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76章 第76章

第76章 第76章


升完国旗,  大家开始做操。

        秧宝年龄小,个子矮,站在第一排第一个,  旁边是班长朱慧慧,  身后是王研研。

        穿得太厚,秧宝胳膊腿抬不起来,  操做的很不规范,  王研研看着她直乐“颜代萱,你怎么连个操都做不好?”

        秧宝没生气,瞟眼班主任吴老师,  小声问道“王研研,  你爸妈感情好吗?”妈妈去郊区上学了,要四年不能天天回家跟爸爸见面,  秧宝是真的怕两人最后会分道扬镳。

        “好啊,昨天我爸给我妈买了条红纱巾,我妈可高兴了,还说星期天带我去我外婆家,给我小姨看。”

        “买红纱巾就是感情好吗?”平常,爸爸好像也没少给妈妈买东西。

        “对呀。”

        “还有呢?”

        王研研想了想“我爸还说要妈妈给他再生个带把的小子。秧宝,”王研研突然兴奋道,“我很快就要有弟弟了。”

        旁边的班长朱慧慧刚要警告两人不要说话,  闻言忍不住道“我大舅说,  现在提倡晚婚、晚育、少生、优生。”

        王研研愣了愣“什么意思?”

        朱慧慧嫌她傻,  话都听不明白,不咸不淡道“就是以后,  不允许再生二胎、三胎。”

        王研研一怔,  哇的一声哭开了“我没有弟弟了……”

        吴老师眉头一皱,  快步过来,把王研研带出了队伍,去一旁安慰。

        早操结束,秧宝和朱慧慧都被请去了办公室。

        “秧宝,我有没有说过,做操不许说话?”

        秧宝点点头,乖乖道“吴老师,我错了。”

        “报告!”朱慧慧手一举,硬生生道,“是王研研先嘲笑秧宝笨的,做操都做不好。”

        双眼微红的王研研不服道“老师,是朱慧慧说我以后没弟弟的。”

        “呵,”朱慧慧小嘴一瘪,直言道,“我只说,国家现在提倡晚婚、晚育、少生、优生。”

        吴老师知道朱慧慧有亲戚在政府部门工作,这孩子指不定又听到了什么,照本宣科来了“好了,这不是你们该关心的事……”

        “老师我没弟弟了。”王研研眼泪又下来了,看着朱慧慧像在看仇人。

        秧宝双眸一亮“老师,我爸妈是不是只要睡在一起,就会生小宝宝?”

        吴老师“……”

        朱慧慧可怜地看眼秧宝“你要是多读书就会知道,只有行过周公之礼,睡在一起的男女才会怀宝宝。”

        吴老师“……”

        她决定了,今天放学后,她要找朱慧慧的家长谈谈,小孩子不是什么话都能听,什么书都能看的。

        中午放学,秧宝坐在校院里的秋千架上,等颜东铮来接他和小哥去食堂吃饭,满脑子都在想,她要怎么才能让爸妈睡在一起行同公之礼,给她生个小弟弟或是妹妹。

        课间休息时,她偷偷找温柔可亲的音乐老师问了,计划生育还没有全面实施。

        “秧宝,”颜东铮骑三轮车过来,看到秧宝扬声道,“你小哥呢?”

        “去厕所了。”

        秧宝从秋千架上下来,哒哒跑到三轮车跟前,张手让爸爸抱自己上去“爸爸,你有没有想过和妈妈睡在一起,给我生一个弟弟或是妹妹?”

        颜东铮心神一震,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他就说他好像忘了什么。

        他和沐卉没做措施!!!

        匆匆将秧宝和从厕所出来的竟革带到食堂,交给坐在门口正要吃饭的任健“任同学,劳烦你一件事。”

        这么郑重,15岁的任健颇有些受宠若惊,放下筷子站了起来“颜大哥,你说。”

        “我有事出去一趟,麻烦你帮我给秧宝和竟革打一下饭,”颜东铮说着,把饭盒、钱票和三轮车钥匙递给他,“等他们吃完,还请你带他们去咱们宿舍休息半小时,然后送他们去附小上学。”

        “哦,好。”等人走了,任健才想起,他不会骑三轮车。算了,等会儿回宿舍问问谁会,请人家帮下忙,“竟革、秧宝你们吃什么?”

