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73章 第73章

第73章 第73章


“离就离!”苏雪霍的一下站了起来,  “走,现在就去民政局。”

        “坐下!”苏老厉眼一扫。

        苏雪吓得浑身一哆嗦,默默坐了回去。

        “你那职位五年一升,  这时候离婚,前面两年全是白用功。刘志伟,你当自己还年轻啊,有的是时间给你熬资历?”

        “爸,  我今年也才37……”

        “呵,  ”苏老冷嗤一声,  “我跟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是旅长了。还有,离婚了,  两个孩子怎么办?跟你去凤林县上学吗?还是送去你爸妈哪?”

        “我请我表姐帮忙照顾一学期,下半年,我想调回来……”

        苏老当场就怒了:“那你前两年想法设法去基层干什么吗?直接待在原单位混日子多好,  跟小雪也不致于走到今天。折腾来,折腾去,  跟原来有什么区别?”

        颜东铮挑了下眉,暗忖,那区别可大,  最少刘志伟开了眼界,积累了工作经验,履历上多了漂亮一笔。

        只是,  这时候放弃确实不明智,可官员想往上走,  家庭是后盾,  苏雪这……是个麻烦。

        不过,  叫他说,既然没有感情,那还是早点离了吧,多在凤林县待上两年就多待两年,年龄有时也是升职的加成。

        “爸,就算我跟小雪离了婚,你和妈也是我刘志伟的爸妈,是大鹏、二鹏的外公、外婆。逢年过节,我带两个孩子来看望你们二老……”

        “我稀罕你看!”苏老怒气冲冲。

        苏雪扯扯苏母的衣袖。

        苏母轻叹一声:“算了老苏,既然孩子们坚持,那就按他们的意思走吧。”

        “行、行,我是管不了了。”苏老失望地站起来,蹒跚地往书房走去。

        颜东铮一见,拉起刘志伟跟了上去。

        苏雪一时怔然,颇有些失魂落魄:这是她想要的吗?

        云依瑶朝沐卉招招手,起身朝厨房走道:“妈,我和小卉给张妈打个下手。”

        苏母微微颔首。

        苏团长看向苏雪:“离婚了,就搬回来住吧。”

        “不用,我单位有宿舍。”

        苏雪是文工团的副团长,当年苏老让她进部队,可没想到她最后会申调去文工团,为此,苏老几年没给她好脸色。

        苏团长掐灭手中的烟,淡淡道:“日后你有什么打算?张建业回来了,人你见了吗?”

        苏雪抿抿唇:“没有。”

        “那就别见了,回头让人问问他想去哪,我找人把他调过去。”

        苏雪听得怒从心起,她最讨厌他们这些人了,有点权利了不起是吧,当年她和张建业处对相,家里就差点没把张建业调离,现在又是。真有事找他们帮忙,反倒是缩着脖子说什么也不肯:“哥,你能不能别再插手我跟他的事?”

        “行,你改回‘陆’姓,跟我们断绝关系。”

        苏母一惊:“正初你胡说什么?”

        “张建业有妻有子,我苏家姑娘绝不能做第三者,插足他人的生活,将一个好好的家搅得支离破碎。”

        苏雪气得浑身发抖:“我什么时候要插足他家的生活,没发生的事,哥,你凭什么给我定罪?”

        “这几年,你敢说心里没想着他?你离婚,真没对他报一点希望?”

        苏雪扭着头,泪扑簌簌往下落,没吭声。

        苏母闭了闭眼,朝儿子挥挥手,让他上楼休息。

        苏团长没上楼,起身去了书房。

        顺了顺苏雪的背,苏母掏出手帕塞给她:“那年,你继父要你嫁给他侄子,你写信来求助。当时还是王大海在这儿当警卫员,他开车走了五天五夜,将你接来了。16岁的大姑娘,瘦得皮包骨,说话跟蚊子哼哼,你爸问你,可要做我苏家的姑娘?”

