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72章 第72章

第72章 第72章


见此,  颜东铮没再跟王研研妈妈沟通。

        请吴老师注意点孩子的后续情况,颜东铮抱着秧宝,牵着儿子到了学校门口的停车棚,  推出自行车,载着两个孩子去前门街。

        “爸爸,咱们不等爷爷、大哥和子瑜哥哥吗?”秧宝坐在前杠上,摘下手套,  拨了拨车上的铃铛。

        “不等了,  爸爸来时给爷爷的办公室里打电话说了声,  咱们先走,”颜东铮顶着风道,“你们晓丽姐来了,  爸爸带你们买只烤鸭。”

        “晓丽姐姐?!”秧宝和后座上的竟革均是一脸惊喜。

        “是。”颜东铮笑着揉了把闺女的头,“坐好。”

        “她什么时候从农场回来的?”秧宝听于晓丽说过,她妈妈是京市师范附中的美术老师,  她家就住在附中家属院。

        “年前。”

        家里于晓丽也正跟沐卉道:“我爸病了,年都是在医院过的,  前天下午刚出院,不然,我早就过来看你们了。”过年时,  沐卉跟她通过电话,院子的地址也是那时候告诉她的。

        “电话里怎么没听你提一句,伯父现在怎么样?什么病?”沐卉提起紫砂壶,  给她杯里续上茶。

        “大年初一,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不是什么大病,  就是这些年一直郁郁不得志,  又成天担心我,  把身子给煎熬坏了。”

        “过两天我带秧宝过去看看。”

        “行啊,我爸这几年没什么事做,在家里养了不少花,到时,让秧宝挑几盆。”

        “那敢情好,她从沪市过来就惦记着种花、插花了,你看,”沐卉一指高几上的民国花瓶,“花瓶都买好了。初八那天去云姐家,见她家院子里种着两株开得正盛的腊梅就想剪几枝回来,当天有事没剪成,回来后心心念了几天。昨日过去,哪知那梅花差不多都谢了。”

        “早知道我今天还去百货商场给她挑什么礼物啊,抱盆花来了。”

        “哈哈……那秧宝肯定要高兴坏了。”

        说笑间,于晓丽打量眼屋里的布置,又朝院外望了望:“真没想到,你们一来就得了这么大一个好院子。没少花钱吧?”

        沐卉笑笑:“没问,我公公买的。”原石什么的,还是不要提了,捡漏也需要运气和眼力的。

        今儿天好,阳光洒在廊下带着暖意,沐卉起身将屋里的几盆菜苗抱出去放在天井里晒晒太阳。

        于晓丽跟着从屋里出来,打量着盆里的小苗:“你还真准备去农校啊?你公公不是大学教授吗,应该有些人脉,让他帮你走走关系调配到美院来呗,你分数那么高,美院不会不接收的。”

        “不用,相比绘画,我其实更喜欢种地。农校挺好的,对了,周若蕊、陶萄有说什么时候来吗?”

        “开学前两天吧,我没问。”

        “哦。”

        颜东铮带着儿女买烤鸭回来,颜明知、懿洋、子瑜已经早一步到家了。

        宋梅香这几天在屋里发了些绿豆芽、黄豆芽,又去废品站捡来些旧陶盆养了几盆蒜苗,今儿刚好能吃,她用鸡蛋、粉条、蒜苗、豆芽炒了盘炒合菜,做了个麻婆豆腐,一个醋溜白菜,炖了个火腿风鸡,主食是白米饭,再加上烤鸭,倒也丰盛。

        “喝酒吗?”沐卉问于晓丽,“家里有白酒、红酒、啤酒、米酒。”

        于晓丽摆摆手,卷了份烤鸭给秧宝,教她道:“下次再有人揪你的头发,你也揪她的,别害怕,打架就是勇者胜。”

        秧宝放下炖得香醇的火腿鸡汤,接过烤鸭卷道了声谢:“王研研比我高,我够不到她的头发。晓丽姐,你小时候被人欺负过吗?”

        “嗯,我家就我一根独苗,不像别的兄弟姐妹多,打架一窝蜂的上,不狠点要被人欺负死的。”当年要不是家里出事,她也不会下乡。

        真可怜!秧宝忙夹了个鸡腿给她:“晓丽姐你吃鸡腿,多补补,养得壮壮的,跟人打架就不怕了,像王研研,胖乎乎的,小哥几拳下来,身上连个印子都没有。”

        “哈哈……那秧宝也多吃点。”

        秧宝连连点头。

        宋梅香却已决定,以后要合理安排秧宝的膳食,女孩子可不能小小年纪就养大了胃,过于肥胖了,长大不好减。

        “老师怎么说?”沐卉看向颜东铮,方才她重新帮秧宝扎小辫,可是梳下来不少头发,那孩子下手也真狠。

        “王研研同学被竟革打得也不轻。”

        竟革嘴里大口嚼着鸭肉,冲妈妈点点头,含糊道:“我一个过肩摔就把她撂倒了,还揍了几拳。”

        于晓丽喷笑:“你一个男孩子打女孩,会不会不好意思?”