        竟革一指旁边同学饭盒里的过油肉“肉。”

        秧宝四下看了看,见有巴掌大的黄花鱼炖酸菜“我要一条黄花鱼,一两米饭,一碗青菜汤。”

        “竟革要什么主食,米饭还是馒头?”

        “一两米饭,一个馒头。”

        “好,你们俩坐在这儿别动,我去打饭了。”

        没一会儿任健就把饭打来了,吃完饭,任健带着两个小家伙洗好饭盒勺筷,去宿舍。

        与之同时,在食堂吃过饭的沐卉随同学任蓝蓝一起回了宿舍。

        一进屋,沐卉的眉头便皱了起来,无他,床铺被人睡了。

        “谁睡的?”

        任蓝蓝和几位同学互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带着孩子的金翠翠。

        金翠翠翻看着手中的书本,头都没抬,好似没有听见。

        她闺女,昨天睡在宿舍的小女孩不安地扯了下妈妈的衣服。

        任蓝蓝跟金翠翠是老乡,见此,遮掩道“被子不是叠的好好的吗,哪有人睡?”

        沐卉伸手从枕巾上取下几根细长的头发“这是新枕巾,一次没用。而且,我的头发也没这么长。谁睡的,站出来。不然,我叫辅导员来了。”

        “沐同学,不至于吧?”任蓝蓝觉得沐卉有点小题大作。

        “当然至于,我的床你们要睡,不能提前跟我打个招呼吗?就算是临时起意,没找到我,大家都在一个班,今天上午总有时间跟我说一声吧?到现在被我指出来了,还不吱声,这就是人品问题了。”

        大家一想,可不是吗?

        一时之间再看金翠翠,心里都带了点警惕。

        金翠翠被大家看得脸皮发烫,又见沐卉不依不侥,恼怒的同时,不得不站了起来“我、我方才在看书没听到,对不起,是我睡的,沐同学,你看我带着一个孩子,她也不小了,一张床实在睡不下,你又不住,我能借你的床住一段时间吗?要不,我给你租金,一天一分成吗?”

        沐卉都要被气笑了“谁说了我不住?再说,你看我像缺你一分钱的人吗?”

        双手环胸,沐卉厉眸扫过诸人“出了这事,我也郑重说一声,我这人呢,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睡我的床,用我的东西。现在,”沐卉把枕巾、床单扯下,往金翠翠面前一放,“麻烦你给我洗干净。”

        众人愕然“不、不就睡了下吗?”

        沐卉抓起枕巾凑到她们面前“闻闻,什么味?搁你们不洗洗敢用吗?”

        一股浓郁的头油味儿,几人纷纷退了一步。

        金翠翠是北方人,一个月不洗一次澡呢,头发一周洗一次,这次从老家坐车过来,几天几夜,味儿更大了。

        “沐卉你欺人太甚!”被这么多异样的目光看着,金翠翠气得浑身发抖,小姑娘更是吓得大哭。

        “要不,你跟我出门找人评评理,看是我欺负你,还是你自私自利,拿孩子找借口。”宿舍里的床是小,可也不是睡不下母女俩,何况这是冬天,挤挤更暖和。

        “沐卉,”突然有人敲了敲门,在外叫道,“楼下有人找。”

        沐卉道了声谢,走到窗边往下一看,正对上颜东铮看来的目光。

        妈呀颜东铮,他、他找来了!

        沐卉吓得浑身一僵,勉强对他扯了个笑。

        “下来!”

        有那么一瞬间,沐卉想躲,不过,逃避不是她的风格,攥了攥指尖,沐卉木着脸转身打开房门。

        走前,沐卉扭头看向金翠翠,警告道“枕巾、床单,还有被头布,给我洗干净想办法烘干,别耽误我晚上用。否则,我不介意找班主任、辅导员或者咱们宿舍楼的同学评评理。”

        任蓝蓝等人没想到沐卉这么强硬,面面相觑一眼,心里同时给她打上了不好惹的标签。

        下了楼,沐卉一步步硬着头皮走到颜东铮面前,尽量若无其事地扬唇笑了下“你、你这会儿过来有事吗?”

