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50章 第50章

第50章 第50章


韩父、韩母饶是有心理准备,  也没想到虹镇老街环境这么差!

        沐家这么穷!

        一大家子住的就是一间随时都有可能倒塌的茅草房,值钱的家什一件没有。

        韩母捏着韩父腰间的软肉狠狠一拧,瞪他:让你来看看,  这下该死心了,  赶紧找个借口走人。

        韩父不是不后悔,扯了下嘴角,刚要开口。

        那边戚彩已经说了:“伯父、伯母,我们家条件是差了些,  不过我们家老五人品好、能干呀,  对不对?你们放心,他要是结婚了,工资家里一分不要……”

        郑大梅一惊,看着儿媳双唇阖动了下,终是什么也没说。

        韩父、韩母面面相觑一眼,没吭声。

        “至于婚房你们也别担心,小五机械厂那边可以申请半间宿舍……”

        机械厂房子紧张,  新进员工想分房那是别想了,  不过你要结婚,  倒也能给你腾出半间,也就是一间屋子拿废木板从中隔开,  住两家。

        韩母的眉头立马皱了起来,  一块废木板能隔开什么,夜里夫妻翻下身,  说句悄悄话,  那边保证听得一清二楚,  更别说过夫妻生活了。

        韩父更是不敢想象,  他宝贝大的闺女啊,  婚后要过这种听人壁脚,或是让别人听壁脚的屈辱生活:“戚同志,两个孩子的事让他们自己处理,咱不谈这个。今天我们过来主要是感谢大成,谢谢他去年夏天不顾自个儿的安危,拼命救下文芳,没有他的见义勇为,哪还有我们文芳的今天,我想着,怎么也该订制一面锦旗,敲锣打鼓地送去他工作的机械厂……”

        戚彩瞬间恨不得打下自己的嘴,定是哪句话没说对,人家这是不愿意啊!

        是,一面锦旗对刚进工厂的大成很重要,升职、加薪都能先人一步,可这能跟一个媳妇比吗?

        郑大梅、戚彩连忙拒绝。

        韩父摆摆手:“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让文彬去定制,这个简单,要不了两天就做好了。”

        婆媳俩还能说什么。

        又寒暄了几句话,放下礼物,韩父、韩母便提出了告辞。

        门外的韩文彬一听,忙打断妹妹跟沐大成的对话,拉着人道:“文芳,走了。”

        这么快?!

        韩文芳一瞟父母的脸色,哪还有什么不明白,这是没瞧上沐家,可她要嫁的是沐大成这个人,又不是他家这栋茅草屋。

        一把甩开哥哥的手,韩文芳上前一步抱住沐大成,踮起脚尖贴上了沐大成的嘴。

        颜东铮抱着秧宝,牵着竟革先一步过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哇喔!”秧宝、竟革齐齐张大了嘴,双眼晶亮。

        颜东铮脸一沉,一手扣住闺女的头按在了肩窝,另一手捂住了竟革的双眼。

        秧宝扑腾了下小腿,垂头问小哥:“还在亲吗?”

        竟革扒拉着爸爸的手,努力从指缝间往外瞅了眼:“唉,分开了。”

        小脸上写满了遗憾。

        秧宝跟着叹气:“好可惜呀,就亲了一下下。”

        颜东铮抬腿踢了下儿子,又轻轻拍了下秧宝,磨牙道:“懂得不少呀?!”

        “嘿嘿。”秧宝讨好地冲爸爸笑笑,不敢吭声了。在未来,亲亲真的不稀奇啦。

        竟革皮实得很,拍拍被爸爸踢脏的裤子,哒哒跑到呆傻傻回不过神的沐大成和羞得小脸通红的韩文芳跟前,左右看了看:“你是五舅,你是五舅妈吗?你俩什么时候结婚?我和秧宝给你们当花童。”

        韩父、韩母正被闺女气得脸色铁青、浑身发抖呢,又听竟革这么一问,更怒了,这不是教坏孩子吗?

        丢人!

        太丢人了!

        韩父沉着脸,踉跄着往外走。

        韩母脚步比他还虚。

        颜东铮看眼脸红、耳红,双眼迷离的沐大成,以及呆怔的戚彩、郑大梅,放下秧宝,快走两步,伸手扶住了韩父、韩母。

        “伯父、伯母,我送你们。”颜东铮说罢,回头交待道,“秧宝、竟革,别乱跑,好好跟外婆、舅妈待在家里,爸爸一会儿就回来。”

        秧宝挥挥小手:“爸爸你要快点呀。”

        “好。”

        韩文彬忍着怒气,一把扣住妹妹的胳膊,扯着人跟在了父母身后。

        郑大梅紧追几步,张了张嘴,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戚彩狠狠锤了下沐大成:“臭小子,事情不是这么办的?!”

