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77章 第77章

第77章 第77章


因颜东铮来了这么一趟,  沐卉走读的决心越发坚定了。

        下午,她抽空去了趟办公室,找班主任师教授。

        听她说家里有两个高三的学生和两个上小学的稚儿,  还有一个躺在家里养伤的侄子,  干了一辈子教育事业的老教授哪里忍心不写批条“回头有空,把孩子带来给我看看。”

        沐卉高兴地应了声,  接过条子,  冲师教授微微躬了下身,甩着马尾欢快地跑出了办公室。

        见此,同屋的老教授对师教授笑道“这么年轻的姑娘,  就教养出了几个出色的孩子?”

        显然是不信的。

        另一位笑道“你没听她说吗,  她公公是京大经济系的教授,爱人是京大法律系的高材生。书香门第长大的孩子,  耳濡目染之下,学习上都会先别人一步。”

        也是,家学渊源。

        师教授笑笑,没跟他们说,他这个学生啊,跟她爱人一起在云省边境当了十年知青。

        刚开学,学生们略显浮躁的情绪还没有安定下来,下午最后一堂课还没上完,  已有同学相约着吃过晚饭去大礼堂看电影了。

        还有思想激进的,  写了大字报,  准备明天上街游行。

        讲台上讲课的老师,头上的帽子还没有摘下,  并不敢管。

        沐卉没理这些,  认真地记着笔记,  下课铃声一响,她等老师走了,这才收起书本钢笔等,拿着条子跟班长和辅导员说了一声,骑上自行车飞一般朝家赶去。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四十多分钟就被她骑到家了。

        相约而来的陶萄和周若蕊听到声音,先一步跑出来道“沐卉——”

        沐卉一见两人大喜“你们什么时候从家来的?怎么没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也好去车站接你们。”

        “今天上午到的,”周若蕊笑道,“我们学校的报到时间比你和颜同志晚两天。”

        陶萄跟着道“我和若蕊原是打算星期天来的。这不,刚报到也没什么事,就相约着一起出来走走,转来转去,一看离这也不远了,索性来看看秧宝、竟革和懿洋。对了,你们学校不要求住校吗?”

        “我办了走读。”沐卉支好车子,跟厨房的王大海、宋梅香打声招呼,引了两人朝后院走去。

        先前沐卉没回来,王大海夫妻又不认识她们,只是看两人提了大包小包,言谈间对家里的几个孩子极是熟悉,这才让她们在前院的餐厅坐下,上了茶和点心,又拿了报纸给她们打发时间。

        “饿不饿?”穿过垂花门,沐卉问两人,“要不我们先吃饭?”

        “不急,”周若蕊柔柔笑道,“我们方才吃了些宋姐端来的糕点,等秧宝他们回来再开饭吧。”

        “那行,”进了正房客厅,沐卉点上小泥炉,给两人煮了壶茶,她原是不懂这些的,过年期间在家无事,跟颜东铮学了两手,“前几天去于晓丽家,我们俩还说,等你俩什么时候来了,大家一起抽空聚聚。”

        “于晓丽还好吗?”周若蕊随意地问了句。

        “她爸爸病了,这个年没少操心,人看着瘦了不少。”

        “伯父的病严重吗?”陶萄担心道。

        沐卉摇摇头,斟了茶给两人“主要是心气儿不顺。前两天于晓丽打电话,说是已经恢复工作了,这人吧,一工作精气神就回来了,再养养哪还有不好的。”

        两人便明白了,于晓丽的爸爸应该是高考前刚平反。

        三人喝着茶说着话,另一边,载着四个孩子走出校门的颜东铮则在路上遇到了刘志伟父子。

        “什么时候从凤林县回来的?”颜东铮停下车子,跟刘志伟在路边说话。

        “下午,”刘志伟说着点点二鹏额头上鼓起的一个包,“在学校跟人打架,他们班主任一连给我打了三个电话,催的跟什么似的,不回来不行。”

        “没事吧?”颜东铮关切地看向二鹏。

        二鹏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道“没事,是我们班主任小题大做。”

        大鹏接话道“他们班主任想让我爸帮忙买点煤。”

        颜东铮微微蹙了下眉,看向刘志伟道“这种风气就不能惯他。”

        “诶,没办法,孩子在人家手底里呢。没事,我知道分寸。”

        那就行。

        “没吃饭吧,走,跟我回家。”

        刘志伟爽朗一笑,点头应了,骑车带着儿子走在了三轮车旁边。

        几个孩子跟父子仨打过招呼,竟革好奇地看向二鹏“一干一吗?”

