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71章 第71章

第71章 第71章


认亲宴是在军区大院食堂举办的。

        苏老夫妻有特供,  再加上云依瑶娘家那边送了些侨汇券来,早两天张栋就买齐了米面、鸡鸭鱼肉、烟酒、杂拌儿,送去了食堂。

        云依瑶写了菜单,  4凉6热,一甜一咸2汤,  共张罗了十桌。

        宋梅香和王大海一到就去食堂帮忙。

        很快,  苏家请的亲朋相继来了。

        苏老太一手牵着秧宝,一手拉着沐卉挨个儿跟自己的好姐妹介绍:“来来,见见我闺女沐卉和我的心肝宝贝小秧宝。老秋、老宋、小李,  小童……快,红包拿来。”

        不等几位老姐妹说话,苏老太又道:“小卉,  这是妇联素有铁娘子之称的秋凤兰秋同志,  我俩啊,即是同学又是战友;那是财政局的李美娟……”挨个儿介绍完,  苏老太催促道,“来,挨个儿叫大娘。日后啊,  我要是不在,东铮或是外面哪个不长眼的欺负了你,别怕,  这一个个大娘都是你的后盾。”

        众人乐呵呵道:“你干妈这话没错,有事成来找我们了。”

        沐卉道了声谢,  带着秧宝挨个叫人。

        “真乖!”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们笑着摸了摸秧宝的小脸,拉着沐卉的手,  一边掏了红包给秧宝、沐卉,  一边对苏老太笑道:“我们昨天还说怎么办得这么急,  今儿一看小卉、秧宝啊,算是明白了。”

        苏老太示意秧宝、沐卉收下她们给的红包,哈哈笑道:“怎么样,我家小卉、秧宝长得好吧?”

        “好、好,当妈的英姿飒爽,秧宝呢,比我们过年买的年画娃娃还可爱。要不是被你抢了先,今儿的认亲宴该是我们哪一家了。”

        “哈哈……抢人这方面,你们什么时候有我手快过?”

        这话,让在坐的老太太们想到了早年在革命根据地发生的事,又是一阵大乐。

        苏老带着颜东铮和懿洋在书房跟人说话,有亲戚、战友、同事和邻居。

        苏俊彦没出院,张妈在那照顾着。

        苏团长因认亲宴先回来了,他腰上的伤还没好透,坐在沙发上陪颜明知、陈父、吕父等人说话。

        苏子瑜、竟革带着吕序、陈宏军等一众小朋友在院子里玩耍。

        张栋开车去接人了。

        云依瑶和苏雪忙着给众人续茶,递烟、添糖果瓜子。

        正忙着呢,苏雪的爱人刘志伟带着两个儿子过来了。

        刘志伟的父亲跟苏老是战友,现任西北军区的军长。刘志伟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政府部门,前两年去了基层,现在在京市郊区凤林县任县长。

        工作忙,很少回来,上一次回来还是大年三十,吃了年夜饭就走了。

        夫妻俩已有半月没见。

        苏团长前天跟刘志伟打电话说了今儿要办认亲宴,云依瑶知道刘志伟今儿会来,她还以为苏雪会等刘志伟从凤林县回来,一家四口一起来呢,结果她一个人先到了。

        狠狠地瞪了眼苏雪,云依瑶忙迎了上去:“志伟、大鹏、二鹏来了,冷不冷?”

        两个小子摇摇头,张望道:“舅妈,子瑜呢?”

        云依瑶探头往外看了眼:“方才还在院里……应该去哪玩了。别跟他淘了,懿洋和你们姨夫在书房,你俩去认识认识。”

        大鹏、二鹏探头朝书房看了眼,乌泱泱地聚满了人,几个认识的职位还不低,遂不免有点胆怯。

        “去吧。”刘志伟推了大儿子一把,将手中的礼物递给云依瑶,看向沙发上的苏团长道,“大哥什么时候出的院?”

        “今早。”云依瑶瞥眼走来的苏雪,“志伟,让小雪先领你去妈哪,见见沐卉和秧宝。”

        刘志伟微一颔首,看向苏雪。

        知道前夫张建业要回,苏雪已经几天没睡好了,人看着有些憔悴,眼下一片乌青。

        刘志伟关切道:“失眠症又犯了?”