        沐大成头一低,没吭声,他也没想到韩文芳这么大胆,一下子就忘记躲了。

        “妈,”戚彩推了下郑大梅,“你快追上去送送啊。”

        “哦、哦,我就怕人家看到我,气不顺。”郑大梅说着,忙一溜小跑追了上去。

        秧宝看着沐大成,捂着嘴咯咯直乐:“五舅你脸好红哦。”

        竟革跟着叫道:“五舅你好笨呀!”

        秧宝点头附和:“姐姐都勇敢地亲你了,你咋不亲回去呢,真的好笨哦。”

        “呆头鹅!”舔了舔唇,竟革又道,“可以红烧。”

        秧宝想到家里的做的鹅肉,吸溜了下嘴:“做成叉烧更好吃。”

        沐大成:“……”

        “秧宝、竟革别胡说。”戚彩一把抱起秧宝,牵起竟革的小手,带他们进屋道,“你们没看方才姐姐的爸妈多伤心,你们以后可不许学哦!”

        说着,戚彩就忍不住轻叹,娜娜日后长大了要敢这样,她打断她的腿,太任性、太不自爱了。

        这要是遇到一户不讲理的人家,不家三七二十一,非逼着你父母把你嫁进来不可。

        搞不好一分彩礼都不给。

        日后担凡有个不顺心,或是拌个嘴,今天的事都能给你翻出来。

        屋里点了碳盆,戚彩摸摸两人的小手,帮秧宝和竟革把围巾取下来:“饿吗?家里还有块你妈拿来的咸肉,舅妈给你们下碗咸肉面?”

        秧宝摇摇头:“舅妈,我想上厕所。”中午汽水、鸡汤喝多了。

        竟革也要。

        家里没厕所,公厕离得有点远,戚彩带两人进里屋用尿桶。

        屋外,沐大成烦闷地往地上一蹲,抱住了自己的头,他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娶,韩伯父、韩伯母明显不愿意,而且他刚上班,上月的工资交给妈妈,当他和大哥、大嫂、娜娜的家用了,手里统共还剩3块五毛四分钱,一条红纱巾都买不了,又上哪凑聘礼,总不能跟父母和二哥借?

        不娶……韩文芳怎么办?亲都亲上了……

        这问题,颜东铮也在琢磨,娶是肯定得娶,他的思想其实还是有点老古板,觉得人家姑娘不顾名节都走到这一步了,不娶,算怎么回事?

        “伯父、伯母,大成人品还行?”

        韩父、韩母绷着脸没说话。

        “工作能力嘛,我刚从云省回来还不清楚,不过我想一个机械厂的工人,养家肯定没问题。聘礼,人家给多少我们给多少。至于婚房嘛,我家在徐汇区红旗路109号,倒是有间闲置的屋子,你们看先借他俩住两年怎么样?”

        红旗路,那离自家没多远,韩文彬瞅眼爸妈的脸色:“两年后呢?”

        颜东铮一听,心里有了谱:“两年后,若他们还没有找到住处,可以接着住下去,每月只需按市场价交个租金即可。”

        韩文芳双眼一亮,急不可待道:“我愿意!”

        韩父、韩母脸一黑。

        韩文彬更是心塞,瞪着妹妹,恨不能敲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稻草。

        “你们要是不放心,我们这就可以去看看房子,若是满意,就让我妈先代大成把租房合同签一下。”

        郑大梅对上女婿看来的双眸,忙点点头:“我在这儿也跟你们一个保证,方才在家我大儿媳说的话,不管到什么时候都算,大成结婚后,工资不用交给家里,小俩口顾好自己就成。”

        韩父、韩母对视一眼,心里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大成人品没问题,听儿子意思,工作上也是踏实能干,且看闺女这样,真要反对,怕是父女、母女要成仇。

        韩母:“去看看房子。”

        颜东铮招手叫了两辆小乌龟车,路上经过邮局,颜东铮下去跟父亲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下情况,让他叫沐卉把房门钥匙送来。

