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83章 第83章

第83章 第83章


苏家的宅子在第二排,  去年新建的,搬进来时,屋子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院子里更是长满了杂草。

        上周沐卉过来帮忙把杂草除了,地翻了,一垄一垄撒了花种和菜籽,前几日风沙大,  怕把种子吹出来刮干,  上用盖了稻草,  稻草上压着土。

        今天过来,  苏母请后勤帮忙订的果树苗到了。

        懿洋、子瑜来的早,  这会儿正在院子里刨坑栽树。

        沐卉提了带有甜甜根的一篓野菜送去厨房,  让张妈洗洗拌上面,蒸一锅,  改改口味。

        另一篓,  叫张栋提着给季司令家送些,  剩下的分给左右邻居。

        苏母看张妈择洗出来的荠菜和蒲公英,根根青翠欲滴,  喜欢的不行,  让她再烧个蒲公英鸡蛋汤,  剩下的明天早上包馄饨。

        苏老听到动静从书房出来,张手叫道“秧宝来苏爷爷这里。”

        “苏爷爷。”不等秧宝噔噔跑到跟前,苏老已快走几步,  将人抱了起来,  颠颠轻重,  心疼道,  “瘦了,  在学校没吃好吧。苏爷爷让后勤那边送来两只老母鸡,五条大鱼,三斤五花肉,秧宝今晚不走了好不好,留在这儿让苏爷爷好好给你补一补?”

        “好呀,”秧宝捧着他的脸看了看,“苏爷爷也瘦了,咱们一起吃。”

        “哈哈……好,一起吃。”

        沐卉叫了声“干爸”,接过懿洋手里的铁锨三两下便刨好了几个树坑。

        苏老抱着秧宝走近看了看,赞道“小卉,你这活干的,一看就是老把式。在农场,你天天是不是都能拿十个工分?”

        这个……还真没有。

        原主在时,惯会偷奸耍滑。她来后,忙着养伤、复习考试,基本就没下过地。

        “葡萄、石榴、柿子各种两棵,剩下的小卉你们走时带上。不是说三进的那栋宅子后院空空的没种什么吗,拿去种上,有个两三年就该结果了。”

        沐卉应了声,和儿子一起将一棵棵树苗丢进坑里。

        竟革和子瑜提水来浇。

        苏老见他们插不上手,抱着秧宝,招呼颜东铮进屋。

        爷孙三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颜东铮将手里提着的一个小布袋打开,取出里面的鼻烟壹递给苏老“秧宝给你挑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苏老取过老花镜,仔细打量着手里的鼻烟壶,问一旁捧着橘子水喝的秧宝“怎么突然给我买礼物了?”

        秧宝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里的孙猴子大闹天宫,随口道“我看胡同里的张爷爷就有一个。”

        “多少钱?”

        “三块。”

        饶是苏老后半辈子工资不低,也不免咋舌“这么贵?!”

        够买好几斤肉了。

        秧宝放下杯子,接过鼻烟壶“你摸摸,温润细腻,洁白无瑕,这可是用上好的和田美玉做的。你再看看下面的印记,乾隆时期,造办处的手艺。琉璃街的店员说了,往后数,不用几十年,只需年,这价格就能翻上几翻。”

        苏老听孙女小嘴巴巴一说,心里说不出的欢喜,为小丫头的聪慧,也为她的用心“嗯,爷爷知道了,这是个古董,秧宝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收好,等哪天你出嫁,爷爷给你添进嫁妆里。”

        秧宝一愣,失望道“你不用吗?”

        她买来就是要给爷爷用的。

        苏老感动的不行“用,爷爷用。”

        颜东铮抱过闺女,笑道“苏爷爷工作特殊,你买的这个太好了,不适合拿到人前用。”

        苏老跟她眨眨眼,笑道“爷爷偷偷用。”

        “那我改天再挑一个普通点的给你送来,这个留在家里用,那个拿去办公室用。”

        “好,爷爷听秧宝的。”

        苏母端了盘切好的苹果过来,闻言笑道“秧宝给你苏爷爷买了什么好东西?”

        秧宝举着鼻烟壶给她看“苏奶奶你有什么想要的吗?下次我跟爸爸逛街时帮你也挑一个。”

        苏母家境不错,有些见识,一看鼻烟壶就知不是凡品,不愿孙女破费“苏奶奶不缺什么,不用乱花钱。来,吃水果。”

        “哦。”秧宝把鼻烟壶塞给苏老,接过苏母递来的叉子,叉起苹果咬了口,又脆又甜,比市面上卖的好吃多了。

        颜东铮一看就知,这是苏老的特供,一月只有那么几个。

        院里,沐卉一边给种苗填土,一边问懿洋和子瑜初试考得怎么样?

