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80章 第80章

第80章 第80章


姜莹莹这会也不哭了,  拧开水龙头撩水洗了把脸,掏出随身带的小镜子,拿帕子抹去脸上的水渍,  胳膊肘抵了抵身旁的顾丽“带雪花膏了吗?借我用点。”

        顾丽苦笑,一瓶雪花膏好几块,她哪里买得起“哈利油要吗?”

        姜莹莹扫眼她从兜里掏出来的哈利油,迟疑了下接过来打开,  当下抠了好大一块,仔细地从额头抹起。

        风大天干,  一遍抹完,  姜莹莹感觉脸还是有点干干的,  又抠了块涂抹。

        顾丽心疼得直抽抽,  小贝壳装的,  量本来就少,  两大块抠完都见底了。

        姜莹莹抹完,  对着镜子抿了抿嘴,  随手把只剩一点的哈利油塞给她,收起小镜子“行了,回头送你一瓶雪花膏。”

        顾丽一喜“真的?”

        “当然,我说话什么时候不算话了。不过,  ”姜莹莹抿唇笑道,  “你得帮我一个小忙。”

        顾丽一愣“你说。”

        “帮我把方才的话传出去。”

        顾丽一惊,  慌得忙摆了摆手“这我可不敢。莹莹,咱们系的许天宝不好吗?他没有结婚,女朋友都没有谈过一个,  对你一见钟情,  有求必应。颜、颜东铮长得虽好,  可他都快三十了。”

        “还有,他爹经济系的颜教授,对三个孩子疼爱有佳,特别是那个小女孩,什么小三轮车,洋娃娃,说买就买,在食堂吃饭,顿顿不是鱼就是肉。我看,就算颜东铮跟他现在的妻子离婚,颜教授也不可能让那女人把三个孩子全部带走,你嫁过去,能有什么好日子过?大的都十来岁了,不排斥你吗?”

        姜莹莹莞尔一笑“那你知不知道,颜教授刚来京市没多久,就花一万二给他儿媳在永庆胡同买了套三进的宅子?”很不巧,她表姐就住在永庆胡同。

        “一、一万二?!”顾丽惊得瞪圆了眼,“这、这么多钱?”

        姜莹莹轻嗤了声,笑顾丽见识浅薄“这才哪到哪啊,他在沪市思南路还有套花园洋房呢。而且,你知道他的工资多高吗?”

        姜莹莹说着比了个手势“644元,不算各项补助。”

        “怎么会这么高?一般的资深教授不才四五百吗?”

        “他有兼职啊。”

        “还有你说的颜东铮的大儿子,他叫颜懿洋,今年九岁,是京大附中高三的学生。”

        “啊!”

        “颜东铮那篇小说你也看了,你说咱们中文系的男生有几个能比他有才华?他还是人民日报表扬的‘人民英雄’,党员、班长,老师、系主任们看好的优秀学生,前途无量!”

        “你说,这样一个家,全国有几个?”姜莹莹拨了拨刘海,轻声道,“只要他离婚,我用心拢略,一年不行,那就两年、三年,人心都是肉长的,时间一长,我就不信颜教授和颜东铮父子会不接受我。”

        顾丽震惊地看着姜莹莹这是娇生惯养长大,被家人宠得有点傻有点娇有点冲动无脑的好友?!

        “帮不帮?”

        顾丽连连摇头“我不敢。”

        “瞅你这出息,不就让你散播几句话吗?”

        顾丽眼帘一垂“你也说颜东铮有本事,他那么聪明的人,万一查到我怎么办?再说,颜东铮跟他妻子感情那么好,几个孩子是不是他的种他能不知道?”

        “我也没让他一听就信啊,这人吧,一颗怀疑的种子种下,总会生根发芽……”到时,她再找个男人跟沐卉走得近些,还怕他们夫妻不起龌龊,没有裂痕。

        想着,姜莹莹当场掏出钱包,从中取出五张大团结“一百块钱,事成之后,那五十我再给你。”

        顾丽看着一张张大团结,双眼发亮,一颗心扑通直跳,有了这钱,她就可以买块的确良,做一件夏天穿的衬衣,再买一双小皮鞋……咬了咬唇“真的只让我传几句话?”

        把钱往她手里的一塞,姜莹莹笑道“放心吧,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能亏待了你,事成之后,呢绒大衣、细羊毛衫、柠檬护肤蜜、尼龙袜……想要什么,我给你买什么。”

        “真的?”

        “我还能骗你不成,再说,我的秘密都在你里握着了,你还怕我反悔?”