        到了红旗路109号,颜东铮付了车钱,领着几人往里走。

        进去是个小小的天井,5平方,穿过天井,踏入客堂间隔出来的一个小过道,再深入,就是一个木楼梯,上去是亭子间,10平方,朝北,有点阴冷潮湿。

        沐卉已经到了,并拿着公公画的图,打开了亭子间的门,除此之外,二楼还有一个面积与下面的客堂间相等,28个平方的屋子。

        颜明知当年买房子时,他还在京市读大学,刚双倍还完苏家的欠款,手头有点余钱,又恰逢颜明霞要出嫁。

        不愿姐姐以苏家佣人的身份嫁人,颜明知便花钱买下了上下两间屋子,简单做下装修,让父母和姐姐辞去苏家的工作,搬了过来。

        姐姐他给安排进了吴大山所在的纺织厂,父母年事已高,他给二人在银行存了笔养老钱。

        不多,却也足够普通人家生活一两年的。

        他想着有这一两年的缓冲,整栋楼剩下的几间屋子他都可以拿下了,彼此他大学毕业,随便找个什么工作不能让父母安度晚年。

        可惜世事无常,他兴致勃勃、怀揣梦想毕业归来,迎接他的却是父亲代他与岳父签下一纸协议。

        亭子间原是颜明知给自己留的房间。

        二楼,他让人修成了一大一小两间卧室和一个小小的厨房,是父母、颜明霞的住处和生活区。

        吴志军、师小娟夫妻住进来后,亭子间一分为二,一半改建成厨房,另一半修成了杂物间。

        二楼的厨房变成了会客室,小卧室改成了书房。

        楼上楼下一看,韩父、韩母满意的不行。

        “东铮,你看这样行不行,”韩父道,“租房合同我来跟你签,一月十块钱租金,我来付,楼上楼下一收拾,给大成和文芳当婚房。”

        这是两间都要了。

        其实按颜东铮的意思,小两口租一间就成,这里只是一个过渡,等到虹镇老街改建好,两人不搬回去?

        “让我妈来签。”颜东铮玩笑道,“真要伯父你来,我怕大成在你家挺不起腰。”

        韩父一愣,倒是不好再坚持。

        颜东铮接过沐卉递来的纸笔,当场起草了份合同,一月租金6块,走的是工厂给员工的价格,真要按市场价,十块可拿不下。

        剩下的就是收拾了,原来的家具,能拿走的几乎都被颜明霞叫人抬走了。

        什么床、柜子,厨具,全部要添,墙也要粉刷一下,地板重铺。

        韩文芳找沐卉借了纸笔,拉着她妈、她哥,兴致勃勃地列着要买的东西和要改造的地方。

        这张纸,最后被沐卉要走了。

        送走韩家四口,郑大梅就着闺女的手看了眼单子,愁得不行:“这得多少钱啊?”

        确实,床、大衣柜、五斗柜、橱柜、书桌、书柜、餐桌、餐椅,再加上锅碗瓢盆。

        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不过韩父、韩母也说了,缝纫机、电视机、自行车、座钟、沙发、茶几,人家陪送。

        至于大成的工资,人家更是强调,他的工作是大哥给的,每月负担大哥一家的生活那是应该的,还有赡养父母,该尽的责任小两口不能逃避。

        走前,文芳那丫头偷偷塞给沐卉两张侨汇券,是高档糖果票,应该是她工作所得,沐卉没要。

        人,目前看着还行。后继如何,得看大成,所谓床前教妻可不是说着玩的。

        回去的路上,沐卉趁机跟郑大梅说了下林宝珍的情况,末了又道:“成分的事,我公公说他倒可以帮忙问问,看她父亲是咋回事、平·反的话,需要什么材料。”

        “另外就是她妈。她妈的病身边要时刻不离人,现在呢,林宝珍请了个人,每天就在她上班时过去照看一下,一月15块钱。二哥要是应下这门婚事,他就要住过去,虽说不是上门女婿,可也跟上门女婿差不多了。”

        “妈你要是觉得可以呢,等二哥出差回来,我就带他去人民医院见见。”

        郑大梅只确认道:“姑娘人品如何?长得真有你说的那么好看?”

        “她同事说,人品极正。长得啊,那是真好看,以前看书说什么美人在骨,我从来不信,见到她啊,我才知道这话不假。”

        郑大梅双手一合,乐道:“见,让你二哥努努力,争取年前把婚事办了。”她就喜欢长得好的,当年要不是看上了沐满仓,她能嫁到虹镇老街,逢年过节被兄弟姐妹看不起。

        至于说,二儿子结婚后就要搬去跟儿媳住,她求知不得呢,正好给家里腾地方。

        说话间,三人下车,往家走去。

        没走多远,就见沐大成脖子里驮着秧宝,后面背着竟革,朝几人迎了过来。

        “爸妈、外婆,”秧宝一眼看到三人,拍拍沐大成的头叫道,“看我的白龙马,帅?”

