。

        吴大山踉跄了下,才扶着对面的墙站稳。望着紧闭的房门,想上前又不敢,他这个小舅子别看在家被苏秀兰压制了半辈子,在外,要是没点手腕,那十年他能护住苏秀兰,安排好三个子女。

        颜东铮看着过得最苦,可他遭一点罪没。

        那小子性子叛逆、跳脱,还有些愤世嫉俗,且受不得一点委屈,搁在城里,不出事才怪!

        颜明知想法设法将他送去边疆建设兵团,月月寄钱过去,让他接受劳动改造,又不至于对生活丧失信心。

        云珊娇奢,他就想办法将她跟手握大量金钱的苏秀兰隔开,把人安排在京市,找人护着。

        正浩性子独,且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自私自利的一面,他就托人,将人安排在街道处,当了名为人民服务的办事员。

        吴大山在琢磨颜明知和苏秀兰生的这三个孩子时,颜明知看着手里的相片,亦是止不住地伤感、惋惜——老大、老二……终是走偏了。

        罢了,该尽的义务他尽了,该做的他也都做了,既然他们选择跟着苏秀兰,与他这个父亲断绝关系,那就这样吧,他也该放手了。

        唉,东铮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他学习不好,能考上个中专就不错。实在不行,先回来,他想办法给补补课,明年再考。

        颜东铮这会儿刚跟司务长借了辆牛车,带着沐卉和四个孩子出了农场往镇上来。

        要走了,不得跟陆铭、陈医生、玉波他们告个别。

        另外就是看看镇上的副食品店有没有肉卖,部队奖励的五斤肉票是当地票。

        去的早,抢了三斤后腿肉,两斤五花,还有一条当地才有的鱼。

        拎着两斤五花,两包点心,先去玉波家,一家三口都不在,邻居说玉波阿奶过寿,一家人回村寨给老人贺寿去了,最快也要明天回来,那就见不到了。

        天热,肉没留,放了四包点心在邻居家,托人家帮忙转交,车子掉头去医院。

        李雪风抱着秧宝有点不舍,这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相见。

        秧宝安慰地拍拍他的肩:“李叔叔,你可以给我写信啊。”

        “好,叔叔给你写信,给你寄咱云省的特产。秧宝喜欢吃什么?”

        那可多了,秧宝掰着手指跟他一一数道:“香蕉、橘子、苹果、芭蕉、菠萝、牛肚子果、酸缸子……”

        “橘子、苹果是北方的特产。”懿洋在旁提醒道。

        “哦,”秧宝好奇道,“那京市有卖吗?”

        苏子瑜:“有,副食品店偶尔有卖。”

        “那李叔叔,你给我寄咱们云省有的水果、花儿,我给你寄北方有的水果、点心,怎么样?”

        “好。”

        “拉勾。”

        一大一小勾了勾小手,秧宝咧着小嘴直乐,有笔友啦!

        陈医生给竟革号了号脉,脉博强劲,比一般的孩子血气都要足。

        打发了孩子们到一边玩,陈医生问颜东铮:“手头的钱够花吗?我和雪风手头各有笔积蓄,要不先借你点?”

        “够用。你和雪风是何打算,培训完,还留在这儿吗?”

        “我的根是扎在这儿了,雪风我想让陆老收他为徒,一年后,若是可以,就让他随陆老回沪市。”

        “他天分如何?”昨天去部队跟苏团长聊得深了,听他说,陆老早前收过几位徒弟,运动中也因为这些徒弟,很是吃了番苦头,若不是早年医治了位大人物,关键时刻,人家伸了把手,这会儿还能不能活着都难说。

        心有创伤,再让他收徒,只怕难了。

        “雪风在诊脉、正骨、针灸上十分有灵性,几乎是一点就透,药材、药性上天赋也不错。”

        “那就让他再勤快,踏实一点。”李雪风年龄不大,身上有几分玩性。

        陈医生颔首。

        陆铭、陆湘清点完药材回来,知道颜东铮一家明天要走,微微有几分意外:“这么快?”

        “嗯,”颜东铮拿了条好烟给他,“我姑打电话,说我爸得了心脏病。”

        “严不严重?”陆铭关切道,“在哪家医院检查的,主治医生是谁?”

        “没问。”

        “你啊!”陆铭就虚虚地点了点他,“你爸多大了?”