        刚结婚那会儿,苏雪也是整夜整夜睡不好,且十分抗拒夫妻生活。

        苏雪深吸了口气,故作轻松道:“没有。这几天我有点担心大哥和俊彦。”

        刘志伟一看就知道她没说实话,失望的次数太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只是他认为这段婚姻该结束了:“晚上回家,咱俩谈谈。”

        说罢,抬脚朝苏老太等人走了过去。

        苏雪看着他的背影有点发愣。

        颜东铮倒是对这个连襟很有好感,说话、做事,分寸拿捏的很好,且言之有物,对政治很敏感。

        说了会儿话,眼看时间不早了,该来的人也都到了,苏团长刚要招呼大家起身去食堂,来了对不速之客,丁司令、丁参谋父子。

        苏团长不咸不淡地招呼了声。

        很快大军区的季司令在巡逻队长朱开诚的陪同下也来了。

        苏老忙带着颜东铮、懿洋和跑回来的竟革、子瑜迎了上去。

        相互寒暄后,季司令打量着懿洋、子瑜,又看看竟革,笑道:“听说,懿洋、子瑜拒绝了少年班的招生?”

        苏子瑜瞥眼身旁的懿洋,点点头:“我和懿洋准备参加今年的高考。”

        “有把握吗?”

        苏子瑜、懿洋齐声道:“有!”

        “不错,就要有这份决心、气魄!”赞赏地拍拍两人的肩,季司令摸了把竟革的头,“你呢,上几年级?”

        “小学二年级。”

        “哈哈……加油哦!”

        食堂里,苏老站在前面说了几句话,沐卉、颜东铮给他和苏老太一人敬了杯茶,由苏团长领着又认识了一拨人。

        用完餐,送走客人。

        颜明知带着王大海、宋梅香先走。

        苏团长回房休息。

        苏老太带着秧宝睡了。

        懿洋、子瑜、大鹏在二楼的小书房看书,竟革、二鹏坐在窗下的地毯上搭积木。

        苏老、颜东铮、刘志伟在楼下客厅里喝茶聊天。

        云依瑶拉了沐卉和苏雪在二楼休息室说话。

        “小雪,你今天怎么回事儿?”云依瑶看着苏雪严肃,“你明知道今天志伟会从凤林县回来,你不等就不等吧,怎么连两个孩子也不管?”

        当着沐卉的面被嫂子训,苏雪有点难堪:“我来时,他们还在睡。”

        “那你就不会等他们一会儿吗?”

        苏雪低着头没吭声。

        沐卉对苏雪的家事没什么兴趣,借口上厕所,去了子瑜的书房,随手找了本画册看。

        云依瑶望眼沐卉带上的房门,问苏雪:“你怎么想的?”

        “我什么也没想。”

        这就是不想谈了。

        见此,云依瑶没在劝。

        半小时后秧宝醒了,颜东铮顺势提出了告辞,苏老想留他们吃了晚饭再走,颜东铮拒绝了,苏团长腰上的伤没好,晚上他和刘志伟留下,他肯定要下楼来陪。再说,元宵节嘛,阖家团圆的日子,留颜明知在家也不合适。

        刘志伟正好回家也有事,两家一起走。

        苏老又让张栋开车送他们,刘家离得更远,挤公交不方便,颜东铮把车让给了他们。

        颜东铮带着妻儿和子瑜到家,宋梅香带着颜明知、王大海正在正房的客厅里团汤圆——花生核桃黑芝麻馅,开着电视。

        几人脱了大衣、棉袄,取下帽子、围巾,洗了洗手帮着团。

        宋梅香和王大海让开位置,去厨房做饭。

        桂花糯米藕、蒸年糕、油果子、四喜丸子、火腿炖风鸡、芥末墩,煮汤圆。

        不到五点就开饭了,秧宝和竟革比较喜欢吃前面三道菜,甜甜的,再咬口汤圆,喝口米酒,生活真是甜如蜜。

        吃完饭,几个孩子拎着灯笼,兜里揣着小炮、喷花就跑出了家门。

        街上鞭炮不断,处处都是纸硝的烟火气。

        小朋友们围在一起比谁的灯笼好看,随着人越聚越多,有男孩玩起了撞灯的游戏。

        大家拎着手中的灯笼,你碰我一下,我撞你一下,谁的灯笼存活时间最长,谁的就是灯王。

        “轰”