        沐大成被她拍得眨了眨眼,无奈地将人抚正道:“秧宝你别乱动,当心掉下来。”

        竟革的头从他腋下伸出来,跟着叫道:“爸妈,我们要去西天取经啦。”

        颜东铮快走几步,伸手抱下秧宝,看了眼天色,也不往里走了,转身跟郑大梅告辞。

        沐卉抱下儿子,拉了沐大成到一旁说话,房门钥匙、公公画的房间位置图给他:“你下班后过去看看,明天我让你姐夫买点水泥、白灰,找人先把墙刷刷。地上原来铺的是木地板,我看了,没有保护好,几十年下来都沤烂了,干脆揭了,刷一层水泥。要是嫌不好看呢,买一块地毯往客厅沙发前一铺。”

        木地板可不好买,要去家具厂找专人订做,又贵又麻烦,还费时。

        沐大成愣愣地,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他以为只是把人送回家,没想到姐姐、姐夫却为他做了这么多:“姐,我……”

        沐卉拍拍他的肩,递了叠侨汇券和两百块钱给他:“借你的,来按个手印。”

        说着把欠条掏了出来。

        沐大成看都没看,伸手就在她打开的印泥上蘸了下,按了个手印:“姐,我按银行利息还。”

        沐卉理所当然道:“你当然要按银行利息还了,还有侨汇券,也是要算钱的。”

        沐大成心里一松,笑道:“好。”

        “水泥、白灰不算你钱,”沐卉道,“只一点,房子给我维护好了。那两间屋子我公公过户给了秧宝,等秧宝再大点,她是要住的。”

        “好。”

        “还有,每年的房租,我会看市场价,往上调的。”

        沐大成点头:“应该的。”

        翌日一早,颜东铮便去了虹镇老街,叫了车,和沐大同、郑大梅、沐冬儿一起把沐满仓送去了中医院。

        要住满三个月,每天早晚两遍施针。

        三个月后再看情况。

        留了郑大梅、沐冬儿在医院照顾,颜东铮带着沐大同去百货商店的土产门市,买了水泥、白灰,让人送到红旗路。

        没雇人,沐大同、戚彩带着娜娜,还在下班过来的沐大成,干了三天,两间屋子粉刷一新,地上坑洼处垫了垫,抹了层水泥。

        门窗涂了层新漆。

        与之同时,郑大梅请的媒人去韩家,也商定了婚期,腊月28日,比沐瑾晚两天。

        之所以这么急,听媒人说,韩文彬大年初六要结婚,文芳想给她哥腾屋子。

        他们家是两室一厅,文芳占了间卧室,他哥从小到大一直住阳台。

        这么一来,家具、厨具就要赶紧买了。

        好在沐卉给的侨汇券足。

        可惜,钱不够。

        带玻璃门、内衬彩绸的五门大衣柜97元,木头的双人床47元,五斗橱56元,实木大餐台22元,餐椅10元/把,光这些就不止两百了。

        郑大梅从工厂给的赔偿金里取了一百给儿子。

        出差回来的老二沐大林给了弟弟五十。

        沐大同给了三十。

        沐冬儿给了五块。

        老四沐彤让人捎回来十块。

        这才勉强把东西凑齐。

        沐卉送了条180元的毛毯。

        沐大林跟林宝珍见面倒是满顺利,几乎一眼,沐大林就相中了林宝珍,跑得那个勤啊,一下班就过去,帮忙买煤球,买冬菜,购年货,给林宝珍她妈洗头、洗脚,帮忙拆洗被褥,打扫卫生,给母女俩买早餐,做午饭,接送林宝珍上下班。

        秧宝可喜欢他了,身上满满的活力和冲劲,还特别爱笑。

        沐大林也喜欢三个孩子,带他们和娜娜溜冰,放鞭炮、扎笼灯,做风筝,剪窗花。

        他手工特别好,买了厂里的废皮革回来,给三人做书包,做鞋子、手套、帽子。

        秧宝拿出自己的洋娃娃,让他帮忙做了三套衣服,各式的蓬蓬裙特别好看。

        他还会织毛衣,打围巾,勾帽子。

        沐卉知道他这技能后,一口气买了15斤羊毛线,让他帮忙给一家人各织一件外穿的对襟毛衣。

        眼看小五的婚事越来越近,郑大梅有点急:“老二,你有没有问宝珍,你俩的事什么时候定啊?”

