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61章 第61章

第61章 第61章


张栋买烤鸭回来,  进大院时,正好跟后面开的军卡遇上,疑惑地看了眼,  开车到了家门口。

        车子挨着院墙停下,  张栋拎着烤鸭下车道:“苏老、颜同志。”

        两人正要去军部,见他回来,  苏老一挥手:“上车,  掉头。”

        张栋一愣,快步进院道:“我把烤鸭送去厨房。”

        沐卉抱着秧宝,  扶着苏老太刚走到门口,闻言回头道:“给我吧。”

        张栋忙把烤鸭递了过去。

        秧宝伸手帮妈妈接了。

        云依瑶安慰好苏雪,  出来道:“哎呀,烤鸭买回来了,  爸呢?”

        沐卉:“跟东铮办事去了。”

        “哦,  那还回来吃吗?”

        “咱先吃,不等他们了。”苏老太说着,扭头朝楼上喊道,  “子瑜、懿洋吃饭喽,快下来。”

        “我去叫吧。”云依瑶说着快步上了楼。

        秧宝从妈妈怀里下来,拿着烤鸭噔噔跑到厨房:“张奶奶,烤鸭。”

        张妈刚把温在锅里的菜一盘盘端出来,闻言,忙撩起围裙擦了把手,  接过纸袋,  偏头亲了下她的脸蛋:“谢谢秧宝。”

        秧宝不好意思地一笑,  快步跑出了厨房,  抱着沐卉的腿,  磨缠道:“妈妈,小哥、俊彦哥哥和苏伯伯不回来吃饭吗?对了,他们去医院干嘛,谁受伤了?”

        沐卉刚要开口,就听外面有人叫道:“云依瑶,把你家那个女人给我交出来!”

        云依瑶刚唤了人快步下来,闻言愣了愣:“谁呀?”多年没回来了,光听声音还真不知道谁是谁。

        苏雪经常过来陪二老,对大院的人极是熟悉:“丁参谋的爱人史绿梅。”

        云依瑶眉一挑:“哦,后娶的这个呀。”

        老太太拍拍她:“虽说是后娘,待浩宕跟亲妈也没差,平常给孩子买衣服、吃食玩具,她生的那俩有的,也会给浩宕备一份。”

        云依瑶撇撇嘴,对这种面子情才不信呢:“她来咱家干嘛?”

        沐卉拉开秧宝,转身往外走道:“找我呢。”

        秧宝忙抬腿跟上,深怕来人欺负妈妈。

        云依瑶一听,袖子一捋,快步越过秧宝、沐卉,冲出门道:“史什么梅,找事呢,大过年的,来我家门前骂什么骂?”

        史绿梅没理云依瑶,一指沐卉,问身旁跟着的外甥女:“是她吧?”

        水灵薇泪眼朦胧地点点头:“是,就是她打的浩宕哥。”

        云依瑶一愣,扭头看沐卉:“小卉,那小子欺负咱家谁了?”

        “打折了俊彦三根肋骨。”

        云依瑶“  嗷”一声扑过去,一把揪住史绿梅的头发,又踢又打道:“娘的,你家孩子打了我们俊彦,你还有脸来找茬,当我苏家是死的!打死你个偷汉子的臭婆娘……”

        苏老太身子晃了晃,苏雪吓得忙将人扶住:“妈,你别急!沐同志,俊彦呢?”

        “苏团长带他去医院了。”沐卉说着,扶住苏老太的另一只胳膊,按了按她虎口上的穴位。

        “别担心,我没事。”苏老太拍拍沐卉的手,交待道,“你和依瑶在家陪三个孩子吃饭。我和小雪去一趟医院,不看到俊彦平安无事,我这心啊,七上八下的静不下来。对了,竟革呢,他没事吧?”

        “没事。等依瑶姐打完,咱一起去医院。”

        开往医院的军卡车上,巡逻队队长朱开诚看着护士在孙志军、伏文斌的哀嚎声中帮他们拔出右腕上的发卡,清洗、上药、包扎,转了转手中收邀来的两把五四式手·枪,问道:“来,说说吧,这枪哪来的?”