        顾丽一想也是,遂点了点头。

        “走吧,”姜莹莹说着,挎着顾丽的胳膊跟在秧宝他们身后,朝食堂走道,“我请你吃黄花鱼。”

        秧宝一进食堂,就瞅见了坐在柱子旁边的颜东铮和魏岩“任叔叔,爸爸在哪呢。”

        竟革也看到了,挣开任健的手,先一步跑了过去。

        颜东铮拍拍身侧的长凳,让儿子坐下,把装有米饭的饭盒和筷子递给他,另拿了两份给任健和秧宝。

        除黄花鱼,颜东铮还打了两份用红薯蒸的五花扣肉,醋溜白菜和萝卜丝汤。

        姜莹莹和顾丽从旁经过,看着桌上的菜式,挤挤咽了下口水。

        这会儿都快一点了,秧宝和竟革都饿坏了,两人捧着饭盒,拿起筷子夹了蒸得肥而不腻的五花肉就吃。

        颜东铮给任健、魏岩各夹了两条巴掌大的黄花鱼,将饭盒移到跟前,剥了鱼肉给竟革、秧宝。

        秧宝扒着米饭把一块肉吃完,夹起块五花放到颜东铮饭盒里“爸爸快吃,要凉了。”

        颜东铮扭头咳了声,拿筷子把肉夹给闺女“爸爸今天不喜欢吃油腻的,你和小哥吃吧。”

        秧宝打量下他的脸色,站起来,贴了贴他的额头“爸爸你发烧了?”

        “嗯,已经看过医生了,没事。”

        “哦,”秧宝夹了筷子白菜给他,“那你吃白菜,喝萝卜汤,等会儿我去小卖铺给你买包糕点,下午你饿了吃。”

        竟革大口嚼着嘴里的肉,含糊道“我兜里有绿豆糕。”

        “绿豆糕解药性,不能吃。”任健提醒道。

        “哦,我还有红豆糕。”

        秧宝放下筷子,绕过爸爸,走到小哥身边,伸手掏出一个纸包,打开,好嘛,都挤碎了。

        任健想到什么,笑道“竟革,你上厕所不会也带着兜里的吃食吧?”

        还真是,糕点就是那时候挤碎的。

        秧宝嫌弃地往他手里一放“你留着自己吃吧!”

        竟革点点头,把装有罗卜汤的饭盒往颜东铮手边移移。

        魏岩看得好笑,也有几分羡慕“班长,你有福了,竟革、秧宝这么小就知道照顾你。”

        颜东铮笑笑,端起饭盒吃了起来。

        用完饭,任健、魏岩带着两个孩子去洗饭盒,颜东铮就着开水把药吃了。

        洗好的饭盒、勺筷装进网兜,一行人往宿舍走。

        到了,才发现懿洋和子瑜也在。

        秧宝看了眼躺在床上休息的几位叔叔,悄悄走近桌旁看书的懿洋“大哥,你和子瑜哥哥怎么来了?”

        “罗教授唤我们来的。下午,我们要去师大附中参加初试。”

        “哦,几点走?”

        “这就走,我们过来是跟爸爸说一声,考完试我和子瑜就不回家了直接去大院。苏爷爷说,下午五点让张栋叔叔过来接你们。”

        星期六,秧宝、竟革只有两节课,三点多就下课了,颜东铮和沐卉要晚点,说五点是为了等他们。

        懿洋说罢,收起书,抱抱妹妹,跟任健、魏岩打声招呼,起身和子瑜往外走道“爸、竟革我们走了。”

        “怎么去,要不要爸爸骑车送送你们?”

        “不用,我们跟罗教授坐车去。”

        颜东铮送他们到楼下,目送着两人走远,这才回来把有些困的秧宝和竟革抱上床,睡了20分钟。

        怕颜东铮吹风加重了感冒,等两个小家伙洗把脸,清醒了,任健又主动骑车将他们送到附小。

        “任叔叔再见。”

        “秧宝、竟革再见。”任健跟两个孩子挥手告别,刚要走,班主任吴老师和王研研,以及一位30来岁的女人,匆匆追了出来,“诶,同志,麻烦你等一等。”

        不等吴老师说什么事,王研研便似一个炮弹一样冲过来,一把抱住秧宝哭道“哇……秧宝,朱慧慧不见了。”

        任健一愣,忙停下车子,过来道“是放学时不愿让我们送她回家的那个小姑娘吗?”

        王研研呜咽着点点头,随之一指妆容精致的30岁女人“那是朱慧慧妈妈,她说朱慧慧没有回家,方才我们把学校找遍了,也没有找到她。”

        水芳冲到任健跟前,焦急道“同志,你们最后一次见到慧慧是什么时候?”

        “12点半。当时,我们要送她回家,她说要在这儿再等你20分钟,20分钟后,你还不来,她就自己回家……”

        水芳一听急了,怒道“她那么小,今儿风沙这么大,你怎么让她一个人回家?”

        任健被她说得一愣,这怎么就成他的责任了?

        秧宝回头道“你为什么不来接慧慧?”

        水芳一噎“我家出事了……”

        不等她把话说完,王研研脸上的鼻涕泪水在秧宝肩头蹭了蹭,八卦道“朱慧慧他舅被公安抓了。”

        秧宝顾不得肩头的脏污,好奇道“为什么?”

