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62章 第62章

第62章 第62章


丁司令前后娶有三任妻子,  第一任是老家父母给他买的童养媳,16岁那年跟他圆房,前后为他生下三子一女。

        老大一出生就没了,  老二五岁上得疫病去了。

        老三七岁那年,  去河里游泳淹死了。

        老四是个姑娘,长至成年,嫁给了村里的后生。解放后,农村土改,她家被定为“富农”。那年,她怀着身孕来京市找父亲求助,被拒之门外,  回去的路上难产而死。

        第二任妻子徐丽,  亦是军中一名将领,  两人并肩作战,  惺惺相惜,  后由组织介绍结为夫妻。

        婚后,徐丽为他生有两子,  老大起名卫国,  老二卫家。解放前夕,  丁卫国为掩护战友撤退而死。

        丁卫家牺牲在抗m援朝的战场上。

        两人牺牲前均没有成家。

        1939年,徐丽被捕,  一度与部队失去联系。在此期间,因伤住院的丁司令跟护士包兰草好上了。

        在没离婚的情况下,包兰草为他生下了两子一女,女儿一出生就被包兰草送人了,  两个儿子,  一个十七岁那年得肺结核没了,  另一个就是丁参谋丁存修。

        丁存修20岁那年,丁司令为其求娶好友之女,也就是丁浩宕的生母钟杏。

        钟家出事后,钟杏没多久也去了。

        丁存修再婚,娶的是史绿梅,丁司令一手提拔起来的史军长之女。

        史绿梅进门没满六月便生下一对龙凤胞胎,儿子丁浩杰、女儿丁浩敏。

        儿子丁存修无能,小孙子丁浩杰体弱。

        很长时间以来,丁司令都将家族的希望寄放在长孙丁浩宕身上,丁浩宕也没辜负他的期望,两岁就会背百家姓、千字文,主·席的诗作,如《浪淘沙·北戴河》《清平乐·六盘山》等。

        五六岁时,丁司令还记得,小家伙跟人打架打输了,一身的伤,明明疼得厉害,却倔强得不肯掉眼泪,握着小拳找到他说:“爷爷,你让警卫员哥哥教我军体拳吧,我日后一定要当大将军,把小胖他们打趴下。”

        稚儿誓言还历历在目,转眼已物是人非。

        丁司令往椅子上一摊,整个人似抽去了主心骨。

        他为之奋斗了大半辈子啊,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还不是希望像古人一样封妻萌子,让家族权势从他这一代绵延不绝,高高立于人前。

        浩宕右手臂废了,不能进部队,他……后继无人,还争什么、斗什么?!

        丁司令微微阖着双眼,心里是说不出的痛苦。

        报仇吗?

        苏震钢那老狐狸,他若不主动退让,自己跟他交手,哪次落到好了。最主要的是,存修那智商若没有自己护着,要不了两三个回合,就会被苏正初摁死。

        孙子辈,浩宕已经废了,浩杰体弱,智商亦只是普通孩子的水平,苏家只需做得隐秘一点就能处理了两个孩子。而自己可以找人废了苏俊彦,却动不了苏子瑜,那是在上面挂过号的天才儿童。

        至于颜家……苏子瑜过年拿回来的玩具在大院一亮相,就已引起了上面的注意。据他所知,会行走啄食的大公鸡、会飞的木蝴蝶、会爬的壁虎,无一不是出自颜懿洋之手,而经他改造的飞机更是可以离地飞行,巡航舰可以下水,坦克会拐弯、自动规避障碍。

        这样的人,自己能伤吗?

        伤了他,自己就成了国家的罪人……且要做好全家倾覆的准备。

        时钟滴滴哒哒,不知过了多久。

        “叩叩……”

        丁司令撑着椅子的扶手坐直身子,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轻咳一声:“进来。”

        警卫推开门,敬礼道:“首·长,史团长找您  。”

        丁司令眉头微凝:“史进?”

        史绿梅大哥。

        “是。”

        消息挺灵通呀,丁司令讽刺地笑笑:“让他进来。”

        警卫让开身子,史进提脚进来,敬礼道:“首·长好!”

        警卫退出去,并顺手阖上门。

        丁司令撩起眼帘瞟史进一眼:“有事?”

        “方才绿梅给我打电话,说浩宕跟苏家的小子打架,被他家新认的干女儿伤了肩胛骨?”

        见丁司令没吭声,史进又道:“绿梅刚才去苏家找他家干女儿理论,没想到被云依瑶揪着头发打了一顿,他苏家近来是不是太猖狂了?小孩子打架,哪轮得上大人插手了。你看……我要不要找人给他们点教训?”