        懿洋接过竟革手里的小桶,给果树浇水道“还好”。

        子瑜跟着道“比罗教授给我们出的试卷简单多了。出了考场我和懿洋对了下,我错了一个选择题,他满分。”

        “复试是哪天?”

        “下周一,”子瑜道,“正式考试是5月21日,听罗教授说,这次比赛,少年班的26位学生都参加了。”

        沐卉笑道“有压力吗?”

        子瑜耸耸肩“我现在每晚回家做的是大二的试卷,懿洋进度比我快,已经在学大三的实变函数,偏微分方程等。”

        沐卉数学跟竟革一样,不行,有听没懂。

        一通忙活,树栽好了。

        饭也好了。

        等张栋回来,大家移去餐厅。

        红烧肉、酸菜鱼、蒜苗炒腊肉、土豆炖鸡,蒜汁拌蒸菜、蒲公英鸡蛋汤。

        满满一桌,主食是三合面馒头和玉米面窝头。

        沐卉、秧宝和苏老没动主食,一人一碗蒸菜,就着菜吃得肚儿圆。

        竟革喜欢吃肉,一碗红烧肉,大半进了他和张栋的肚子。

        懿洋和子瑜喜欢吃鱼。

        颜东铮不吃蒜,蒸菜没动,野菜汤倒是喝了半碗。

        苏母和张妈每样都吃了些。

        人多,清盘。

        最后的汤汁都被竟革和张栋蘸馒头吃了。

        “走吧。”苏老招呼颜东铮、沐卉和孩子们出门遛弯,顺便消消食。

        秧宝把苏母也拉上了。

        张栋留下帮张妈洗刷。

        绕着林荫路半圈转下来,家家户户差不多都知道苏老认的干闺女,沐卉一家来了。

        季司令等在自家门口,一见几个孩子就笑了“明天不上课,留下跟警卫员、巡逻队,一起参加晨训。”

        竟革小下巴一抬,骄傲道“我每周都来。”

        “哈哈,好小子,练的怎么样?”

        竟革掏出兜里的弹弓和几颗石子道“给你看看我的准头。”

        说罢,拉开弹弓对准远处树梢上的一只鸟儿射了过去。

        “啪!”巴掌大的灰尾鸟从树上一头栽了下来。

        “怎么样,我厉害吧?”

        “厉害!”季司令啪啪鼓了鼓掌,示意警卫员去把鸟儿捡来。

        很快,警卫员就一脸古怪地回来了,原来射中鸟头了,小小的石子把鸟头打掉了一半。

        这就不只是准了,手劲更要大。

        把鸟儿递给苏老,季司令朝竟革招招手“来,咱俩过几招。”

        竟革这下兴奋了,他听苏老讲过季司令的革命史,说他用兵如神,还说他年轻那会儿,是军中有名的神枪手。

        把弹弓和石子塞进兜里,竟革一捋衣袖,“呸”往手心里吐了口吐沫,搓搓,大叫一声,朝季司令扑了过去。

        颜东铮看得一头黑线。

        懿洋嫌弃的不行——太脏了!

        其他人则一脸期待,看他能在季司令手下能过几招。

        季司令等他进前,侧身往旁一让,单手扣住他的肩膀,脚下一个横扫,将人撂倒在地。

        竟革一个翻滚,挣脱他的控制,飞速爬起来朝他又扑了过去。

        这反应、这速度,看得季司令双眼一亮,抬手捉住他的胳膊,猛然一甩,将人丢进了草坪。

        竟革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似一头刚出山林的小老虎般朝他冲了过来。

        这不服输的劲,为实可贵!

        季司令越发认真了。

        来来回回摔了46次,直累得小家伙汗如雨下,四肢打颤,站都站不稳,还死咬着牙不愿认输。

        季司令摆摆手“回去练练吧,46次,一次没赢,你跟我的差距,就像天与地。”

        “你等我半月,我一定能赢你一次!”

        “行、行,我等你。”

        季司令说罢,故作轻松地随警卫员往家走,一离开一家人的视线,立马对警卫员招手道“快、快,过来扶我一把。”

        很久没有这么活动过了,老胳膊老腿真是经不起折腾。

        沐卉接住往后倒的儿子,在苏老的指点下,和颜东铮一起给小家伙好一通揉搓,等他缓过劲来,才搀着人往苏家走。

        担心儿子,沐卉当晚没走,只颜东铮一个人回去了,张栋开车送的。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14719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