        竟革白眼一翻:“下次她再敢欺负秧宝,我照打不误。”

        懿洋看眼他的小手:“让宋姨给你做一个拳击手套,好好练练拳。”

        “我看星期天你跟我回大院住吧,”子瑜道,“让张栋叔叔带你参加他们的晨练,他们训练的项目可多了。”

        “行。让苏奶奶给我收拾一间屋子,我每周去住两天。”

        沐卉轻敲了记竟革:“你倒是一点也不客气。”

        “苏爷爷、季爷爷说了,”竟革头一昂,“大院也是我家。”

        子瑜点头附议:“让奶奶也给懿洋和秧宝各收拾一间屋子。星期天,咱们一起回去。”

        苏老太已经退休了,等苏团长、云依瑶一走,苏俊彦搬过来,张栋要跟苏老上班,家里就她和张妈,为免老人寂寞,昨天云依瑶就说了,星期天让几个孩子住过去。

        只是还没定。

        也是这时,于晓丽才知道苏家住在军区大院,她诧异地看眼子瑜:“军区大院能随便进吗?”她和同学从大院门前经过几次,荷枪实弹、警备森严,都不敢往里多看一眼。

        “懿洋、竟革、秧宝是我弟我妹,我爷奶的孙子孙女,怎么不能进?”

        于晓丽愕然,知道沐卉跟云依瑶处的不错,却没想到沐卉一家能被苏团长的父母接受,两家走得这么近。

        “子瑜爷爷的军衔很高吧?”她偷偷问沐卉。

        军区大院不是谁都能住的。

        沐卉昨天见到季司令,才知道这司令跟司令也是有距离的:“中层。”

        中层,那是师长,还是军长?

        于晓丽猜测着,没有再问。

        吃完饭,没坐一会儿,于晓丽就走了,跟秧宝约好改天见。

        下午,秧宝和竟革踏进班级,刚还在吵吵闹闹的教室为之一静,竟革算是一战成名。

        也没人敢招惹秧宝这个小不点了。

        下课还有小姑娘邀秧宝跟她们一起去厕所、跳绳。

        几圈跑跳下来,秧宝玩得小脸红扑扑的,一头的汗。

        音乐老师是个很温柔的长辫子美女,见此,掏出香香的帕子给秧宝擦了擦:“会弹钢琴吗?”

        班里的学生大都是京大教职工家的孩子,京大有不少留学归来的教授,他们早年吃洋餐,喝洋酒,聚会,跳舞、弹钢琴。

        现在大家从干校、农场回来了,听说,已有几家从废品站或是友谊商店买来了钢琴。

        音乐老师上午在办公室里见到了被班主任吴老师叫来的颜东铮,是一个气质出众、文雅的端方青年,方才又听吴老师说孩子的爷爷毕业于斯坦福大学,是京大经济系的教授,一家人刚从沪市过来,便以为家里有钢琴,孩子们应该学过。

        秧宝确实学过,在星际跟懿洋学的。

        竟革可不会这玩意儿。

        不过,老师唱歌真好听:“边疆的泉水清又纯,边疆的歌儿暖人心暖人心……”

        电影《黑三角》的主题曲《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听到歌,秧宝就想起了自己为了扮演特·务和小哥卖红豆冰的事。

        晚上回到家,秧宝抱出自己的存钱罐晃了晃,噔噔跑进正房,问斜依在罗汉榻上看书的懿洋:“大哥,我存多少钱了?”

        她的零花钱、压岁钱都在里面了,大年初一,光颜明知就给了一百,苏老他们一人一张大团结,昨天认亲,给的更多,加一起,足有四百七十八块五。

        “秧宝想买什么?”懿洋放下书,接过她的存钱罐放在小几上,这玩意儿要想取钱出来,得把它砸了。所以,懿洋平常就帮妹妹记了个帐。

        苏子瑜也看了过来。

        “钢琴。”

        懿洋扶额:“怎么想起学钢琴了?”买回来的陶埙也没见她吹过几次,可能手头的东西太多了,小家伙越发没有定性。

        秧宝抠抠手指,嘟着唇道:“王研研家有,朱慧慧家也有,咱家没有。”

        颜明知拎着只装有蓝颏儿的鸟笼和竟革从外面回来,闻言,笑道:“买。爷爷下次回沪市帮你买一个带回来好不好?”

