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74章 第74章

第74章 第74章


录取通知书上的报到时间是三天,      沐卉、颜东铮应几个孩子的要求,最后一天,  也就是星期天,  带他们一起去报到。

        农学院在郊区,要求住校。

        颜明知现在越发忙了,有时候中午都不回来用餐,  为了接送四个孩子方便,  前几天颜东铮在自行车修理铺,花100块钱买了辆七成新的三轮车,  这会儿正好派上用场。

        沐卉的行李装了两麻袋,  颜东铮一一提上车,抱起秧宝、竟革往车里一放,率先推着车子出了院门。

        懿洋、子瑜坐沐卉的自行车。

        一行人到时,已是上午九点,  学校的大门上贴着大红的标语,校园里拉着横幅,  就连旁边的站牌都被大红纸写上了迎新站。

        一片灰、蓝、绿的两用衫里,颜东铮、沐卉的黑呢子大衣,就特别显眼。

        再加上三轮车,  二八自行车的配置,  四个俊秀出色的孩子,立马引吸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扫眼报名的人群,  找到农学系,沐卉将自行车交给懿洋,  拿着户口本、录取通知书上前排队报名。

        秧宝坐在三轮车里四下打量,  跟她和哥哥们一样来陪父母报名的小朋友还不少,  大的八九岁,  小的有两三个月大。

        有小朋友对上秧宝的目光,呲牙对她做了个鬼脸,也有害羞地把脸扭到了另一边。

        竟革坐不住,早一步跳下车,窜进排队的人群里找沐卉去了。

        不时,公交车开来,提着大包小包行李的人群一窝蜂地从车里涌出,四下看了看,在工农兵学员的组织下有序地去各自的院系前面排队报名。

        沐卉报完名,牵着竟革从人群里出来,兴奋道:“颜东铮,学费、住宿免费,饭钱一个月17元,助学金4元。我一个月能拿21元。”

        “不错。”颜东铮来前打听了,补助这么高的只有师范学院和农学院,其他学校的饭钱补助多是15元。

        宿舍在二楼,208室。

        几人上车,一路骑到宿舍楼下,锁上车,颜东铮一手提起一个麻袋,跟着娘几个上楼。

        208在最里面,朝南。

        屋里开着暖气,房门紧关。

        秧宝敲了敲门,奶声奶气道:“有人吗?”

        可能声音太小,门内没有一点动静。

        竟革抬腿一脚将门踹开,“哐当”一声,惊得下铺的人坐了起来,揉着眼,是个睡迷糊的六七岁女孩,小辫子散乱地垂在肩头。

        懿洋弹了下竟革的头:“道歉!”

        竟革抿了下唇,微微弯了下腰:“对不起。”

        女孩还没完全清醒,怔怔地看着门口的一家人。

        子瑜掏了把糖给小女孩:“你继续睡吧,我们动作轻点。”

        沐卉放下秧宝,四下看了看,只有靠门的两个上铺空着,其余六个铺位均已放上行李或铺上被褥:“小姑娘,你妈呢?”

        “和蓝蓝阿姨上课去了。”

        沐卉惊讶地看向颜东铮:“我方才报名时,没听他们说今天要上课啊?”

        这个子瑜最有经验:“新生报到后,辅导员会组织大家搞卫生或是开班会什么的,晚上应该会有迎新活动。”

        沐卉点点头,左右看了看,选了西边的上铺。

        懿洋伸手摸了下床板、木扶梯,很干净,想来先前来的学生已经搞过卫生了。

        颜东铮放下手里的麻袋,从中拿出草席、被褥等一一铺上。

        门后有个柜子,八个小门,其他六个已被占用,只有最下面的两个空着。

        沐卉将换洗衣服和洗护用品放进去,拿小锁锁上:“好了,颜东铮你带他们去京大报道吧,我去班级看看。”

        这就完了,秧宝有点失望:“妈妈,你今晚就住在这儿吗?”

        “嗯,”沐卉收好钥匙,捧着秧宝的小脸亲了口,“过几天妈妈看看,要是学校管得不严,下午上完课,妈妈就骑着自行车回家住。”

        秧宝双眼一亮,揽着她的脖子回亲了下:“我和爸爸、哥哥在家等你哦。”

        “好。”

        目送颜东铮骑上三轮车载着四个孩子走远,沐卉这才找人问了下班级的位置,骑车过去。

        将车支在系里的车棚下锁上,沐卉快步上楼,站在班级门口听了听,在开班会:“报告。”

        讲台上的铺导员扫眼门口:“叫什么?”

        “沐卉。”

        台下嗡了声,大家交头接耳道:“考了475分的沐卉?”