        颜东铮扫过她脖颈处围巾没挡住的一抹红,轻咳了声,目光不自然地移开,转身往校园内走去。

        沐卉犹豫了下,抬脚跟上。

        走到无人处,颜东铮这才驻足,转头看向她道“身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这话一出口,对上沐卉瞪得溜圆的眸子,颜东铮悄悄红了双耳。

        沐卉惊愕了瞬间,继而大乐道“颜东铮你过来是因为担心我吗?”她还以为,这家伙会训她一顿或是跟她冷战一段时间呢。

        沐卉的笑容太灿烂,颜东铮看得竟有片刻的失神,随之他又咳了声,稳了稳心神“我们昨晚没做防护措施,你、你现在还在上学,我们已经有懿洋、竟革和秧宝,我觉得没有再要孩子的必要。”

        这话说完,颜东铮又似怕伤到她,忙又补了句“当然,若是你想再要一个孩子,等我们毕业了,秧宝再大点,我们可以适时地考虑考虑。”

        沐卉好一会儿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摇了摇头,坚定道“不要,我们有秧宝他们就够了。”

        懿洋、竟革初开始虽有些多余,随着时日的推移,沐卉也已将他们看作了自己的孩子。

        “你放心吧?我现在的体质不易怀孕。”实际上,昨晚那个之后,她就调动精神力,将他射在体内的东西排出来了。

        颜东铮微不可见到松了口气,从大衣口袋里掏出包红糖递给她“下午冲杯红糖水喝。那个,我走了。”

        “诶,颜东铮,”沐卉笑看颜东铮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目光扫过他高挺的鼻子、微薄的双唇,坚毅的下巴和突出的喉结,“我今晚回家吃饭。”

        “吃饭”二字,她说的好不意味深长,那双盯在他身上的眸子,似一团火,一路从唇、喉烧到了他的心口。

        颜东铮一颗心扑通直跳,手脚发麻,昨晚的一幕幕在脑中闪过,瞬间变得口干知燥,他几乎是逃也似的疾步出了农校。

        沐卉望着他的背影咯咯直乐,一上午的担忧烟消云散,瞬间觉得神清气爽,生活里都充满了欢喜的泡泡。

        回到宿舍,再看金翠翠也没有那么讨厌了,沐卉哼着歌,心情堪好地拿了包绿豆糕放在桌上,请大家吃,更是给了金翠翠她闺女一把五颜六色的水果糖。

        众人看得诧异不已。

        有方才在她出门后,往窗外看过一眼的女同学问道“沐卉,方才那是你对象吗?”

        “我爱人。”

        “啊,你结婚了?”

        沐卉咯咯笑道“我孩子都仨了。”

        “你看着也就24、5岁,怎么结婚这么早?”

        “遇到了对的人,就结了。”沐卉一脸甜蜜。

        看得金翠翠有些刺眼“你来上大学,把孩子留老家了?”

        “没有啊,我公公是京大经济系的教授,我爱人跟我一样参加高考,考上了京大。三个孩子当然要跟我们在京市了,对了,为了给孩子上户口,我公公专门在离京大不远的胡同买了套四合院给我。”

        金翠翠“……”

        沐卉看着呆愣的诸人,抿唇一笑“我家老大,今年九岁,在京大附中读高三,要不是他坚持要参加今年的高考,这会儿该去皖市中科大的少年班报到了。诶,老二学习不成,八岁的人了,天天就知道疯跑,跟他五岁的妹妹一起在京大附小读二年级,说来有点愁人。”

        这……是显摆吧?!

        不得不说,大家酸了,宿舍里不是没有京市人,也不是没有比他们更富裕的人家,只是比得过家境,比得过老公,比不过孩子啊。

        金翠翠妒嫉的眼都红了。

        沐卉打开颜东铮送来的红糖水,舀了两勺倒在搪瓷缸里,提起暖瓶冲了杯红糖水,轻轻地吹了吹热汽,喝了口,甜甜的液体一路从喉咙滚到肚里,整个人都慰帖了。

        哎呀,看到众人羡慕的目光,就是爽!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20674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