        “爷爷什么时候回去?”

        “下月。”

        话音刚落,颜东铮抱了把古琴回来,废品站淘来的,明代的凤尾琴,保存的还算完好。

        换过琴弦,好生修理保养一番,每日教几个孩子写完大字,颜东铮便会教秧宝弹一会儿。

        陶埙亦是。

        周六,云依瑶打电话邀一家人去大院吃饭,她和苏团长要走了。

        几个孩子下午还要上两节课,颜东铮和沐卉等孩子们下了课,这才提着礼物接上他们先去医院,看望过苏俊彦,才去大院。

        苏雪、刘志伟也在。

        “刘哥没带孩子过来?”颜东铮不抽烟,近来因为常钻胡同或是去废品站淘换物什,兜里总会带两盒烟。

        递根给刘志伟,另抽了两根给苏老和苏团长。

        刘志伟兜着火帮苏老、苏团长点燃,自己也夹着吸了口:“老师布置的作业没写完,在家写作业呢。”

        刚开学哪有那么多作业要写?颜东铮瞅眼苏老、苏团长,看两人的脸色都有点不对,另一边,云依瑶似在劝着苏雪什么。便没在多问,只笑道:“竟革最怕写作业了,秧宝来的路上还跟我说,不想写数学作业,也不想抄生字。”她认为都会了,再写纯是无用功。

        刘志伟关切道:“竟革、秧宝新学校适应的还好吗?”

        “还好,除了第一天,竟革就没在跟人干架了,秧宝也交了两个朋友。”

        沐卉带着几个孩子跟苏母、云依瑶、苏雪、张妈打过招呼,过来道:“竟革不也交了个朋友吗?下午还专门带了宋姐做的绿豆糕给人吃。”

        “小哥是交了好多朋友,”秧宝捧着张妈现榨的橘子汁喝了口,揭竟革的老底道,“但是,绿豆糕小哥一块也没舍得给朋友,全被他自己吃完了。”

        他就是嘴馋,随便找了个借口装了一兜绿豆糕去学校。

        沐卉转身拎过竟革,探手摸了下他的肚子,鼓鼓的。

        “别喝了,”取过小家伙手里的橘子汁,沐卉朝外喊道,“张栋,你带他出去慢慢跑一圈,消消食。”不然,等会儿吃饭,小家伙非撑着不可。

        懿洋、子瑜放下橘子汁,拉过妹妹道:“我们也去。”屋里的氛围不对,他们还是出门逛逛吧。

        苏老看看外面不知何时又飘起的雪,赶紧叮嘱道:“别跑太远,风雪大,别冻着了,转转就带他们回来。”

        张栋应了声,带着几个孩子转身走进了风雪里。

        刘志伟看着,越发对苏雪失望了,苏家是真的喜欢孩子,可结婚几年,苏雪一年带大鹏、二鹏来过几回?

        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孩子跟这边不亲呢。

        “爸,你别劝我了。我跟小雪这段婚姻真的走到尽头了。”

        颜东铮听得一愣,刚要找个借口离开,就被刘志伟拉住了:“坐下吧,你又不是外人。”

        “小卉你来这坐,”苏老拍拍身侧,又招手道,“小雪你过来,有什么话,正好我和你妈,你大哥大嫂、你妹、你妹夫都在,说吧。”

        苏雪在苏老另一边坐下,紧紧拽着苏母道:“我没想离婚。”

        刘志伟苦笑了下:“可结婚以来,你的心有在家里过吗?当时结婚,我就说了,近几年我有可能外调,你要是想跟我一起呢,那咱就带着孩子,一家四口去基层,你要是不愿意离开京市也好办,我工作忙,两个孩子给你留下,一周我尽量回来一天、两天。”

        “你是怎么说的,说想跟我一起离开京市。结果呢,临到跟前你不愿意去了。那行,咱按第二套方案来,你带着两个孩子留下。可小雪,大鹏、二鹏你管过吗?第一周我回来,冷锅冷灶,大鹏发烧39度躺在屋里没人管,二鹏吓得哇哇大哭,那时你在哪里?”

        “我不是解释了吗,我那天加班。这都是多少年的事了,刘志伟,你想离婚就离婚,没必要一件一件地跟我旧事重提。咋,想当着我爸妈、哥嫂的面给我定罪啊,把这段婚姻的错都推在我身上?”

        刘志伟摆摆手:“行,不说了。爸妈、大哥大嫂,东铮小卉,你们也看了,我们之间,若说有感情,那就是一个笑话,就这样吧,该结束了。”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22521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