        丁司令静静地看着史进,直瞧得他额上冷汗直冒。

        “我有一事不明白,”丁司令双手合拢,放于桌上,“你说浩宕从哪知道电厂仓库有枪械的?”

        一滴汗啪哒滴在了眼睫上,史进没敢抬手抹去:“我、我这就人去查?”

        “嗯。”

        史进心头一凛,悄悄抬头看向丁司令,对上他含有深意的目光,忙转身退了出去。

        他走后,丁司令又静了片刻,扬声对警卫道:“备车,让司机送我去趟军医院。”

        到了地方,丁司令急匆匆赶到手术室门前,不由一愣,苏震钢在,没去在省军区跟大军区的司令告状?!

        苏老原是打算去的,只是刚一出大院,心里对儿孙的担心就占了上风。

        让张栋把车开来了。

        苏团长已手术取出腰侧的子·弹,这会儿正坐在竟革身边,喂他吃饭。

        饭菜刚买回来有点烫,小家伙在大院忙活一通,饿狠了,有点慌饭。苏团长怕他烫着,端着饭盒舀了小馄饨一个个吹凉了喂他。

        竟革一手一只大鸡腿,咬一口卤得香辣够味的大鸡腿,吃一口苏团长喂的小馄饨,晃着小腿,不要太美。

        丁司令扫眼长椅上的几人,上前几步:“震刚,孩子怎么样?”

        苏老心中正似一团火再烧呢,闻言语气很冲道:“你说呢,换你家浩宕躺在里面试试?我告诉你老丁,要是我家俊彦有个好歹,你家浩宕也别想落好,拼着这身军装不要了,我也要他给我孙子偿命。”

        丁司令苦笑:“浩宕右胳膊废了,你知道吗?”

        苏司令一愣,他没想到这么严重:“这能怪我闺女,当时那情况,小卉再晚一步,俊彦就被你孙子打咽气了。”

        丁司令摆摆手:“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也别怪来怪去了,先让医生全力救治吧。”

        说着,在颜东铮身旁坐下了,问巡逻队的队员:“你们队长呢,没来?”

        “和丁参谋去大军区了。”

        存修也去了?!

        丁司令眉头一蹙,心里暗骂了句“蠢货”。

        “丁司令、苏副司令。”院长得到消息,匆匆赶来,抬手敬了军礼,邀请道,“走廊风大,二位去我办公室坐会吧。这边我让护士盯着,一有消息让她们立马传来。”

        丁司令摆摆手:“谁在给俊彦做手术,现在是什么情况?”

        院长立马让人去打听,苏团长连忙制止,给两个孩子做手术的都是军医院有名的外科医生,正忙着呢,添什么乱,等着吧。

        苏老太急着要去军医院看望孙子,云依瑶打发走史绿梅、水灵薇,理了理滑下的碎发,拍拍身上滚的雪泥,回头道:“先吃饭,秧宝、懿洋该饿坏了。吃完饭,咱们一起过去。”

        饭菜张妈已经摆上桌了。

        都这样了,苏老太、云依瑶、苏雪、子瑜哪还吃得下,沐卉拒绝道:“有食盒吗,把饭菜打包装上,咱们带去医院吃。”

        那也行,医院还有竟革、老苏呢,云依瑶点点头,让张妈去拿食盒。

        看了眼桌上的菜色,云依瑶抱起秧宝,带着懿洋、子瑜去洗手间洗了下手,拿起荷叶饼给三人各弄了两个烤鸭卷,小孩子不不经饿,先吃点垫垫:“妈、小雪、小卉你们仨也吃点。”

        苏老太和苏雪吃不下,沐卉没客气,洗洗手,接过她卷的烤鸭,大口吃了三个。

        汤水不好带,云依瑶拿碗给沐卉、子瑜、懿洋、秧宝各盛了碗雪梨汤,给苏老太、苏雪和自己盛了碗排骨汤。

        排骨、雪梨没吃,几人只喝了些汤,张妈这边食盒一装好,大家穿上大衣提着食盒就走出了家门。

        隔壁吴军长出来道:“云同志,你们这是要去医院吗?我让警卫送你们。”

        云依瑶忙道谢。

        吴军长摆摆手:“事情的经过,家里的小李(保姆)说她全都看到了,若是需要证人,你们说一声,我让小李过去作证。”

        “谢谢。”云依瑶微微弯了下身。

        几人到时,院长刚被苏团长打发走。

        秧宝没让人抱,拉着苏子瑜和懿洋的手,哒哒冲到了前面,一眼扫到长椅上的颜东铮,秧宝双眼一亮,欢快道:“爸爸。”

        颜东铮起身,弯腰将人抱起,摸了摸她的小脸:“你们怎么来了?”