        “57岁。”

        “还年轻着呢。”陆铭说着提笔写了个名字和两串电话号码,“陆泽,我大儿子,人民医院急诊科的主任,你回去后,带你爸爸去他那儿一趟,让他帮你介绍位心血管内科的医生看看。上面这一组电话是我家的,下面这一组是我儿子办公室的。”

        颜东铮接过,道了声谢。

        陆铭摆摆手,让李雪风把秧宝抱到近前,他给号号脉,看看体内还有没有余毒残留。

        余毒没有了,就是小家伙这两天贪凉,冰砖、雪糕吃多了,脾胃有点虚寒:“回去熬点姜汤给她喝,孩子小,可别让她吃这么多凉的。”

        沐卉忙点了点头。

        知道一家人要走,陆湘回了趟宿舍,给沐卉拿了件毛衣,她自己织的:“路上冷,买现成的肯定不合身,你拿着路上穿。”

        黑色的套头高领毛衣,用羊毛线织的,又厚又暖,沐卉在身上比划了下,大小正合身,笑道:“你不会是看我们要走,专门买了毛线给我织的吧?”

        “可不是,我托人买了七斤毛线,正准备给你织完,给秧宝、竟革、懿洋织呢,谁知道你们走的这么急。要是等通知书下来,懿洋的会差点,秧宝和竟革的肯定能织好。”

        “继续,”线都买好了,沐卉也就不跟她客气,左右自己不会织,“回头我们安顿好,我把地址寄给你,你织好给我们寄来。”

        陆湘笑:“你倒是不客气。”

        沐卉斜眼瞥她:“跟你需要客气吗?”

        这话说得,陆湘瞬间就觉得跟这一家人更近了一步,对沐卉也生出了几分亲近:“行行,给你们织。过年了,别忘了给我寄礼物啊,我要稻香村的点心。”

        “好吃吗?”

        陆湘点头:“他们卖的最出名的是京八件,一盒装了八样糕点,口味各不相同,有枣泥、青梅……”

        几人要上课,又说了会儿话,沐卉把三斤后腿肉给陆湘,另拎了两包点心给李雪风、陈医生,一家人便告辞出来了。

        镇上今天是赶街日,颜东铮驾着牛车慢慢走,沐卉抱着秧宝,领着懿洋、子瑜、竟革买带回沪市的特产。

        香蕉、芭蕉、菠萝、芒果、柚子、蜜菠萝  、鸡蛋果、香木瓜等都是能放的水果。

        沐卉光是水果就买了四筐,另买了些当地村民晒的果干半筐和进山采的野蜂蜜十瓶,还用三十张工业卷换了五斤牛干巴。

        回来的路上,颜东铮赶着牛车拐了个弯,带着一家人去附近的缅寺游玩拍照。

        缅寺坐落在一处平顶丘峦上,牛车停在山下,有专门的人照看。

        几人拾级而上,两旁是苍翠的树木、碧绿的苔藓,数十级之后,是一片丘顶平台,菩提树古老虬龙,大榕树枝繁叶茂,贝叶棕、槟榔和糖棕高高耸立,依兰香、缅桂、鸡蛋树、文殊兰、黄姜花间杂期间,一座飞檐翘角、造型别致的寺院建筑坐落在平台中央。

        后面是几座白玉色笋塔,寺院的右侧建有一排长条形的矮脚木楼,称为奘房,是僧众起居生活的地方。

        进殿要脱鞋,面对佛像需赤足跪坐。

        秧宝听不懂经文,赤着小脚在光滑的木地板上轻轻地走了两个来回,就穿鞋出来,站在树下、花前,让懿洋帮她拍照。

        颜东铮为孩子们和沐卉一人请了一串佛珠。

        加持了佛香的珠串,戴在手腕上,心都跟着平静了。

        几人到家,周若蕊、陶萄都在,两人送来了一筐新鲜的蔬菜和一麻袋晒干的茄子条、冬瓜条、豆角、笋干、菌子、木耳。

        傣寨的老爹也来了,背了十几条腊鱼和两只腊鸡。

        沐卉和颜东铮留人吃饭,包饺子,腌制的前腿肉还有一块,切切,蒸一盘,和青椒炒一盘。

        家里养的两只老母鸡,就不带走了,沐卉提刀宰了,让颜东铮去请连长、司务长、杨校长和老王他们过来吃饭。

        怕不够吃,沐卉让懿洋和子瑜去食堂打了五斤米饭,让竟革和秧宝骑着子瑜做的小推车,去小卖铺买烟、买酒。

        小推车,三个轮子。

        木头的不经用,骑上颠簸,子瑜跟懿洋做好后,试了一下,就去营部找营长讨了几个废弃的汽车轮子改造了番,装在三轮车上。

        这就造成一个怪相,车小,轮子大,看着有点滑稽,骑着还挺费劲。

        懿洋提了句:“装个马达就好了。”

        可惜,小地方买不到马达。

        秧宝想把车子带上,吃完饭,大多客人都走了,连长还在跟颜东铮说话,司务长回去抱了一坛子自己酿的米酒和一坛子西瓜酱过来,见子瑜和秧宝在拆车子,放下坛子,拍拍三个车轮:“这玩意儿还要吗?”