        “看上去有点不好接近。”

        “你们这些女生还真有意思,连人都没见,一个个就把票投给她了。”

        “咋,你不服?不服也给我们憋着,谁让你没她考的分数高呢。”

        辅导员瞟了眼下面,对沐卉道:“进来,找个位置坐下。”

        沐卉进屋,大眼一扫,随便找了个空位。

        “好了,”铺导员拍拍手,“继续。”

        黑板上用粉笔写了几个人名,“沐卉”二字,赫然在列,看情景似在选班干部,数了下她名下的“正”字笔画,仅少于旁边一个叫蒋卫民的两票。

        可就在她坐下的功夫,辅导员展开一张张小纸条,又在她名下添了三笔。

        “沐卉,”辅导员看向在第一排边边坐下的沐卉,“怎么来晚了?”

        沐卉起身道:“家里孩子想送我来上学,所以我就多等了两天,以免耽误他们的学习。”

        辅导员一愣:“你家在京市附近?”不对吧,最初看她的资料,不是沪市在云省的知青吗?

        “我爱人考上了京大,我们两人放不下孩子,年后想办法搬来了。”

        哦。

        “那你觉得你能胜任班长的职务吗?”

        沐卉稍一迟疑:“辅导员,我想回家住。”

        大家一愣,这是婉拒了。

        “星期天你可以回家住。”辅导员笑笑,看向大家,“沐卉学习不错,大家觉得让她任学习委员怎么样?”

        这两天跟蒋卫民熟习的男同学率先叫了声“好”。

        沐卉:“……”

        家里除了竟革,她学习最差吧?!

        从农校出来,颜东铮载着四小只,没回家,直接去了京大报到。

        他的行李提前一天,带去学校放在颜明知宿舍了。

        报完名,颜东铮带着几个孩子拿上行李,去他的宿舍,204室。

        这会儿正是吃饭的时候,推开门,六人的宿舍,有四人在。

        见他带着孩子进来,一位穿着军装的三十岁男子率先站了起来:“你好,我是张铭,法律系一班的学生。”

        颜东铮放下行李,摘下手套与之握了下:“你好,我是颜东铮,也是一班的学生。”

        “同学啊。”张铭笑着拍了拍颜东铮的肩,随之一愣,“颜东铮,这名字听着……有点耳熟。”

        “云省的高考状元!”一位15、6岁的少年看着颜东铮笑道,“我没说错吧?”

        颜东铮冲他微一颌首。

        张铭双手一合,恍然道:“我说这么耳熟呢,人民日报、人民日报上的人民英雄!”

        另两人定定地看眼颜东铮,再看张铭和少年,其中一人笑道:“我们这间宿舍可评为史上最牛宿舍!六个人,一个是带薪上学的营长,一个是少年天才,现在又来了位人民英雄。”

        竟革打量眼少年,嘴一瞥:“就他,还少年天才?”

        懿洋抬手给了他一记:“在书本单一,资料不完,教育不受重视的年代,他能在15、6岁考上大学,还是全国最高学府,这还不能称之为少年天才?你有本事考个一百分给我看看。”

        竟革头一缩,哧溜钻到了秧宝身后,冲懿洋叫嚣道:“读书不是我的强项,你有本事跟我比长跑、拳击。”

        几人诧异地看向懿洋,这孩子有十岁没,怎么会说出这么一番大道理?

        秧宝双手往腰上一叉,看着少年抬了抬下巴:“我大哥是京大附中高三的学生,今年他会参加高考哦。以后,他就是全京大最小的学生!”

        这傲娇的小模样逗得少年噗呲一声乐了:“你大哥好厉害!”

        秧宝挺挺小胸脯:“那是!”

        其他诸人:“……”

        张铭胳膊肘抵抵掏行李的颜东铮:“这四个都是你的崽?”四个小家伙长得一个比一个出色,一看就不是农村来的孩子,眼里没一有点农村孩子应有的木讷、胆怯。

        颜东铮蹙了下眉,拿出麻袋里的搪瓷盆和抹布,下巴一点子瑜:“那是我大哥家的孩子。”

        打水擦过床板、柜子,稍晾了会儿,颜东铮脱鞋上去,接过懿洋递来的草席等开始铺床。

        少年拿了包煮鸡蛋出来,捧着递到秧宝、竟革跟前:“还没吃饭吧,先吃一个鸡蛋垫垫。”

        竟革毫不客气地拿了四个,兄妹几个一人一个。

        秧宝握着鸡蛋,朝少年手里看了眼,还有十来个:“你怎么买了这么多煮鸡蛋?”