        一开始朱开诚怀疑是他们偷了父辈收藏的枪支,看了枪的型号,就否定了这种猜测,当兵的都知道,五四式手·枪,除了可靠性、侵彻力好些外,其他性能都不及m16、ak47、勃朗宁等,再则五四式他们军中常用,一只枪用了几十年,依几位首·长的品味,断不会再专门收藏一把。

        孙志军呻·吟声一顿,瞟了眼满头冷汗,闭目养神的丁浩宕,没吭声。

        朱开诚笑了:“你看丁浩宕干嘛,他带着你们偷的?”

        孙志军瞳孔一缩。

        “看来我猜对了。从哪偷的?”

        丁参谋眉头一皱:“朱同志,这事是不是交给公安局比较好,他们虽然伤了苏家那孩子,可苏老这新认的干闺女不也把我家浩宕打伤了,你再看看这四个孩子,哪个伤得轻了?”

        丁浩宕没搭理他爸,眼都没睁道:“昨天晚上七点四十,我们拿铁丝悄悄撬开电力厂的库房,偷拿的。还想知道什么,问我吧?”

        50年代,我国收缴过一次枪·支,只是不彻底,到了六十年中期,由于各方面的原因,拥有枪械的机构很多,除了部队、公安机关、武装部以外,电力、邮政、五金机械工厂、公社等机构也拥有部分枪械。

        然而这些枪械并没有在实际的工作中发挥出什么作用,渐渐地各单位部门就对这些枪械缺乏重视、疏于管理,近期更是出现了很多枪支丢失或被盗的情况。

        朱开诚很满意丁浩宕的配合:“总共偷了几把?”

        孙志军瞅眼扶着肩膀,疼得咬紧牙关的丁浩宕代为回答道:“5把,两把五四式,三把56式。56式被我们藏在大礼堂的楼梯下的老鼠洞里了。”

        “哦,这老鼠洞还挺大的!”

        “不信,等会儿回去你亲自看看。”

        “行了,信你。说吧,你们怎么突然想去偷枪了?电力厂有没有人跟你们打配合。”

        孙志军一脸不服道:“不过几把枪,还要人跟我们理应外合,你瞧不起谁呢,小爷们的身手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朱开诚抬手给他一个钢镚:“跟谁称‘小爷’啊,老实点!”

        孙志军头一缩,不敢吭声了。

        伏文斌捂着手腕喘了口气:“一开始我们也没想去偷枪,这不是跟29中那帮龟孙子约架了吗?他们都把刀别在腰里了,我们再不找点厉害的武器,净等那帮龟孙拿刀往我们身上招呼啊?”

        朱开诚捂额,若是没有记错,这帮小子年前刚跟人干过一架吧:“上回是因为他们给水灵薇写情书,路上拦着她搭讪,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孙大头那小子跟宕哥拔份呢,明知道水灵薇是宕哥的女朋友,大年初一还敢跑来咱大院门口让人叫水灵薇出去看电影。不把他丫的脊梁敲折,宕哥日后还怎么在大院混、在师大附中混?”

        丁参谋一听又是水灵薇,眉头就皱了起来,看着儿子气道:“你才多大一点啊,不好好上学,交什么女朋友!”

        丁浩宕哼了声:“没办法啊,我春·心荡漾,又耐不住寂寞,不交几个女朋友玩玩,岂不是虚度青春。这一点我跟你挺像的,你看我小小年纪,女朋友就交了五六个了,你呢,我妈怀着我时,就跟史绿梅偷情了。”

        丁参谋头皮一麻,又气又怒道:“畜生!你胡说什么!”

        朱开诚按了按额头上突突直跳的青筋,忍着满口的脏话:“行了,丁参谋要教育儿子,等你们什么时候回家了再教。”

        说罢,转头又问孙志军:“你们约的什么时候?约在哪了?”

        “今晚七点,天桥下。”

        朱开诚拍拍身旁的队员:“听清楚了吧,等会儿你去警局找陈丰羽陈队,跟他说今晚七点,有人在天桥约架,双方都带有枪支刀棍。”

        “是。”

        伏文斌、孙志军,就连一直闭眼忍疼的丁浩宕都不愿意了:“你出卖我们!”

        “不准去!”

        真要让他报警了,日后他们还咋在京市混!