        “要的。”秧宝将拆下的车架木料,一块一块拖放在一起,“跟车架一起带走。”用的是铁木,日后车架不用了,还能给哥哥做武器。

        几次遇险,让秧宝学得这个世界不是想象中那般安全。

        司务长帮忙将车轮、拆下来的木料用草席一卷,拿麻绳捆好,进屋跟颜东铮说话:“东西不少,苏团长有说开什么车过来吗?”

        “吉普。”

        “吉普后备箱不大,装不下吧?”

        连长提起一筐果瓜掂了掂,挺重的,放在吉普车顶是不能了,承重不行:“明天我开卡车送你们。”

        颜东铮也没想到沐卉一下子会买那么多水果,周若蕊、司务长他们会送这么多东西过来。

        “行,那等会儿我跟苏团长打个电话。”

        打完电话,颜东铮骑车带竟革去营部,跟营长告别。

        沐卉则拿上粮票去食堂找司务长买了两百斤大米。

        下面水稻连种的大米,蒸出来的米饭特别香。

        翌日,苏团长和云依瑶还是来了,开着辆小卡,没用连长送。不过,宋嫂子一早起来,摘了6个西瓜让他挑来。

        秧宝和妈妈种下的瓜苗已经开花结果,小果子有秧宝半个拳头大。

        摸着小果果,秧宝万分不舍。

        还有太阳鸟,它们属于这里,带不走的。

        太阳鸟虽然已经归林,隔个两三天还是习惯性地飞回来喝点蜂蜜水,吃点懿洋放在竹槽的虫子,停在窗前歇一歇。

        走前,沐卉留了两瓶蜂蜜给丰饮香,请她定期给竹杯里兑上蜂蜜水,给回来的太阳鸟饮用。

        他们一走,于晓丽就要搬回水稻连了,那里有她同学和熟悉的同事。

        前些天在山上挖的五株山茶,秧宝带走两株,分给苏子瑜一株,送云依瑶一株,另一株给了同样爱花的周若蕊。

        车子开出农场老远了,秧宝探头往后看,连长伯伯、司务长爷爷、晓丽姐、丰阿姨、周姨、陶姨还站在路上没动。

        “妈妈,我们日后还回来吗?”秧宝心情十分低落。

        “可以啊,等爸妈不是太忙的时候,就带秧宝回来好不好?”

        秧宝“嗯”了声,埋着小脑袋,那泪扑籁籁地直往下掉。

        沐卉顺顺她的背,也没劝。

        车子到了市区,离火车到站还有段时间,一行人先去百货商店。

        沐卉、颜东铮早先下乡带来的厚棉衣,早拆了给孩子们做小被子、小褥子。

        小城市也没什么好买的,一人挑件沪市进的羊毛衫,一条厚毛裤,一双棉皮鞋,这就成了。

        云依瑶看看表,问苏团长怀里的秧宝:“11点了,秧宝饿不饿,找个地方吃饭吧?”

        苏团长对火车站这一片熟,抱着秧宝朝前走道:“跟我来,带你们尝尝几道特色菜。”

        傣家开的私房菜馆。

        酸笋炖鸡、香草包烧鱼块、炸牛皮、油炸竹虫、肉末烩芭蕉花、清炒菌子、苦凉菜汤、蕃茄米辣舂制的蘸水,主食是竹筒饭。

        酸笋炖鸡里放了辣椒,酸酸辣辣的很开胃,包烧鱼块鲜嫩,炸牛皮香酥泡脆,竹虫……炸得焦焦的,撒了特制的调料,又酥又香,秧宝、竟革、沐卉一筷子几个,吃得津津有味。

        苏团长也很喜欢这道菜,他笑呵呵地招呼颜东铮和懿洋:“吃啊,别客气。”

        秧宝夹了三个放在苏子瑜碗里:“子瑜哥哥尝尝,老香啦。”

        苏子瑜盯着碗里的三只竹虫头皮发麻。

        颜懿洋兴灾乐祸地看他一眼:“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苏同学,别浪费哦。”

        苏子瑜硬着头皮吃了一个,入口还行,就是反胃、想吐,过不了心理那关。

        越忍越难受,他连忙跑了出去。

        秧宝愣了下,拉过他的碗,将剩下的两只吃了,端杯老板上的普洱茶给他送去。

        苏子瑜漱漱口,接过杯子一口饮尽,这茶,汤色橙黄,味香浓醇,属上品。

        颜东铮喝着不错,饭后找老板买了两包,一包一斤。

        老板很会做生意,见此,立马推销起自家妻子做的窄袖短衣和筒裙,还有家织布。

        云依瑶看着不错,给自己、沐卉和秧宝一人买了一套,白色的短上衣,刺绣拼接筒裙。

        不要布票,沐卉挑了两匹家织布,准备回去做被里。

        火车晚点,多等了半小时。

        苏团长帮忙将东西一筐筐提上车,临走时,递给颜东铮一串钥匙:“这是套四合院的钥匙,别急着拒绝,不是送你的,我让家里帮你租的,位置在美院和京大之间,棉花胡同34号,旁边就是红旗小学和菜市场。”

        “租了多长时间?”