        二鹏“切”了声“一干一,我能受伤,竟革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告诉你吧,每年暑假,我和我哥都会去我爷奶家住一段时间,我爷爷是军长,能不找人训练我们。”

        竟革听得双眼一亮“等会儿比划比划。”

        “行!”

        秧宝却戳了戳懿洋,附耳嘀咕道“大哥,你看到大鹏、二鹏想到了什么?”

        懿洋打量了两人一眼“几天不见,瘦了点。”应该是长个子抽条了。

        “所以啊,不管怎样,都不能让爸妈离婚。没妈的孩子太可怜了!被人打不说,还没饭吃,你看一个个都饿瘦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懿洋抚额。

        苏子瑜听得直乐“秧宝,你在担心颜叔和沐婶离婚吗?”

        秧宝点了点头,伸手比划道“你看啊,农院在这儿,京大在这,离得这么多,四年啊,万一爸爸在学校遇到人美心善的朱砂痣,妈妈看上哪个校草,两人一起闹离婚,我们不就成了没人要的小孩,诶,可怜呐!”

        苏子瑜愕然“……秧、秧宝,你学习不忙吗?”这一天天操的都是啥心啊?

        懿洋这会儿明白了,妹妹是严重缺乏安全感。

        她在得失间漂泊太久了,好不容易有了她想要的爸爸、妈妈和哥哥们,幸福的日子刚过几个月,父母就因为上学要分开了,她便敏感不安了起来。

        懿洋伸手将妹妹揽进怀里,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轻声哄道“秧宝不怕,爸爸妈妈不会离婚的,大哥跟你保证。”

        “真哒。”懿洋的能力,秧宝还是相信的。

        “嗯。”

        说话间,一行人到了家。

        看到陶萄、周若蕊,秧宝欢呼一声,扑过去一人给了个爱的香吻“哈哈……周阿姨、陶阿姨,我昨天还跟妈妈说,周日要去看你们呢。咱们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我们还没去,你们就来了。哎呀,我可是太开心了。”

        周若蕊揽着秧宝柔柔地笑道“听你妈说,你和竟革上二年级了,作业多不多啊,学习能跟上吗?”

        “不多,跟得上。我们班主任吴老师可好了,教音乐的项老师长得好美哦。”

        陶萄回亲了秧宝一下,揉了把竟革、懿洋的头“好久不见啊,新年快乐。”

        新年都过去多久了,懿洋无奈地回了句“好久不见。”

        竟革唤了两人一声,转身跑去西厢,找俊彦说话去了。

        沐卉怜惜地摸摸二鹏的头,跟刘家父子介绍陶萄和周若蕊。

        周若蕊娇美柔弱,气质温婉,跟秧宝说话轻声慢语,没有一点不耐,刘志伟不由多看了两眼。

        刘志伟长得虽不如颜东铮多矣,却因自小长在部队,又是大学毕业当官多年,身上自有一股成熟儒雅的气度,且说话做事很有一套自己的风格,对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来说,很有吸引力。

        一顿饭的功夫,两人便对彼此都有了一个好印象。

        颜东铮注意到了,却没说什么,他对当媒人没兴趣。

        送走几人,洗漱后,懿洋原是想找爸爸谈谈的,结果刚走到东厢廊下,就见沐卉堵了颜东铮在门后,按着人亲,而秧宝正透过大张的五指,一副掩耳盗铃的模样,咧着小嘴,看爸爸扑腾着手脚在妈妈身下挣扎,一张脸气得通红。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20674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