        小的都结婚了,大的还没结,给人的感觉好像大的有毛病似的。

        要是跟宝珍不成,老二再找就更难了。

        林宝珍是慢性子,沐大林原想着慢慢来,结果被他妈这么一催,第二天他还真就试着问了句:“宝珍,我们结婚?”

        林宝珍爸妈的证明材料已经通过颜明知交上去了,若是没问题,年后就会被平·反。

        “你是不是怕我爸妈恢复名誉后,我一脚把你踢了?”

        这个问题,沐大林从没想过,遂被她问的一愣,笑道:“你会吗?”

        林宝珍咬着唇没吭声。

        随着时间的推移,沐大林慢慢变得忐忑不安了起来。

        半晌,林宝珍道:“我想参加明年的高考,我爸妈都是留学生,我还想去他们就读过的学校看看。”

        沐大林喉咙干涩道:“那你妈呢?谁照顾?”

        林宝珍看了看他,低头道:“你不是要跟我结婚吗?”

        沐大林立马明白了她的意思,结婚可以,但不能阻挡她前进的脚步,且要帮忙照顾好她妈。

        考大学啊,沐大林又何偿不想,只是家里条件不允许他辞职读书。

        他是老工人,每月的工资是55元钱,需交三分之二用来养家,现在还要承担起爸爸的医药费。

        家里换个人来顶,都只得先当三年的学徒工,18元/月,真要如此,一家人喝西北风啊。

        同样,结婚了,他拿什么来养宝珍妈妈,若只是简单的吃穿还好,可她还要吃药,还要请人照顾,更甚至日后还要供林宝珍出国念书,靠他每月的55块钱吗?

        从医学院家属院出来,沐大林没有回家,而是坐车来到了学校。

        秧宝跟竟革一人滚着一个铁环,正比赛看谁跑得快呢。

        懿洋站在路灯下,双手抱胸,懒洋洋地看着玩得兴起的弟妹。

        看到走来的沐大林,懿洋惊讶道:“二舅,你怎么这么晚过来了?”

        “嗯,找你爸说说话。”

        懿洋指指楼上。

        沐大林看眼差点没滑倒的秧宝,担心道:“晚上露重、风大,别让他们跑了,灌一肚子冷风夜里该难受了。”

        懿洋点点头。

        沐大林上楼,沐卉正拿着今天收到的录取通知书看,她被农大录取了。

        颜东铮收到的是京大法律系的录取通知书。

        “颜东铮,我就不明白了,当时懿洋不是说农大很难考吗?”

        不等颜东铮回答,颜明知便笑道:“你的分数可不低,别说农大了,京大的文科专业都能上。怎么,不想去农大啊?”

        “想,我可是太想了。只是……你们说那段时间,我天天那么辛苦地练习素描、粉彩,是为了什么?!”早知道学什么画画啊!

        颜东铮在练大字,闻言淡淡道:“为了提高你的审美。”

        沐大林敲门进屋,拿过两张通知书看了又看。

        沐卉给他端了杯红糖水:“羡慕?”

        沐大林点头,能不羡慕吗,这可是大学啊,迈进这个门槛,就是一种全然不同的人生。

        “我记得你高中的成绩可好了,”沐卉在他身边坐下道,“明年试试呗。”

        沐大林摇摇头:“不了。”

        颜明知偏头看他一眼:“若是怕家里没有你那份工作生活困难,我可以支助你一笔钱。过后,算上银行利息还我即可。”

        沐大林精神一震,扭头看向颜明知,确认道:“真的?”

        “嗯。”沐家这几个孩子,他看了,都不错,完全可以投资。

        投资一个人的未来,可比换资房产有意思多了。

        至少目前为止,他投资在国外的房产涨幅都不大。

        “我、我想想。”

        沐卉就很无语:“这有什么好想的!明年高考是在夏天,半年时间啊,你十多年没摸课本了,不得从初中开始复习,那么多功课,你再磨叽磨叽,时间还够用吗?”

        颜东铮放下毛笔,走来道:“高考有年龄限制。”

        颜明知摆摆手:“这个不怕,去派出所找人改小一两岁没问题。”

        “不用改,”沐大林道,“我当年上户口时,被误写小了三岁。”

        沐卉惊了:“妈啊,那户口本上我岂不是成了你姐。”

        这关注点,也是没谁了。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40809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