        朱开诚被三人逗乐了:“丁浩宕,你无故伤人,致人重伤昏迷,知道什么罪吗?孙志军、伏文斌持枪行凶,知道等待你们的是什么吗?”

        丁参谋眉头一皱:“朱同志这话严重了,小宕伤的也不轻……”

        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听丁浩宕冷笑一声:“江湖规矩,约架双方,生死自负。”

        “呵,”朱开诚嗤了声,“这话你跟苏老说吧,看人家认不认。”

        孙志军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所谓的“生死自负”,首先你得在约架前说明这点,且要跟对方签订生死协议。

        说话间,车子进了军医院。

        朱开诚领着孙志军、伏文斌率先下车,招手让人抬来三个单架。

        苏俊彦和苏团长已被人推进了手术室,竟革和两名巡逻队员守在门外。

        丁浩宕和被竟革伤了小腿的两人躺在担架上,余光扫过竟革,无不目光阴冷,无声道:“小子,给我等着!”

        竟革冲几人轻嗤了声,扭头看向了手术室门上的红灯。

        丁参谋跟医生叮嘱几句,忙去给父亲打电话。

        丁司令听儿子说完,握着话筒,好一会儿没吭声。

        “爸,苏老肯定去省军区那边告状了,你也赶紧去吧?”

        丁司令闭了闭眼:“俊彦伤得怎么样?”

        “那女人说头部受到重击,昏迷不醒,还说胸骨凹陷,左右肋骨断了三根。她又不是医生,谁知道真假。浩宕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孩子,下手能有多重。再说,你从他五六岁时就请了警卫教他军体拳,人体穴位和骨骼,他能不知道轻重?”

        不管伤势真假,孩子确实是伤着了,他不去找医生寻问情况,帮忙办理住院手续,倒有心给他打电话,丁司令心里是说不出的失望:“浩宕是怎么知道电力仓库有枪械的?”

        “他狐朋狗友一堆,谁知道听谁说的。”

        丁司令无言片刻:“他的伤,医生怎么说?”

        “有点重,医生说手术只能帮他取出骨渣,固定住碎骨。日后他想参军,却是不能的。”

        这叫有点重,这是整个人都废了!

        丁司令霍然而起,抓起桌上的笔筒“啪”一下,砸在了地上。

        惊得警卫在门外吓了一跳。都不愿意了:“你出卖我们!”

        “不准去!”

        真要让他报警了,日后他们还咋在京市混!

        朱开诚被三人逗乐了:“丁浩宕,你无故伤人,致人重伤昏迷,知道什么罪吗?孙志军、伏文斌持枪行凶,知道等待你们的是什么吗?”

        丁参谋眉头一皱:“朱同志这话严重了,小宕伤的也不轻……”

        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听丁浩宕冷笑一声:“江湖规矩,约架双方,生死自负。”

        “呵,”朱开诚嗤了声,“这话你跟苏老说吧,看人家认不认。”

        孙志军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所谓的“生死自负”,首先你得在约架前说明这点,且要跟对方签订生死协议。

        说话间,车子进了军医院。

        朱开诚领着孙志军、伏文斌率先下车,招手让人抬来三个单架。

        苏俊彦和苏团长已被人推进了手术室,竟革和两名巡逻队员守在门外。

        丁浩宕和被竟革伤了小腿的两人躺在担架上,余光扫过竟革,无不目光阴冷,无声道:“小子,给我等着!”

        竟革冲几人轻嗤了声,扭头看向了手术室门上的红灯。

        丁参谋跟医生叮嘱几句,忙去给父亲打电话。

        丁司令听儿子说完,握着话筒,好一会儿没吭声。

        “爸,苏老肯定去省军区那边告状了,你也赶紧去吧?”

        丁司令闭了闭眼:“俊彦伤得怎么样?”

        “那女人说头部受到重击,昏迷不醒,还说胸骨凹陷,左右肋骨断了三根。她又不是医生,谁知道真假。浩宕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孩子,下手能有多重。再说,你从他五六岁时就请了警卫教他军体拳,人体穴位和骨骼,他能不知道轻重?”

        不管伤势真假,孩子确实是伤着了,他不去找医生寻问情况,帮忙办理住院手续,倒有心给他打电话,丁司令心里是说不出的失望:“浩宕是怎么知道电力仓库有枪械的?”