        “偷卖文物。”

        秧宝瞬间惊得张大了嘴巴“文物不能买卖吗?”

        前天风沙小点,爸爸带她逛胡同,买了个铜香炉,说是明代宣德年间的,还说回头去中药房买些药材,制几味香用。

        王研研知道秧宝爱买古铜钱,忙拍拍她的背,安慰道“他是走私,偷偷去乡下收了文物,用船运去港城卖给外国人。我爸说,这种人坏透了,贩卖老祖宗的东西,就该拉出去枪毙!”

        水芳一张脸涨得通红,气得斥道“小丫头你懂什么,就在这儿胡说八道。”被她这么一传,日后闺女还来不来上学了。

        秧宝纳闷“你家不是跟朱慧慧家隔着好远吗?”消息怎么这么灵通?

        “她小舅二姑妈侄女的外婆就住在我家楼下呀,我一回去就听董婆婆在和我妈说这事。对了,我妈就是因为要听八卦才没来接我。”

        秧宝无语了片刻,转头问水芳“水阿姨,慧慧会不会听到消息,跑去派出所找她小舅了。”

        她记得朱慧慧说过,她小舅对她超好,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跟小舅一说,保准要不了两天就给她买来。

        水芳一听,转身就朝外跑。

        穿着那么高的高跟鞋,任健真怕她扭到脚,再加上担心小姑娘,忙骑车追上道“诶,同志,我送你去吧?”

        吴老师急匆匆叮嘱秧宝他们几句,跟了上去。

        竟革一溜小跑,先吴老师和水芳一步窜上了三轮车。要说对朱慧慧有多深的感情吧,没有,他就是不愿意去教室上课,想跑出去玩儿。

        吴老师一愣,忙让任健停车,要把竟革抱下来,小孩子捣什么乱呀。

        秧宝迟疑了下,挣开王研研跑过去道“吴老师,你让我小哥去吧,他鼻子可灵了。”

        竟革附和地点点头“我记得朱慧慧身上的味道。”

        水芳一听,气得骂道“小流氓!下去,我闺女不要你操心。”

        一句“小流氓”可把吴老师惹恼道“水同志,你也是老师,怎么能张口骂人呢?还有,什么叫小流氓,竟革平时跟慧慧话都没说过几句,都不在一块儿玩,你怎么随便就给人乱扣帽子?”

        王研研嘴一瘪“怪不得你弟要走私文物,叫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要不是王研研小,水芳都想扇她一耳光,一张嘴太恶毒了,慧慧交的都是什么朋友?

        “方才那话你们没听到,他不是小流氓,怎么会记得慧慧的体味?”

        “都说了,我小哥的鼻子超灵。阿姨你太坏了,流氓是要吃枪子的,”秧宝生气了,一把拽住竟革的衣袖,拉他下车道,“小哥你下来。”

        任健现在后悔了,早知道这女人出口成脏,他掺和什么啊“竟革听话,赶紧下去,回头叔叔给你买烧鸡吃。”

        刚吃饱没一会儿,烧鸡对他的诱惑没那么大“我想出去玩儿。”

        秧宝拉着他的手往下拽道“你下来,星期天的作业我帮你写。”

        竟革双眼一亮,伸出小拇指道“拉勾!”

        秧宝忙伸手跟他勾了勾,把人哄下来。

        怕竟革反悔,任健一踩脚蹬,骑着三轮车载着水芳和吴老师飞快出了学校。

        秧宝紧紧拉着竟革的手,往办公室走道“咱们跟爸爸打个电话,让他帮任叔叔请假。”

        竟革走了几步,突然站着不动了“我想起来了,你明天要跟爷爷去沪市。”所以怎么帮他写作业?

        这会儿,秧宝只想哄住他“我明天不去了,留在家里陪你。”

        “说话算话?”

        秧宝忙举起手,发誓道“我要是说谎,让我一辈子吃不到红烧肉。”

        这誓言逗得王研研咯咯直乐“竟革,秧宝最喜欢吃的是红烧肉吗?”

        竟革一边随妹妹往办公室走,一边认真想了想“不是,她还喜欢吃黄花鱼,油焖大虾,烤鸭……”

        朱慧慧失踪,老师们大都出去帮忙寻找了,办公室里只留了怀孕八个月的手工老师杨圆圆。

        敲了敲门,秧宝道“杨老师,送我和小哥来上学的任叔叔帮忙去找朱慧慧了,我想借用电话给我爸爸打个电话,让他帮任叔叔请个假。”

        “记得号码吗?”杨圆圆温柔道。

        秧宝报了串号,杨圆圆帮她拨通。

        颜东铮刚要下楼去上课,被宿管派人一叫,吓得急忙跑下楼,接过电话“秧宝,出什么事了?”

        没事,秧宝不会刚一到学校就给他打电话。

        秧宝把事一说,颜东铮微微松了口气,叮嘱道“看好你小哥,别让他跑出去找人,京市这么大,他又不熟悉地形,万一迷路了就麻烦了。”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18312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