        “不是买的,我妈我奶给我煮的。”说着,他朝张铭和另两位让了让,“一人来一个。”

        三人摆摆手,没好意思拿。

        少年一身老棉袄打着补丁,一看家里就不富裕。

        “我叫秧宝,哥哥你叫什么?”秧宝在少年的床上坐下,对站床帮磕了下鸡蛋,剥开皮咬了口,有点干。

        懿洋提起暖瓶,拉了子瑜去水房打水。

        竟革蹦跳着跟了出去。

        少年收起鸡蛋,拿起搪瓷碗里夹了咸菜的馒头咬了口,含糊道:“我叫任健。秧宝……地里的小宝贝,寓意真好。小名吗?”

        “嗯,我大名叫颜代萱。”

        “代萱。”任健念了声,疑惑地想:怎么都是草?

        颜东铮将换洗衣服,带的书本放进柜子里,拿了包宋梅香做的绿豆糕往书桌上一搁:“家里做的,大家尝尝。”

        说罢,又拿了包牛轧糖递给任健:“这是各色干果做的糖,每天吃两块。”

        任健诧异道:“颜哥懂医?”他有点贫血,医生让他每天早上喝杯红糖水,所以来时,奶奶和娘才给他煮了这么多鸡蛋,说是鸡蛋比红糖水补身子。

        颜东铮摇头:“家里的孩子都喜欢吃这糖。”放了很多松仁、核桃等果干,甜味没那么浓,就连不爱吃零食的懿洋都十分喜欢,他想着应该没有孩子能拒绝。之所以交待他每日吃两颗,是怕他像竟革一样贪嘴,把牙吃坏了。

        任健笑笑收下了这份好意,转头对秧宝道:“我跟你爸爸是同学,你不可以叫我哥哥哦,要叫我任叔叔。”

        秧宝点点头,朝他碗里看了眼:“你就吃一个馒头?”

        “这可不是普通的馒头,你看……是白面做的哦。”

        秧宝伸手揪了点面皮尝尝,就是很普通的馒头嘛,还没有宋姨炖菜时贴的玉米面饼子好吃呢。

        两口把鸡蛋吃完,秧宝下地,依着床边,把自己兜里装的小橘子和宋姨炒的肉干一股脑地掏出来:“给你吃。”

        “不用……”任健忙要拒绝。

        秧宝机灵地一溜烟跑到了爸爸身后。

        颜东铮正拿了烟给另三人散,见此,扭头对任健道:“她想跟你交朋友。”

        任健一愣,笑道:“行,秧宝小朋友,从今儿开始,我就是你的好友了,记得有事来找我。”

        秧宝咯咯笑着点点头,跑来道:“拉勾!”

        任健勾住她的小拇指,笑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张铭等人听得莞尔:“小任跟孩子倒是能玩到一块儿。”

        懿洋三人提水回来,颜东铮拿出搪瓷缸烫了烫倒些水,等水稍凉些,喂秧宝、竟革喝点,便跟四人说了声,带着几个孩子去食堂。

        用完饭,颜东铮去班里开会,颜明知忙着给学生印课本、备课,也顾不上几人。

        子瑜带着懿洋他们坐32路公交,一辆半漆成绛红色的斯柯达柯罗莎拖挂车去动物园-颐和园玩。

        看猴子、大熊猫、长颈鹿、大老虎等。坐秋千船,玩两个马一个旋转轨的儿童旋转小木马,溜冰等。

        眼看时间不早了,几人才意犹未尽地坐32路回京大。

        晚上有迎新舞会,颜明知抽空带了几个孩子过去,几位留学归来的老教授带头跳起了交际舞。

        军中出来的学生则跳起了军旅舞。

        秧宝不会这些,颜明知牵起孙女的小手教她,竟革双手一撑地面,一连翻了几个跟头,差点没踢到人。

        懿洋和子瑜跟颜东铮坐在一旁,看大家群魔乱舞。

        秧宝学会了交际舞的基本步法,伸手朝懿洋曲膝做了个邀请的动作:“大哥。”

        懿洋起身陪她。

        大礼堂里人多,又开着暖气,没一会儿,秧宝就热出了一身汗。

        懿洋牵着秧宝回来,子瑜笑道:“还跳吗?我陪你。”

        秧宝摆摆手,接过爸爸递来的温开水,咕噜咕噜喝了半杯:“不跳了,好累。”

        说罢,把杯子往过来的竟革手里一塞,依偎在了颜东铮怀里。

        颜东铮看看表:“回家吧?”

        “好。”秧宝应了声,转头道,“爸爸,你能回家住吗?”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22521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