        “他狐朋狗友一堆,谁知道听谁说的。”

        丁司令无言片刻:“他的伤,医生怎么说?”

        “有点重,医生说手术只能帮他取出骨渣,固定住碎骨。日后他想参军,却是不能的。”

        这叫有点重,这是整个人都废了!

        丁司令霍然而起,抓起桌上的笔筒“啪”一下,砸在了地上。

        惊得警卫在门外吓了一跳。都不愿意了:“你出卖我们!”

        “不准去!”

        真要让他报警了,日后他们还咋在京市混!

        朱开诚被三人逗乐了:“丁浩宕,你无故伤人,致人重伤昏迷,知道什么罪吗?孙志军、伏文斌持枪行凶,知道等待你们的是什么吗?”

        丁参谋眉头一皱:“朱同志这话严重了,小宕伤的也不轻……”

        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听丁浩宕冷笑一声:“江湖规矩,约架双方,生死自负。”

        “呵,”朱开诚嗤了声,“这话你跟苏老说吧,看人家认不认。”

        孙志军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所谓的“生死自负”,首先你得在约架前说明这点,且要跟对方签订生死协议。

        说话间,车子进了军医院。

        朱开诚领着孙志军、伏文斌率先下车,招手让人抬来三个单架。

        苏俊彦和苏团长已被人推进了手术室,竟革和两名巡逻队员守在门外。

        丁浩宕和被竟革伤了小腿的两人躺在担架上,余光扫过竟革,无不目光阴冷,无声道:“小子,给我等着!”

        竟革冲几人轻嗤了声,扭头看向了手术室门上的红灯。

        丁参谋跟医生叮嘱几句,忙去给父亲打电话。

        丁司令听儿子说完,握着话筒,好一会儿没吭声。

        “爸,苏老肯定去省军区那边告状了,你也赶紧去吧?”

        丁司令闭了闭眼:“俊彦伤得怎么样?”

        “那女人说头部受到重击,昏迷不醒,还说胸骨凹陷,左右肋骨断了三根。她又不是医生,谁知道真假。浩宕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孩子,下手能有多重。再说,你从他五六岁时就请了警卫教他军体拳,人体穴位和骨骼,他能不知道轻重?”

        不管伤势真假,孩子确实是伤着了,他不去找医生寻问情况,帮忙办理住院手续,倒有心给他打电话,丁司令心里是说不出的失望:“浩宕是怎么知道电力仓库有枪械的?”

        “他狐朋狗友一堆,谁知道听谁说的。”

        丁司令无言片刻:“他的伤,医生怎么说?”

        “有点重,医生说手术只能帮他取出骨渣,固定住碎骨。日后他想参军,却是不能的。”

        这叫有点重,这是整个人都废了!

        丁司令霍然而起,抓起桌上的笔筒“啪”一下,砸在了地上。

        惊得警卫在门外吓了一跳。都不愿意了:“你出卖我们!”

        “不准去!”

        真要让他报警了,日后他们还咋在京市混!

        朱开诚被三人逗乐了:“丁浩宕,你无故伤人,致人重伤昏迷,知道什么罪吗?孙志军、伏文斌持枪行凶,知道等待你们的是什么吗?”

        丁参谋眉头一皱:“朱同志这话严重了,小宕伤的也不轻……”

        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听丁浩宕冷笑一声:“江湖规矩,约架双方,生死自负。”

        “呵,”朱开诚嗤了声,“这话你跟苏老说吧,看人家认不认。”

        孙志军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所谓的“生死自负”,首先你得在约架前说明这点,且要跟对方签订生死协议。

        说话间,车子进了军医院。

        朱开诚领着孙志军、伏文斌率先下车,招手让人抬来三个单架。

        苏俊彦和苏团长已被人推进了手术室,竟革和两名巡逻队员守在门外。

        丁浩宕和被竟革伤了小腿的两人躺在担架上,余光扫过竟革,无不目光阴冷,无声道:“小子,给我等着!”

        竟革冲几人轻嗤了声,扭头看向了手术室门上的红灯。

        丁参谋跟医生叮嘱几句,忙去给父亲打电话。

        丁司令听儿子说完,握着话筒,好一会儿没吭声。

        “爸,苏老肯定去省军区那边告状了,你也赶紧去吧?”