        “来看看俊彦哥哥,哥哥还好吗?”

        “没事,秧宝不怕。”颜东铮拍拍闺女,“吃饭了吗?”

        “吃了烤鸭。”薄薄的面皮上刷上酱,放上葱丝、片得带皮的鸭肉,还有张妈切的黄瓜丝,满满的麦香间夹着葱丝的辛辣、黄瓜的青脆、鸭肉的蕉香肥嫩,太好吃了。

        秧宝想着舔了下嘴唇,颜东铮见她唇角沾着点蘸汁,笑着拿帕子给她擦了擦:“很好吃?”

        “嗯。”

        颜东铮将这事记下了,只等晚些回去的路上去全聚德买一只,给父亲和孩子们吃。

        另一边,苏老已将子瑜和懿洋揽在了怀里,担心地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手:“冷不冷?你们怎么来了?”

        “不冷。”两人摇摇头,齐齐看向手术室门上的红灯。

        子瑜担心道:“大哥进去多久了?医生怎么说?”

        苏老看下表:“有一个小时了,别担心,人应该快出来了。”

        懿洋不喜与陌生人这么亲近,趁机从苏老怀里出来,在苏团长身边坐下,双手插兜,瞥眼吃得一脸满足的竟革,见他身上虽沾了些泥,脸上却无伤,双眼一阖,满脑子都是方才在苏家书房看到的那篇论文。

        论证不够严谨,若是他来写,可以从不同的五个角度来阐述……

        沐卉走近,诧异地看了眼苏老,问颜东铮:“你们不是……”

        不等她把心中的疑惑问出来,颜东铮便打断道:“食盒给我吧。”

        沐卉看眼靠墙坐着的丁司令,若有所思:“不用,你带秧宝他们去洗洗手,过来吃饭。”

        说着走远点,打开食盒取了饭菜出来,先给苏老和苏团长一人送去了份。

        苏团长接过饭菜,随手递给了懿洋,苏老那份递给了子瑜,完了,他指指身旁颜东铮方才坐的位置:“小卉别忙,来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军区大名鼎鼎的丁司令。”

        丁司令早在方才就在暗暗打量颜东铮、竟革、懿洋和沐卉了,越看越是心惊,竟革他倒是没放在心上,虎头虎脑的虽然可爱,却没见有什么特色,这样的孩子大院一抓一大把。

        让他心惊的是颜东铮和沐卉,他自认还有几分识人的本事,却有些看不透二人,实在是两人身上的气质,不是他们这个年龄、地位该有的。

        沐卉当作没看懂他眼中的深意,微微弯了下腰:“丁司令新年好。”

        “新年好。”丁司令说着,下意识地摸了下口袋,倒真摸出两个红包,这也不够给的呀。

        旁边的警卫看见,忙从兜里掏出一叠,挨个儿代他发给几个孩子。

        竟革手里的鸡腿还没吃完呢,不好接,直接右腿一伸,侧着身子让警卫给他塞进裤子的大口袋里。

        到懿洋,他不由看向苏团长。

        苏团长双眼一眯,看向苏老。

        苏老冲他点点头,丁老头既然不想就此把仇结下,对颜家来说,这是好事。

        不管怎么说,丁家在京市都已经营了近三十年,势力盘根错杂,远不是东铮和小卉能抗衡的,最起码近几年不行。便是他能伸手护着,也怕有护不住的时候。

        苏团长瞬间明白了父亲的意思,冲懿洋点点头:“收下吧,谢谢丁司令。”

        父子俩之间的哑迷,懿洋哪能不懂。

        放下碗筷,懿洋站起来,冲丁司令拱拱手:“丁司令新年好。”

        “你就是懿洋吧,好孩子。”丁司令笑得相当慈祥,“再过几天学校就该开学了,你们兄妹仨找好学校了吗?要不要我找子弟小学的校长说说,你们来大院这边上学。”

        这下,不等懿洋回答,苏团长便道:“丁司令工作繁忙,几个孩子上学的事,就不劳您费心了。前几天我刚跟棉花路小学打过招呼,过两天孩子就去报道。”

        “棉花路小学只是普通学校吧?”

        “孩子太小,离不开父母,棉花路小学离家近,大人来回接送也方便。”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31641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