        苏雪抽噎的声音一顿,继而一张脸涨得通红。

        “你‘扑通’一声就跪下磕头,叫了他一声‘爸’。为这一声‘爸’,他开心地喝了半斤酒,到处找老友显摆自己有闺女了。你不识字,他找了最好的老师来教,你普通话说不好,他陪你一起去花园的角落练。你想进部队,他破例提了礼物去武装部找人,托对方把你安排到女兵连。”

        “你受不了女兵训练的苦,又羡慕文工团的生活,私自用你爸的名义把自己调了过去。你爸是恼、是怒,可又何尝怪罪过你。反倒是你,一连三年不回家,王大海开车去接,你次次说有事。”

        苏母想到那几年,老头子每每失落的表情,深深叹了口气:“再回来,就是告诉我们一声,你要结婚了。你爸、你哥找张建业的领导、同事去了解他的人品,你知道后,大吵大闹让我们不要管。小雪,那几年没有你爸、你哥给你护航,文工团你能待得那么舒服?你一边享受着他们身份给你带来的便利,一边又气他们拿权来压张建业。”

        “张建业是谁啊?你要不是我苏家的闺女,你要不是非他不嫁,你爸、你哥知道他张建业是哪一个?”

        苏雪低头扯着手帕没吭声。

        苏母又道:“后来,他们师长出事了,你说这事该他管吗?他一个小小的副营,跟师长隔着几级呢,人家知道他是谁?”

        一个师下面设有三个团,一个团下面设有三个营,九个副营,他即不是兵王,也非业务能力一流。师长工作那么忙,就算认识对他关注度能有多高?

        “当年,你爸找人问这位师长,人家听到他的名字都发怔。他要站队,行,可不能拖我苏家下水啊。俊彦三岁,子瑜还在你嫂子的肚子里,这事,咱们家敢掺和吗?”云依瑶娘家的事本身就敏感,那会儿掺和,今儿别说他们两个老家伙了,俊彦和子瑜还在不在都难说。

        “你怨、你恨,作为一个女人我能理解,但说实话,作为一个养母,小雪,我就没怨吗?因为你,你大哥大嫂在边疆一待多年,跟俊彦、子瑜,母子、父子分离,几年不见一面。你爸,几年不得志,工作上一退再退,因为什么?还不是根儿出在张建业这里。”

        苏雪瑟缩了下,有点不敢看苏母。

        “再说刘志伟,那天人家来相亲,对象是你吗?你自己凑了上去,他情况如何,结婚前,人家说的清楚,可这么些年你是怎么做的?”

        “方才你大哥的话,也是我要说的。小雪,你离婚可以,搬不搬回来住都行,只一点,你要是敢破坏张建业现在的婚姻,我会让你爸对外宣布,你以后不再在我苏家的闺女。这大院的门,你也别想再踏进一步。”

        “我、我什么时候说要破坏他的婚姻了,没影的事,为什么你们要往我身上扣。”

        “行,我记住了你今天的话,我也希望你能时刻记住。”苏母说罢,起身望窗外看了看,地上都白了,几个孩子怎么还没有回来?

        她有点心焦,穿上大衣,戴上帽子围巾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苏雪瞟了眼,坐着没动。

        沐卉听到客厅房门关合的声音,顺着厨房的窗户朝外看了眼,就见风雪里苏母一个人正往外走。

        大衣都没穿,沐卉推开厨房的门,快步追了上去:“干妈,你去哪?”

        “小卉啊,”苏母站住道,“我看看张栋把几个孩子领哪了?哎啊,你这孩子出来咋不穿大衣呢,快、快回去。”

        沐卉伸手将人扶住:“雪下得这么大你一个人往哪找啊,回去吧,我穿上衣服,让颜东铮陪我出去找找。”

        那行。

        书房里,苏老这会儿在颜东铮的调节下,已经没那么生气了。

        “你回凤林县之前,把大鹏、二鹏送来吧。”刘志伟表姐,苏老知道,一家十几口人挤住在两间屋子里,哪里还容得下两个孩子。

        刘志伟一愣,婉拒道:“不用,上学不方便。”

        “那就让他俩在这儿上学。”

        俊彦、子瑜都不在家上学了,他又刚跟苏雪离了婚,大鹏、二鹏在这儿不合适:“现在的学校,老师都挺负责,带他们的班主任从一年级就跟了,陡然转学过来,我怕他们不适应。”

        苏老还要说什么,颜东铮附和道:“开学到现在都小半月了,每个学校的进度不一样,这会儿转学,孩子是挺难接受的,爸要是心疼孩子,就每周让他们跟懿洋、竟革一样,过来住两天。”

        这提议不错,苏老想想点了点。

        刘志伟舒了口气,这样安排就挺好,既没有越过俊彦、子瑜,又跟苏家亲近了。

        沐卉将苏母扶坐在沙发上,过来敲门:“颜东铮,张栋和懿洋他们还没回来,你跟我出去找找。”

        苏老一看表,急了:“有一个多小时了,外面还下着雪,东铮、志伟你们都去。”

        行。

        三人向外走,一出院,刘志伟就对颜东铮道了声谢。

        颜东铮失笑:“我又没做什么。”

        刘志伟拍拍他的肩,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个孩子在京市,也要麻烦你和小卉帮忙照顾一二了。”

        “放心吧,这边要是忙,周日,我就把他们接来我家。”左右家里孩子多,再添俩也无所谓。

        “凤林县产煤,回头我让人给你们送车过来。”

        “好,我按市场价付钱票。”

        说话间,就见风雪中,几个叽叽喳喳的身影正朝这边走来。

        不是张栋、懿洋他们是谁?