        丁司令闭了闭眼:“俊彦伤得怎么样?”

        “那女人说头部受到重击,昏迷不醒,还说胸骨凹陷,左右肋骨断了三根。她又不是医生,谁知道真假。浩宕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孩子,下手能有多重。再说,你从他五六岁时就请了警卫教他军体拳,人体穴位和骨骼,他能不知道轻重?”

        不管伤势真假,孩子确实是伤着了,他不去找医生寻问情况,帮忙办理住院手续,倒有心给他打电话,丁司令心里是说不出的失望:“浩宕是怎么知道电力仓库有枪械的?”

        “他狐朋狗友一堆,谁知道听谁说的。”

        丁司令无言片刻:“他的伤,医生怎么说?”

        “有点重,医生说手术只能帮他取出骨渣,固定住碎骨。日后他想参军,却是不能的。”

        这叫有点重,这是整个人都废了!

        丁司令霍然而起,抓起桌上的笔筒“啪”一下,砸在了地上。

        惊得警卫在门外吓了一跳。都不愿意了:“你出卖我们!”

        “不准去!”

        真要让他报警了,日后他们还咋在京市混!

        朱开诚被三人逗乐了:“丁浩宕,你无故伤人,致人重伤昏迷,知道什么罪吗?孙志军、伏文斌持枪行凶,知道等待你们的是什么吗?”

        丁参谋眉头一皱:“朱同志这话严重了,小宕伤的也不轻……”

        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听丁浩宕冷笑一声:“江湖规矩,约架双方,生死自负。”

        “呵,”朱开诚嗤了声,“这话你跟苏老说吧,看人家认不认。”

        孙志军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所谓的“生死自负”,首先你得在约架前说明这点,且要跟对方签订生死协议。

        说话间,车子进了军医院。

        朱开诚领着孙志军、伏文斌率先下车,招手让人抬来三个单架。

        苏俊彦和苏团长已被人推进了手术室,竟革和两名巡逻队员守在门外。

        丁浩宕和被竟革伤了小腿的两人躺在担架上,余光扫过竟革,无不目光阴冷,无声道:“小子,给我等着!”

        竟革冲几人轻嗤了声,扭头看向了手术室门上的红灯。

        丁参谋跟医生叮嘱几句,忙去给父亲打电话。

        丁司令听儿子说完,握着话筒,好一会儿没吭声。

        “爸,苏老肯定去省军区那边告状了,你也赶紧去吧?”

        丁司令闭了闭眼:“俊彦伤得怎么样?”

        “那女人说头部受到重击,昏迷不醒,还说胸骨凹陷,左右肋骨断了三根。她又不是医生,谁知道真假。浩宕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孩子,下手能有多重。再说,你从他五六岁时就请了警卫教他军体拳,人体穴位和骨骼,他能不知道轻重?”

        不管伤势真假,孩子确实是伤着了,他不去找医生寻问情况,帮忙办理住院手续,倒有心给他打电话,丁司令心里是说不出的失望:“浩宕是怎么知道电力仓库有枪械的?”

        “他狐朋狗友一堆,谁知道听谁说的。”

        丁司令无言片刻:“他的伤,医生怎么说?”

        “有点重,医生说手术只能帮他取出骨渣,固定住碎骨。日后他想参军,却是不能的。”

        这叫有点重,这是整个人都废了!

        丁司令霍然而起,抓起桌上的笔筒“啪”一下,砸在了地上。

        惊得警卫在门外吓了一跳。都不愿意了:“你出卖我们!”

        “不准去!”

        真要让他报警了,日后他们还咋在京市混!

        朱开诚被三人逗乐了:“丁浩宕,你无故伤人,致人重伤昏迷,知道什么罪吗?孙志军、伏文斌持枪行凶,知道等待你们的是什么吗?”