        “轰”

        不时有灯笼燃了起来。

        有小朋友并没有参加,也被玩疯的小子窜上来碰燃了手中的灯笼,竟革的就是。

        向来只有他欺负人,哪容别人欺负他啊,拎着烧得只剩木板的倒u型铁丝,便朝一个个灯笼甩了过去。

        他一阵风从胡同跑过,没有一个灯笼是完好的。

        火苗纷纷窜了起来,照亮了整个胡同。

        有几个小姑娘气得哇一声哭开了,小子们更是追在后面要打他。

        懿洋、子瑜忙跟过去帮忙。

        秧宝手里举着爸爸扎的龙灯,里面是懿洋和子瑜帮忙装的大大小小的灯泡。

        见有一个小姑娘哭得在地上直打滚,秧宝不舍地将自己的龙灯赔给了对方。

        大人们闻声出来,问清了竟革是哪家,牵着自家的孩子找到了家里。

        颜东铮、沐卉:“……”

        第一次被人找家长,就特新鲜的。

        颜明知在旁笑道:“这是开始,以后啊,等他上学了,被叫家长的次数多着呢。”竟革那脾气,有得磨了。

        可不,上学第一天,颜东铮就被请去了。

        下课有小朋友想跟秧宝抢跷跷板,被他一个过肩摔扔在地上,狠狠揍了一顿。

        三月初八,大学开学,颜明知过了十五,就开始正常上班了,要做学前准备。

        二年级的班主任吴老师打电话没找到人,在开会呢,就把电话打到了家里。

        被打的小朋友叫王研研,来前,颜东铮以为是个男孩,结果是个姑娘。

        九岁,比竟革高半头、胖一圈,她脸上一片红肿,竟革脸上也被她抓了几道血痕。

        看着好像都没占便宜。

        不过,人家妈妈说了,孩子身上被竟革揍的青一块、紫一块,遭大罪了。

        颜东铮非常抱歉,要带孩子去大医院看看。

        学校有校医,人家给看了,表示都是皮外伤,没事。

        颜东铮是知道儿子的,下起手来是真狠,他怕有内伤坚持带孩子去医院,顺便也帮竟革看看脸。

        王研研妈妈以为颜东铮要讹她,脸色很难看:“你是不信我说的是吧,你看看、你看看……”说着撩起了闺女的棉袄、线衣、秋衣下摆,露出了白嫩的腰。

        呃……吴老师一脸尴尬。

        颜东铮摸摸竟革的头,眼里是一片欣慰,走进大城市,其实他做好了就像最初那样教儿子的准备,毕竟城镇跟农场差距还是很大的,他得让儿子学会约束自个儿、知道什么是规矩。

        没想到,一天天过去,他已经懂得了些人□□故和下手轻重,并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虽然比着别的孩子还是显得过分活泼皮实了些。

        看眼表,快放学了。

        “吴老师,竟革和秧宝就不回班级了,我带他们回家吃饭,下午再来。”

        吴老师点点头:“竟革爸爸,回去别打孩子、也别吼,有什么你慢慢教。”

        “好,多谢。”颜东铮弯腰抱起闺女,低头对王研研道,“研研,叔叔让竟革给你道歉,完了,你也跟秧宝说声对不起好不好?”

        王研研点点头,挺着小胸脯看竟革。

        竟革吹了下并不存在的刘海,对她躬了下身:“对不起!”

        王研研抿唇笑了下,仰头跟秧宝道:“对不起,我下次不揪你的辫子了。”

        秧宝揉了揉被她揪得现在还疼的头皮,抿着唇没吭声。

        “研研妈妈,孩子回去若有什么不舒服,你让老师给我打电话,我带她去大医院。”

        “刚过了年,你能别乌鸦嘴吗?”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24127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