        三人驻足,没一会儿,几人就走到了跟前。

        竟革欢呼一声,冲到三人身前,兴奋地比划着,原来是在大礼堂看了场电影《东港谍影》。

        吃过饭,几个孩子留下,颜东铮、沐卉回去,一同走的还有刘志伟。

        苏雪没走,两人约好了周一去民政局。

        张栋开车送三人。

        出了军区大院,颜东铮邀请道:“去我家坐坐。”

        “打扰了。”

        路上,三人谁也没提苏雪,说的是凤林县的地理环境,常种的经济作物,以及交通运输。

        大院里,苏母跟云依瑶争起了秧宝的陪·睡·权。

        “妈,我明天就要走了,你就把秧宝让给我一夜吧,以后的日日夜夜都给你。”

        “不行,秧宝好不容易在家住一夜,谁知道下回她愿不愿过来住。”

        “妈、妈,求你了……”

        秧宝依在苏老怀里,捂着嘴直乐。

        云依瑶争过婆婆,最后却没争过公公。

        秧宝洗漱后,被苏老抱去了他们二老住的卧室。

        好大的床啊,秧宝穿着秋衣秋裤,新奇地一连翻了几个跟头,自己乐得不行。

        这几日,苏老有些失眠,听着秧宝的笑声,整个人都治愈了,神情放松地揽着秧宝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苏母抿嘴笑了笑,去看几个孩子。

        懿洋跟苏子瑜住,竟革被苏团长领去了他和云依瑶的卧室,隔着门,苏母都能听到竟革催着儿子道:“大伯你快讲啊,后来呢,你们有没有抓到坏蛋?”

        翌日一早,竟革就爬起来,跟张栋跑步训练。

        没一会儿,颜东铮和沐卉来了。

        很快,刘志伟带着两儿子也到了。

        苏团长和云依瑶是上午十点的火车,将人送走,几人又去了趟医院。

        颜东铮找主治医生寻问苏俊彦的情况,说是再过一周才能出院回家休养。

        懿洋拿了初三的课本,给他补课。

        转眼一周就过了,颜东铮带着妻儿来接苏俊彦出院,苏老平调去了大军区,工作繁忙,抽不出时间过来,只苏母和张妈在。

        办好出院手续,颜东铮叫了两辆出租车,找人抬着担架,将人送上车后座平躺,慢慢开回家,安置在了竟革原来住的房间,他现在彻底搬去跟爷爷住了。

        苏母和张妈跟过去看,屋里烧着地暖,布置的十分精心,夜里为了方便照顾俊彦,王大海在窗下的罗汉榻上住了下来。为此,他还专门跟旁边医院的护士学了一周的护理,房间里更是备了温度计、医药箱。

        秧宝前几日随沐卉去于晓丽家,搬回来几盆花,有春兰、水仙、小盆的腊梅。

        秧宝把自己的茶花抱过来一盆放在衣柜旁的高几上,又抱来盆盛开的小腊梅放在床头柜上,扭头问苏俊彦:“好看吧?”

        腊梅开着黄色的花,一朵朵,带着淡淡的香,让人心旷神怡。

        苏俊彦点点头:“谢谢秧宝。”

        懿洋拿了个录音机和一盒磁带过来:“你英语不行,没事多听听我录的英语磁带。”

        秧宝拍拍胸脯:“俊彦哥哥,我英语还可以,你有什么不会的欢迎随时来问我。”

        苏俊彦脸一红,对上秧宝晶亮的双眸,半晌应了声“好”。

        苏母被逗得哈哈大笑,这下她是彻底放心了,孙子的身体有人照顾,学习也有人管了。

        转天,就到了颜东铮和沐卉报道的日子。

        一早,懿洋、子瑜和竟革就穿戴一新,聚在正房的客厅里等着了,他们要送爸妈/叔婶去上学。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22521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