        丁参谋眉头一皱:“朱同志这话严重了,小宕伤的也不轻……”

        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听丁浩宕冷笑一声:“江湖规矩,约架双方,生死自负。”

        “呵,”朱开诚嗤了声,“这话你跟苏老说吧,看人家认不认。”

        孙志军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所谓的“生死自负”,首先你得在约架前说明这点,且要跟对方签订生死协议。

        说话间,车子进了军医院。

        朱开诚领着孙志军、伏文斌率先下车,招手让人抬来三个单架。

        苏俊彦和苏团长已被人推进了手术室,竟革和两名巡逻队员守在门外。

        丁浩宕和被竟革伤了小腿的两人躺在担架上,余光扫过竟革,无不目光阴冷,无声道:“小子,给我等着!”

        竟革冲几人轻嗤了声,扭头看向了手术室门上的红灯。

        丁参谋跟医生叮嘱几句,忙去给父亲打电话。

        丁司令听儿子说完,握着话筒,好一会儿没吭声。

        “爸,苏老肯定去省军区那边告状了,你也赶紧去吧?”

        丁司令闭了闭眼:“俊彦伤得怎么样?”

        “那女人说头部受到重击,昏迷不醒,还说胸骨凹陷,左右肋骨断了三根。她又不是医生,谁知道真假。浩宕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孩子,下手能有多重。再说,你从他五六岁时就请了警卫教他军体拳,人体穴位和骨骼,他能不知道轻重?”

        不管伤势真假,孩子确实是伤着了,他不去找医生寻问情况,帮忙办理住院手续,倒有心给他打电话,丁司令心里是说不出的失望:“浩宕是怎么知道电力仓库有枪械的?”

        “他狐朋狗友一堆,谁知道听谁说的。”

        丁司令无言片刻:“他的伤,医生怎么说?”

        “有点重,医生说手术只能帮他取出骨渣,固定住碎骨。日后他想参军,却是不能的。”

        这叫有点重,这是整个人都废了!

        丁司令霍然而起,抓起桌上的笔筒“啪”一下,砸在了地上。

        惊得警卫在门外吓了一跳。都不愿意了:“你出卖我们!”

        “不准去!”

        真要让他报警了,日后他们还咋在京市混!

        朱开诚被三人逗乐了:“丁浩宕,你无故伤人,致人重伤昏迷,知道什么罪吗?孙志军、伏文斌持枪行凶,知道等待你们的是什么吗?”

        丁参谋眉头一皱:“朱同志这话严重了,小宕伤的也不轻……”

        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听丁浩宕冷笑一声:“江湖规矩,约架双方,生死自负。”

        “呵,”朱开诚嗤了声,“这话你跟苏老说吧,看人家认不认。”

        孙志军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所谓的“生死自负”,首先你得在约架前说明这点,且要跟对方签订生死协议。

        说话间,车子进了军医院。

        朱开诚领着孙志军、伏文斌率先下车,招手让人抬来三个单架。

        苏俊彦和苏团长已被人推进了手术室,竟革和两名巡逻队员守在门外。

        丁浩宕和被竟革伤了小腿的两人躺在担架上,余光扫过竟革,无不目光阴冷,无声道:“小子,给我等着!”

        竟革冲几人轻嗤了声,扭头看向了手术室门上的红灯。

        丁参谋跟医生叮嘱几句,忙去给父亲打电话。

        丁司令听儿子说完,握着话筒,好一会儿没吭声。

        “爸,苏老肯定去省军区那边告状了,你也赶紧去吧?”

        丁司令闭了闭眼:“俊彦伤得怎么样?”

        “那女人说头部受到重击,昏迷不醒,还说胸骨凹陷,左右肋骨断了三根。她又不是医生,谁知道真假。浩宕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孩子,下手能有多重。再说,你从他五六岁时就请了警卫教他军体拳,人体穴位和骨骼,他能不知道轻重?”

        不管伤势真假,孩子确实是伤着了,他不去找医生寻问情况,帮忙办理住院手续,倒有心给他打电话,丁司令心里是说不出的失望:“浩宕是怎么知道电力仓库有枪械的?”

        “他狐朋狗友一堆,谁知道听谁说的。”

        丁司令无言片刻:“他的伤,医生怎么说?”

        “有点重,医生说手术只能帮他取出骨渣,固定住碎骨。日后他想参军,却是不能的。”

        这叫有点重,这是整个人都废了!

        丁司令霍然而起,抓起桌上的笔筒“啪”一下,砸在了地上。

        惊得警卫在门外吓了一跳。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31641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