        “四年。”

        “算上压金,总共多少钱?”

        苏团长报了个数。

        颜东铮默了默,弯腰打开一个竹筐,掏了块石头给他。

        比一个成·□□头稍大些。

        苏团长托着刚步下火车,车子就开动了。

        秧宝被懿洋抱着,探出头来,朝下面的苏子瑜和云依瑶挥手,他们约好了,过完年,初七在京市见。

        眼见火车越走越远,渐渐不见影了,云依瑶拉起儿子朝丈夫走去:“你拿着个石头干嘛?”

        苏团长抛了抛:“东铮给我的。”

        苏子瑜接过来看了看:“应该是原石,我听懿洋说颜叔叔买了好几块。”

        “原石!”云依瑶惊讶道,“你的意思是,这灰扑扑的石头里面包的是翡翠?”

        苏子瑜较真道:“不是所有的原石里都会有翡翠的。”

        “这要是别人给的,那肯定几率不大,你颜叔叔……他那人做事稳着呢。”苏团长说着,来了兴致,“走找人解开看看。”

        市里玉石店就有解石机,几毛钱,请了位老师傅。

        一上手,那师傅面色就变了,很是郑重地拿了工具一点一点擦,都没敢用切割机。

        很快一汪深紫就露了出来。

        “紫翡!”云依瑶激动地一把扣住了丈夫的胳膊,“我还没见过颜色这么正的紫翡呢。”

        磨擦去外面一指来厚的石料,整个紫翡的原貌就露了出来。

        翡翠的紫色一般都不深,且多为比较粗糙的蓝紫色,亦为紫豆,透明度好些、地质较细的要数粉紫。

        而这块外围一圈是又正又艳的紫色,内里渐变成鸡蛋大小的一汪绿,是少见的冰种、紫罗兰、帝王绿。

        整体有一个成·□□头那么大,略扁平。

        “卖吗?”老板挤过来问道,“我给你这个数。”

        三百。

        云依瑶嗤了声,一把接过师傅手里的翡翠,拿帕子一裹,塞进包里,一手拉着儿子,一手挽着丈夫的胳膊向外走道:“回家。”

        “诶,别急啊,我再涨两百?”

        眼见一家三口到了军卡车前,知道对方可能有些见识,也不差钱,那人急了,又叫道:“一千,我出一千。”

        云依瑶理都没理,拉开副驾驶位的车门,直接坐了进去。

        苏子瑜坐后面,他见车子开动了,那男人还不舍地跟着跑了老长一段,价钱又往上涨了一千,回头好奇道:“妈,最高能卖多少啊?”

        云依瑶掏出翡翠,解开帕子,举着痴迷地看了会儿:“这要看雕成什么,在哪卖?”

        苏团长笑道:“不管雕成什么,在国内几千块钱没几个人会买。”

        苏子瑜提醒道:“老板报了两千。”

        苏团长透过后视镜扫了眼那店的牌子:“这是老店了,哪会没有几个往外的销售渠道。”

        “这翡翠找个老师傅好好雕琢一番,能当镇店之宝。”云依瑶收起来道,“明天你给颜知青打个电话,问他要不要卖?”

        苏团长沉吟了下:“你觉得这块翡翠能买下棉花胡同34号的那套宅子吗?”

        “雕好了,拿到港城一转手,那宅子能买两套。”便是不做成山水之类的艺术摆件,拆开,外圈的紫罗兰能取出三只大小不一的镯子,里面的帝王绿,可雕三个玉佛或玉观音坠子,渐变色这里打磨成一颗颗球子,能串一条造型美观的项链。

        34号那套宅子她见过,虽是两进,因为长年无人居住,破败得厉害。

        公公打电话说是春上刚请人翻修过,原来的地暖重新做了清理,后院装了锅炉,水管换了一遍,老家具修整了番。

        云依瑶:“你想借这块翡翠把那套房子过户给颜知青?”

        “嗯。那宅子位置好,又不是太大,很适合东铮一家居住。”

        “那你让爸往里填点东西。颜知青不是把自行车卖了吗,给他们添两辆自行车,买台洗衣机。电视机他们有票,这个让他们自己买。”

        “装个电话。”苏子瑜在后面道。

        苏团长颔首。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61426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